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第四代反應堆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Nuclear Energy Systems Deployable no later than 2030 and offering significant advances in sustainability, safety and reliability, and economics

第四代反應爐英语Generation IV reactors,縮寫:Gen IV)是一系列研究中的理論反應爐設計。多數方案被認為在2030年前不可能付諸商業運轉,現時商轉中的反應爐多是第二與第三代的系統,大部分的第一代系統已退役。

反應爐類型[编辑]

新式反應爐有許多新的設計想法,下方只列出最可能實用化的方案,以中子能量作區分:3種熱中子反應爐與3種快中子反應爐。其中,超高溫反應爐(VHTR)也是一種具潛力的高效產方式,可降低燃料電池成本;快反應爐則是能將長半衰期錒系元素燒掉,減少核廢料,並「滋生更多燃料」。這些新式系統在永續性、安全性、可靠性、經濟性、抑制核擴散與物理防護上有大量的改善。

熱中子反應爐[编辑]

超高溫反應爐(VHTR)[编辑]

超高溫反應爐(VHTR)

超高溫反應爐英语Very high temperature reactor,縮寫:VHTR)的設計概念是運用石墨作為減速劑、一次性燃料循環、氦氣或熔鹽作為冷卻劑。此設計設想出水口溫度可達1000°C,爐心則可採燃料束或球床式。藉由熱化學的硫碘循環,反應爐高溫可用於產熱或產氫製程。超高溫反應爐也具有非能動安全系統

第一個實驗性VHTR在南非建成(南非球床模組反應爐),但已於2010年2月停止挹注資金。[1]成本提高與難以突破的技術困難,使投資人與消費者躊躇不前。

超臨界水反應爐(SCWR)[编辑]

超臨界水反應爐(SCWR)

超臨界水反應爐[註 1]英语Supercritical water reactor,縮寫:SCWR)[2]使用超臨界水作為工作流體。SCWR是以輕水反應爐(LWR)為基礎,運作於高溫高壓環境,採取直接、一次性循環。最初的設想是:採取如同沸水反應爐(BWR)的直接循環。但在改用超臨界水作為工作流體後,水便為單一相態,類似壓水反應爐(PWR)。SCWR的可運作溫度比BWR與PWR還高。

由於SCWR具有較高的熱效率[註 2]與簡單的設計結構,成為倍受關注的新式核反應爐系統。目前SCWR主要目標是降低發成本。

SCWR是以兩種科技為基礎進一步發展而成:輕水反應爐與超臨界蒸氣鍋爐。前者是世界上大部分商轉中的反應爐類型;後者也是常用的蒸汽鍋爐類別。

熔鹽反應爐(MSR)[编辑]

熔鹽反應爐(MSR)

熔鹽反應爐[2]英语Molten Salt Reactor,縮寫:MSR)是一種反應爐類型,其冷卻劑甚至是燃料本身皆是熔鹽混和物。這有許多不同細部設計的延伸型,目前也已建造了幾個實驗原型爐。最初和目前廣泛採用的概念,是核燃料溶於氟化物中形成金屬鹽類,如:四氟化鈾(UF4)和四氟化釷(ThF4)。當燃料熔鹽流體流入以石墨減速的爐心內時,會達到臨界質量。現行大部分設計是將熔鹽燃料均勻分散在石墨基體中,提供低壓、高溫的冷卻方式。

液相氟化釷反應爐英语Liquid fluoride thorium reactor(縮寫:LFTR)是一種熱滋生熔鹽反應爐,使用熔鹽作釷燃料循環英语Thorium fuel cycle,可在常壓下達到高運作溫度,此新式觀念已在世界上引起關注。[4]

快中子反應爐[编辑]

氣冷式快反應爐(GFR)[编辑]

氣冷式快反應爐(GFR)

氣冷式快反應爐英语Gas-cooled fast reactor,縮寫:GFR)[2]是種快中子反應爐。利用快中子、封閉式核燃料循環增殖性材料進行高效核轉換,並控制錒系元素核分裂產物。使用出口溫度850°C氦氣冷卻,送入直接布雷頓循環封閉循環氣渦輪發電。許多新式核燃料能確保運作於高溫中,並控制核分裂產物產出:混和陶瓷燃料、先進燃料微粒或錒系化合物陶瓷護套燃料。爐心燃料會以針狀、盤狀集束或柱狀分布。

鈉冷式快反應爐(SFR)[编辑]

