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豪爾赫·路易斯·波赫士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豪爾赫·路易斯·波赫士
Jorge Luis Borges
Jorge Luis Borges 1951, by Grete Stern.jpg
出生 Jorge Francisco Isidoro Luis Borges
(1899-08-24)1899年8月24日
 阿根廷 布宜諾斯艾利斯
逝世 1986年6月14日(1986-06-14)(86歲)
 瑞士 日內瓦
職業 作家, 詩人, 評論家, 文學家
施影響於 Carlos Fuentes, 保羅·奧斯特, Stanisław Lem, Giannina Braschi,托馬斯·品欽, 安伯托·艾柯, Italo Calvino, Danilo Kis, Georges Perec,奧爾汗·帕穆克, César Aira, 羅貝托·波拉尼奧, Adolfo Bioy Casares, Philip K. Dick, 米歇爾·福柯讓·鮑德里亞W.G. Sebald, Enrique Vila-Matas胡利奧·科塔薩爾

簽名

豪爾赫·路易斯·波赫士西班牙文:Jorge Luis Borges,1899年8月24日-1986年6月14日),阿根廷作家、詩人、翻譯家。他的作品涵蓋多個文學範疇,包括:短篇小說、短文、隨筆小品、、文學評論、翻譯文學。以雋永的文字和深刻的哲理見長。

波赫士出生於布宜諾斯艾利斯,弟弟是諾拉·波赫士,他的父親是心理學教師。波赫士從小沉浸在西班牙文和英文的環境中,愛好文學、哲學和倫理學。1914年舉家遷往瑞士,波赫士在那裡接受教育而後遊歷西班牙。1921年返回阿根廷後,他以作家身份出版了詩歌、文學周刊上發表散文。他也在圖書館工作並多次發表公眾演講。庇隆政府時期,他曾遭受政治迫害。

由於遺傳病,波赫士年近六旬即雙目失明[1]。1955年,他被任命為國家公共圖書館館長以及布宜諾斯艾利斯大學的文學教授。1961年,他第一次獲得了國際文學獎Prix Formentor。他的作品被廣泛譯介到歐美國家,他本人也是一位翻譯家,除母語西班牙語外,精通英語、德語、法語、古英語古諾爾斯語等。1986年,他在瑞士日內瓦去世。

他的作品反映了「世界的混沌性和文學的非現實感」[2]。他最著名的短篇集《虛構集英語Ficciones》(1944)和《阿萊夫》(1949)中就匯集了很多共同的主題:迷宮、圖書館、虛構的作家和作品、宗教、神祇。他的作品對幻想文學貢獻巨大。[3]研究者們也注意到波赫士不斷惡化的眼疾似乎有助於他創造性的文學語言,畢竟,「詩人,和盲人一樣,能暗中視物」[4][5]

60年代,隨著拉美文學潮馬奎斯的巨作《百年孤獨》的問世[3],同為拉丁作家的波赫士,其國際聲譽日隆,不過波赫士未能像馬奎斯一樣得到諾貝爾文學獎[6]

庫切曾經評價道:他,甚於任何其他人,大大創新了小說的語言,為整整一代偉大的拉美小說家開創了道路。[7]

生平[編輯]

早年生活和教育[編輯]

