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氦   2He
氢(其他非金属)
氦(惰性气体)
锂(碱金属)
铍(碱土金属)
硼(类金属)
碳(其他非金属)
氮(其他非金属)
氧(其他非金属)
氟(卤素)
氖(惰性气体)
钠(碱金属)
镁(碱土金属)
铝(贫金属)
硅(类金属)
磷(其他非金属)
硫(其他非金属)
氯(卤素)
氩(惰性气体)
钾(碱金属)
钙(碱土金属)
钪(过渡金属)
钛(过渡金属)
钒(过渡金属)
铬(过渡金属)
锰(过渡金属)
铁(过渡金属)
钴(过渡金属)
镍(过渡金属)
铜(过渡金属)
锌(过渡金属)
镓(贫金属)
锗(类金属)
砷(类金属)
硒(其他非金属)
溴(卤素)
氪(惰性气体)
铷(碱金属)
锶(碱土金属)
钇(过渡金属)
锆(过渡金属)
铌(过渡金属)
钼(过渡金属)
锝(过渡金属)
钌(过渡金属)
铑(过渡金属)
钯(过渡金属)
银(过渡金属)
镉(过渡金属)
铟(贫金属)
锡(贫金属)
锑(类金属)
碲(类金属)
碘(卤素)
氙(惰性气体)
铯(碱金属)
钡(碱土金属)
镧(镧系元素)
铈(镧系元素)
镨(镧系元素)
钕(镧系元素)
钷(镧系元素)
钐(镧系元素)
铕(镧系元素)
钆(镧系元素)
铽(镧系元素)
镝(镧系元素)
鈥(镧系元素)
饵(镧系元素)
铥(镧系元素)
镱(镧系元素)
镥(镧系元素)
铪(过渡金属)
钽(过渡金属)
钨(过渡金属)
铼(过渡金属)
锇(过渡金属)
铱(过渡金属)
铂(过渡金属)
金(过渡金属)
汞(过渡金属)
铊(贫金属)
铅(贫金属)
铋(贫金属)
钋(贫金属)
砹(卤素)
氡(惰性气体)
钫(碱金属)
镭(碱土金属)
锕(锕系元素)
钍(锕系元素)
镤(锕系元素)
鈾(锕系元素)
镎(锕系元素)
钚(锕系元素)
镅(锕系元素)
锔(锕系元素)
锫(锕系元素)
锎(锕系元素)
锿(锕系元素)
镄(锕系元素)
钔(锕系元素)
铹(锕系元素)
锘(锕系元素)
鑪(过渡金属)
𨧀(过渡金属)
𨭎(过渡金属)
𨨏(过渡金属)
𨭆(过渡金属)
䥑(未知特性)
鐽(未知特性)
錀(未知特性)
鎶(过渡金属)
Uut(未知特性)
鈇(贫金属)
Uup(未知特性)
鉝(未知特性)
Uus(未知特性)
Uuo(未知特性)
0號元素



外觀
无色气体,高压电场下发橙红色光


氦的谱线
概況
名稱·符號·序數 氦(helium)·He·2
元素類別 稀有气体
·週期· 18·1·s
標準原子質量 4.002602(2)
電子排布

1s2
2

氦的电子層(2)
歷史
發現 皮埃尔·让森, 约瑟夫·诺曼·洛克耶英语Norman Lockyer(1868年)
分離 威廉·拉姆齐皮·特奥多尔·克利夫英语Per Teodor Cleve尼尔斯·朗勒特英语Abraham Langlet(1895年)
物理性質
物態 气态
密度 (0 °C, 101.325 kPa
0.1786 g/L
熔點時液體密度 0.145 g·cm−3
沸點時液體密度 0.125 g·cm−3
熔點 (at 2.5 MPa) 0.95 K,−272.20 °C,−457.96 °F
沸點 4.222 K,−268.928 °C,−452.070 °F
三相點 2.177 K(-271 °C),5.043 kPa
臨界點 5.1953 K,0.22746 MPa
熔化熱 0.0138 kJ·mol−1
汽化熱 0.0829 kJ·mol−1
比熱容 5R/2 = 20.786 J·mol−1·K−1

蒸汽壓((由ITS-90定义))

壓/Pa 1 10 100 1 k 10 k 100 k
溫/K     1.23 1.67 2.48 4.21
原子性質
氧化態 0
電負性 N/A(鲍林标度)
電離能

