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譜學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符騰堡路德維希公爵(1568-1593在位)的家譜

系譜希臘語γενεά,意為「傳承」,λόγος,意為「信息」),亦稱家史,研究並記錄一個家族的成員及其親屬的淵源。系譜學家通過口頭調查、歷史查證、基因分析以及其他手段獲取某一個家族的信息並進而考證其成員的親屬關係和血統傳承。其成果通常以圖表或敘述文字的形式發表。

對於家族歷史和起源的訴求可以歸納為幾大動機,包括為一個家族在廣大的歷史背景中找到他們的所在上、一種為子孫後代保護過往的責任感以及一種在講故事的時候不捏造事實的自我滿足感。[1]

概述[編輯]

超過275年間,Hindu Lingayat以上12輩父系譜圖,來自中卡納塔克邦,以向下順序畫出。

一般的業餘譜系編者都選擇追溯自己或配偶的家族。而專業的系譜學者則會對他人進行研究、出版關於系譜方法及教學方面的著作、或是提供自己搜集到的資料和數據。他們可能會為大公司工作,而這些公司則提能供供業餘譜系編者以及其他系譜學者使用的軟體。不管是業餘或者專業系譜學者都不僅只是為了了解某位歷史人物生活的時間和地域,還有他們的生活方式,生平事跡和行為動機。這就需要編者必須了解並同時完善已廢棄的法律、舊有政策的底線、移民趨勢以及歷史上的社會經濟或宗教情況。

系譜學家有些專攻特定的家族(如(英文))、有些專攻特殊的姓氏(如(英文))、有些專攻類似村莊教區或小型社區(如(英文))、或是研究一些非常出名的人物。Bloodlines of Salem便是專門的家史研究中典型的一例。任何能提供塞勒姆審巫案(Salem Witch Trials)中參與者血統的人,甚至只是它的支持者都會受到該研究團隊的熱烈歡迎。

系譜學家和家族傳人通常會加入家史團隊(family history societies)。在這裡,剛加入的可以從經驗更加老道的研究者那裡取經。這些團隊通常也會把成果做出索引,使其更容易進入公眾的視線,從而開展活動以支持保留公共記錄文獻以及公墓。一些學校還讓學生參與到這種活動中來作為涉及移民和歷史的課程的輔助教學方式。[2] 此外,重大遺傳疾病的家族病史無疑是研究家族史的另一大好處。

「系譜」和「家譜」類似,但從定義上來說存在微小的差別。雖然也交替使用這兩個詞,但是系譜學家協會(Society of Genealogists)將系譜定義為「通過準確的資料中提供的能證明後代之間血統聯繫的證據,建立起血統的傳承」,而將家譜定義為「研究家族及其生活的社區、國家的歷史沿革的學科」。[3] 有時候這兩種詞彙的使用與宗教氛圍密切相關,比如在歐洲常用「家譜」,而在美國則更多使用「系譜」。[4]

動機[編輯]

社群主義社會,一個人的身份地位不僅僅看你的個人成就,你有什麼樣的親戚也同樣重要。一句「你是誰?」很有可能在對你父親、母親或其他親屬的描述中找到答案。比如紐西蘭的毛利人就是通過他們的系譜(whakapapa)來定位自己。[來源請求]

家譜在有些宗教信仰系統中扮演了一定角色。例如,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為死人施洗的教義傳統,這就讓信徒們研究自家族譜成為了必需。

直到19世紀晚期,家譜幾乎還是那些世襲了大量財富的繼承者們的特權。而其他一文不名的後代們,在極端情況下甚至會以家族為恥而廢黜家譜。

在一些移民國家,比如美國或者澳大利亞,20世紀的先驅和國家建設者們有一種強烈的自豪感。確立他們的血統就成了美國革命女兒會(Daughters of the American Revolution)一類組織的任務,以幫助區分後來坐享其成的其他移民。

納粹德國時期,家譜不僅被用於確定某個人與「優等民族」的從屬關係,還是合法婚姻的必需品。而在今天的德國,家譜仍然被看作一種隱私的侵犯,而非與誰沾親帶故的自我估價。基於隱私,絕大部分20世紀的家譜依然難見天日[來源請求]支持家譜記錄到案的資金是有限的。因此德國系譜學家們轉而強調家譜可能對現有知識和科學產生的影響。

現代的家譜還注重家族地位的其它來源,比如一個幾代窮困和為奴的家族的韌性,或是跨越種族和國家邊界的家族重聚。一些家族的家譜上,甚至好些要犯也赫然在列,比如澳大利亞的綠林好漢奈德·凱利

編撰家譜的逐漸升溫與日益便捷的網絡資源不無關係。這些媒介讓好奇的人們可以調查並研究自己的祖先。而在那些家譜遺失,或是由於收養喪親導致骨肉分離的人中,這種好奇心尤而為甚。

歷史[編輯]

