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韩国参战越南战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参与越战的韩国陆军白马师士兵

韩国参战越南战争朝鲜语:월남전 참전越南戰 參戰?),是韩国朴正熙政府任内,使大韩民国国军投入部队参与越南战争政策,也是大韩民国建国后的第一次海外军事行动。从初期的医务工兵等非作战单位,到后来的陆军海军陆战队的战斗部队、和包含了海军空军的支援单位,1964年至1973年间累计派遣了32万人[1],1967年11月的高峰期,驻越韩军的兵力达到48,000人。在支援越南共和国(南越)的反共阵营中是规模仅次于驻越美军的第二大外国部队,数量也远多于排在其后的澳大利亚国防军新西兰国防军[2]

在韩国军队赴越期间,许多韩国的民间承包商、相关产业和人员借机前往越南,从事运输、工程等业务,对韩国经济的发展产生积极影响[3]。韩兵对越南妇女的强暴和大规模虐杀,至1990年代才曝光,至此遭到日本政界穷追猛打,指出日韩两国皆有慰安妇的过去。

始末[编辑]

韩国战斗部队投入越南是1965年至1973年间的事情。在此之前,派遣韩国军事单位到越南参战的构思,是朴正熙于1961年11月访问美国期间,向约翰·肯尼迪政府提出的,他在11月14日与肯尼迪会谈时,曾以“共产侵略越南共和国,成为对于韩国安全的重大危机”为由,表达了出兵的意愿[4]:48,但美国方面认为时机不成熟,仅表示会继续考虑[5]

1964年5月,继肯尼迪之后上台的林登·约翰逊政府提出了“自由世界援助计划”(Free World Assistance Program),有别于肯尼迪时代的做法,开始寻求其他的反共国家协助,因此向25个友邦提出号召、一起对军政局势不稳的南越提供支援[6],而获得了韩国的响应。从1964年开始,派遣医务部队与跆拳道教官团等140人前往越南、1965年初派出了工兵,10月时首次调动战斗部队——陆军首都机械化步兵师(猛虎部队)与海军陆战队第2陆战旅(青龙部队)赴越。1966年时陆军第9步兵师(白马部队)也前往越南[4]:48

韩国对越派兵的动机,可分为外交、经济及国防的三方面考量。在外交上,透过五一六军事政变上台的朴政府,借由支援美国的越战政策而强化了韩美关系;经济与国防方面,意在换取美国经济援助,解决外汇短缺的困境、推动韩国经济的改善和军队现代化,甚至使美国暂缓驻韩美军的规模裁减、甚至从派在韩国的美军第2步兵师第7步兵师英语7th Infantry Division (United States)中抽调兵力[7]。时任美国驻韩大使温思罗普·布朗英语Winthrop G. Brown便向副总统休伯特·韩福瑞表示,韩国出兵可带来“一石三鸟”的效益[1]。此外,在韩战期间得到联合国军美军支援而使韩国得以免于赤化的背景,也被视为出兵越南的原因之一[8][9]

第1次派兵[编辑]

在接到美国对派兵越南的请求后,韩国国会在1964年7月31日一致通过了派兵同意案。1964年9月11日,第一波派往越南的韩国非战斗单位从釜山出发,包括移动外科医院的130人、加上跆拳道教官团的10人[4]:48,9月22日时到达了南越首都西贡(今胡志明市[10]

第2次派兵[编辑]

1964年8月2日,美国北越北部湾事件中爆发了海上武装冲突,进而导致了越战全面升级,美军在越南的战势吃紧而需要更多支援。同年12月18日,美国驻韩大使布朗转交了总统约翰逊的亲笔信件,希望韩国能调度部队支援。1965年1月2日时南越政府要求第2次派兵的信也送到韩国,于是派兵同意案送交国会讨论。之后,韩国国防部于驻屯在江原道第6步兵师英语6th Infantry Division (South Korea)师部组织了别称“鸽子部队”(비둘기부대)的韩国军事援助团,由2千人组成。他们在3月10日时从仁川出发,3月16日到达西贡[11]

第3次派兵[编辑]

