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自由软件运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理查德·斯托曼,是自由软件运动和GNU计划的创始人,于2002年
一张宣扬自由软件运动GNU项目的海报

自由软件运动(英语:free software movementfree/open source software movement,简称FSM或FOSSM)是一个推广用户有使用、复制、研究、修改和分发软件等权利的社会运动[1]。接近和相关的运动包括开放原始码运动及自由软件的开放原始码运动。这运动跟1970年代的黑客文化有渊源,而理查德·斯托曼是该运动的主要发起人以及精神领袖。

自由软件运动人士认为自由软件的精神应当贯彻到所有软件:他们认为禁止电脑用户行使这种自由是不道德的行为。理察·马修·斯托曼认为贩卖不附带原始码的二进制软件是不道德的,因为这样阻止了软件用户学习以及帮助其他人的权利。然而目前还没有如何实现自由软件运动最终目标的共识。有些人认为应当使用法律手段强制软件供应商提供原始码;有些则认为应当通过抵制专有软件来达到目的。还有一些人则认为时间将证明,自由软件最终在质量上要比专有软件略胜一筹,并会在自由市场上获取胜利。

部分自由软件运动人士也认为其他受专利权保护的产品也应当自由化。还有一些人士则认为有部分资源不应当被自由更改,例如GNU通用公共协议证书,小说等。

理念[编辑]

这个运动的理念在于电脑的使用不应该阻碍人际合作。更直接地说,这个运动代表着拒绝专有软件并推广自由软件[2]。它的终极目标在于解放网络世界中的每个人[3]——即每个电脑用户。理查·斯托曼表明这个行动旨在提升而非妨碍科技进步,因为“这代表我们可以避免重复无益的系统编程,而把这份精力用在推动技术革新上面。”("It means that much wasteful duplication of system programming effort will be avoided. This effort can go instead into advancing the state of the art."[4])

自由软件运动的成员相信所有软件用户有享有自由软件定义中枚举的自由。许多成员认为禁止他人享有这些自由是不道德的,也相信在创造一个用户可以互相帮助并拥有自己对于电脑控制权的社会,这些自由是必须的[5]

然而,有一些自有软件用户和程序员不相信具有财产权的软件是不道德的,援引在一些商业模型中的例子,专用软件技术上的功能与便带来效益的增加,以作为他们的论点[6]

虽然社会变迁是一个科技变迁下非刻意造成的副产物,新科技的倡议者经常宣传这些新技术就社会正面影响一个工具。圣荷西州立大学的教授Joel West解释了许多自由原始码运动的理念。如果假设科技不仅对社会变迁造成影响,并从科技进步主导社会变迁的角度来看待,禁止特定人员使用这些科技是道德的吗?因此—纵使不能造成立刻的改变—自由软件运动还是希望唤醒人们这个运动所能造成的影响,因为能造成对现实社会的影响。举例来说:与没有电脑时相比,电脑给了我们更多自由,但这些科技介质究竟是带来自由、或仅赋予少数人特权?这样的道德争论如何取的一个折衷的办法对自由软件运动是个难题[7]

自由软件基金会坚信所有的软件需要帮助文档,特别是周到的工程师应做到能更新说明书以反映他们对软件的调整,但他们认为对修改其他著作的自由本身是相对次要的[8]。在自由软件运动中FLOSS Manuals英语FLOSS Manuals基金会特别强调提供此类文件的目标。自由软件运动的成员也倡议具实际用途的软件应该自由的[9]

知名自由软件[编辑]

行动[编辑]

FISL 16英语FISL 16围绕着GNUTux吉祥物的自由软件运动的支持者们。

编写及推广自由软件[编辑]

自由软件运动的核心工作专注于软件开发。自由软件运动也反对专有软件,拒绝安装不给予自由权利的软件。根据斯托尔曼叙述,“在软件领域比专有程序未经许可的拷贝更糟糕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私有软件的许可副本。因为这样做同样伤害其整个用户群体。此外,通常开发商,这个邪恶的犯罪人,就可从中获利。[10]

创建意识[编辑]

自由软件运动的一些支持者们会通过公众演讲,或者主持软件相关会议,以提高公民对于软件自由的认识。这被视为相当重要,因为接受自由软件的人们,往往不知道它是自由软件。进而继续使用专有软件或者专有的插件。[11]