歷史上,西方社會系譜學的目光始終聚焦於王室貴族的親屬和血統,而他們則終日忙於宣告自己對家族財富和權力的合法繼承權。他們在盾牌上紋上盾徽,以示對祖上權力的繼承。現代學者則認為許多王室祖先都是杜撰的,例如盎格魯-撒克遜編年史(Anglo-Saxon chronicles)稱數位英王是日耳曼神話中的主神奧丁的後裔。

有些家譜已經保存了相當長一段時間。孔子的家譜已經存在了超過2500年,並以「現存最大家譜」載入金氏世界紀錄孔子世家譜續修工作協會(Confucius Genealogy Compilation Committee)已於2009年出版了孔子家譜第五版。[5][6]

現代[編輯]

現在,系譜學已經變得更加隨處可見,普通人也開始像以前的貴族一樣為自己的家族研究和編纂家譜[7]。20世紀70年代末期,由於一部電視劇《根:一個美國家庭的傳奇》(Roots: The Saga of an American Family)的大受歡迎,系譜學也迎來了一次春天。原作者艾利斯·哈利便是根據自己家族的故事創作了這部小說,並最後被改編成了一部迷你劇[8]

隨著網際網路的出現,系譜學者們所能接觸到的一手資源呈爆發性增長,這也導致了此話題關注度的爆發性增長[9]。有數據稱,系譜學已然是網際網路上最熱門的話題之一[10]。網際網路不僅是系譜學者們獲取資源的主要場所,也成了他們學習和交流的地方。

美國[編輯]

19世紀早期,由於約翰.法默(John Farmer,1789–1838)等人的努力,美國系譜學方面的研究才被系統化。[11] 在他之前,追溯自己的祖先常常被當作是殖民者為了確保社會地位而爭相與英國皇室沾親帶故的行為,與新生的合眾國自由平等、面向未來的精神相背離。[11]就在美國國土越來越寬廣時,研究古物,尤其是當地歷史,成為瞻仰早期美洲原住民成就的一種方式。[來源請求]在早期合眾國對美洲祖先的自豪的意識形態中,法默使古物研究變得可為大眾接受,並構建了系譜學的框架。他與古物研究和系譜學都較完善的新英格蘭地區的古文物研究者取得聯繫,並成為了這場運動的協調者、支持者和貢獻者。19世紀20年代,他和同僚們開始出版誠意十足的有關係譜學和考古學的小冊子,並慢慢累積了一些忠實讀者。雖然法默死於1839年,但他的努力直接導致了新英格蘭地區最古老最權威的致力於公共記載的組織之一,新英格蘭歷史宗譜學會New England Historic Genealogical Society)的建立[12]。該協會出版了《新英格蘭歷史宗譜索引》(New England Historical and Genealogical Register)。

成立於1894年的猶他宗譜學會後來成為了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The Church of Jesus Christ of Latter-day Saints)的家譜分部。該部門的研究機構,美國家譜圖書館Family History Library)開展了世界上最大的宗譜資料收集項目。[13] 而其初衷是為了協助一些特殊的宗教儀式追溯血統,後期聖徒教會的信眾相信這些儀式會讓家庭成員永遠在一起。他們還相信這實現了聖經的一個預言:先知以利亞將重臨人間,並「把父親的心轉向兒女,把兒女的心轉向父親」[14]

研究手段[編輯]

系譜學研究是一個複雜的過程,需要用到史料,有時甚至是基因分析來追溯其淵源。最終結論的可靠性取決於資源的質量,一手資源里隱藏的信息以及可直接或間接得到的證據。很多情況下,譜寫學家必須巧妙地聚合直接和間接證據來確定一個人的身份和地位。最後需要將所有的證據、結論以及所有的支撐論據結合在一起,才能得到一個完善的家譜。[15]

系譜學家通常從收集家族記載和傳言開始其研究。這就為涉及檢查和評估史料以研究其祖輩及其親屬生平的文獻研究創造了基礎。系譜學家們通常從當代開始回溯。歷史、社會和家族的大環境對於正確評估個人及其親屬都是必不可少的。在系譜學研究中,來源的引用也占有重要地位。[16] 為了求證收集到的資料,家譜這時就發揮了作用。而這些家譜,現在可以由系譜學軟體生成。

基因分析[編輯]

6人VNTR等位基因長度不同

由於人的DNA包含著直接由祖先遺傳下來的完全相同的信息,所以遺傳指紋分析有時也用於系譜學研究。三種DNA收到特別青睞:由直系母方遺傳下來的,幾乎未經突變的線粒體DNA( mitochondrial DNA );由直系父方遺傳下來並只表現在男性個體中,同樣很少有突變的Y染色體DNA以及可能家族中任何一位親屬都可能擁有的22對非性染色體的常染色體DNA。

家譜DNA測試的出現,讓兩個人確定自己是否為同一祖先的不同後代提供了精確的手段。個人的遺傳測試結果會被存入資料庫,幫助人們確定在歷史上是否有同一個祖先。比如分子系譜學研究項目(Molecular Genealogy Research Project)。但測序的結果,對於父系和母系雙方的用處都是有限的。

