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代戈德里奇子爵弗雷德里克·約翰·羅賓遜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The Rt Hon The Earl of Ripon
里彭伯爵阁下
Frederick John Robinson, 1st Earl of Ripon by Sir Thomas Lawrence.jpg
里彭勋爵,由托马斯·劳伦斯爵士绘。
任期
1827年8月31日-1828年1月21日
君主 乔治四世
前任 喬治·坎寧
繼任 威靈頓公爵
个人资料
出生 1782年11月1日(1782-11-01)
英格兰伦敦
逝世 1859年1月28日(76歲)
英格兰伦敦
政黨 托利党
辉格党
保守党
配偶 莎拉·荷巴特女爵
母校 剑桥大学圣约翰学院

第一代里彭伯爵弗雷德里克·約翰·羅賓遜PCFrederick John Robinson, 1st Earl of Ripon),英国政治家,曾任首相,出生后至1827年,称为F·J·罗宾逊阁下The Hon. F. J. Robinson),1827年至1833年间称为戈德里奇子爵The Viscount Goderich)。

羅賓遜生于土地贵族家庭,依靠家族关系进入政坛。进入下议院后,他出任过几个初级职位。最终,罗宾逊在1818年进入内阁,担任贸易委员会主席(President of the Board of Trade)。1823年,罗宾逊获任为财政大臣,任期为时四年。1827年,他获封为里彭伯爵,进入上议院,出任上议院领袖陆军及殖民地大臣(Secretary of State for War and the Colonies)。

1827年,首相喬治·坎寧逝世,罗宾逊接替他,成为首相,但联合内阁意见分歧严重,迫使他在上任144日后,辞职下台。此后,他还在两届政府中,担任过大臣。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罗宾逊出生地纽比堂。

罗宾逊生于约克郡纽比堂(Newby Hall),父亲是第二代格拉汉姆勳爵(2nd Lord Grantham),母亲是格拉汉姆勳爵夫人·玛丽(Mary , Lady Grantham),外祖父是第二代哈德威克伯爵(2nd Earl of Hardwicke),在家中排行第二。[1]起初,罗宾逊受教于一间位于森伯里(Sunbury)的预备学校。[2]到了1796年,他转到哈罗公学就读,并于后来进入剑桥大学圣约翰学院深造。[3]他深造期间,小威廉·皮特剑桥大学选区的代表议员。罗宾逊在大学时,修读古典文学,曾经赢得威廉·布朗爵士奖(Sir William Browne's Medal)。自大学毕业后,他进入林肯律師學院,却没有取得律师资格,因为他不打算从事法律工作。[4]

初级职位[编辑]

罗宾逊依靠家族关系,进入政坛。1804年,他母亲的堂兄,爱尔兰郡尉菲利普·约克任命他为自己的私人秘书。[5]两年后,约克安排他进入下院,代表口袋选区卡洛。[6]1807年,罗宾逊让出之前的席位,在里彭参加下院议员选举胜出。[7]

罗宾逊初入下院时,时任首相波特兰公爵曾邀请他担任一个初级职位,他起初为了尊重反感首相的舅父婉拒了首相。[3]但是,他最后还是接受了外交大臣喬治·坎寧的任命。罗宾逊担任彭布罗克勋爵的秘书,出使威尼斯,巩固英奥的新盟约。[8]他们最终无功而返,但罗宾逊的声誉并未因此受损,正如传记作家E·罗伊斯顿·匹克所言:“作为一忠实的托利党人,他曾获任为多届政府的初级官员。”[9]他的政治思想,深受坎寧影响,后来却成为了坎寧的政敌,首相卡苏里子爵的追隨者。卡苏里子爵在1809年5月任命他為陆军部常务次官。同年10月,卡苏里辞去首相一职,而不愿在新政府中任职的罗宾逊,也一同辞去政府职务。[3]1810年6月,他加入海军委员会,担任委员会成员。[3]1812年,罗宾逊获任为枢密院顾问官[10]

1814年,罗宾逊娶第四代白金汉郡伯爵之女莎拉·荷巴特女爵为妻。他的妻子,与卡苏里子爵,有姻亲关系。两人育有三名子女,只有一名较为年长。[3]