豪爾赫·路易斯·波赫士出生在一個受教育的中產階級家庭,家境不錯,但還無法住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城內,因此住在附近的小鎮巴勒莫。豪爾赫·路易斯·波赫士的母親萊昂諾爾·阿塞維多·蘇亞雷斯英語Leonor Acevedo Suárez在烏拉圭的傳統克里奧(歐洲白種人在殖民地移民的後裔)家庭長大,她的家人參加過阿根廷獨立戰爭,她經常講她家庭的英勇事蹟[8]。波赫士1929年詩集《聖馬丁札記》中的詩Isidoro Acevedo,就是紀念他的外祖父伊西多羅·德·阿塞維多·拉普里達英語Isidoro de Acevedo Laprida,他是布宜諾斯艾利斯軍隊的士兵,是阿根廷律師及政治家,他參加過1859年的塞佩達戰役英語Battle of Cepeda (1859)、1861年的帕沃內戰役英語Battle of Pavón及1880年的洛斯科拉萊斯戰役英語Battle of Los Corrales。伊西多羅·德·阿塞維多·拉普里達在家中因肺部淤血而過世,這也是豪爾赫·路易斯·波赫士出生的地方。豪爾赫·路易斯·波赫士就在這褪色的家庭榮耀下成長,波赫士的父親豪爾赫·吉列爾莫·波赫士·哈斯拉姆英語Jorge Guillermo Borges有一半的英國血統,部份的西班牙及葡萄牙血統,也是殖民的後民。波赫士·哈斯拉姆的母親是英國人,他在家中常講英文,也常帶他的家人去英國,家中揚抑著英文及英國的事物[8]

豪爾赫·路易斯·波赫士在九歲時將王爾德的《快樂王子》翻譯成西班牙文,刊登在地區性的雜誌上。不過波赫士的朋友認為波赫士的父親才是真正的譯者[9]。波赫士的父親波赫士·哈斯拉姆是有文學抱負的律師及心理學老師「想要成為作家,但在嘗試中失敗了。」波赫士寫道:「我身邊有許多人的軍人,我知道我不會是軍人,我很早就因自己不是行動者而是一個書呆子而不好意思。」[8]

豪爾赫·路易斯·波赫士在11歲前在家中學習,會西班牙語和英語二種語言,在十二歲時就開始讀莎士比亞的著作[8]。波赫士的家很大,其中有一個圖書館,藏有上千本英文書[10]。波赫士·哈斯拉姆因視力衰退而不再鑽研法律,在1914年全家搬到日內瓦,之後有十年的時間在歐洲[8]。波赫士·哈斯拉姆後來在日內瓦的眼科醫師手下治療,而波赫士和姊妹諾拉英語Norah Borges也開始上學,而波赫士開始學法文。波赫士讀了湯瑪斯·卡萊爾的英文著作,然後開始讀德文的哲學。1917年時波赫士18歲,認識了莫里斯·阿布拉莫維茨(Maurice Abramowicz),開始了文學家之間的情誼[8]。波赫士在1918年在日內瓦學院英語Collège de Genève獲得高等教育文憑英語baccalauréat[11][Notes 1]。因為阿根廷的政治紛擾,波赫士一家決定在戰時待在瑞士,一直到1921年為止。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波赫士一家有三年時間住在不同的城巿,包括瑞士的盧加諾,西班牙的巴塞隆納馬約卡島塞維亞馬得里等地[8]

當時,波赫士接觸了阿圖爾·叔本華的著作,以及古斯塔夫·麥林克英語Gustav Meyrink在1915年出版的小說The Golem英語The Golem (Meyrink),後來也影響波赫士的作品。波赫士在西班牙時受到Guillaume ApollinaireFilippo Tommaso Marinetti的影響,加入了前衛而反Modernist極端主義文學運動。波赫士的第一首詩Hymn to the Sea是依沃爾特·惠特曼的風格寫作,在《Grecia》雜誌上發表[12]。波赫士在西班牙時也接觸重要的西班牙作家,包括Rafael Cansinos Assens英語Rafael Cansinos AssensRamón Gómez de la Serna英語Ramón Gómez de la Serna等人。

作品列表[編輯]