合作[編輯]

幾乎所有的系譜學軟體給出的信息都是標準化的GEDCOM格式。這種格式可以被系譜學家們分享,可以加入資料庫,也可以經改頭換面添加到某一家族的網站門面上。社交網路服務(SNS)允許人們分享數據並在線創建他們的家譜。家族成員可以上傳家譜,並與家族傳人取得聯繫以填補其空白。

志願服務[編輯]

志願工作(Volunteer efforts)在譜系工作中是經常能見到的,[17] 包括完全不正規的和高度組織化的志願服務。

不太正規的服務,比如Rootschat和郵件列表,提供了一些稀有姓氏、地區及其他信息,就顯得非常受歡迎,也非常有用了。這些論壇也可以用來找親戚、查資料、獲取專業意見以及更多其他信息。

許多系譜學家為一些組織鬆散的機構工作,線上線下同時活動。而這些合作機構也有多種形式。有些機構編輯姓名索引以備案,比如遺囑認證,並出版紙質或電子版的索引。這些姓名索引可以作為查找原始記錄的輔助工具。其它機構轉錄這些記錄或提取一部分使用。為某些特定地區提供記錄查詢也是另一種服務形式。志願者們則幫忙做可供查詢的檔案履歷,或是在自家周圍幫那些抽不出身遠行的系譜學家們拍些照片。

那些渴望系統的、專業的志願服務環境的人則可以加入數以千計遍布全球的系譜學社團。大多數團體都有一個特殊的關注點,比如特殊的姓氏、族群、地域區劃或者特定歷史人物的後代等等。系譜學團體大多數都全由志願者組成,且大部分提供十分廣泛的服務,從維持成員所使用資料庫、出版時事通訊,為公眾提供諮詢導航到為研討會進行培訓、組織記錄保存和轉錄項目等,幾乎無所不包。

軟體[編輯]

GRAMPS 是一種系譜學軟體

系譜學軟體的用途包括收集、保存、排序和展示系譜學數據。最少,系譜學軟體容納著個人最基的本信息,生辰、婚姻和去世。許多程序還容納了更多生平信息,包括職業、住址和金融信用等信息。大多數還提供了追溯每一項證據來源的途徑。

大多程序可以生成親屬關係圖,允許數字圖片的插入和GEDCOM格式的數據輸出,方便其他用戶分享。更多高級功能包括限制被分享的信息,通常是出於隱私考慮移除尚在人世者的信息;音頻文件的插入;生成家史書籍、網頁及其它出版物;正確處理同性婚姻私生子問題;從網際網路獲取信息以及提供研究指導。

程序可能面向與之相關的一個特定宗教,國家或民族。

維基家譜項目[編輯]

有提案建議通過維基媒體啟動和實施一個宗譜學和開放血統的項目。

資料和文獻[編輯]

宗譜學家需要廣泛用到各種資料。只有搞清楚了這些資料是怎麼被記錄下來的,包含了怎樣的信息以及怎樣,從何處得到這些資料,才能高效地進行宗譜學研究。

資料類型清單[編輯]

系譜學研究常用到的資料類型:

為了追溯公民生平,政府開始記錄非皇室貴族人員。比如在英國和德國,這種記錄早在16世紀就開始了。[19] 當越來越多的人口被記錄在案以後,要調查某個家庭就有了充足的資料。系譜學家可以在本地的、地區的和國家的辦公室及檔案室找到這些資料和更多有關家族關係的信息,並再現某個人的生活腳步

中國印度和其他亞洲國家,家譜,有些可以追溯到上千年前,被用來記錄家族成員的名字、職業及其他信息。在印度比哈爾邦東部的Maithil Brahmins和Karna Kayasthas中有一種可以追溯到12世紀的所謂「Panjis」的手寫家譜的傳統。即使到現在,結婚之前也應先諮詢、參考這些資料。[20][21][22]

愛爾蘭,譜系資料一直被專業的歷史學家記錄,直到17世紀中葉蓋爾文明(Gaelic civilization)的覆滅。其中最傑出的也許當數Dubhaltach MacFhirbhisigh(卒於1671)編纂的,2004年出版的《愛爾蘭血統全書》( Leabhar na nGenealach/The Great Book of Irish Genealogies)。

FamilySearch[編輯]

後期聖徒教會(LDS Church)運作的家譜圖書館(The Family History Library)是世界上最大的致力於系譜學研究的圖書館

後期聖徒教會同時也致力於系譜學資料的大規模微縮攝影。其位於猶他州鹽湖城的家譜圖書館容納著超過兩百萬份系譜學相關材料的微縮膠片,同時可供全球超過4500家家譜中心現場調研使用。[23]

FamilySearch的網站為系譜學家們提供了許多資源:家族樹、史料[24] 、數字化家譜圖書[25]以及包含資源的研究指導條目的維基。[26]

