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汝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郭汝瑰
Guo Ru Gui.jpg
出生 1907年09月15日(1907-09-15)
 大清四川省重庆府铜梁县
去世 1997年10月23日(90歲)
 中华人民共和国重庆市铜梁区
效命  中国共产党
 中国
服役年份 1927 - 1951
軍銜 中華民國國軍少將(1948年9月22日銓敘)
中國人民解放軍副兵團級干部(未正式授銜)
參與战争 抗日戰爭
第二次国共内战

郭汝瑰(1907年9月15日-1997年10月23日),又名郭汝桂中国重慶銅梁縣人,中華民國國軍少將,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兵團級(1985年確定)干部離休中共特工。他在第二次國共內戰期間歷任國軍徐州司令部參謀長、中華民國國防部作戰廳廳長、國軍第二十二兵团司令等職,為解放軍提供情報,為中國共產黨在國共內戰中的勝利作出了貢獻。

生平[编辑]

早年生涯[编辑]

1907年9月15日,郭汝瑰出生於中国重慶銅梁縣伊家市達昌池,父親郭錫柱是當地的教員。郭家的小塊土地由佃農耕種。[1]

1919年,郭汝瑰隨父親投靠在川軍中任職的堂兄郭汝栋。此后,郭汝瑰先后在成都高等師范小學成都聯合中學就讀。1924年,成都聯合中學的學生因為嫌校長紀律過嚴而發动學潮,使校長張錚楊森調離,郭汝瑰為積極參與學潮的學生代表之一。楊森任命的新校長揮霍教學經費,大飽私囊,學校的教學質量也大幅下降,學生們對當初帶頭鬧事的學生代表大為不滿,認為早知如此當初就不應該反對張錚,郭汝瑰感覺「內心不安,非常尷尬」,在畢業前離開了學校。[1]

郭汝瑰於1925年入黄埔军校第五期。1927年4月,正在黄埔军校就读的郭汝瑰按照吴玉章的安排,提前毕业,回到重慶涪陵县,来到时任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第二路司令郭汝栋的司令部任职,以阻止杨森率部出四川配合蒋介石进攻武汉。郭汝瑰历任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政治部科员、连长、营长等职,多次參與四川軍閥間的小規模戰爭。1928年5月,郭汝瑰在綦江任营长期间,由少校团副袁镜铭介绍,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1930年,郭汝栋部被國民政府調往湖北,并被要求進行清黨,郭汝栋遂同意自己部隊中中共党员離職,郭汝瑰也被安排去日本留學。郭汝瑰就此与中共党组织失去联系,於1931年4月進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学习。[2]

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郭汝瑰退学。回國后,于1931年底进入蒋中正任校长的中國陆军大学第十期和庐山军官训练团学习。1937年5月,任国民革命军第18军第14师参谋长。 [3]

抗日戰争[编辑]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此后,郭汝瑰隨所在的第十四师先后参加了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郭汝瑰在戰役中代理第十五集团军第十八军第十四师第四十二旅旅长,隨后被陈诚提升为第五十四军参谋长,第二十集团军参谋长,第七十三军暂编第五师师长。

1938年,郭汝瑰在武漢會戰前提出軍事報告,建議武漢會戰應該以運動戰和消耗戰在外圍利用有利地形層層阻擊,同時配合敵後襲擾逐步消耗和瓦解日軍。該報告被武漢會戰作戰計劃采納。

1941年,郭汝瑰後來參加了薛岳指揮的第三次長沙會戰

1943年,郭汝瑰任国防研究院研究委員,中央訓練團第一大隊隊副。1944年以副武官名義去英國考察。1945年回國。1945年3月,郭汝瑰任军政部军务署副署长,國家總動員會議秘書。

1945年4月,郭汝瑰通過黄埔军校的同学任廉儒(任逖猷),與中共恢復聯系。1945年5月和1946年3月,郭汝瑰两次秘密会见中共中央南方局负责人董必武,除了提供国军全面打内战的最高级情报之外,还要求赴延安,并要求恢复中共党籍。董必武对他说,恢复党籍原则上可以,但需要经过考验才行,并动员他留在国民政府内,为中共提供情报。[4][2]