第一:2372.3 kJ·mol−1

第二:5250.5 kJ·mol−1
共價半徑 28 pm
范德華半徑 140 pm
雜項
晶體結構

六方最密堆积

磁序 抗磁性[1]
熱導率 0.1513 W·m−1·K−1
聲速 972 m·s−1
CAS號 7440-59-7
最穩定同位素

主条目:氦的同位素

同位素 豐度 半衰期 方式 能量MeV 產物
3He 0.000137%* 穩定,带1个中子
4He 99.999863%* 穩定,带2个中子
5He 人造 7×10-22 中子發射 - 4He
  • 为大气层中的数值;其它地方可能有所不同。

Helium,舊譯作)是一种化学元素,其化学符号He原子序数是2,是一种无色的惰性气体,放电时发深黄色的光。在常温下,氦是一种极轻的无色、无臭、无味的单原子气体。氦在空氣中含量較少,但在宇宙中是第二豐富的元素,在银河系佔24%。

发现[编辑]

首个证明氦存在的证据是太阳色球的发射光谱中的一条亮黄色谱线。1868年8月18日英语Solar eclipse of August 18, 1868,法国天文学家皮埃尔·让森印度貢土爾观测日全食时,发现了这条波长为587.49 nm的谱线。[2][3]起初人们推测这条谱线来自。同年10月20日,英国天文学家约瑟夫·诺曼·洛克耶英语Norman Lockyer在太阳光谱中发现了一条黄线。由于这条谱线的波长和夫朗和斐譜線产生的D1线和D2的波长相似,洛克耶将其命名为D3线。[4]他还提出这条谱线来自太阳上的一种尚未在地球上发现的元素。洛克耶和英国化学家爱德华·弗兰克兰英语Edward Frankland以希腊语中的ἥλιος(helios,意为“太阳”)一词,将这一元素命名为Helium.[5][6][7]

光谱图,特别标出了亮黄色、蓝色和紫色谱线。
氦的谱线

1882年,意大利物理学家路易吉·帕尔米耶里英语Luigi Palmieri在分析维苏威火山岩浆时发现了氦的D3线,这是氦在地球上的首次发现记录。[8]

地层氦的发现者威廉·拉姆齐爵士

1895年3月26日,苏格兰化学家威廉·拉姆齐爵士将钇铀矿英语cleveite(一种瀝青鈾礦,其质量的10%为稀土元素)用处理,首次在地球上分离出氦。拉姆齐当时在寻找,他用硫酸处理矿物,分离释放出的气体中的。在剩下的气体中,他发现了一条和太阳光谱中的D3线吻合的黄色谱线。[4][9][10][11]洛克耶和英国物理学家威廉·克鲁克斯鉴定了这一气体样品,证明了它是氦气。同一年,两位化学家皮·特奥多尔·克利夫英语Per Teodor Cleve尼尔斯·朗勒特英语Abraham Langlet在瑞典乌普萨拉独立从钇铀矿中分离出氦;他们收集的氦足以测定这一元素的原子量[3][12][13]在拉姆齐分离氦之前,美国地质化学家威廉·弗朗西斯·希尔布兰德英语William Francis Hillebrand同样注意到一份沥青铀矿样品中的一条不寻常的谱线,并从中分离出氦;但他认为这些谱线来自氮气。他致拉姆齐的贺信是科学史上“发现”和“邻近发现”的一个有趣例子。[14]

1907年,欧内斯特·卢瑟福托马斯·罗伊兹英语Thomas Roydsα粒子穿透玻璃壁进入真空管,向管中放电后观察管内气体的发射光谱,证明α粒子就是氦。1908年,荷兰物理学家海克·卡末林·昂内斯将氦冷却至不到1K的低温,从而首次制得液态氦。[15]他还试着将氦固化,但是氦没有固、液、气三相平衡的三相点,因此他的尝试没有成功。1926年,昂内斯的学生威廉·亨德里克·科索姆英语Willem Hendrik Keesom在低温下向氦加压,制得了1 cm3的固态氦。[16]

1938年,苏联物理学家彼得·列昂尼多维奇·卡皮察发现氦-4在接近绝对零度时几乎没有粘度,从而发现了今天所说的超流体[17]这一现象和玻色-爱因斯坦凝聚有关。1972年,美国物理学家道格拉斯·奥谢罗夫戴维·李、以及罗伯特·科尔曼·理查森发现氦-3也有超流体现象,但所需的温度比氦-4低得多。氦-3的超流体现象被认为和氦-3费米子配对形成玻色子有关,这种配对和超导体中电子形成的库珀对类似。[18]

名称由来[编辑]

