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少數族裔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香港少數族裔是指一些居住在香港的非華人少數族裔,大多數來自南亞東南亞非洲,例如尼泊爾印度巴基斯坦[1]。大部份的香港少數族裔也是社會經濟的下層。至於日本人韓國人等也是的香港少數族裔之一,但是由於很少被種族歧視的關係,加上日本人和韓國人同屬於蒙古人種東亞型的關係,香港社會較少會將他們介定為屬於香港少數族裔[2]

歷史[編輯]

香港開埠初期,英國政府多次從印度次大陸調派人員到香港,維持治安及打擊貪污。當中以旁遮普省的移民對香港最為重要,因為他們廉潔的生活習慣及強悍的民風,扭轉了香港開埠初期貪污橫行的局面。

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後,雖然有不少南亞移民因為居英權的機會而得以移民英國,但仍有不少人選擇留在香港定居,成為土生土長的南亞裔香港人,其曾祖父、曾祖母生活在香港一百多年以上,其後裔的土生下一代能說粵語廣東話),較容易融入社會[1],著名演員喬寶寶就是其中的一份子。而現在更有不少來自巴基斯坦的新移民不斷往香港移居[1]

香港警隊自1997年回歸停止海外招聘計劃後,現時僅餘不足200名外籍人員,但由於居港南亞裔人士有一定數量,據資深警務人員表示,警隊已有計劃吸引一些本地出生的南亞裔市民投身警隊,以便應付涉及南亞裔人士的案件及提供服務。

2000年代,香港特區政府就種族歧視立法咨詢公眾意見,名為《種族歧視條例草案[1]。2010年代開始,香港政府介入少數族裔教育,幫助他們融入香港社會,適應香港生活和消除校園歧視。

根據融樂會於幾年間綜合尼日利亞在香港組織的會員紀錄,於2012年發現香港有1,000名尼日利亞籍裔的香港居民,當中有300人與香港華人通婚[3]

語言、文字障礙[編輯]

如果南亞裔人士的祖父母生活在香港百多年,他們的後代由於大都能操流利英語粵語廣東話),以及中文能力較高,所以有不少都在跨國公司擔任要職,當中以從事資訊科技及會計的為主。[來源請求]

而現在巴基斯坦等南亞新移民不斷往香港移居,不過由於這些第二代南亞裔及新移民的中文能力普遍比其他華裔學生差,對他們日後升學及就業均做成困難。因此,南亞裔新移民在香港大都只能從事銀行護衞建築工人藍領職業,但也有極少數在公立學校津貼學校任教英語。要在香港工作,中文和英文能力都很重要,但他們因為語言障礙(例如不懂讀寫中文或聽講廣東話)而在求職時成為一個未能獲聘的主因。[1]

香港融樂會認為,「普教中」令少數族裔學生失去唯一學習廣東話的機會,而且不少學校為非華語學生開設的中文班程度淺易,未能有效提高非華語學生的中文能力。[4]

種族問題[編輯]

根據於2005年發表的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香港種族歧視研究,有三分之二的少數族裔人士認為受到種族歧視。有些參加者相信在找工作時面對的困難與種族歧視無關,只是由於他們缺乏工作經驗及不懂中文所致,由於大部分少數族裔人士不懂講廣東話,因而有感他們低本地人一等。而學習中文則有助減輕歧視問題,超過四分之三少數族裔表示學會講中文後更容易受本地人接納。另外,受訪者認為一些情況是從未或甚少發生的,例如被一名或一群華人襲擊或以身體暴力恐嚇。[1]另一方面,在2017年發生多宗華裔人士被一名或一群非華裔人士襲擊或強姦的個案[5][6][7][8]

2017年起,以往涉及罪案多發生在油尖旺深水埗等地的南亞裔逐漸擴展至全港各區南亞裔偷渡問題激增,深水埗區區議員梁文廣指,2017年4月在楓樹街遊樂場才發生南亞幫械鬥,相隔數日又有第二波混戰,情況愈趨惡化。他亦指,南亞不同種族幫派會為利益及爭地盤。街坊恐南亞兵在街頭打鬥時殃及池魚,故會在街坊之間的通訊群組,發放及討論「南亞兵團」消息,互相提醒出入注意安全[9]

家庭傭工[編輯]

1950年代,灣仔是英美水兵日常消遣的地方。當年灣仔海旁酒吧林立,很多都聘有熱愛音樂的菲律賓樂手。他們在1970年代更有份推動香港樂壇的英文歌熱潮。由1980年代至今,有不少菲律賓人印尼人泰國人來香港從事家庭傭工的工作,大都能操流利英語,部分能操簡單廣東話。踏入2000年代中期,來自泰國的新移民開始增加。2005年人口統計居港菲律賓人、印尼人分別約13萬和11萬[1][10][11]

僱傭兵[編輯]

香港作為英國殖民地期間,尼泊爾僱傭兵被派到香港維持治安,他們死後遺體也會在香港下葬。他們因為勇敢善戰,所以都被英國軍隊重用。每個僱傭兵也會在身上帶上廓爾喀刀,以便在手槍不能發射或是子彈用完的時候保護自己。後來當兵隊解散後,不少僱用兵也回到家鄉或成為藍領人士[12],也有部分留港任職保安員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