道德平等[编辑]

玛格丽特·S·埃利奥特,一个在在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的软件研究者。不仅列出了可能来自自由软件运动的许多好处,她还声称,它本质上是要给予每个人平等的机会利用互联网。假设电脑是全球访问,由于世界变得更加立足于技术及其发展,创建一个选择性的互联网,只允许部分人在访问,这根据“艾略特自由”是荒谬的。根据许多推动有关自由软件运动的学者的认识,如果人们想要生存在通信和全球援助更加共存的世界,那么全球自由软件更加应该争取一个位置。这个由GNU同伙引发的想法,是促进一个理解当地和全球社区的利益,所谓“合作环境”的一种尝试。[12]

立法[编辑]

大量的抵制软件专利和著作权法扩张的游说工作已经完成。其他游说则直接专注于政府机构和政府资助的项目中所使用的自由软件。

委内瑞拉政府在2006年1月实施了保证软件自由的法律。法令第3,390条,许可所有政府机构可以将完成超过两年的软件,编列为自由软件。[13]

国会议员埃德加·戴维斯·维拉纽瓦英语Edgar David Villanueva和雅克·罗吉克·阿克曼在引进秘鲁法案1609“公共管理自由软件”的过程中,出力极大。[14]而这一事件立刻引起微软公司秘鲁分部的注意,而其总经理随后写了一封信给埃德加·戴维斯·维拉纽瓦博士。维拉纽瓦博士的反应受到了全世界的关注,此后对于自由软件的论证,更是被视为经典。[15]

在美国,也已经有了在州政府于州级对促进使用自由软件通过立法的努力。[16]

发展中采取措施[编辑]

Ohloh英语Ohloh。 一种成立于2004年,发起于2006年的Web服务。用于监控在自由软件社区的软件开发活动,对项目和编程语言的发展和普及提供详细的软件度量定量分析

黑鸭子软件英语Black Duck Software。监控很多FOSS软件仓库和分析各种FOSS软件许可证的普及。[17][18]

参考文献[编辑]

  1. ^ 理查德·斯托曼对于自由软件运动本质的看法 2008在emacs-devel的邮件列表.
  2. ^ Use Free Software. gnu.org. 
  3. ^ Stallman interviewed by Sean Daly. Groklaw. 2006-06-23. 
  4. ^ The GNU Manifesto. gnu.org. 
  5. ^ Why free software?. gnu.org. 
  6. ^ Copyleft: Pragmatic Idealism. gnu.org. 
  7. ^ The Effect of Computerization Movements Upon Organizational Adoption of Open Source (PDF). San Jose State University.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2-08-14). 
  8. ^ Free Software and Free Manuals. gnu.org. 
  9. ^ Stallman, Richard. Why Open Source Misses the Point of Free Software. GNU Operating System. Free Software Foundation. [11 February 2013]. 
  10. ^ Transcript of Stallman on Free Software. FSFE. 2006-03-09. 
  11. ^ Transcript of Stallman speaking at WSIS. Ciarán O'Riordan. [2016-03-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2-21). 
  12. ^ Mobilization of software developers (PDF). Institute for Software Research.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3-05-12). 
  13. ^ Free software liberates Venezuela. Free Software Magazine n°10. 2006-02-08 [2016-03-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3). 
  14. ^ An English translation of the Free Software bill proposed in Peru.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年12月4日). 
  15. ^ Peruvian Congressman Edgar Villanueva writing to Microsoft about free software..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8-29). 
  16. ^ Open source's new weapon: The law?. 
  17. ^ Top 20 licenses. Black Duck Software. 19 November 2015 [19 November 2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7-19). 1. MIT license 24%, 2.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 (GPL) 2.0 23%, 3. Apache License 16%, 4.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 (GPL) 3.0 9%, 5. BSD License 2.0 (3-clause, New or Revised) License 6%, 6. GNU Lesser General Public License (LGPL) 2.1 5%, 7. Artistic License (Perl) 4%, 8. GNU Lesser General Public License (LGPL) 3.0 2%, 9. Microsoft Public License 2%, 10. Eclipse Public License (EPL) 2% 
  18. ^ Black Duck Open Source Resource Center. blackducksoftware.com. [26 April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0-14).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