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島會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長島會戰
美國獨立戰爭的一部分
BattleofLongisland.jpg
特拉華州與馬利蘭州步兵阻擋英軍攻勢。繪於1858年。
日期: 1776年8月27日
地点: 紐約州長島布魯克林區
40°39′54″N 73°58′52″W / 40.665°N 73.981°W / 40.665; -73.981坐标40°39′54″N 73°58′52″W / 40.665°N 73.981°W / 40.665; -73.981
結果: 英軍勝利
參戰方
美國 美國 英国 英國
指揮官和领导者
美國 喬治·華盛頓
美國 以色列·普特南
美國 斯特靈勳爵(俘虏)
美國 湯馬士·密夫林英语Thomas Mifflin
美國 約翰·沙利文(俘虏)
英国 威廉·何奧
英国 查爾斯·康沃利斯
英国 亨利·克林頓
英国 威廉·厄斯金爵士
英国 珀西伯爵
英国 詹姆士·格蘭特
黑森 利奧波德·菲力·馮·海斯特
兵力
總數:23,000人(8月19日)
長島:約10,000人(8月27日)
總數:32,000人
長島:20,000人
伤亡与损失
300人死
超過700人傷
1,000人被俘
64人死
293人傷
31人失蹤

長島會戰英语Battle of Long Island),或稱為布魯克林會戰英语Battle of Brooklyn),是美國獨立戰爭期間英國美國之間第一場陸上會戰,亦是整場獨立戰爭最大規模的一場戰事。會戰發生於1776年8月27日紐約市對岸的長島布魯克林區

1776年3月,波士頓戰役結束,英國從海路撤離波士頓革命派與北美英軍的焦點,隨即轉移到戰略重鎮紐約市。在喬治·華盛頓指揮下,大陸軍開始在曼哈頓島南部及布魯克林區佈防;而北美英軍總司令英语Commander-in-Chief, North America威廉·何奧則等待後方援軍,準備攻打紐約市。

1776年7月,何奧派軍登陸斯塔滕島,建立前沿基地。在接著一個月,英國正規軍人數陸續增加至32,000人,兼且擁有制海權;但美國一方卻只有約20,000名民兵,而且欠缺紀律。權衡形勢後,華盛頓將美軍主力調到曼哈頓,但仍留下10,000人守備布魯克林區的三座美軍要塞。

8月22日,何奧派軍登陸長島,攻打布魯克林。美軍起初打算施行邦克山戰役的戰術,據險守備英軍的正面攻勢。不料何奧在8月26日同時派軍繞道,攻打布魯克林前方山地的美軍側翼,成兩面夾攻之勢,迅即擊潰美軍。所幸前方山地的部隊及時拖延英軍,大部分美軍都安全撤回後方的布魯克林高地。不過英軍沒有追擊,反而部署圍城戰。結果華盛頓在運氣、黑夜與晨霧的幫助下,將布魯克林的軍隊與物資全數撤回對岸曼哈頓市。

英國雖然未能在長島會戰獲得全勝,但大陸軍仍然受到嚴重打擊,再加上曼哈頓島三面環水,又有哈德遜河在西面阻隔,華盛頓的大陸軍有被包圍殲滅之虞。

背景[编辑]

前奏:由波士頓到紐約[编辑]

1776年3月17日,英軍從海路撤出波士頓波士頓之圍大陸軍勝利告終。大陸軍總司令喬治·華盛頓擔心威廉·何奧可能會攻打紐約州重鎮紐約市,即時派出5隊步兵軍團到紐約市防守,同時保持警戒。[1]