給祖先的東西編個索引[編輯]

編輯索引,是一個將教區記錄、城市重要資料以及其他資料的靜電複印本轉錄進電子化資料庫以備濾過性研究的過程。志願者和專業人員都會加入到其中來。自2006年以來,FamilySearch保管的資料[27][28]已經在志願者家中開始了被影印和數字化的進程。這樣的「索引」讓研究人員可以迅速搜索並篩選信息。

例如,歷經72年的法律限制,個人信息的釋出在2012年終成現實。系譜學社團聯合起來,共同為這一億三千兩百萬美國公民編纂系譜學信息索引。[29]

2006至2012年間,FamilySearch已經錄入了超過十億個記錄,每一個都有據可查。[30] 其對於專業或非專業的以及組織化研究者的價值都是不可估量的。[31]

信息種類[編輯]

為了重現某個人的生平,系譜學家必須考慮所有可能包含「系譜學價值」信息的歷史細節。一般說來,準確定位需要的基本信息包括地名、職業、姓氏、名以及各種日期。不過,由於現代系譜學家已經認識到將信息還原到歷史環境中來評估所得信息的價值以及區分同名的必要,所以大大擴展了這個清單。大量關於不列顛人[32]以及其他民族的信息都已經可被獲取。[33]

姓氏[編輯]

公元1809,某家族的家譜

姓氏,既是系譜學最重要的信息之一,又是系譜學家最為頭疼的東西。[34]

在多數文化里,一個人的姓氏代表了他所屬的家族,又叫做family name, surname 或者last name父名(Patronymics)是從父系得到的姓氏,以確定一個人的身份。比如Marga Olafsdottir就是Marga家的一員,Olaf的女兒;Olaf Thorsson是Olaf家的人,Thor的兒子。在使用surname以前,許多文化使用父姓。比如,在1687年英國強制執行surname使用以前,紐約的荷蘭人一直使用父姓系統的名字。[35] 冰島的大多數人仍使用這種名字。[36] 19世紀,丹麥和挪威一直使用patronymic和farm name,雖然在世紀末的某些地區,surname已悄然興起直到1856年[37]和1923年[38],丹麥、挪威相繼出台相關法規,強制執行surname的使用。

由於子嗣、婚姻、移民或其它關係造成的改名無疑給譜系研究增加了難度。比如,許多文明里,婦女都要使用配偶的姓氏。當她再嫁時,她和她的孩子們也許會改名,也許孩子不改,也有可能都不會改。她的娘家姓也許會出現在她孩子的中名里、她的中名里或者被完全捨棄。[39] 有時孩子們會繼承繼父母和養父母的名字。由於官方記錄會如實反映姓氏的變化,但卻不解釋變化的原因,所以從一個人的眾多名字中找到真正身份是非常具有挑戰性的。美國的移民也會讓自己的額名字聽起來更像個美國人。姓氏數據在貿易目錄、戶口調查表、出生、死亡、婚姻記錄都能找到。[40]

姓氏數據在貿易目錄、戶口調查表、出生、死亡、婚姻記錄都能找到。

[編輯]

關於(given names /first names)的系譜學數據是其它許多相同問題,比如姓氏、地名,的主體。另外,綽號(nicknames)的使用也是很普遍的。比如Beth, Lizzie和Betty都是Elizabeth,而Jack, John和Jonathan也是可以互換的。

中名可以提供額外的信息。中名有被繼承的傳統,也可能作為姓氏。例如,在一些拉丁國家,孩子會同時使用母親和父親的姓。

有一些地區和文化里,自古存在著一些命名傳統。但即使是在普遍使用約定命名的地區,這些傳統也不見得受所有人待見。一些家庭可能有時按傳統給孩子們命名,有時則全不管它。為了紀念新近去世的親戚,用他們的名字來稱呼新生兒也是允許的。

英格蘭、蘇格蘭和愛爾蘭的一種命名傳統

孩子 名字來源
第一個兒子 祖父
第二個兒子 外祖父
第三個兒子 父親
第四個兒子 父親的大哥
第一個女兒 祖母
第二個女兒 外祖母
第三個女兒 母親
第四個女兒 母親的大姐

德國的某些地區遵循著另外一種命名傳統。所有的兄弟姐妹都有著相同的first name,通常是他們崇敬的某位聖人或某位當地貴族的first name,然後依靠Rufname(即second name)來區分。如果一個孩子夭折了,那麼他(她)的弟弟(妹妹)可能沿用他(她)的名字。所以一對夫妻的孩子們用一兩個名字叫來叫去一點也不稀奇。

名字也有受歡迎的程度,所以一代人中出現名字相似的人甚至家庭都不足為奇。比如「William、Mary和他們的孩子們David、Mary、John」。

許多名字都是和性別綁在一起的,比如William們肯定是男孩而Mary則不大可能是男孩的名字。其它的則可能模稜兩可,比如Lee,或者根據拼寫的不同以示性別之分,比如女性用Frances而男性則使用Francis。