在皮埃尔·让森从太阳光谱中发现氦时,英国人洛克耶(J. N. Lockyer)和弗兰克兰(E. F. Frankland)认为这种物质在地球上还没有发现,因此定名为“氦”(法文hélium英文helium),源自希腊语ήλιος,意为“太阳”。

在中文里,晚清时由传教士创办的益智书会译作“氜”(读作“日”),以表示从太阳光中发现的气态元素。在1915年,由民国教育部颁布的《无机化学命名草案》则采用发音与英文更为一 致的“氦”,并沿用至今。[19]

分布[编辑]

氦存在于整个宇宙中,按质量计占23%。但在自然界中主要存在于天然气或放射性矿石中。在地球大氣層中,氦的濃度十分低,只有5.2萬分之一。在地球上的放射性矿物中所含的氦是α衰变的产物。氦在某些天然气中含有在经济上值得提取的量,最高可以含有7%,在美国的天然气中氦大约有1%。在地表的空气中每立方米含有4.6立方厘米的氦,大约占整个体积的0.0005%,密度只有空气的7.2分之一,是除了以外密度最小的气体。

性質[编辑]

氦气是所有气体中最难液化的,沸點僅為4.22K,這源於氦極低的極性。同時,氦是唯一不能在标准大气压下固化的物质,也沒有三相點。基於類似的原因,氦在水中的溶解度也極小,20°C時每升水中僅能溶解8.61毫升。

液氦在温度降至2.178K时,性质会发生突变,粘度极小,能形成只有几个原子厚度的薄膜,发生无粘度流动,成为一种超流体,稱為氦(II),正常的液氦稱作氦(I)。这种氦(II)的表面张力很小,能沿容器壁向上流动,直到兩邊液面等高。此時的氦热传导性为的800倍,成為導熱性能極佳的熱導體。其比热容压缩性等都是反常的。液氦的另一重要性質是能穿透許多常見材料,如PVC、橡膠與大部分玻璃,所以玻璃杜瓦瓶無法用於液氦的操作[20]

氦的化学性质非常不活泼,一般状态下不會和其他物质发生反应,目前檢測到的氦化合物僅痕量發現於質譜中,且不穩定[21]

制备[编辑]

  1. 天然气分离法:工业上,主要以含有氦的天然气为原料,反复进行液化分馏,然后利用活性炭进行吸附提纯,得到纯氦。
  2. 合成氨法:在合成中,从尾气经分离提纯可得氦。
  3. 空气分馏法:从液态空气中用分馏法从氖氦混合气中提出。
  4. 铀矿石法:将含氦的铀矿石经过焙烧,分离出气体,再经过化学方法,除去水蒸气、氢气和二氧化碳等杂质提纯出氦。

同位素[编辑]

現時已知的氦同位素有八種,包括氦3氦4氦5氦6氦8等,但只有氦3和氦4是穩定的,其餘的均帶有放射性。在自然界中,氦同位素中以氦4佔最多,多是從其他放射性物質的α衰變放出α粒子(氦4原子核)而來。氦3的含量在地球上極少,而在月球上储量巨大,它們均是由超重氫()的β衰變所產生。

用途[编辑]

充滿氦氣,形似氦化學符號(He)的充氣放电管

由于氦很轻,而且不易燃,因此它可用于填充飞艇、气球、温度计电子管、潜水服等。也可用于原子反应堆和加速器、激光器、冶炼和焊接时的保护气体,还可用来填充灯泡和霓虹灯管,也用来制造泡沫塑料。

由于氦在血液中的溶解度很低,因此可以加到氧气中防止减压病,作为潜水员的呼吸用气体,或用於治療氣喘和窒息。

液体氦的温度(-268.93 °C)接近绝对零度(-273℃),因此它在超导研究中用作超流体,制造超导材料。液态氦还常用做冷却剂和制冷剂。在医学中,用于氩氦刀以治疗癌症

它还可以用作人造大气层和镭射媒体的组成部分。

氦气可以用于保存尸体毛泽东水晶棺内的气体即为氦气[22]

其他[编辑]

對聲音的影響[编辑]

因為氦氣傳播聲音的速度差不多為空氣的三倍,这会改变人的声带的共振态,于是使得吸入氦氣的人說話的聲音的频率變高。這個有趣的現象使得吸入氦氣的人說話尖聲細氣,就好像舊時代的卡通人物一樣[23],與吸入六氟化硫後聲音變粗正好相反。这种现象经常被错误地解释为音速的提高直接导致声音频率的增加,或者氦气使得声带振动变快。

過度使用所產生的問題[编辑]

