杜葉錫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杜葉錫恩
杜葉錫恩
//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zh/6/6f/Elsie_Hume_Elliot_Tu.jpg
出生 1913年6月2日(1913-06-02)
 英國紐卡素
逝世 2015年12月8日(102歲)
 香港基督教聯合醫院
配偶 William Elliott(1945-1951)
杜学魁(1985-2001)
經歷

市政局议员 (1963年-1995年)


立法局議員(市政局功能界別)(1988年-1995年)
臨時立法會议员 (1997年-1998年)
殊荣
1988年:香港大学社会科学荣誉博士
1994年:香港理工大学法学荣誉博士
1997年:大紫荆勋章
2013年: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榮譽博士

杜葉錫恩大紫荊勳賢CBE英语:Elsie Hume Elliot Tu,音譯:愛爾西·胡姆·艾略特·杜,1913年6月2日-2015年12月8日[1]),原名愛爾西·胡姆英语:Elsie Hume,艾略特及是兩段婚姻的冠夫姓),漢名葉錫恩,是香港著名的社運家及教育工作者,40年多年來一直服務香港和為社會基層爭取權益。她雖生於英國,但操得一口流利的粵語普通話。杜葉錫恩著名的事蹟為在1960年代時,有小巴商會及司機向她投訴小巴職工與警察勾結收取保護費,其後杜葉錫恩明查暗訪之後,直接到英國游說國會議員批准成立廉政公署,打擊香港貪污行為,為香港日後的廉潔奠定基礎。雖然杜葉錫恩為香港民主先驅,但晚年立場親共,成為港事顧問、支持廢除集體談判權、於2002年支持23條立法、支持落實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反對佔領中環等舉動,皆引發部分香港民主派人士爭議,更被部分人指為「英奸」。[2]

生平[编辑]

叶锡恩生于英国纽卡素,名为Elsie Hume,并且于贫民窟地区长大,英国岩士唐学院((现为纽卡素大学文学士))。

1946年与威廉·艾略特(William("Bill")Elliot)结婚,1948年夫妇二人被普利茅斯弟兄会派往中国江西省南昌传教。

1949年神州大地易手,教会在1952年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驱逐,夫妇二人南下香港,目睹遍地难民于贫富悬殊,叶锡恩也因其丈夫的教会不愿意介入对抗社会的不公义,宗教信念不同而与Elloit离异,并开始以香港为家。

1951年遇见了杜学魁,两人创立慕光英文书院,为50年代香港清贫子弟提供知识改变命运的教育机会。她开始参与社会运动,为基层争取权益,1955年与Elloit离婚。

1963年,叶锡恩作为革新会成员被选入市政局。1963年至1995年,叶锡恩出任香港市政局议员。经常与殖民地政府对抗,在她眼中认为香港殖民地时期很多不公地方,她利用传媒的压力逼使殖民地政府正视当时各政府部门日益严重的贪污问题;并且为社会基层争取权益[3]

在1960年代至1970年代期间,香港人口急剧增加,人口的增加産生不同的社会、民生问题,1971年,麦理浩上任为港督之后,在社会民生上作出连串革新,对教育、医疗、廉政等各方面皆作出重大的改善,部份原因便是对1960年代两次暴动的回应。1974年,英国殖民地政府成立了香港廉政专员公署,令贪污问题逐渐绝迹香港。

1985年,年届72岁的叶锡恩与杜学魁结婚,并改名为杜叶锡恩。1986年就任市政局副主席,1988年被选为立法局市政局功能界别议员。1995年获得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委任为港事顾问

1995年3月5日,司徒华与杜叶锡恩竞争市政局观塘北议席。票站外,杜叶锡恩因为不认同民主派的立场而拒绝与司徒华握手。最后杜叶锡恩得6,778票,42.3%得票落选。由于司徒华胜出与杜叶锡恩的选举,杜叶锡恩失去循市政局界别进入立法局的途径,遂参与立法局直选,二人在九龙东选区再次对决,最后杜叶锡恩得到23,855票,以五千多票的差距落选。

1997年至1998年,获委任为临时立法会议员,在深圳香港出席会议,直到1998年香港立法会选举,她不再连任,并从此引退。1997年获前行政长官董建华授予大紫荆勳章(GBM),成为香港首批大紫荆勳章得主之一。

2001年12月,杜学魁病逝。

2002年12月9日,杜叶锡恩发表公开信支持《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指条例比美国新加坡宽鬆[4]