不過,何奧既沒有公佈艦隊去向,也沒有即時離開。3月20日晚,何奧派出工兵,將波士頓港口的威廉堡炸毀,一度造成恐慌;而英國艦隊則在21日早上現身,到波士頓南面的布倫特里下錨停泊。華盛頓開始擔心何奧只是佯裝撤退,可能會派兵繞道圍攻洛斯貝利英语Roxbury, Boston,故此將波士頓交給副將彌敦內爾·格連管理,自己則到劍橋籌備軍務。接著一個星期,何奧的艦隊繼續停泊,動向仍然不明,連艦上的難民也甚為不解。要到3月27日,英國艦隊才向大海揚帆而去,並且前往哈利法克斯,等待更多援軍。[1]

紐約市早在波士頓戰役期間,已被雙方視為必爭之地。1775年8月,邦克山戰役慘勝的消息傳抵英國,英國國會決定招募更多正規軍前往助戰,而北美英軍總司令英语Commander-in-Chief, North America湯馬士·蓋奇也被何奧取而代之。何奧上任後,先後在1775年10月及11月兩次向殖民地大臣英语Secretary of State for the Colonies達特茅斯伯爵英语William Legge, 2nd Earl of Dartmouth寫信,指自己將會派英國的援軍攻佔紐約市。紐約可以停泊及維修越洋而來的英國軍艦,對將來英國的戰爭補給非常重要。[2]

另外,紐約亦是戰略要地。由於紐約市正好位於哈德遜河的出海口,而哈德遜河的上游就是尚普蘭湖。只要蓋伊·卡爾頓帶領英屬魁北克省的軍隊南下紐約,便可將新英格蘭地區與南方叛亂省份切開,然後一舉消滅麻薩諸塞的叛亂。由於這項戰略需要英國陸軍皇家英國海軍緊密合作,國會更刻意任命何奧的兄長何奧勳爵,前來指揮北美的海軍艦隊。[2]

至於大陸軍方面,防守紐約市不但可破壞英國的戰略打算,還有重要的政治價值。紐約市為紐約一省之重鎮,但效忠派英语Loyalist (American Revolution)的實力卻與革命派不相伯伯。倘若紐約市失陷,則會對紐約全省的革命勢力構成沉重打擊,嚴重削弱革命的勢力。華盛頓感到革命不能失去紐約的支持,故此大陸議會雖未有指令防守紐約,華盛頓仍力主增兵該地。[3]

美軍佈防:1776年1月至6月[编辑]

1776年1月,華盛頓先派查理斯·李英语Charles Lee (general)少將,到紐約組織康涅狄格民兵,並且建造防線。 [4]當李在2月檢示形勢時,已指出紐約三面環水,擁有制海權的英軍可輕易攻佔整座城市。[3]3月波士頓戰役結束後,華盛頓陸續把軍隊調到紐約,但建造防線的軍力仍然不足。當華盛頓在4月13日抵達紐約時,他察覺到大陸軍只有少於10,000人可以作戰,而且要防守一座易攻難守的城市。[5]

1776年4月至6月期間,紐約的防備仍有缺陷。首先,大陸議會在3月及4月先後將約翰·沙利文及紐約10支軍團調到魁北克省,並下令再次攻打魁北克市,令到紐約防線進一步受削。這批軍隊在6月三河市之戰遭到英軍伏擊落敗,進而喪失蒙特利爾,更被逐回尚普蘭湖,只能據守提康德羅加堡。第二,紐約市的效忠派勢力強大,使大陸軍在招募民兵時經常受阻,就連紐約省自治議會英语New York Provincial Congress也表示無能為力。[6]當時效忠派擁有紐約市超過三分之二的土地,而且盤踞於曼哈頓島對岸的長島斯塔滕島[7]第三,民兵紀律不佳,違抗命令與內部的地域摩擦時有發生,令到部署經常出現困難。[6]

不論如何,李在2月仍然制訂了佈防方案,在曼哈頓島東南對岸、長島的布魯克林高地英语Brooklyn Heights興建要塞。由於該處高地可俯視曼哈頓島,英軍必須先攻打布魯克林,才可安全攻佔紐約市。李打算迫使英軍強行攻堅,從而付出更沉重的人命代價,重演邦克山戰役的情況。[8]由於李在3月被議會調到南卡羅萊納州,建造要塞改由斯特靈勳爵威廉·亞歷山大統籌,第一座要塞也因此命名為斯特靈堡(Fort Stirling)。[9]