  • 詩集《面前的月亮》
  • 散文集《探討集》
  • 散文集《我希望的尺度》
  • 詩集《聖馬丁札記》
  • 傳記《埃瓦里斯托·卡列戈》
  • 論文集《討論集》
  • 短篇小說集《惡棍列傳》
  • 小說集《杜撰集》
  • 短篇小說集《交叉小徑的花園英語The Garden of Forking Paths
  • 短篇小說集《虛構集英語Ficciones
  • 詩歌散文集《影子的頌歌》
  • 詩集《另一個,同一個》
  • 散文評論集《序言集成》
  • 短篇小說集《沙之書英語The Book of Sand (book)
  • 詩歌序言集《深沉的玫瑰》
  • 短篇小說集《夢之書》
  • 詩集《鐵幣》
  • 散文《什麼是佛教?》
  • 詩集《布宜諾斯艾利斯激情英語Fervor de Buenos Aires
  • 詩集《夜晚的故事》
  • 詩歌散文集《阿德羅格》
  • 演講集《波赫士口述》
  • 演講集《七夕》
  • 詩集《天數》
  • 詩集《密謀》
  • 短篇小說集《莎士比亞的記憶》
  • 短篇小說集《阿萊夫

軼聞[編輯]

  • 2011年8月24日,Google推出Doodle紀念豪爾赫·路易斯·波赫士誕辰112周年[13]
  • 2016年6月14日,《西班牙國家報》在波赫士去世三十周年紀念日當天,刊登了一篇從未公開發布的他去世前三年受一位15歲阿根廷男孩採訪的報導。[14]

畫廊[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1. ^ "His was a particular kind of blindness, grown on him gradually since the age of thirty and settled in for good after his fifty-eighth birthday." In Alberto Manguel, With Borges, London:Telegram Books (2006), p. 15-16.
  2. ^ JOZEF, Bella. "Borges: linguagem e metalinguagem". In: O espaço reconquistado. Petrópolis, RJ(Rio de Janeiro): Vozes, 1974, p.43.
  3. ^ 3.0 3.1 Masina, Lea. "Murilo Rubião, o mágico do conto". In: O pirotécnico Zacarias e outros contos escolhidos. Porto Alegre: L & PM, 2001, p.5.
  4. ^ From the song "Choro Bandido" ("Crying Bandit", literally) by Chico Buarque and Edu Lobo quoted in FERREIRA, Eliane Fernanda C. "O (In) visível imaginado em Borges". In: Pedro Pires Bessa (ed.). Riqueza Cultural Ibero-Americana. Campus de Divinópolis-UEMG, 1996, p. 313-314. In short, Borges's blindness led him to favour poetry and shorter narratives over novels.
  5. ^ Borges wrote: "When I think of what I've lost, I ask, 'Who knows themselves better than the blind?' - for every thought becomes a tool." In Borges, Jorge Luis. Siete Noches. Obras Completas, vol. III. Buenos Aires: Emecé, 1994.
  6. ^ 林欣誼. 諾獎遺珠多 蒙迪安諾得獎四平八穩. 中時電子報. 2014-10-10 [2015-09-16]. 
  7. ^ Coetzee, J.M., "Borges's Dark Mirror",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 Volume 45, Number 16 · October 22, 1998
  8. ^ 8.0 8.1 8.2 8.3 8.4 8.5 8.6 "Don』t abandon me" Tóibín, Colm London Review of Books 2006-05-11. Retrieved 2009-04-19
  9. ^ Harold Bloom (2004) Jorge Luis Borges (Bloom's biocritiques) Infobase Publishing ISBN 978-0-7910-7872-3
  10. ^ Borges, Jorge Luis, "Autobiographical Notes", The New Yorker, 19 September 1970.
  11. ^ Borges and His Fiction: A Guide to His Mind and Art (1999) Gene H. Bell-Villada, 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 p. 16 ISBN 978-0-292-70878-5
  12. ^ Wilson, Jason. Jorge Luis Borges. Reaktion Books. 2006: 37. ISBN 1-86189-286-1. 
  13. ^ Doogle 波赫士 112 週年誕辰. Google: 2011–08–24. [2015-09-16]. 
  14. ^ [1],中文翻譯新聞。

注釋[編輯]

  1. ^ Edwin Williamson suggests in Borges (Viking, 2004) that Borges did not finish his baccalauréat (pp. 79-80): "he cannot have been too bothered about his baccalauréat, not least because he loathed and feared examination. (He was never to finish his high school education, in fact)."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