需要注意的是,如果大量吸入氦氣,會造成体内氧气被氦取代,因而发生缺氧(呼吸反射是受体内过量二氧化碳驱动,而对缺氧并不敏感),嚴重的甚至會死亡。 另外,如果是由高壓氣瓶中直接吸入氦氣,那麼其高流速就會嚴重地破壞肺部組織。 大量而高壓的氦和氧會造成高壓緊張症候群英语High pressure nervous syndrome,不過少量的就能夠處理這個問題。

参考[编辑]

  1. ^ Magnetic susceptibility of the elements and inorganic compounds, in Handbook of Chemistry and Physics 81st edition, CRC press.
  2. ^ Kochhar, R. K. French astronomers in India during the 17th – 19th centuries. Journal of the British Astronomical Association. 1991, 101 (2): 95–100. Bibcode:1991JBAA..101...95K. 
  3. ^ 3.0 3.1 Emsley, John. Nature's Building Blocks.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1: 175–179. ISBN 0-19-850341-5. 
  4. ^ 4.0 4.1 Clifford A. Hampel. The Encyclopedia of the Chemical Elements. New York: Van Nostrand Reinhold. 1968: 256–268. ISBN 0-442-15598-0. 
  5. ^ Sir Norman Lockyer – discovery of the element that he named helium" Balloon Professional Magazine, 7 August 2009.
  6. ^ Helium.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2008 [2008-07-20]. 
  7. ^ Thomson, William. Inaugural Address of Sir William Thompson. Nature. Aug. 3, 1871, 4 (92): 261–278 [268]. Bibcode:1871Natur...4..261.. doi:10.1038/004261a0. "Frankland and Lockyer find the yellow prominences to give a very decided bright line not far from D, but hitherto not identified with any terrestrial flame. It seems to indicate a new substance, which they propose to call Helium" 
  8. ^ Stewart, Alfred Walter. Recent Advances in Physical and Inorganic Chemistry. BiblioBazaar, LLC. 2008: 201. ISBN 0-554-80513-8. 
  9. ^ Ramsay, William. On a Gas Showing the Spectrum of Helium, the Reputed Cause of D3 , One of the Lines in the Coronal Spectrum. Preliminary Note. 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London. 1895, 58 (347–352): 65–67. doi:10.1098/rspl.1895.0006. 
  10. ^ Ramsay, William. Helium, a Gaseous Constituent of Certain Minerals. Part I. 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London. 1895, 58 (347–352): 80–89. doi:10.1098/rspl.1895.0010. 
  11. ^ Ramsay, William. Helium, a Gaseous Constituent of Certain Minerals. Part II--. 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London. 1895, 59 (1): 325–330. doi:10.1098/rspl.1895.0097. 
  12. ^ (德文) Langlet, N. A. Das Atomgewicht des Heliums. Zeitschrift für anorganische Chemie. 1895, 10 (1): 289–292. doi:10.1002/zaac.18950100130 (German). 
  13. ^ Weaver, E.R. Bibliography of Helium Literature. Industrial & Engineering Chemistry. 1919. 
  14. ^ Munday, Pat. John A. Garraty and Mark C. Carnes, 编. Biographical entry for W.F. Hillebrand(1853–1925), geochemist and U.S. Bureau of Standards administrator in American National Biograph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9: 808–9; 227–8. 
  15. ^ van Delft, Dirk. Little cup of Helium, big Science (PDF). Physics Today. 2008: 36–42 [2008-07-20]. (原始内容存档于June 25, 2008). 
  16. ^ Coldest Cold. Time Inc. 1929-06-10 [2008-07-27]. 
  17. ^ Kapitza, P.. Viscosity of Liquid Helium below the λ-Point. Nature. 1938, 141 (3558): 74. Bibcode:1938Natur.141...74K. doi:10.1038/141074a0. 
  18. ^ Osheroff, D. D.; Richardson, R. C.; Lee, D. M. Evidence for a New Phase of Solid He3. Phys. Rev. Lett. 1972, 28 (14): 885–888. Bibcode:1972PhRvL..28..885O. doi:10.1103/PhysRevLett.28.885. 
  19. ^ 余恒. 被遗忘的元素用字. 中国科技术语. 2013, 15 (6): 53–55 [2014-03-20]. 
  20. ^ 高等教育出版社《無機化學》(第四版)北京師範大學無機化學教研室等編
  21. ^ 高等教育出版社《無機化學》(第二版)宋天佑等編
  22. ^ 毛泽东水晶棺造价不菲用35吨天然水晶制成. 新闻午报. 东方网. 2005-09-21 [2011-07-02]. 
  23. ^ 喝「笑氣調酒」變唐老鴨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