接著數個月,華盛頓派好友亨利·諾克斯及格連兩人建造更多要塞,包括普特南堡(Fort Putnam)、格連堡(Fort Greene)及博斯堡(Fort Box)。這三座堡壘在布魯克林高地由東向西連成一線,總共裝設了36門火炮,看守著登山道路。[10]這條道路沿布魯克林高地向東南延伸,穿過濕地,通往貝福德鎮英语Bedford, Brooklyn;貝福德鎮南方是橫貫東西的高旺高地(Heights of Gowan),猶如布魯克林的天然屏障。高旺高地為一片樹林,共有四條道路穿越,由東至西順序為牙買加山道(Jamaica Pass)、貝福德山道英语Bedford Avenue (Brooklyn)富萊布殊山道英语Flatbush Avenue及高旺努斯山道(Gowanus Pass),當中以牙買加山道最為偏僻遙遠。[11]至於頑抗堡(Fort Defiance)則建於上紐約灣旁的岬角,阻止英軍派軍艦進入東河,繞到布魯克林後方攻擊。[12]此外,大陸軍也在總督島英语Governors Island及曼哈頓的舊喬治堡英语Fort Amsterdam裝設火炮,以備攻擊英國軍艦。[13]

最後,格連與諾克斯兩人不但監督工程進度,也到曼哈頓島其他地區巡視。6月兩人下令建造華盛頓堡英语Fort Washington (New York)憲法堡英语Fort Lee, New Jersey(後來更名為李堡)。[14]諾克斯同時說服華盛頓,將數百名沒有火槍的民兵交給自己訓練,再編為炮兵。[13]

英軍動員[编辑]

英國在1775年8月得悉邦克山戰役之慘勝後,決定擴軍支援。何奧當時要求國會提供額外20,000名生力軍,不過英國的募軍卻未能滿足需求。到1775年12月,英國只招募了17,550名正規軍。[15]這使英國被迫尋求外國傭兵協助。9月英國向俄羅斯帝國女皇葉卡捷琳娜二世商討,聘請20,000名俄羅斯士兵,但被葉卡捷琳娜婉拒。[15]由於英國在過往已有聘用德意志士兵先例,故此英國轉為向德意志王侯求助。1776年1月,英國與不倫瑞克-沃爾芬比特爾黑森-卡塞爾兩個公國簽訂協議,一共購買18,000名僱傭兵。[16]這批士兵在美洲往往被簡稱為黑森傭兵

1776年2月,英國殖民地部的平叛方案出爐。殖民地部向何奧提供12,000名黑森士兵、3,500名蘇格蘭高地士兵、及1,000名英國精銳衛兵。至於另外5,000名不倫瑞克士兵,則由約翰·伯戈因帶領增援魁北克市[15]在職務劃分上,新任殖民地大臣喬治·熱爾曼勳爵英语George Germain, 1st Viscount Sackville選擇將前線的戰略指揮權力下放,交由何奧兄弟自行決定,自己則主力負責籌辦補給。但與此同時,何奧兄弟又被任命為和平特使,可以向殖民地的叛黨作有條件的特赦。這項方案源於諾斯勳爵在1775年的和解辦法,但諾斯內閣的其他成員卻對此抱有疑問,認為不能奏效。[17]

會戰前夕[编辑]

英軍攻佔斯塔滕島[编辑]