鈉冷式快反應爐(SFR)

鈉冷式快反應爐英语Sodium-cooled fast reactor,縮寫:SFR)[2]是以另兩種反應爐:液體金屬快中子增殖反應爐一體化快反應爐為基礎延伸而來。

SFR的目的是增加鈾滋生鈽的效率和減少超鈾元素同位素的累積。反應爐設計一個未減速的快中子爐心將長半衰期超鈾元素同位素消耗掉,並會在反應爐過熱時中斷連鎖反應,屬於一種非能動安全系統

SFR設計概念是以液態冷卻、鈽鈾合金為燃料。燃料裝入鐵護套中,並於護套層填入液態鈉,再組合成燃料束。這種燃料處理方式所遇到的挑戰是鈉的活性問題,因為鈉與水接觸會產生爆炸燃燒。然而,使用液態金屬取代水作為冷卻劑可以減低這種風險。

鉛冷式快反應爐(LFR)[编辑]

鉛冷式快反應爐(LFR)

鉛冷式快反應爐英语Lead-cooled fast reactor,縮寫:LFR)[2]是一種以液態鉛鉍共晶冷卻的反應爐設計,採封閉式核燃料循環,燃料週期長。單一爐心功率約50至150百萬瓦,模組可達300至400百萬瓦,整座電廠則約1200百萬瓦。核燃料是增殖性鈾與超鈾元素的金屬或氮化物合金。LFR以自然熱對流冷卻,冷卻劑出口溫度約550°C至800°C。也可利用反應爐高溫進行熱化學反應產氫。

優點與缺點[编辑]

相對於現行核電廠技術,第四代反應爐有以下優點:

  • 核廢料仍有放射性,但半衰期已從數百萬年降至數百年。[5]
  • 使用新式設計後,同樣數量的核燃料多產出100至300倍的能量。[6]
  • 可利用消耗現有核廢料產電。
  • 大幅改善運轉安全性。

一種無法預測的問題是當操作員對新式反應爐運作不熟悉時,可能會有較高風險。核工程師大衛·洛克博姆認為大部份的核事故都是這樣造成的,他說:「我們無法模擬操作員會犯怎樣的錯誤」。[7]美國某研究實驗室主任說:「生產、建造、維護新式核電廠會面臨新的學習問題,也許技術證明可行,但人類卻會犯錯」。[7]

另一種特殊風險可能會發生在鈉冷式快反應爐上,因為鈉與水接觸會產生爆炸,修繕輸水管線會變得非常危險。為了改善這個問題,可在修繕時使用氬氣避免鈉被氧化,但卻可能造成工人缺氧窒息。日本的文殊增殖反應爐有測試過相關問題的解決方案。[8]

參與國家[编辑]

國際第四代反應爐論壇(GIF)成員國:

2002年,9國成立論壇,同年瑞士加入。2003年,歐盟加入。2006年,中國與俄羅斯加入。[9]

發展中方案[编辑]

  • VVER-1700/393 (Super-VVER或VVER-SKD)(雙進口的超臨界水反應爐)
  • BREST-OD-300(鉛冷式快反應爐)

參見[编辑]

注釋[编辑]

  1. ^ 這裡超臨界指的是水達臨界點,而非核燃料超過臨界質量
  2. ^ SCWR熱效率預估有45%,比現行輕水反應爐33%還高[3]

參考資料[编辑]

  1. ^ 南非将关闭球床模块式核反应堆. 新华网. 2013-01-28. 
  2. ^ 2.0 2.1 2.2 2.3 2.4 US DOE Nuclear Energy Research Advisory Committee. A Technology Roadmap for Generation IV Nuclear Energy Systems. 2002. 
  3. ^ SCWR-hydrogen plant thermal integration. 2013-01-28. 
  4. ^ Stenger, Victor. LFTR: A Long-Term Energy Solution?. Huffington Post. 2012-01-12. 
  5. ^ Strategies to Address Global Warming. 
  6. ^ 4th Generation Nuclear Power. 
  7. ^ 7.0 7.1 Benjamin K. Sovacool. A Critical Evaluation of Nuclear Power and Renewable Electricity in Asia,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Asia, Vol. 40, No. 3, August 2010, p. 381.
  8. ^ Tabuchi, Hiroko. Japan Strains to Fix a Reactor Damaged Before Quake. The New York Times. 2011-06-17. 
  9. ^ Commissariat à l'Énergie Atomique. Future nuclear systems.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