罗宾逊在利物浦伯爵政府中,曾经出任副贸易委员会主席[11]与军队主计长两个职位。[3]他协助政府引入谷物法。这个法令是典型的保护主义法令,对进口谷物课税。[12]谷物法通过后,小麦价格被人为地推高,使得地主阶层获益,劳工阶层受损。愤怒的市民在议会审议谷物法草案时,多次袭击议会大厦。在一次暴力事件中,议会大厦外的栏杆被市民拆毁,前门被砸开,藏画被撕烂,室内的桌椅也被掷出窗外。[13]在另一次类似事件中,暴徒开枪射人,一死一伤。[14]在向下院形容这些恶行时,罗宾逊情不自禁地流下眼泪。传记作家P·J·尤普写道:“他在压力下的表现,让他得到了他的第一个外号。”[3]

内阁大臣[编辑]

罗宾逊曾在以下首相领导的政府中,担任内阁阁员:利物浦勋爵喬治·坎寧格雷勋爵,及罗伯特·皮尔

1818年,罗宾逊获任为贸易委员会主席海军主计长(Treasurer of the Navy),加入利物浦内阁。[3]1823年,他接替尼古拉斯·范西塔特财政大臣

罗宾逊的财相任期,为时四年,人们普遍认为,他在这个职位上,做得不差。[9]金融秩序良好,在他担任财相的头三年里,政府年年都有盈余。[15]罗宾逊因此减轻税赋,投资文化艺术事业。历史学家尤普写道:“这些成就,加上他对天主教解放、废除奴隶制的支持,使得人们视他为政府中最亲近自由主义的官员,他也因此获得了另外两个外号“Prosperity Robinson”与“Goody”。[3]财相任期末年,他遇上了伦敦银行Pole Thornton and Co.倒闭引发的银行挤兑事件,不过,他并未因此受到批评,但是,他却因为事后未全力补救,而受到猛烈批评。[16]

此后,罗宾逊请求首相利物浦勋爵改组内阁,让他担任其他职位。但利物浦勋爵,还未改组内阁,就因病辞职下台了。[17]1827年1月,他获封为戈德里奇子爵,升入上议院。[18]罗宾逊的母系祖先,也持有过相同头衔。[19]利物浦勋爵的首相职位,由坎寧接替。这个人事变动,导致当时的政治格局,发生了很大变化。托利党因为对天主教解放的态度不一,分裂为四个派系。罗宾逊属于温和派,愿意支持坎寧。而威灵顿公爵、罗伯特·皮尔所领导的保守派系,则反对天主教解放。而最极端的派系,则反对任何形式的自由化改革。[3]威灵顿公爵与皮尔都拒绝在新政府中任职。有一半的托利党成员,都反对坎寧,他唯有寻求辉格党支持。坎寧任命罗宾逊为上议院领袖陆军及殖民地大臣。因为罗宾逊接受了坎寧的任命,所以,上议院反坎寧托利党人,都集中火力攻击他,承受了不小压力。政府引入的新谷物法,被威灵顿公爵领导的派系否决。[3]

首相[编辑]

喬治四世

自1827年以来,坎寧的健康逐渐恶化,他最终在8月8日病逝。[20]一个重要的辉格党人说道:“上帝不在我们那一边。他在托利党那一边,我恐怕国王也在托利党那一边,我的猜测如果属实,情形会更加恶劣。”[21]乔治四世虽然亲近托利党人,但仍不能原谅托利党的两大人物 - “背叛”过他的威灵顿公爵与罗伯特·皮尔爵士在坎寧政府中担任阁员。坎寧病逝后,乔治四世传召罗宾逊与内政大臣威廉·伯恩入温莎堡,任命前者为新一任首相。[22]

罗宾逊上任后,与辉格党组成联合政府。国王与辉格党,提出互相冲突的要求,令他陷入困境。国王认为,政府中的辉格党人太多了,居然把持了三个内阁级职位。而辉格党人则竭力要求担任荷兰勋爵出任外交大臣,使得内阁内的辉格党人,增加到四个。[21]罗宾逊没能满足双方,使得双方都十分不满。辉格党领袖乔治·蒂尔尼谈及党内对罗宾逊的不满:“他们认为,戈德里奇在处理这件事情时的表现十分恶劣,所以他们对他没有信心。他们相信,他并不怀疑他口是心非,知道他有诚信,但他处理这些事务时的表现,已经显示出他没法应对这种情形。”[21]不久后,在罗宾逊任命财政大臣时,类似的争端又再重演。[21]国王对他极为不满,甚至称他“一个该死的、流着鼻涕的、哭哭啼啼的傻瓜。”[23]