1776年6月29日,何奧的艦隊抵達下紐約灣,一度引起革命黨的恐慌。不久英軍便在效忠派的據點斯塔滕島登陸,建立前沿基地。

1776年5月初,英國的援軍開始抵達北美。6月9日,何奧兄弟乘坐艦隊離開哈利法克斯,啟程前往紐約。6月28日,華盛頓從快馬得悉英國艦隊即將抵達,下令軍隊加緊警備。[18]6月29日早上,英國45艘軍艦在下紐約灣整齊停泊,其聲威一度在紐約引起恐慌。[18]較先抵達的何奧將軍,起初打算直接在長島登陸,但看到布魯克林一帶的高地已經佈防,轉而在7月2日佔領斯塔滕島,繼續等待援軍。[19]

大陸軍的士氣雖然稍為受挫,但當美國獨立宣言發佈的消息在7月6日傳抵紐約,革命派的情緒便為之一振。7月9日傍晚,美軍在公園聆聽講者宣讀美國獨立宣言時,一批革命派的暴民乘勢起哄,將喬治三世的騎馬銅像扯攔,然後將其熔解,製造子彈。[20]

7月12日,何奧將軍派出兩艘軍艦進入哈德遜河,嘗試切斷美軍的補給線,並與曼哈頓一帶的炮台交火。英軍沒有人命損失,而美軍則有一門火炮因操作不善而爆炸,造成6人死亡。[21]由於哈德遜河河口廣闊,華盛頓開始擔心英軍會在曼谷頓島西北面登陸,而人數不足的美軍根本不能兼顧整道防線。[22]

不過,何奧將軍雖然有軍事優勢,卻沒有即時進攻。他繼續等待兄長何奧、亨利·克林頓查爾斯·康沃利斯的援軍,但克林頓與康沃利斯卻剛剛在南卡羅萊納州沙利民島戰役慘敗,損失不少時間。[22]何奧兄弟為何有欠積極,仍是歷史學家議論不休的話題。[23]

7月13日至20日期間,何奧將軍嘗試扮演和平使者的角色,發佈有限度的特赦令,並且兩次派人向華盛頓送信,要求進行和談。[24]不過,這些信件的上款俱寫為「致華盛頓 先生」,而沒有稱之為「將軍」或者「總司令」。華盛頓與諸將商討後,認為這些上款有失美國身份,悉數予以回退。7月16日,何奧將軍派人傳達口訊,希望華盛頓可以與其副官面談,並且獲得華盛頓同意。[25]

7月20日中午,英國軍官柏德遜上尉(James Patterson)抵達百老匯,與華盛頓會談。柏德遜再次送上何奧的書信,但信件的上款仍然是「致乔治·華盛頓先生,等等,等等。」(George Washington, Esq., etc., etc.),結果華盛頓拒絕接信。接著柏德遜提到何奧將軍有權力代表國會進行特赦,但華盛頓卻斷然回覆:[25]

清白之人,無須特赦。吾人只是捍衛吾等無可爭議之權利。
Those who have committed no fault want no pardon. We are only defending what we deem our indisputable rights.

會議最終不歡而散。但華盛頓的回覆,及後在美國廣為傳頌。[26]

英軍登陸長島與雙方最後部署[编辑]

1776年7月9日,革命派的暴民在聆聽美國獨立宣言的宣讀後,將喬治三世的騎馬銅像扯攔。

8月1日,克林頓與康沃利斯的3,000名士兵抵達紐約,而英軍在8月12日又有額外11,000名士兵及僱傭兵增援,使英軍士兵增至32,000人。[27]由於英軍人數甚多,足以同時攻打布魯克林及曼哈頓,使到華盛頓難以估計英軍動向。格連及從軍秘書約瑟·李德英语Joseph Reed (jurist)都認為英軍將會攻打長島,但華盛頓恐怕英軍的真正目標是曼哈頓島,決定將約23,000人的軍隊分開,主力防守曼哈頓島,只留下4,500人防守布魯克林及高旺高地。[28]

8月22日早上,克林頓與康沃利斯帶領先鋒4,000人,在長島南部登陸。戍守的少量美軍銷毀牲畜房屋後,撤回北面高地。[29]正午時分,英軍已有15,000人登陸,並且獲得數百名效忠派居民迎接。康沃利斯派先鋒部隊向前部署,並且佔領了富萊布殊村英语Flatbush, Brooklyn[30]