地名[編輯]

雖然祖先們住宅和生平大事的詳細地點是系譜學者追求的核心元素,但有時候這些地名會造成不小的困惑。不同的傳記人員可能會產生傳播謬誤,不同的地點可能有相似甚至完全相同的名字。例如,在英國斯塔福德郡什羅普郡的邊境地區,叫布羅克頓的村莊就有六個。政治邊界的改變也必須納入考慮範圍。教區、區縣以及國家邊境都是在經常變動的。舊時的資料可能會包含一些早已不存在的農場或村莊的名字。如果是在研究波蘭的古籍,那麼一張地圖或者樣本記錄,類似於A Translation Guide to 19th-Century Polish-Language Civil-Registration Documents,就是非常有價值的,因為在過去的幾個世紀裡波蘭的國界和地名頻繁地在變換。

開放資源可能包括人口記錄(民事和教會登記)、人口普查以及稅額查定。口耳相傳的習俗也是重要的資源,雖然使用的時候要慎之又慎。當關於地點的資源無處可覓時,當時其人或家族的住址可能提供一個相當靠譜的答案。

地圖和地名表反映了某個地名與周圍社區的關係,也許還能幫助了解其洄遊模式,是了解所研究地點的資源。Family tree mapping使用類似於Google地球的在線地圖工具(經常與來源於David Rumsey Historical Map Collection覆蓋型歷史地圖配合使用)來輔助理解地理位置的重要性。

日期[編輯]

對於日期,再謹慎也不為過。相比其他系譜學數據,日期在時候更容易忘記,也更容易混淆。[41] 因此,應該首先明確所採用的日期是當時還是時候的記載。戶籍或人口記錄上的出生日期,教堂記錄的施洗日期往往比較準確,因為一般都在當日或事後不久就記錄下了 。家庭聖經是日期的一項重要來源,但可能是事後回憶時才寫下的。如果墨色和筆跡都沒什麼變化的話,說明所有的日期都是一同寫下的,因此其可信度也就打了折扣。畢竟間隔越久,記憶就越模糊。聖經的出版日期也為其中日期的準確性提供了線索,因為它們不可能在聖經出版以前就被寫進去。

有時候人們為了結婚會聲稱自己並沒有那麼大年齡,有時非適齡青年為了參軍又會虛報年齡。通過人口普查反饋資料找到一個人的真實年齡或者推斷近似死亡日期都是不靠譜的。1841的英國人口普查將15歲以上公民的年齡以5年為界向下取整。

雖然施洗日期通常近似於出生日期,但是有些家庭卻等到孩子長到一定歲數才進行施洗。甚至有些宗教推行著成人施洗的標準。為了掩蓋未婚先孕,出生日期和結婚日期都有可能被篡改。

的1752年之前還是3月25日,第二天便是1月1日。歐洲的許多其他國家早在英國之前由儒略曆更換為了公曆,有的甚至早上幾百年。1751年英國與這些歐洲國家的日期就存在11天的誤差。

欲了解凱撒紀年法與公曆紀年法的詳情,參見:公曆

法國大革命期間,有提出使用法國共和曆(The French Republican Calendar/French Revolutionary Calendar ),隨後法國政府在1793年到1805年間使用了12年法國共和曆,後來又與1871年的巴黎使用了18天。在這期間,使用法國共和曆的日期的官方記錄都需要「翻譯」為公曆的相應日期。有一家網站就專門計算這時間錯位。[42]

為譜寫學研究所用的日期,通常是天寫在最前,然後是月份的前三個字母,最後是同一的4位數年份。[citation needed]

職業[編輯]

職業信息不僅可以幫助了解祖先的生平,還可以用來區分兩個同名的人。一個人從事的職業可能與其社會地位、政治利益甚至洄遊模式都休戚相關。由於技術通常由父傳子,子傳孫,所以職業也可能是家族關係的直接證據。

一個人換工作,頭銜也隨之改變的情況時有發生。有些工人由於不再適應他們以前的工作而不得不改行,改換沒那麼體面的工作,但其他人的聲望卻扶搖直上。[43] 許多過去的人由於沒有一技之長而干過一打工作,這就要看當季需要什麼樣的工人了。人口普查資料可能會包含一些粉飾,比如把勞工寫成工頭學徒寫成匠人。如果不是有明確的差別,以前的職業稱呼可能會造成理解上的困難甚至混淆。比如管馬的ostler和開旅館的hostler。同樣的,對某些職業的描述也可能出問題。比如兔子窩裡的ironer也許是在說布里斯托區(Bristol district)一位叫Rabbit Burrows的ironer。一些職業有著地區性的名字。比如shoemaker和cordwainer都是鞋匠。最後許多定義模糊的職業都是更大事業的一個小部分,如制表、煙火和槍枝製造。

來源的可信度[編輯]

