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丹江
河流
国家  中国
省份 陕西省河南省湖北省
支流
 - 左侧支流 滔河冷水河银花河
 - 右侧支流 淅水淇河,清油河,武关河
县城 商洛市丹凤县商南县淅川县丹江口市
源头 黑龙口
 - 位置 丹凤县
长度 443 km(275 mi
流域面积 16,812 km²(6,491 mi²

丹江,古称丹水、淅水、粉青江、黑江、八百里黑河,是汉水的最长支流。[1]发源于陕西省秦岭地区商洛市西北部的凤凰山南麓,向东南方向流经丹凤县商南县淅川县荆紫关镇,再下流经白亭(滔河乡)、淅川老县城马蹬镇李官桥镇,然后在丹江口市注入汉水。丹江西连秦陕,过豫西南,南达荆楚,是沟通南北水陆联运的重要通道。唐代张又新的《煎茶水记》称丹江为“天下名水”。[2]《陕西通志》卷8载,李秀卿排列天下名水20种,丹江为位列15。据《均州志》记载:“天下名水二十种,以武关水为第十五种,即丹水也。”这里说的丹水,就是丹江。丹江航远起于秦汉,兴于唐宋,盛于明清、败于民国后期,明清两朝是丹江航运的黄金时代。[3]

名字来历[编辑]

有三种说法:

丹江

一说,当时黑水洪水泛滥,带领丹朱进行治理,丹朱因过度劳累而丧命于工地上,人们为乐纪念丹朱而黑水改名为丹江。

二說,戰國時代秦趙長平之戰後,秦軍坑殺趙軍降卒四十萬人,史載當時「血流淙淙有聲,楊谷之水皆變為丹,」至今號為丹水,故名,丹江。

三说,相传因产“得者多寿”之“丹鱼”而得名。[4]

地理[编辑]

流域位于东经109°30'-112°00',北纬32°30'-34°10'的地区,全长440公里,宽约2000米,其中干流长287公里,流域面积16812平方公里。丹江河道险峻,特别是由黑山嘴(陕西河南分界处)至巡路口,大石堂到丹江口,这两个隘口均有30华里之遥,两岸山势陡削,悬岩林立,每当船行至此,船工们便认为进了“一步三瞪眼,八步不见天”的鬼门关。

航运历史[编辑]

春秋时期,《吕氏春秋》载:“有丹水之战,以服南蛮。”。唐朝中后期:地方藩镇势力阻断了淮河和汴河的漕运,丹江便成为了运输江淮地区货物的主要航道。明朝中后期:关陇商人通过丹江航道向襄阳、汉口运输物资。明代在龙驹寨建立多处船帮会馆、马帮会馆,由此可见当时丹江航运的繁荣。[3]

丹江上的船夫

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关中西安凤翔二府遭饥荒,湖广总督丁思孔学士德珠、楚都抚丁思孔、襄镇殷化行等利用航道运输襄阳的存粮救济陕西,他们为此做了“造舟浚流”的前期准备。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关中一带再发饥荒,漕运总督施世纶奉命去陕西赈恤,将湖广、荆州等处仓储米10万石,经丹江运至龙驹寨。雍正九年(1731年)2月16日,皇帝批示运湖广粮食至商州仓储,以备不时之需。乾隆二年(1737年),商州歉收,谷价猛涨。为抑制物价,解救灾民,官府在河南省淅川县李官桥邓州等处采购粮食1880石,经由丹江水路运至商州城。光绪二十六年(1890年),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慈禧和光绪逃至西安。荆襄一带的税赋粮食经丹江运至龙驹寨,从龙驹寨转运西安府,供皇帝和军政官员享用。[3]

民国时期,淅川境内流传这样一首民谣:“船家胸口三把刀,河霸、土匪和暗礁。船家面前三条路,挨饿、淹死、坐监牢。”船民称丹江航道为“黑河”,意思就是航道上土匪和河霸太多。当时较大的航行有三家,分别是荆紫关镇的凌老四(船帮头目)、老城镇的郭老婆(江湖诨号)和李官桥镇的金玉楼(红帮会头目),这些头目像”吸血鬼“一样盘剥着船民。民国25年(1936年)前后,丹江上水运输煤油、瓷器、丝货;下水运输药材、核桃、桃仁等山货土特产品。20世纪40年代之后,丹江航道逐渐变萧条。[3]

航运衰落原因[编辑]

落后的交通工具木帆船不能适应时代发展要求。商洛境内的一段丹江航道,上行仅能载重4吨,如果水大下行时最多只能载重10吨。从龙驹寨到荆紫关167公里水程,平水时往返一次需20天时间,船工劳动繁重,效益较低。但木帆船在当时是比较先进的运输工具,舍此别无其他更好的选择,所以比较兴盛。但从民国时期开始,铁路公路货运快速发展,使丹江航运逐渐消沉。

20世纪50年代以后经济区域的划分,流通渠道的强制性规定,窒息了丹江航运。50年代时,中国实行“统购统销”,地区内的山货土特产品,不准自行出入航道,人为地割断了丹江上下游的经济互补关系,丹江航道失去了作用。另外1962年中共中央政府实施的“割掉资本主义尾巴”政策,把农副业船只当“资本主义尾巴”割掉。