接著數日,英國與美國各自作出最後部署。在美國方面,華盛頓雖在即日已經得悉英軍登陸長島,但以為英軍只有8,000至9,000人。[29]華盛頓因此更相信英軍的真正目標是曼谷頓島,所以只派出額外1,500人到長島,令該處守軍在當日增至6,000人。[31]

另外,華盛頓也兩次在陣前易帥。首先,格連少將患上急病,到8月20日病情惡化,逼使華盛頓將格連送回曼哈頓治理,而委派約翰·沙利文少將暫時代替。沙利民在加拿大戰役落敗後,剛剛調到紐約戰場,但他對附近的地形全無認識。[32] 8月24日,華盛頓改為任命以色列·普特南指揮布魯克林高地要塞。[33]然而華盛頓很快便察覺自己用人不當。普特南帶領6個步兵軍團抵達布魯克林後,雖然使整體士兵增至約10,000人,卻完全放縱軍紀,結果士兵經常胡亂開火,追逐嬉戲,營伍更為不修。稍後華盛頓巡視布魯克林後,更要當面責令普特南恢復秩序。[34]

最後,華盛頓匆忙派人守備高旺高地。他指派斯特靈勳爵帶領500人,守備最西面的高旺努斯山道;沙利文帶領1,000人,防守中央的富萊布殊山道英语Flatbush Avenue塞繆爾·邁爾斯英语Samuel Miles上尉帶800人,守備貝福德山道英语Bedford Avenue (Brooklyn);3,000名新兵在後方山嶺待命;最後普特南的6,000人留守布魯克林山地要塞。[35]至於東面的牙買加山道(Jamaica Pass)雖然狹窄易守,卻廢棄多時。華盛頓等人都忽視了該條山道,各人的命令狀完全沒有予以提及。美軍只派出5名騎馬哨兵防守該地。[36]

至於英軍方面,克林頓在登陸當日,已從效忠派居民得悉有牙買加山道一事。[37]當日克林頓與威廉·厄斯金爵士到前線巡視後,即時撰寫了進攻方案。克林頓建議何奧派主力部隊通過牙買加山道,由東面包抄高旺高地的美國駐軍;其他英國部隊則在高旺高地正面攻擊,拖延時間,等待包抄時機。[38]

克林頓的方案經厄斯金傳達何奧。8月26日何奧批准方案,並下令克林頓準備在當晚出征。何奧派克林頓的輕步兵為前鋒,而康沃利斯、何奧及珀西伯爵則緊隨其後,整支包抄部隊人數達10,000人。最後,利奧波德·菲力·馮·海斯特帶5,000名黑森-卡塞爾僱傭兵,由正面攻打富萊布殊山道;詹姆士·格蘭特另外帶5,000名英國及德意志士兵,攻打西面的高旺努斯山道。海斯特及格蘭將等待何奧的信號,才全力進攻。[38]何奧刻意把進攻方案加以保密,只有最高級將軍方能得悉。[39]

會戰爆發[编辑]

東路包抄:英軍夜行牙買加山道[编辑]

長島會戰的軍隊動向圖。

8月26日晚上,英國的包抄部隊開始在漆黑中緩緩行軍,完全依靠3名效忠派農夫在前方帶路。8月27日凌晨2時,先鋒部隊抵達牙買加山道入口,並且強行徵召了一座旅館的父子充當嚮導。[40]約莫10分鐘後,英軍遭遇了美軍的5名哨兵,但美軍卻誤以為是友方軍隊,而徑自前來會合,結果被英軍俘虜。克林頓加以盤問5人後,確定前路並無美軍防守,安心向前行軍。[41]