威灵顿与党内极端势力,日渐疏远。1828年1月,[24]乔治四世决定结束联合政府,以托利党政府取而代之,由威灵顿接替罗宾逊。在罗宾逊召见国王时,他已经写好了辞职信,但他最终没有呈交辞职信。罗宾逊说,他的政府出于崩溃状态。国王随后传召威灵顿入温莎堡,任命他为新一任首相。[21]据说罗宾逊会见国王时,留下了眼泪,而后者则递给他一块手巾擦眼泪。不过他在卸任后表现得很快乐,能够在夜间入睡,与他人正常地谈话。[3]他的任期只持续了144日,时至2013年是英国历史上任期第二短的首相。[25]

晚年[编辑]

19世纪初上议院。

1830年,罗宾逊转投辉格党,加入格雷勋爵内阁,担任殖民地大臣。他强烈反对奴隶贸易,致力于解放大英帝国境内的奴隶。[26]后来,斯坦利勋爵继续了他在这方面的工作。[3]

1833年,罗宾逊获封为里彭伯爵[27]他本想获颁嘉德勋章,却没有如愿。[28]同年,他辞去殖民地大臣一职,改为担任掌璽大臣。[28]1834年,罗宾逊认为,辉格党威胁到爱尔兰国教会的地位,退出辉格党。[3]

1841年至1843年间,罗宾逊在罗伯特·皮尔爵士领导的政府中,担任贸易委员会主席。[3]1843年,他改为担任控制委员会主席。[3]

内阁[编辑]

注脚[编辑]

  1. ^ Wilbur Devereux Jones, p. 4
  2. ^ Jones, p. 8
  3.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3.12 3.13 3.14 3.15 Jupp, P. J. "Robinson, Frederick John, first Viscount Goderich and first earl of Ripon (1782–1859)"', Oxford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 online edition, May 2009, accessed 9 March 2012
  4. ^ Jones, p. 9
  5. ^ Jones, p. 11
  6. ^ Jones, p. 14
  7. ^ Jones, p. 17
  8. ^ Jones, p. 18
  9. ^ 9.0 9.1 Pike, p. 176
  10. ^ 倫敦憲報》,第16632號,頁1579,11 August 1812。
  11. ^ Jones, pp. 34 and 65
  12. ^ Dallas, p. 304
  13. ^ Dallas, p. 306
  14. ^ Dallas, p. 307
  15. ^ Jones, pp. 101 and 103; and ODNB
  16. ^ Jones, p. 115
  17. ^ Gash, Norman, "Jenkinson, Robert Banks, second earl of Liverpool (1770–1828)", Oxford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 online edition, January 2008, accessed 13 March 2012
  18. ^ 倫敦憲報》,第18356號,頁937,27 April 1827。
  19. ^ Peerage & Baronetage of Great Britain & Ireland (Henry Colburn, 1839), p. 878.
  20. ^ Beales, Derek, "Canning, George (1770–1827)", Oxford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 online edition, January 2008, accessed 13 March 2012
  21. ^ 21.0 21.1 21.2 21.3 21.4 Aspinall, A. "The Coalition Ministries of 1827 (Continued)", The English Historical Review, Vol. 42, No. 168 (October 1927), pp. 533–559
  22. ^ "The Institution of Prime Minister", British Prime Minister's Office, accessed 13 March 2012
  23. ^ Ziegler, p. 96
  24. ^ Ziegler, p. 97
  25. ^ Hogg, Richard. "Shortest serving leaders – The Tories", The Times, 31 October 2002, p. 6
  26. ^ Jones, p. 222
  27. ^ 倫敦憲報》,第19038號,頁705,12 April 1833。
  28. ^ 28.0 28.1 Pike, p. 177
前任:
喬治·坎寧
联合王国首相
1827-1828
繼任:
威灵顿公爵
前任:
新创设
里彭伯爵 繼任:
乔治·罗宾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