第二次国共内战[编辑]

郭汝瑰在四年的第二次國共内戰期間,与中共間諜任廉儒接头一百余次,將國軍的大量軍事機密洩露給共產黨;其中包括:重点进攻山东计划、徐州司令部兵力配置、国军在大别山的调度计划、解围兖州计划、解围长春计划解围双堆集计划国军江防计划武汉、陕甘、西南等地区的兵力配备序列等等。

1946年2月,郭汝瑰任軍事三人小組中的国民政府代表張治中的隨員。因受到國防部長白崇禧赏识,郭汝瑰於1946年6月出任国民政府國防部第五廳副廳長;10月,升任第五廳廳長。

1947年5月,在孟良崮戰役中,郭汝瑰将蒋中正决定的國軍作戰部署抄转任廉儒,为华东野战军以優勢兵力包圍并殲滅国军整編第七十四師(由第七十四軍改編)作出了贡献。[5]

郭汝瑰在国军内部制造混乱,動搖軍心。1947年3月19日,400名国军退役将校因“整编”被迫“自谋生路”而发生的中山陵哭陵事件,就是他参与制定的整编方案一手造成的。 [6][7]

1947年3月,郭汝瑰任陸軍總司令部徐州司令部參謀長,協同顧祝同指揮中原和山東等地作戰。郭汝瑰一直欺騙蒋中正「大军」要向南跃进的战略意图,最后成功讓蒋中正判断失误,作出“集中兵力追歼”的错误决策,放「刘邓大军」突出黄泛区直抵沙河。郭汝瑰在陸軍總司令部徐州司令部參謀長任上,還依照董必武的指示,設法调任张克侠為徐州城防司令。1948年11月10日,在徐蚌会战中,张克侠等人在万年闸率部投共,使徐州防線的东北大门洞开,中国人民解放军得以佔領徐州。[4]

郭汝瑰為了保護自己,曾經檢舉国防部负责作战的次长劉斐有共諜嫌疑(实际上劉斐确为共谍,但二人互相均不知道对方身份)。[8]实际上郭汝瑰与刘斐关系极差,1948年豫东战役期间,刘斐擅自改动作战计划,使区寿年兵团被歼,郭曾想借此搞刘一下。[9]

郭汝瑰除洩露軍情外,還在国军内部製造矛盾,作出错误部署,擬訂對國軍不利的作戰命令,發佈了很多假情報。[10]

1948年7月,郭汝瑰復任國防部第三廳(作戰廳)廳長。1948年9月22日,授少將軍銜。

1948年10月,國軍統帥決定“守江必守淮”,集中优势兵力于徐州、蚌埠之间的津浦铁路两侧,与解放军决戰。淮海戰役的具體作战方案就是由郭汝瑰本人所制定,此方案尚未下达到前線的國軍,就被郭汝瑰报达給解放军的指揮部。郭汝瑰還影響蒋中正屢次變更作戰方案,放棄坚守蚌埠,在徐州外围作戰,增加了國軍在移動中被分割围歼的機會。 [5][11] [12]

徐蚌會戰開始前,邱清泉參加在徐州花園飯店召開的軍事會議,對郭汝瑰警告說:

你今天這個部署就等於當年項羽在垓下的部署,今天陳毅濟南下來,也就等於劉邦當年的情勢一樣。而今時代變了,戰略地勢沒變,我們現在在九里山,也就是當年項羽失敗的地方,這個部署非蹈歷史覆轍不可![10]

徐蚌會戰后,郭汝瑰繼續得到國軍統帥的器重和信任:1949年7月,郭汝瑰被任命為为新組編的第七十二军中將军长;隨后升任國軍第二十二兵团司令,直接指挥第二十一军、第四十四军、第七十二军和3个独立师;負責保衛四川。1949年12月,郭汝瑰在宜宾率部投降,徹底破坏蒋介石固守大西南的计划。[13]

中華人民共和國時期[编辑]