由於牙買加山道狹窄,後方的英軍經常要停下為火炮及物資車隊開路,花費不少時間體力。到日出時分,克林頓的輕步兵抵達貝福德鎮外圍,並在長草地伏下休息,等待何奧的部隊追上。[42]駐守貝福德山道的邁爾斯,曾經派軍攻打何奧的後衛,但很快就被擊潰,邁爾斯也遭到俘虜。[43]殘餘美軍後來輾轉逃回布魯克林。

上午9時,克林頓下令兩門重型火炮開火,發出兩響信號炮聲,然後下令包抄部隊推進。[42]華盛頓在上午9時也得悉英軍的目標是在長島,由曼哈頓派出更多援軍,並在布魯克林山地上觀戰。[44]

西面佯攻:戰鬥山之戰[编辑]

格蘭特本應在日出後攻打高旺努斯山道,但他在半夜臨時決定發動佯攻。當何奧等人仍在翻越牙買加山道時,格蘭特在27日半夜派出300名步兵,打算滋擾美軍陣地。這批步兵在高旺努斯山道前遭遇少量美軍守兵,並且在短時間內將之擊潰。[45]

普特南在半夜3時得悉格蘭特發動進攻,慌忙趕到高旺努斯山道,命令斯特靈勳爵帶兵迎擊。斯特靈勳爵的1,600人向前移動不久,便看到英軍步兵列陣而來,雙方以火炮及火槍互相攻擊,並在戰鬥山英语Battle Hill一地激戰連場。由於美軍到日出後仍能抵擋英國攻勢,且誤以為英軍已經派出全部軍隊,一度相信勝利已經在望。[46]

正面攻擊:富萊布殊山道之戰[编辑]

另一方面,海斯特在日出前已開始炮擊沙利文的防線,但一直沒有推進。由於西面的戰鬥山正在激戰,沙利文調走部分守兵前往支援,令到中央的防禦更加薄弱。上午9時,沙利文猛然聽到左翼的貝福德傳來炮聲,然後看到海斯特的黑森傭兵即時向前推進,才發現自己已經遭到包圍。[47]

雖然美軍擁有地形優勢,使到正面及包抄的英軍俱有多人死傷,但畢竟寡不敵眾。海斯特的黑森士兵裝上長刺刀後,向美軍駐守的山丘衝鋒,使沒有刺刀的美軍死傷慘重。無法逃走的士兵幾乎全數向黑森士兵投降,而逃走的士兵則遭到克林頓的英軍從側翼射擊。沙利文下令美軍突圍撤退,並親自到前線監督,成功協助數百人逃出英軍包圍網。不過沙利文自己卻因此被英軍俘虜。當時已經為上午10時。[48]

西面攻擊:科特柳大宅之戰與「馬利蘭州四百死士」[编辑]

斯特靈勳爵帶領「馬利蘭州四百死士」拖延英軍。繪於1858年。

當沙利文的軍隊潰退之時,西面的斯特靈勳爵卻毫不知情。美軍仍然守住格蘭特的攻勢,而且格蘭特的陣列更稍為退後。事實上格蘭特正等待海路而來的2,000名皇家海軍陸戰隊增援,以及海斯特的黑森士兵從右面包抄。[44]

上午11時,格蘭特發動猛攻,並獲得東面的黑森士兵援助,美軍即時陷入危機。當斯特靈勳爵下令部隊撤離高旺納斯山地時,英軍已經魚貫湧上山路,而康沃利斯的包抄軍隊也堵塞了退路,只有布魯克林與高旺納斯之間一條狹窄濕地可以通行。[49]