從史料和系譜學來源中找到的信息完全有可能是不準確的,所以用辯證的眼光來評估所得信息總是好的。影響信息可信度的因素包括:受訪者(或執筆者)的只是知識程度、時光的流逝以及傳播過程中的口誤筆誤等等。

人口普查數據的質量已經引起了史學家們的極大興趣。[41][44]

受訪者的知識程度[編輯]

受訪者,即提供記錄信息的人。系譜學家必須慎重考慮受訪者的身份及其他們都知道些什麼。許多時候受訪者能提供的資料都是有關自己的。比如,死亡證明的提供者一般包括兩種:醫生,提供死亡的時間和死因;死者子女,能提供出生日期及父母的名字等。

如果線人不能確定自己的身份,系譜學家可以通過仔細研究他(她)提供的資料推斷出其身份。首先應該考慮到的是資料被記錄當時還活著的以及附近的人。如果線人自己寫下了那些資料,那麼其筆跡可以作為對比其它資料的樣本。

如果所得資料沒有關於提供者的信息,那麼研究人員就要小心一點了。如果能和其它資源作比較,那這些資源就可以有很大用途。比如,一張人口調查表沒什麼意義,因為線人本身可能並不是其主體。但是,如果多年的人口調查結果在某一不大可能由鄰居能猜到的問題上都有一致結果,那麼這些信息可能都是由同一個人提供的。另外,某一張人口調查表上的信息不能由尚未錄入的原始譜系資料來核實,因為這一份譜系資料可能就是採用了這張調查表,因此可能造成本身自證的矛盾。

受訪者的動機[編輯]

每一個知情人有時會有意無意提供錯誤或誤導的信息。有些人撒謊可能是為了政府補貼(比如軍人撫恤金),逃稅避稅或掩蓋某些令人尷尬的事實(比如私生子)。心理狀態不佳的人有可能根本不能回憶起準確信息。許多譜系資料是在所愛之人去世時記錄記錄下來的,所以譜系研究者應該充分考慮到悲傷對於受訪者的影響。

時間的影響[編輯]

時光流逝很能印象一個記憶的準確性。因此,一般說來與事發相隔越近的資料遠比若干年後才寫下的資料更加可靠。但是,有些信息,若干年後尤其難以回憶起來。典型的一種這類信息就是日期。當然,能不能回憶起也取決於事件對於受訪者有多麼重要,這就取決於文化和個人偏好了。

誤傳[編輯]

系譜學者同時還必須考慮到傳播過程中的誤傳。所以,譜系資料通常分為兩類:原始的和衍生的。原始資料是指沒有純粹的,沒有參考其他資料的。衍生資料是指從別處拿來的。這其中的差別是很重要的,因為每複製一次,資料中的信息就可能遺失,或因口誤、筆誤而而搞錯。系譜學家應該考慮到信息被複製的次數及其傳播途徑。信息的傳播途徑包括:影印、錄音文本、摘要、翻譯、抽取和彙編等。

除了複製過程的誤差以外,編譯過的資料(比如出版的譜系資料和在線血統資料庫)也很容易受根據旁證推斷的錯誤的識別和結論影響。通常是幾個人被認為是一個人的時候,最可能發生識別錯誤。間接證據並不直接回答某一個問題,而是結合其它資源來給出可能的答案或是排除某些可能性。有時,編譯者會輕率地由間接證據得出結論,不認真思考,不充分利用既得資源,沒有充分理解證據或者明確其不確定性。

直接和間接來源[編輯]