首任驻越韩国军司令,陆军中将蔡命新
驻越韩军第二任司令李世镐中将(左)视察白马师29团第6连阵地。

第2次派兵之后,越南战趋的局势持续激化。北越正规部队——越南人民军透过行经老挝柬埔寨内的后勤补给线胡志明小道”获得物资、并渗透到南方而使得战线扩大。1965年3月11日,曾任总理的韩国驻美大使金显哲美国国务次卿乔治·鲍尔英语George Ball (diplomat)表示韩国政府愿意派遣更多部队去越南。该年5月17日起于华盛顿特区举办的韩美高峰会谈朝鲜语한미정상회담中,也达成了“派兵上限5万人”、“美国支援韩国军队现代化”、“修改《韩美防卫条约》中对朝鲜侵入时美国出兵的规定”、“美国替赴越韩军提供装备及物资”等协议[12]。在南越政府正式致函朴正熙、请求派出战斗部队投入越南战场后,第3次派兵同意案与《韩日基本条约》在朴正熙的要求下一起被送入国会。由于在野党议员群为了抗议对日条约而在表决中缺席,因此在执政党占有优势的情况下,以高票通过了第3次的对越出兵案[13]

韩国国防部选择了陆军首都师与海军陆战队第2旅作为派遣军,并分别命名为“猛虎”与“青龙”,9月25日时创立了驻越韩国军司令部,由猛虎部队的少将师长蔡命新(后升为中将)担任司令。从釜山乘军舰启航的青龙部队于10月前往南越,接着进驻金兰湾基地,仁川出发的猛虎部队也于11月到达南越归仁。这批次的派兵为数接近1万8千人,并开启了韩国战斗部队介入越战的先河[12]

第4次派兵[编辑]

至1965年底时,美军已经在越南投入了超过18万人的兵力,但约翰逊政府考量到舆论反弹及实际层面的困难等各方面因素,转而在1965年12月时主动地向韩国要求了进一步的派兵[13]。在第3波出兵后,美国副总统韩福瑞于1966年1月及2月两度造访韩国,旨在促使韩国的第4次派兵。第一次是1月1日时,韩福瑞在菲律宾参加其总统费迪南德·马可仕的就职典礼后,于返美期间顺道拜访韩国,将约翰逊对于韩国出兵越南的亲笔感谢函交给朴正熙。韩福瑞还在记者会上以“纵使美军在韩只剩下一兵一卒,美国也将为了保卫韩国而战斗到最后一刻”之言表态了美国对韩国的支持[14]:91。之后,美方制定了对韩经济、军事等支援政策的《布朗备忘录》(Brown Memorandum[15],韩国依据此备忘录及2月23日时收到的南越政府增兵请求书,于3月22日通过了第4次派兵同意案,确定要追加派遣陆军第9步兵师“白马部队”、猛虎师第26步兵及支援部队共2万多人[13]。4月19日时第26团从归仁登陆,10月8日时第9师也进驻到庆和省境内的宁和[16]

大事纪[编辑]

韩国陆军、海军陆战队在越南的战术作战责任分区(Tactical Operational Area Of ResponsibilityTOAR)划分示意图

以下是越战参战期间的外交文件于2005年的公开内容[17]

  • 1964年5月9日:美国总统约翰逊请求友邦支援南越
  • 1964年7月15日:南越总理阮庆请求韩国派兵
  • 1964年7月31日:韩国国会通过第1次派兵同意案
  • 1964年9月12日:第1批单位(第1移动外科医院、跆拳道教官团)抵达西贡
  • 1965年1月26日:国会通过第2次派兵同意案
  • 1965年3月16日:建设支援团(鸽子部队)抵达西贡
  • 1965年8月13日:国会通过第3次派兵(战斗部队)同意案
  • 1965年10月14日:第2海军陆战旅(青龙部队)从归仁登陆
  • 1965年10月20日:在韩组建的驻越韩国军司令部正式迁至西贡
  • 1965年11月2日:首都机械化步兵师(猛虎部队)本队抵达归仁
  • 1966年2月:太平村屠杀
  • 1966年3月20日:国会通过第4次派兵同意案(增派部队)
  • 1966年4月19日:猛虎师第26团团部抵达归仁
  • 1966年10月3日:第9步兵师(白马部队)抵达归仁和绥和
  • 1966年10月21日:朴正熙访问南越
  • 1967年2月14日至2月15日:茶平战役
  • 1967年7月9日至8月26日:洪吉童行动
  • 1971年12月4日:驻越韩军展开第1阶段撤兵(青龙旅)
  • 1972年4月13日:第1次撤军结束
  • 1973年1月28日:巴黎和平协约生效
  • 1973年3月13日:驻越韩军第2次撤军结束(本队)
  • 1973年3月23日:驻越韩军末批部队撤离完成

影响[编辑]

正面[编辑]