2007年11月,杜叶锡恩公开支持叶刘淑仪参加立法会港岛选区补选,并讚扬她正直诚恳[5][6]。同年12月,杜叶锡恩不但批评刚刚当选为立法会议员的陈方安生对民生一窍不通,也批评她出任布政司政务司司长期间对教育不闻不问;杜叶锡恩更力斥她在出任社会福利署署长期间便应掌握到基层市民的苦况,而不应在参选立法会时才了解到基层市民的苦况[7]

2012年淡出政坛多年的杜叶锡恩谈国教争议,她表示看过国教课程指引的纲领,看不到有「洗脑」的地方,直指反对者态度才是「独裁主义」的根本,无法容让异己,呼吁港人体现民主、包容多元意见。[8]

杜叶锡恩健康一直无大问题,亦没患高血压或心脏病[9]。直至2015年10月,她健康开始转差[9]。同年12月7日,因身体不适入住观塘基督教联合医院[10]。翌晨9时35分因肺部感染及年老机能衰退病逝[9],终年102岁[1]

評價[编辑]

杜葉錫恩服務香港40多年,早期為基層市民爭取權益,敢於揭露英國殖民地政府的貪污問題,她在民意未受尊重的70年代願意聆聽市民的意見,並呼籲推動民主政制。

她指出民主自由的真正意義是要包容不同的聲音和政見,對泛民主派有關民主的立場並不認同,而且對他們向其他國家發表對香港政府的不滿感到反感。此外,她亦質疑民主派為何在1960、70年代,香港社會仍然貧窮和貪污腐敗時沒有出來為基層市民爭取自由和權益;相反,由1980年代至今,香港社會已經變得富裕和廉潔時才出來爭取普選,認為民主派為求目的,不擇手段。[11]

此外,她對美國的民主和人權加以鄙視,批評美國的人權紀錄差強人意[12][13][11]

1995年,杜氏於市政局和立法局直選,皆不敵民主黨的司徒華,可見其民意支持已不復從前。1998年,杜氏在一年臨立會任期完結後,決定不連任,退出政壇。輿論普遍讚譽她在英治下,開風氣之先。她親中央政府的立場常受一些反對中國中央政府人士的抨擊。她出書都經常批評殖民政府,常常獲得親中的報章讚揚她。

榮譽[编辑]

勳銜[编辑]

榮譽博士學位[编辑]

其他[编辑]

參看[编辑]

注釋[编辑]

  1. ^ 1.0 1.1 前市政局議員杜葉錫恩病逝 終年102歲. 蘋果日報. 2015年12月8日. (繁体中文)
  2. ^ 為何左派也讚杜葉錫恩
  3. ^ 《香港良心见证》,亚洲週刊23期,2003年6月2日。
  4. ^ 前立法局成员杜叶锡恩支持23条立法〉,人民网,2002年12月19日。
  5. ^ 杜叶锡恩女士支持叶刘淑仪女士参加立法会补选》,雅虎香港,2007年11月12日。
  6. ^ 杜叶锡恩讚叶太正直诚恳》,文汇报,2007年11月14日。
  7. ^ 杜叶锡恩加入论战 揭陈太为官对民生一窍不通》,《中评社》,2007年12月17日。
  8. ^ 明报2012年9月5日 梁爱诗批若动辄强佔将致「无政府状态」
  9. ^ 9.0 9.1 9.2 杜叶锡恩过去两个月健康转差 好友讚扬一生为弱势发声. 香港电台. 2015年12月8日. (繁体中文)
  10. ^ 前市政局议员杜叶锡恩昨日入院 今晨病逝. 无綫新闻. 2015年12月8日. (繁体中文)
  11. ^ 11.0 11.1 《我眼中的殖民時代香港》(香港:香港文匯出版社),杜葉錫恩,2004年8月。
  12.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E9.A6.99.E6.B8.AF.E8.89.AF.E5.BF.83.E8.A6.8B.E8.AD.89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13.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E5.89.8D.E7.AB.8B.E6.B3.95.E5.B1.80.E6.88.90.E5.93.A1.E6.9D.9C.E8.91.89.E9.8C.AB.E6.81.A9.E6.94.AF.E6.8C.8123.E6.A2.9D.E7.AB.8B.E6.B3.95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參考資料[编辑]

  • 杜葉錫恩著、隋麗君譯,《我眼中的殖民時代香港》,香港:香港文匯出版社,2004年8月。
  • Tu, Elsie Hume Elliot,Colonial Hong Kong in the Eyes of Elsie Tu,University of Hong Kong Press,2003年。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