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特霍爾宮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德國畫家Hendrick Danckerts於1675年[1]所繪的懷特霍爾宮,角度是從西邊的聖詹姆士公園遠眺懷特霍爾宮,國宴廳騎兵衛隊總部則位於左側[2]

懷特霍爾宮英語Palace of Whitehall)又稱為白廳宮,位於英國倫敦,從1530年至1698年間都是英國國王在倫敦的主要居所。在17世紀末被火焚毀之前,懷特霍爾宮已經成為歐洲最大的宮殿,擁有超過1,500間房間,規模比梵蒂岡宗座宮殿巴黎近郊的凡爾賽宮還大[3]

懷特霍爾宮就位於倫敦西敏白廳附近,許多英國政府機構都設置在這裡,因此白廳也是英國政府的代名詞。

位置[编辑]

1680年的懷特霍爾宮設計圖

西敏宮在13世紀已經成為英國政府的所在地,且因為英國國王自從1049年以來都將這裡當做主要居所,於是西敏宮的周圍成為非常受歡迎也非常昂貴的區域。後來約克大主教(Archbishop of York)從1240年開始擁有沼澤東邊的一棟稱為約克坊(York Place)的建築

愛德華一世曾經多次住在約克坊裡工作,並將建築擴建以容納隨行人員。約克坊在15世紀重建,並在托馬斯·沃爾西的命令下來擴建,並建造英國國王的皇宮,規模只有蘭柏宮可以跟它相提並論。因此當國王亨利八世於1530年削除樞機主教的權利後,他將約克坊來取代倫敦威斯敏斯特宮作為他的主要住所。

亨利八世後來重新設計約克坊,並進一步擴大及重建整個皇宮。因為受到里士滿宮(Richmond Palace)的啟發,他還在皇宮內建造一個娛樂中心、一個保齡球場、一個網球場、一個鬥雞場與馬上長矛比武場。估計1540年代花費的建築成本超過£30,000(以2007年的市值來計算約1,100萬英鎊[4]),超過整個布里奇韋爾宮(Bridewell Palace)的50%。亨利八世在他的皇宮迎娶兩任妻子:1533年的安妮·博林與1536年珍·西摩。亨利八世後來在1547年1月於宮殿中去世。皇宮也在1611年舉辦威廉·莎士比亞戲劇已知的首次公演-《暴風雨》。

詹姆斯一世對皇宮作出了一些重大變化,特別是在1622年建造一個新國宴廳,並由英尼格·瓊斯(Inigo Jones)所設計,以取代一系列先前建於伊麗莎白一世時期的宴會廳。在查理一世(後來在1649年在宴會廳前被送上斷頭台)的委託下,畫家彼得·保羅·魯本斯於1634年完成天花板設計,意味著皇宮裝潢全部完成。

到1650年,懷特霍爾宮已成為是英國最大的複合世俗建築,擁有超過1500間房間。懷特霍爾宮內部格局非常不規則,很多房間的大小與建築風格完全不同。與其說是單一建築,懷特霍爾宮看起來更像一個小型的城鎮[5]

查理二世也在宮殿內進行小型工程。查理二世也跟他的父親一樣死在皇宮裡,雖然是因為中風,而不是被處死。詹姆斯二世則下令建築師克里斯多佛·雷恩在皇宮裡進行許多改變,包括在1687年完成一座新教堂,重建皇后的住所(約1688年) 與皇后的私人住宅(1689年)。

毀滅[编辑]

國宴廳是懷特霍爾宮唯一留存下來的部份

到了1691年,懷特霍爾宮已經成為歐洲最大且最複雜的建築物。路易絲·德·克魯阿爾,樸次茅斯女公爵的華麗公寓在1691年4月10日遭到火災破壞,不過宴會廳並未受到破壞[6]瑪麗二世在1694年因感染天花肯辛頓宮去世,而威廉三世與妻子瑪麗二世則多居住在肯辛頓宮內。但是懷特霍爾宮在1698年1月再度發生火災,大部分剩餘的住宅和政府建築都遭到破壞。作家約翰·伊夫林(John Evelyn)在1698年1月2日簡潔地指出:「白廳宮被燒毀了!除了牆壁及廢墟什麼都不剩。」除了國宴廳,一些蘇格蘭場與面臨公園的建築物也倖存下來。儘管一些建築後來重建完成改造,因為政府財政困難所以無法將全部的建築物完全重建。在18世紀下半葉,皇宮大部分的土地被出租來建設市鎮建築。

許多藝術品在火災中被毀滅,米開朗基羅雕塑邱比特》可能也遭到破壞,而德國畫家小漢斯·霍爾拜因的《亨利八世肖像畫》也不見蹤影。

現今[编辑]

國宴廳是懷特霍爾宮唯一保存至今的建設,儘管它的內部後來已經有所改變。其他倖存的舊皇宮建築通常被納入新的政府建築物中,包括一座塔及亨利八世時代的網球場被改建成宴會廳及珠寶室。

參考資料[编辑]

  1. ^ Approximate date provided by the Government Art Collection
  2. ^ Barker, Felix; Jackson, Peter. The History of London in Maps. London: Barrie and Jenkins. 1990: 42–43. ISBN 0-7126-3650-1. 
  3. ^ http://www.bbc.co.uk/politics97/diana/whitehall.html
  4. ^ Measuring Worth calculator
  5. ^ "Nothing but a heap of Houses, erected at divers times, and of different Models, which they made Contiguous in the best Manner they could for the Residence of the Court;" noted the French visitor Samuel de Sorbiere about 1665.
  6. ^ London online: "Fire in Whitehall ends an age of palaces", accessed 1 May 2010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