郭汝瑰雖為中共在內戰中的勝利做出巨大貢獻,但因保密工作要求,中國人民解放軍在1955年實行軍銜制時未授予其軍銜,他為中共所做出的貢獻不為人知。郭汝瑰恢复中共党籍的要求也被拒絕。

郭汝瑰於1951年任解放军南京军事学院教员、军事史料研究处副处长、研究员。1957年,南京军事学院一位投降留用军官“坦白”自己是“国民党特务”,郭汝瑰则是国民党潜伏特务组长;郭汝瑰随即被逮捕,后因董必武等人出面而被“平反”。[14]郭汝瑰在反右斗爭中由南京軍事學院定為右派,但隨即被中央軍委以“情節輕微,不作右派處理”[15]文革时也被批斗。[16]。1970年南京軍事學院撤銷編制,郭汝瑰回到重慶巴縣及重慶北碚定居。[17]

1980年4月,郭汝瑰所在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重庆警备区党委接到了中组部的通知:“准许郭汝瑰入党”。[5]

郭汝瑰在1988年中國人民解放軍重新實行軍銜制時已退出現役,未重新授予軍銜,擔任過黃埔軍校同學會副會長,是全國政協第四,五,六,七屆委員,1985年明確「享受副兵團級待遇」。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末遭遇車禍後健康狀況惡化,1997年病逝重慶。

轶事[编辑]

郭汝瑰在国防部任职期间,就曾被杜聿明怀疑是共产党的潜伏特工。在军事会议上,杜聿明曾当面大骂郭汝瑰:“你郭小鬼一定是共諜,發的命令都是把我們往共軍包圍圈裏趕!”杜聿明也曾向蒋介石告状:“我自己就够廉洁了,可‘郭小鬼’更是清廉得不像话,他一不好女色,二不贪财,甚至连家里的沙发都打上补丁,言行作风很像是共产党员。”

1981年,杜聿明病逝前,郭汝瑰去探望,杜聿明抓住郭汝瑰的手說:“我最後再問你一次,你當時是不是共產黨?”。郭汝瑰說:“光亭(杜聿明)啊,我們是屬於政見不同,‘守江必先守淮’。”[8]

著作[编辑]

郭汝瑰著有《郭汝瑰回憶錄》、《中国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作战记》(郭汝瑰主編)等書。郭汝瑰在自己撰寫的回憶錄中,用「蔣介石」、「蔣中正」、「蔣校長」、「蔣委員長」等等不同的稱謂來稱呼蔣介石,甚至在同一段落中使用兩種不同的稱謂。 两本书中:自1937年7月至1945年8月,中华民国政府军发动大型会战22次,重要战斗1117次,小型战斗28931次。陆军阵亡、负伤、失踪321万1419人。空军阵亡4321人,毁机2468架。国民党是抗日的,蒋介石是抗日的。[18]

評價[编辑]

郭汝瑰對自己的評價:“即使沒有我的幫助,中國共產黨和解放軍也會贏得這場戰爭,只不過會慢一些罷了,我為人民做了一些事情,是應該的,我沒有所圖,如果有所圖的話,那我就不會反對老蔣了。”[19]