出兵越南替韩国经济注入了催化剂。1965年到1972年间从美方获得的越南特需实惠共计10亿2,200万美元[1],而其中的72%是劳工及驻越军人薪酬的汇款,以及当地韩国企业在贸易之外的收入,当中主要来自承包美军的物资运输、公路修筑、港湾疏濬等,也使将近19,000名韩籍技术者及劳工南下越南[3]。越战期间,共计80余家韩国企业跟着韩国军一起进入越南,当中现代建设韩进商事大宇三星等业者也都因为在越南发了战争财(1967年-1968年赚得的外汇占韩国全国的20%以上[3]),而奠定了日后发展为财阀的基础[1]。根据统计,1965年至1971年间,韩商从越南赚取的外汇约有5亿7百万美元[4]:50。从越南流回的资金,成为了朴政府推动“五年计划”经济发展方案的动力[7],为韩国打下了重工基础、奠定了“汉江奇迹”的根底[14]:93京釜高速公路等重大建设也有部分兴建经费是获自越战的收入[18]

此外,1966年的《布朗备忘录》中也包含了对韩国增兵时、对韩国的经济效益及军事效益的协议。经济方面,包括了让韩国企业参与参与越南的业务与工程、美国提供贷款、使韩国能扩大在东南亚的出口等[18]。军事方面,该备忘录也承诺要支持韩国的军事现代化计划[19],而韩国军队亦因为参战而实现了战力与实战经验的进步。美国在越战中为韩国军提供了装备与训练的支援,以及多种美制新式武器,而韩军的火力、作战机动程度与通信也有所改善[2]

负面[编辑]

美国陆军督察长办公室对韩国军丰一屠杀事件英语Phong Nhi and Phong Nhat massacre所做的调查报告
1968年在丰一(Phong Nhất)被韩国海军陆战队青龙旅队员杀害的越南村民。

韩国军参与越战之前,派兵案就引发了反对党和新闻界的争议,朴政府的该项决定,也被批评为是让韩国军去越南替美军当佣兵[20]

另外一项著名的负面影响就是韩国军在参战期间对越南平民的暴行,包含虐杀强奸。此系列事件是于1999年韩国周刊《韩系来21》的“韩国军队在越南大肆屠杀老幼妇女”一文中公开后才广为韩国大众所知,揭发者则为1992年赴越留学的历史研究生具秀姃(구수정)。具秀姃根据长期的调查,包括对村民的访问,认为战争时在韩国军手下的遇害者约有9千人之多[21]。韩国军在越涉及的著名事件包括了太平村屠杀丰一与丰二屠杀英语Phong Nhi and Phong Nhat massacre河美屠杀英语Ha My massacre长丘屠杀英语Go Dai massacre延年-福平屠杀英语Dien Nien-Phuoc Binh Massacre平和屠杀英语Binh Hoa massacre平泰屠杀英语Binh Tai massacre西荣屠杀英语Tay Vinh Massacre等。但在朴正熙当政时期,甚至是在全斗焕卢泰愚两位同样在越战时当过部队指挥官的总统任内都没有公开过。

除此之外,越战韩越混血儿也是韩国出兵越南后,在当地遗留的一项问题。这些为数估计数千,甚至超过1万人的族群,大都是与越南母亲一起遭韩国生父(派到越南的士兵或工人)抛弃,又常受到越南公众歧视。在越语中,他们被带有贬意地称作“大韩混血”(越南语Lai Đại Hàn𤳆大韓?)。最后,韩国有许多的越战老兵,也因为进入过被美军喷洒了枯叶剂的地区行动,而对健康构成伤害。根据统计,在越战后有159,132人为橙剂的后遗症所苦[22]

建交后的韩越关系[编辑]

至1990年代,大韩民国和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在准备于1992年建立邦交关系的当时,约好不提及韩国参战越战等历史问题。河内对于汉城提出之“(韩国派兵越南)在冷战体制下是不可避免的事情”的善意意见交换也表示同意。河内当时的立场是“作为战胜国,没有必要非得接受韩方的道歉”[23]。1998年,韩国总统金大中在任内访问河内时,才首次对于韩国出兵越南期间“并非出于本意,却对越南人民带来的伤害”公开表示了非正式的致歉[9],他还表示韩国会支援越南的发展[24],并造访了胡志明的陵墓[23]。2001年8月,越南国家主席陈德良访韩期间,金大中总统亦官方性的以“我们参加了不幸的战争,并与本意相违的给越南国民增加了苦痛,对此深表歉意、抚慰亡者”(原文:우리는 불행한 전쟁에 참여해 본의 아니게 베트남 국민들에게 고통을 준 데 대해 미안하게 생각하고 위로의 말씀을 드린다)展示了更深一步的道歉[25]

历年数据[编辑]

兵力[编辑]

1968年举办的驻越韩国军派兵3周年纪念式,该年的驻越韩军人数已进入高峰期。

以下为1964年至1972年,9年间各年度的兵力数据[16]