丹江区域大面积的毁林开荒,兴修水库,使丹江水源锐减。加上沙石大量流入河槽,使河道改变,险滩增多,又没有治理,致使航道部分区域不能通行。

明代以来的水患灾害[编辑]

丹江一岸

正德十五年(1520年),丹江大水,淹没粮田,冲毁房舍无数。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大水,丹江泛滥。隆庆六年(1572年),丹江泛滥,平地水深丈余,漂没房舍。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四月淫雨,七月方止。六月尚未收麦,冬大饥,人相食。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丹江水溢。大疫,死者甚多。天启七年(1627年),淫雨损麦,丹江泛滥。崇祯十五年(1642年),先旱后涝,丹江泛滥。冲毁田地,舟入村庄。崇祯十七年(1644年),八月淫雨如注,至十一月方息,丹江泛滥。

顺治十五年(1658年),八至十一月淫雨,江水倒灌。康熙六年(1667年),丹江大水,舟入村庄。康熙十六年(1677年),丹江大水,舟行村中。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淫雨,水涨平田,稼禾漂没。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淫雨,丹江大水,麦绝收。光绪十六年(1890年),丹江泛滥,淹没村庄三十余个。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丹江水涨,损房甚多。

民国8年(1919年),5月至8月连降大雨,丹江暴涨,冲地倒屋,淹死人畜甚多。民国20年(1931年),夏秋大水成灾,丹江两岸土地房屋被毁甚多。 民国24年(1935年),6月6日,山洪爆发,江水猛涨,淹没土地27万余亩,李官桥镇水深数尺,宋湾一带暴雨七昼夜。民国32年(1943年),4-5月,淫雨49天,丹江猛涨。1950年秋,淫雨连绵,李官桥、埠口街暴雨成灾,洼地积水,江水倒灌。10月,冒雨种麦。1951年5月底,先雨后雹,荆紫关、宋湾、岵山李官桥毁麦无数。1952年,5月连降暴雨,江水猛涨,毁坏田地房屋。入冬雨加雪20余天,红薯冻烂两成。房屋倒塌337间,耕牛死亡270头。1953年,6月13日起连降暴雨月余,江水猛涨,淹死10人,全县3.6万亩庄稼绝收,倒塌房屋3500余间。1954年,7-8月连降大雨,江水猛涨,太白滩最大洪峰流量1.03万立方米/秒,沿江52个村庄受灾。1955年,8月连降大雨,山洪暴发,江水倒灌,8.8万亩庄稼受灾。1956年,5月多雨,江水猛涨,小麦霉烂出芽。1957年,暴雨成灾,最大降雨量530毫米,太白滩最大洪峰流量1.08万立方米/秒。全县7.2万亩庄稼受灾,倒塌房屋3200余间。

相关作品[编辑]

没奈何,走寨河,手把舵,腿哆嗦。

四百水路三百滩,龙王争来阎王夺。
没奈何,走寨河,纤锯身,石割脚。
厘局船霸催命鬼,捐税更比石头多。
没奈何,走寨河,眼流泪,口唱歌。
水贼绑票抛深潭,要寻尸首鱼腹剥。

——民歌:《没奈何,走寨河》
横天耸翠壁,喷堑鸣红泉。寻幽殊未歇,爱此春光发。

溪旁饶名花,石上有好月,明发首东路,此欢焉可忘。

———唐·李白
何事苦萦迥,离胸不自裁。恨身随梦去,春态逐云来。

沉定蓝光彻,喧盘粉浪开。翠岩三百尺,谁作子陵台。

——诗名:《丹水》—晚唐·杜牧
瑟瑟复潺潺,朝宗去不还。和云归汉浦,喷雪下商山。

影浸仙娥面,波涵织女鬟,饮猿清满掏,渡鹿冷侵斑。
北润深通洛,东奔险叩关。灌园萦似带,漕皑曲如环。
夜枕惊幽梦,秋汀照病颜,玉膏分地脉,银汉落人寰。
漱石藏青鲤,崩沙聚白鹇。村桥微雨后,岸树夕阳间。
翠涨新萍绿,红浮败叶殷。贰车时濯足,来伴钓翁闲。

——诗名:《丹水》—宋代·王禹称
时浮云已尽,丽日乘空,山岚重叠竞秀,怒流送舟,

两岸浓桃艳李,泛光欲舞。出坐船头,不觉仙也。

——《徐霞客日游记》—明代·徐霞客
河身如带势环弯,一线中流两岸山。

百川程适终半日,片帆飞下自荆关

——《由荆关顺流抵顺阳城》—清代·徐光第

图库[编辑]

相关条目[编辑]

旅游 龙驹古寨 | 金丝峡国家森林公园 | 荆紫关古建筑群 | 丹江大观苑 | 香严寺
地理 商州区 | 丹凤县 | 商南县 | 荆紫关镇 | 李官桥镇 | 丹江口市
水利 丹江口水库 | 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 | 丹江口大坝 | 陶岔渠
产品 丹江牌香烟 | 丹鱼

参考资料[编辑]

  1. ^ 丹江悠悠丹江长. 淅川网. 2005-7-15 (简体中文). 
  2. ^ 煎茶水記(见倒数第7行的解释). 国立东华大学 (中文(台灣)‎). 
  3. ^ 3.0 3.1 3.2 3.3 丹江航运. 陕西省地情网 (简体中文). 
  4. ^ 丹江漂流. 商洛水务信息网. 2008年3月4日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