郭汝瑰子女評價父親:“他在軍事上是一個大學生,但在政治上卻是一名小學生”。[20]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郭汝瑰回忆录,中共党史出版社,2009年
  2. ^ 2.0 2.1 欧应开,忆郭汝瑰领导22兵团起义,红岩春秋2013年第2期
  3. ^ 刘国铭主编,《中国国民党百年人物全书》,团结出版社,2005年
  4. ^ 4.0 4.1 心向光明的作战厅长郭汝瑰,网易,2007-06-04
  5. ^ 5.0 5.1 5.2 丁群,“最大的共谍”郭汝瑰,文史精华2004年05期
  6. ^ 王坚,一九四七年国军四百将领大哭南京中山陵,中国黄埔军校网,于2013-04-16查阅
  7. ^ 朱竟成、张治宇,“红色间谍”郭汝瑰,炎黄春秋2006年第09期
  8. ^ 8.0 8.1 軍情觀察室·軍史秘聞,凤凰视频,2005年05月18日
  9. ^ 郭汝瑰回忆录,中共党史出版社,2009年,第385-386页
  10. ^ 10.0 10.1 「共匪滲透在我方高級作戰參謀機構,製造內部矛盾,幾個重要關鍵的分裂,幾乎都是參謀機構造成的。如邱、胡二部隊的分裂,邱清泉、沈澄年的隔閡,邱清泉、黃百韜的分裂,使後來黃終於死在碾莊。國防部作戰參謀次長、剿總參謀長的受匪滲透,使部隊內部問題叢生。此外國防部也發佈了很多假情報,沒有匪踪說有,西面沒有匪兵卻說有匪的縱隊,憑空使部隊力量分散,這都是戰局的敗因。」徐蚌會戰的序幕,载 吳思珩先生訪問紀錄,口述歷史第八期,1996年
  11. ^ 杜聿明在《淮海战役始末》一文中回憶:1948年11月28日,蔣中正在南京主持作戰會議,「照例由第三厅厅长郭汝瑰在"敌我态势图"前报告作战计划。他说:"目前共匪南北两面皆为坚固纵深工事,我徐蚌各兵团攻击进展迟缓,如继续攻击,旷日持久,徒增伤亡,不可能达到与黄维会师之目的。建议徐州主力经双沟、五河与李延年兵团会师后北进,以解黄维之围。"并滔滔不绝地讲这一案的理由......」,「我感到蒋介石所以变更决心,是被郭汝槐这个小鬼的意见所左右的。很后悔我在28日对蒋未说明我对郭汝瑰的看法......弄到现在,老头子听郭的摆布,先后函电令向解放军攻击,已陷蒋军于全军覆没的危险......现在逃亦晚矣,打也无望。」(淮海战投始末-杜聿明回忆录
  12. ^ 徐州剿匪总部前进指挥部副主任兼十六兵团中将司令官孙元良回憶說:「黄伯韬兵团被歼时,我就当众说过:“消灭黄兵团的是国防部,不是陈毅!”叫王泽浚四十四军由海州撤向徐州、叫黄伯韬带一个兵团去援救王浚一个军、叫黄维兵团奔驰千里去双堆集袋形之地挨打、叫刘峙轻易放弃徐州、叫杜主任的三个兵团在公路上排成无法作战的难民式长龙沦为庞大软体动物的,都是刘斐郭汝瑰。(《孙元良将军谈五十六年前萧县突围秘辛》
  13. ^ 王禹廷著,〈攸關全局的徐蚌會戰〉,刊《大決戰(下):裂岸》,香港:中原出版社,1991年4月,第308頁
  14. ^ “从九一八事变到日本投降——《中国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作战记》出版”(《时代潮》2002年第10期)
  15. ^ 超級臥底郭汝瑰的入黨問題[1]
  16. ^ 「一个傅作义手下的王姓的少将,四九年被迫起义。文革时这位王将军也被流放到成都。他曾于批斗郭汝瑰时冲到台上,痛打郭鬼子,边打边骂:“你个狗特务,我要报仇!”至于王将军要为谁报仇,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了。」(《老灯文集:间谍将军》)
  17. ^ 另有記錄,郭汝瑰未曾在成都被批鬥過,前一引用情節存疑;“"文化大革命"中,当时军事学院军事史料研究处的一位领导...把副处长郭汝瑰点成"牛鬼蛇神"、"反动学术权威",并让史料处所属6个组轮番批斗。...军院的造反派闯入郭汝瑰住处去抄家。在挨了一阵批斗之后,就被安排到军事学院所属的农场进行体力劳动,倒没有遭受被关押、殴打等痛苦。1970年,年过花甲的郭汝瑰退休回到重慶巴县和重庆北碚定居。"(炎黃春秋,第9期)
  18. ^ 蒋介石为何气得大骂:“娘希匹,郭汝瑰!”
  19. ^ 王堅:《黃埔五期郭汝瑰之子郭相彥先生》
  20. ^ 王堅:《黃埔五期郭汝瑰之子郭相彥先生》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