年份 总计 陆军 海军 空军 海军陆战队 其他
1964年 140 140 0 0 0 -
1965年 20,541 15,973 261 21 4,286 -
1966年 45,605 40,534 722 54 4,295 -
1967年 48,839 41,877 735 83 6,144 -
1968年 49,869 42,745 785 93 6,215 31
1969年 49,755 42,772 767 85 6,096 35
1970年 48,512 41,503 772 107 6,096 34
1971年 45,663 42,354 622 98 2,558 31
1972年 37,438 36,871 411 95 28 33

人员损失[编辑]

以下数据为1964年9月至1973年3月间的人员伤亡情形[26]

军种 参战兵力 阵亡 战伤 失踪
总计 325,517 5,099 11,232 4
陆军 288,656 3,859 8,211 4
海军(陆战队) 36,246 1,124 3,021 -
空军 615 - - -

相关条目[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p.15 韩国军队的屠杀 民主化后被掲露
  2. ^ 2.0 2.1 历史研究 韩国出兵越战获利多多 历史研究 真实的忽悠:美国是怎么被骗开始越战的? --- ido.3mt.com.cn
  3. ^ 3.0 3.1 3.2 杨碧川,1988,《汉江怒潮》,台北:前卫出版社。
  4. ^ 4.0 4.1 4.2 4.3 张少文. 《韩国外交与对外关系》. 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股份有限公司. 2009. ISBN 978-957-05-2360-7. 
  5. ^ 变相的雇佣军_韩国参与越战问题探析 - 豆丁网
  6. ^ The Encyclopedia of the Vietnam War: A Political, Social, and Military ... - Google 图书
  7. ^ 7.0 7.1 建国60年大事记<19>“出兵越南”以血摆脱贫穷 - 朝鲜日报中文网——洞察世界的韩国之眼__chn.chosun.com
  8. ^ 派兵越南战争 | 전쟁기념관
  9. ^ 9.0 9.1 Clare Arthurs. South Koreans atone for Vietnam War. BBC. 2003-01-21 [2014-01-31]. 
  10. ^ 군사편찬연구소. 제1차 파병(이동외과병원/태권도교관단)은 어떻게 이루어졌나 (PDF). 국방부. 2005-10-28 [2014-01-29]. 
  11. ^ 군사편찬연구소. 제2차 파병(건설지원단)은 어떻게 이루어졌나? (PDF). 국방부. 2005-10-28 [2014-01-31]. 
  12. ^ 12.0 12.1 {군사편찬연구소. 제3차 파병(수도사단/제2해병여단)은 어떻게 이루어졌나? (PDF). 국방부. 2005-10-28 [2014-01-31]. 
  13. ^ 13.0 13.1 13.2 带血的美援:韩国对越参战问题初探. 央视网. 2012-12-18 [2014-01-31]. 
  14. ^ 14.0 14.1 金昌勋. 《韩国外交的昨日与今日》(한국외교 어제와 오늘). 多乐园. 2004-10-30. 
  15. ^ 庾龙源朝鲜语유용원. 韩国公开越战相关文件 朴总统曾指示争取充分代价. 朝鲜日报中文网. 2005-08-26 [2014-01-31]. 
  16. ^ 16.0 16.1 군사편찬연구소. 제4차 파병(9사단)은 어떻게 이루어졌나? (PDF). 국방부. 2005-10-28 [2014-01-31]. 
  17. ^ 베트남 참전 외교문서 공개- 박정희,안보·경제에 십분활용. 국민일보(国民日报). 2005-12-02. 
  18. ^ 18.0 18.1 朴槿惠总统访问越南开始“推销外交”. 韩国中文在线. 2013-09-10 [2014-01-31]. 
  19. ^ Overview - South Korea Military Guide. GlobalSecurity.org. [2014-01-31]. 
  20. ^ 김수행, 《박정희 체제의 성립과 전개 및 몰락》, 서울대학교출판부,2007年
  21. ^ 纵横周刊 : 东亚历史与东亚史观 - 一五一十部落 | My1510
  22. ^ 고엽제후유의증환자등 처리현황(총괄)
  23. ^ 23.0 23.1 徐承煜. 通过李明博总统访问看韩越的“历史问题”政治学. 韩国中央日报中文网. 2009-10-21 [2014-01-31]. 
  24. ^ "Kim Dae-jung Holds Talks With Vietnam Leader" August 24, 2001. People's Daily
  25. ^ 대통령도 “미안해요 베트남”. 韩系来21. 2001-08-28 [2007-12-09]. 
  26. ^ 군사편찬연구소. V27.pdf (PDF). 국방부. 2005-10-28 [2014-01-29].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3-10-13).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