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島海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豐島海戰(日方称:豊島沖海戦(ほうとうおきかいせん))發生於公元1894年7月25日(清光绪二十年,日本明治27年),是中日甲午战争黄海海战的一次遭遇战,也是中日双方第一次海战,中方惨败,济远艦以一敌三,不敌败走,日舰在追击过程中遇到清军运兵船高升号,将其击沉,船上七百余名官兵悉数遇难。[1]

交战双方[编辑]

中国穹甲巡洋舰济远
日本防護巡洋艦吉野

双方实力悬殊,基本是济远艦以一敌三,而且中方军舰老旧,比日方慢很多。

日本方面[编辑]

大日本帝国海军联合舰队第一游击队:

  • 巡洋舰“吉野”(重四一五〇吨、两吋装甲、六吋速射炮四尊、四点七吋速射炮八尊、鱼雷发射管五条、时速二十三浬。司令官:坪井航三)
  • “浪速”(重三六五〇吨、不同口径速射炮八尊、鱼雷发射管四条、时速一八点六浬。舰长:东乡平八郎
  • “秋津洲”(重三一五〇吨、不同口径速射炮十三尊、鱼雷管四条、时速十九浬。舰长:上村彦之承)

中国方面[编辑]

大清帝国北洋水师:

  • 巡洋舰“济远”(重二三〇〇吨、炮二十尊、时速十五浬。管带:方伯谦
  • “广乙”(一千吨、铁骨木壳、炮三尊、时速十四浬。管带:林国祥)
  • 炮舰“操江”(运送武器物资)(管带:王永发)
  • 租用英国商船“高陞”(运送清军官兵)(船长:T. R. Galsworthy 英国籍)[1]

经过[编辑]

开端[编辑]

濟遠」(管带:方伯谦)和「廣乙」(管带:林国祥)兩艘中國軍艦7月23日抵达朝鮮牙山,掩护运送清軍的运兵船在牙山登陸後,25日拂晓離牙山返航,在朝鮮豐島海面,遇上日本聯合艦隊第一游擊隊「吉野」、「浪速」及「秋津洲」這三艘以高航速和高射速為特徵的軍艦。(這三艘軍艦在後來黃海海戰中重創北洋艦隊,立下頭功)

根据《近世帝国海军史要》描述,此前,日本联合舰队第一游击队“吉野”、“浪速”、“秋津洲”三舰在前一日,即7月24日下午离开主力舰队,并计划在7月25日清晨,在丰岛海面与通报舰“八重山”舰及旧式巡洋舰“武藏”舰会合。但是并没有如期发现上述二舰。在搜索二舰的时候,约上午6时间许,发现了两缕烟柱,即从牙山归航的“济远”舰和“广乙”舰。第一游击队加大航速向二舰接近。

交战[编辑]

7时20分许,第一游擊隊与「濟遠」和「廣乙」兩艦互相发现,双方即时下达战斗准备命令。第一游击队航行于狭水道,于战斗不利,便南下诱敌至宽阔水面。7时45分许,第一游擊隊旗艦「吉野」首先開砲,一说在双方距离3000米时,“济远”舰首先开炮。甲午戰爭交战开始,中方认为日本不宣而战。7时52分,中國軍艦隨後還擊,兩軍展開激烈砲戰。日本军舰在吨位、火炮、尤其是射速方面,较中国军舰占较大优势。「济远」号开战几分钟后即开始向西逃亡。福建船政局自製砲艦「廣乙」冲入日本舰队中,利用硝烟和薄雾掩护,企图向日本军舰发射鱼雷,在「秋津洲」舰、「浪速」舰压倒性的火力打击下受重傷,船身傾斜,人员伤亡惨重。於是向海岸方向退出戰鬥,在朝鮮十八島附近擱淺,縱火自焚。「濟遠」艦傷亡亦慘重(當時管帶方伯謙大副沈壽昌皆在艦橋上指揮,沈氏被日軍擊中,腦漿迸裂、血染方氏衣裳,二副柯建章腹部亦被日軍砲彈貫穿,足可見當時戰鬥之慘烈)。

8时10分日艦以時速22.5節的「吉野」舰、「浪速」舰窮追「濟遠」艦不捨,「濟遠」艦藉机西撤,並發尾砲攻擊「吉野」舰。8时30分,「濟遠」舰全速向西撤退。日舰猛追。「濟遠」舰降下龙旗,悬起白旗。日舰追近,「濟遠」舰又加挂日本海军旗。「浪速」艦发出信号勒令「濟遠」艦立即停轮。

此時載有第二波増援朝鮮清軍並懸掛英國國旗的英国「高升」號商輪和滿載軍械的「操江」艦先后駛來。“高升”号当时是由英国船长T. R. Galsworthy受清政府特许航行,船上有多名西方顾问和船员。「濟遠」艦继撤退,第一游击队中留下「浪速」艦攔截「高升」號,以「秋津洲」艦攔截「操江」艦。「吉野」舰独自追击「濟遠」艦。