系譜學研究里,直接和間接來源都是可以提供信息的。直接來源,又稱原始材料,是指事件發生時就記錄下來的來源,比如從一張死亡證明書上可以知道死者死亡的日期和地點。間接來源則是在事件發生以後幾天,幾周,幾個月甚至好幾年以後才記錄下來的。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Ronald Bishop, "In the Grand Scheme of Things: An Exploration of the Meaning of Genealogical Research," Journal Of Popular Culture 2008 41(3): 393–412.
  2. ^ Teacher's guide for PBS Ancestors series. BYU. [2006-09-05]. 
  3. ^ Genealogy or Family History? What’sthe Difference?. Society of Genealogists. [10 Aug 2013]. 
  4. ^ FGS member societies. Federation of Genealogical Societies. [11 Jun 2014]. 
  5. ^ New Confucius Genealogy out next year.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2008 [2008-11-01]. 
  6. ^ Updated Confucius family tree has two million members. Xinhua News Agency. February 16, 2008 [2008-11-01]. 
  7. ^ Elizabeth Shown Mills, "Genealogy in the 'Information Age': History's New Frontier?"
  8. ^ Michelle Hudson, "The Effect of 'Roots' and the Bicentennial on Genealogical Interest among Patrons of the Mississippi Department of Archives and History," Journal of Mississippi History 1991 53(4): 321–336
  9. ^ Grow Your Family Tree in Salt Lake City – Genealogy is the Fastest Growing Hobby in North America
  10. ^ Genealogy.com: Recent Maritz Poll Shows Explosion in Popularity of Genealogy
  11. ^ 11.0 11.1 François Weil, Family Trees: A History of Genealogy in America (Cambridge, Mas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13), Chapter 1.
  12. ^ François Weil, "John Farmer and the Making of American Genealogy," New England Quarterly 2007 80(3): 408–434.
  13. ^ Family History Library. [2015-06-26]. 
  14. ^ James B. Allen et al. "Hearts Turned To The Fathers," BYU Studies 1994–1995 34(2): 4–392
  15. ^ Board for Certification of Genealogists, The BCG Genealogical Standards Manual (Provo, Utah: Ancestry, 2000); National Genealogical Society, American Genealogy (Arlington, Virginia: 2005); Val D.
  16. ^ Elizabeth Shown Mills, Evidence Explained: Citing History Sources from Artifacts to Cyberspace, (Baltimore: Genealogical Publishing Co., 2007).
  17. ^ Peter Wayner,. From Shared Resources, Your Personal History. The New York Times. 2004-04-22 [2009-01-14]. 
  18. ^ Peter R. Knights, "City Directories as Aids to Ante-Bellum Urban Studies: A Research Note," Historical Methods Newsletter, Sept. 1969 2:1–9
  19. ^ Thea Miller, "The German registry: The evolution of a recordkeeping model," Archival Science Volume 3, Number 1 / March, 2003 pp 43–62; Michael Drake, "An Elementary Exercise in Parish Register Demography," Economic History Review Vol. 14, No. 3 (1962), pp. 427–445 in JSTOR
  20. ^ Verma, Binod Bihari. Maithili Karna Kayasthak Panjik Sarvekshan (A Survey of the Panji of the Karan Kayasthas of Mithila). Madhepura: Krānti Bihārī Varmā. 1973. OCLC 20044508. 
  21. ^ Carolyn Brown Heinz,. Fieldnotes: First lesson of the Genealogist. Department of Anthropology, 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Chico. [2008-01-29]. 
  22. ^ Pranava K Chaudhary. Family records of Maithil Brahmins lost. India Times. 3 April 2007 [2008-01-29]. 
  23. ^ Donald Harman Akenson, Some Family: The Mormons and How Humanity Keeps Track of Itself Montreal: McGill-Queen's University Press, 2007; Johni Cerny and Wendy Elliott, The Library: A Guide to the LDS Family History Library.
  24. ^ "Thanks A Billion," FamilySearch Press Release.
  25. ^ "FamilySearch Family History Books Reaches a New Milestone," FamilySearch, 5 August 2013.
  26. ^ "Research Wiki," FamilySearch. Retrieved 2013-5-26; FamilySearch Wiki contributors, "Research Outlines," FamilySearch Wiki. Retrieved 2013-5-26.
  27. ^ Mormon church’sstoried Granite Mountain vault opened for virtual tour. Deseret News. April 29, 2010. 
  28. ^ Granite Mountain Records Vault. The Church of Jesus Christ of Latter-day Saints. March 14, 2014. 
  29. ^ United States Census 1940. FamilySearch. December 25, 2012. 
  30. ^ Family History Volunteers Reach Billion-Record Milestone. The Church of JESUS CHRIST of LATTER-DAY SAINTS. April 22, 2013. 
  31. ^ 66,511 volunteers set FamilySearch indexing record. Deseret News. July 26, 2014. 
  32. ^ Mark D. Herber, Ancestral Trails: The Complete Guide to British Genealogy and Family History 2nd ed. Baltimore: Genealogical Publishing Company, 2006; David Hey, Family History and Local History in England. London: Longman, 1987; Sherry Irvine, Scottish Ancestry: Research Methods for Family Historians, 2nd ed. Provo, UT: Ancestry, 2003; David Moody, Scottish Family History. Baltimore: Genealogical Pub. Co., 1990.
  33. ^ Trafford R. Cole, Italian Genealogical Records: How to Use Italian Civil, Ecclesiastical & Other Records in Family History Research Salt Lake City, Utah: Ancestry, 1995; Cruise, M. T. W., Guidelines For Ancestry Research With an Emphasis on African-American Genealogy Dublin, VA: Author, 2007; Jessie Carney Smith, Ethnic Genealogy: A Research Guide, Westport, CT: Greenwood Press, 1983.
  34. ^ G. J. A. Guth, "Surname Spellings and Computerised Record Linkage," Historical Methods Newsletter, vol. 10, no. 1, pp. 10–19, 1976.
  35. ^ Lorine McGinnis Schulze,. Dutch Patronymics of the 1600s. Olive Tree Genealogy. [2008-01-29]. 
  36. ^ Surnames made their way into the language in the 19th and 20th century, but are not widely used.
  37. ^ An earlier law was in effect in 1828, but was largely ignored in the rural areas.
  38. ^ Lov av 9. februar 1923 nr. 2 om personnavn (Norwegian Name Law of 1923). [2008-01-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6-10) (Norwegian). 
  39. ^ E. A. Wrigley, English population history from family reconstitution, 1580–1837 (1997); Catherine Quantin et al., "Which are the best identifiers for record linkage?," Informatics for Health and Social Care 2004, Vol. 29, No. 3-4, Pages 221–227
  40. ^ Marc Picard, "Genealogical Evidence and the Americanization of European Family Names," Names: American Name Society 2009 57(1): 30–51
  41. ^ 41.0 41.1 Peter R. Knights, "The Accuracy of Age Reporting in the Manuscript Federal Census of 1850 and 1860," Historical Methods Newsletter, 4 (1971), 79–83; Karen Oppenheim Mason and Lisa G. Cope, "Sources of Age and Date-of-Birth Misreporting in the 1900 U.S. Census," Demography vol. 24, no. 4 (Nov., 1987), pp. 563–573.
  42. ^ Calendar Converter. Fourmilab.ch. [2013-03-26]. 
  43. ^ Robert M. Hauser, "Occupational Status in the Nineteenth and Twentieth Centuries", Historical Methods (1982) vol. 15, no. 3, 111–126.
  44. ^ Richard H. Steckel, "The Quality of Census Data for Historical Inquiry: A Research Agenda," Social Science History, vol. 15, no. 4 (Winter, 1991), pp. 579–599.

擴展閱讀[編輯]

  • Adams, Suzanne Russo. Finding Your Italian Ancestors: A Beginner's Guide. Provo, UT: Ancestry, 2008.
  • Ching, Frank. Ancestors: 900 Years in the Life of a Chinese Family. (1988).
  • Chorzempa, Rosemary A. Polish roots = Korzenie polskie. Baltimore, MD: Genealogical Publishing Co., 1993.
  • Christian, Peter. The Genealogist's Internet. 5th ed. London, England: Bloomsbury, 2012. ISBN 978-1-4081-5957-6
  • Durie, Bruce. Scottish Genealogy. Stroud, England: History Press, 2009.
  • Eales, Anne Bruner & Robert M. Kvasnicka, eds. Guide to Genealogical Research in the National Archives of the United States. Washington, DC: National Archives, 2000.
  • Greenwood, Val. D. The Researcher's Guide to American Genealogy. 3rd ed. Baltimore: Genealogical Publishing Co., 2000.
  • Grenham, John. Tracing Your Irish Ancestors. 3rd ed. Baltimore: Genealogical Publishing Co., 2006.
  • Herber, Mark D. Ancestral Trails: The Complete Guide to British Genealogy and Family History. 2nd ed. Baltimore, MD: Genealogical Publishing Co., 2004.
  • Hey, David. The Oxford Companion to Family and Local History. 2nd ed.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8.
  • McClure, Rhonda (2002). The Complete Idiot's Guide to Online Genealogy (2nd ed.). Indianapolis: Alpha. ISBN 0-02-864267-8. 
  • Malka, Jeffrey S. Sephardic Genealogy: Discovering Your Sephardic Ancestors and Their World. 2nd ed. Bergenfield, NJ: Avotaynu, 2009.
  • Merriman, Brenda Dougall. Genealogical Standards of Evidence: A Guide for Family Historians. 2nd ed. Toronto: Ontario Genealogical Society, 2010.
  • Morgan, George G. How to Do Everything: Genealogy. New York: McGraw-Hill, 2009.
  • Public Archives of Canada. Tracing Your Ancestors in Canada. 8th ed., rev. ... by Patricia Kennedy and Janine Roy. Ottawa, Ont.: Public Archives Canada, 1984. ISBN 0-662-13339-0
  • Riemer, Shirley J. & Roger Minert. The German Research Companion. 3rd ed. Sacramento, CA: Lorelei Press, 2010.
  • Rose, Christine. Courthouse Research for Family Historians: Your Guide to Genealogical Treasures. San Jose, CA: CR Publications, 2004. ISBN 0-929626-16-8
  • Ryan, James G. Irish Records: Sources for Family and Local History. Salt Lake City, UT: Ancestry, 1997.
  • Simpson, Jack. Basics of Genealogy Reference: A Librarian's Guide. Westport, CT: Libraries Unlimited, 2008. ISBN 978-1-59158-514-5
  • Smith, Marian L. "American Names: Declaring Independence" – article on immigrant name changes by the former senior historian for the U.S. Immigration and Naturalization Service (now CIS)
  • Szucs, Loretto Dennis, & Luebking, Sandra Hargreaves. The Source: A Guidebook of American Genealogy. 3rd rev. ed. Provo, UT: Ancestry, 2006.
  • Taylor, Robert M., and Ralph S. Crandall. Generations and Change: Genealogical Perspectives in Social History. Mercer University Press, 1986.
  • Weil, François. Family Trees: A History of Genealogy in America. Cambridge, Mas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13.
  • Yan, May. Research Guide to Chinese Genealogy: 2nd edition. Global Research And Archival Management, 2010.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