12时38分,「吉野」舰渐次逼近“济远”。“济远”发尾炮三发炮弹命中,“吉野”受伤转舵撤走。另一说“济远”舰利用吃水浅的优势(德国造,2300吨,吃水4.67米)引诱“吉野”舰(英国造,4216吨,吃水5.18米)搁浅,于是游击队司令官坪井少将命令停止追击。

9时15分「浪速」发出信号勒令「高升」號“停轮”、“下锚”。之后由“浪速”舰派出军官登船检查,命令“高升”号跟随“浪速”行驶,意在俘虏“高升”号。英国船长T. R. Galsworthy抗议后表示服从。之后“浪速”舰再次命令“高升”号立刻跟随其行驶。“高升”号上的清軍官兵发觉并阻止了英国船员的行动,并愤怒地宣布誓死不降。之后,清军官兵将英方船长T. R. Galsworthy看守了起来。船长T. R. Galsworthy要求发信号再与“浪速”舰交涉,内容是以未知宣战为名,争取將船駛回大連旅順。“浪速”舰再次派员交涉,但对“高升”号的要求未予允诺。交涉结束后,“浪速”舰发出“船员离舰”的警告。清军官兵不允许任何人离开“高升”号。船长T. R. Galsworthy要求“浪速”舰再派出小船。“浪速”舰予以拒绝,并且升起代表攻击的红旗。英国船长和其他西方人士随即跳船。清军认为洋员系临阵脱逃,开枪射击西方人士。而日军则旋即發炮進攻,清軍亦據船以步槍迎敵。下午1时「高升」號被「浪速」擊沉,此時西方船员与清军官兵多数落水,日軍以机枪向落水人群扫射,[1],而呆在船体上的清兵也向水中清兵开枪,说是要同生共死。[2]清军官兵两人被俘,其余皆被射死或溺亡,殉难者达七百余名。英国船長T. R. Galsworthy和两位西方船员被日方挽救。德国顾问冯-汉纳根少校游到岸边。下午2时,「操江」艦被「秋津洲」舰俘虜。

结果[编辑]

「濟遠」舰驶抵威海,在《航海日志》中捏造战果:“船后台开四炮,皆中其要处,击死倭提督并官弁数十人,彼知难以抵御,故挂我国龙旗而奔”,并篡改海战时间,掩盖事实。而後丁汝昌誤報「濟遠」艦擊沉「吉野」號。但縱然如此,論戰鬥實力,莫說濟遠一船敵三艦,就是一船敵一艦,濟遠也無法迎敵(因為濟遠時速才十五海浬,日方三艦時速皆超過十八海浬,日艦亦皆配有速射炮,為濟遠所無),最後三艦濟遠擊傷其二而脫困,其實已屬難得。

但事实上,中国方面,巡洋舰“广乙”重伤自毁,租用货船“高升”被击沉,巡洋舰“济远”被重创。炮舰“操江”被日方俘获,并一直利用到1965年。

7月28日夜,日本陸軍進攻牙山清軍,發生激戰,清軍不支,退向平壤8月1日,中日雙方正式宣戰。

战后争议[编辑]

中方认为日本不宣而戰,襲擊中國租用外輪,違反“國際法”。日方则以「浪速」艦長東鄉平八郎的报告,及英国船长T. R. Galsworthy的证言为依据,指出日本对运载作战人员的“高升”号及战争物资的“操江”舰的做法符合“战时国际法”,即可以根据需要予以拦截、检查、俘获甚至击沉。

关键分歧在于双方对开战问题的观点不一致。中方认为,在没有正式宣战之前则不为开战状态,应遵循“国际法”中关于中立国船只保护的规定。而日方认为,既然爆发军事冲突,即适用“战时国际法”,而且“高升”号运载的是交战国的军队,属于敌对行为,所以不应作为中立国船对待。此外日本还有观点认为,中日天津会议专条规定了双方如要在朝鲜派兵应知会对方,而且在19日日本给清国送去了5日期限的最后通谍说希望拿出适当的解决方案,如果此期间发现清国派兵进入朝鲜将视之为威胁(在外交术语中意味着将会开战),因此即使真是日方先开火的,也不是不宣而战。

李鸿章希望借“‘高升’号事件”将英国拖入战争。而英國政府考虑自身利益,不希望韓國經由清廷之手,最終轉入當時實力強大的俄國手中,所以在朝野一度抗议声后,转而支持日方立场。此外,日方的公关也对英国舆论起了不小的影响。

丰岛海战的争议不在于单纯的“‘高升’号事件”。事实上,由于此次海战是双方承认的甲午战争开始的起点,那么,究竟是哪一方先不宣而战的成为了问题的关键。如果是中方清军首先开炮,那么即使之后日方对“高升”号、“操江”号的措施过当,中方的立场也难以稳固。而如果是日方首先开炮,那么不但不宣而战的责任在于日方,而且一系列事件被视为蓄谋也无可驳辩其可能性。如果责任在于日方,那么即使对“高升”号的做法符合“战时国际法”,也难以维系其自身行为的正当性。然而,没有第三方的证言,也没有可靠的材料证明真相。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黄仁宇. 晚清七十年. 
  2. ^ Appletons' annual cyclopaedia and register of important events of the year(Volume 34)P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