眼見情勢危機,斯特靈勳爵下令全軍穿過濕地撤退,自己則與超過260名馬利蘭州士兵殿後。為拖延英軍,斯特靈勳爵把步兵配置於科特柳大宅英语Old Stone House (Brooklyn, New York)(今日布魯克林區老石屋),然後六次向迫近的英軍正面進攻,為身陷泥沼的美軍爭取時間。結果馬利蘭士兵幾乎滅隊而亡,共有256人在大宅前戰死,只有10人在次日早上潛回布魯克林。率先衝鋒的斯特靈勳爵雖然生還,但又不想向英軍投降,最後衝破包圍的英軍火網,向黑森士兵投降,其時為下午2時。[50]這批馬利蘭士兵後來被尊稱為「馬利蘭州四百死士英语Maryland 400」,並世代受到紀念。

英軍停止追擊與美軍撤回曼哈頓[编辑]

1776年8月28日晚,美軍帶同傷兵、物資與武器,由布魯克林撤回曼哈頓。英軍在當晚風向改變後,並沒有派軍艦到東河封阻退路,使美軍得以全部安全離開。

8月27日下午,布魯克林高地外的美軍已經潰退,但何奧卻下令停止追擊,令到士氣大振的英軍極度失望,以至何奧要多次重覆指令。下午雙方繼續隔空開炮,但沒有接戰。[51]何奧的決定後來備受非議,批評者多指英軍乘勝追擊可以擴大戰果。然而何奧一直以邦克山戰役的慘勝為戒,故此只下令士兵準備圍城,包圍狹窄的布魯克林高地。克林頓後來向國會作證時,雖然同意美軍可能會在追擊落敗,但也指出英軍沒有攻陷布魯克林的必勝把握,而他自己也會下令停止追擊。[52]8月28日,紐約市受風暴吹襲,颳起強烈東北風及暴雨,使何奧中將的軍艦屢次無法進入東河,封阻美軍的水上退路。[53]

至於美軍方面,華盛頓在8月28日早上仍未察覺到危險,下令曼哈頓增派更多軍隊到布魯克林。[54]幸好抵埗不久的湯馬士·密夫林英语Thomas Mifflin准將請纓到前線偵察,並收到英軍將在晚上圍攻布魯克林的不實情報,隨即勸告華盛頓撤退。[55]

8月28日下午,華盛頓趕忙準備撤退。他先向身在布朗克斯威廉·海夫英语William Heath少將送信,要他盡快徵用所有可用船隻,並在當晚駛到布魯克林。[55]下午4時,華盛頓召開軍事會議,商討撤退程序。會上密夫林再次請纓,由自己的賓夕法尼亞州步兵留守布魯克林,盡力拖延英軍的「夜襲」。為免影響士氣,華盛頓下令士兵收拾全部物資,預備「夜襲」英軍。[56]

晚上9時,美軍的撤退行動開始,海夫徵集的小船在漆黑中穿越洶湧的潮水,往返曼哈頓及布魯克林的碼頭。[57]美軍雖然一直以秩序散亂見稱,而且人數有近9,000人,但在撤退時卻井然有序。所有士兵都遵從華盛頓的指令,全程保持安靜。至於密夫林則在布魯克林山地點起營火,迷惑英軍。晚上11時,東北風戛然而止,但英軍並沒有在半夜派軍艦北上,錯失大好時機。[58]

8月29日,美軍再次受到幸運眷顧。首先,美軍因船艦不足,撤退進度非常緩慢。然而破曉前夕,紐約市竟然升起濃霧,到日出之後仍然未有消散,為美軍提供了必須的掩護。[59]第二,密夫林雖然收到錯誤指令,一度將全軍撤離布魯克林,但英軍竟然沒有察覺。結果密夫林遇到華盛頓後,還有時間趕回布魯克林高地防守。上午7時,最後一批美軍亦安全撤走。[60]

後續影響[编辑]

8月29日早上8時,濃霧逐漸散去,布魯克林山地空無一人,正在圍城的英軍完全始料不及。格蘭特、珀西伯爵、何奧及克林頓等人,更對美軍巧妙的撤退大為讚賞。整體而言,英國的將軍對勝果仍然滿意,認為叛黨經此大敗,很快便會瓦解。[61]克林頓雖然對何奧沒有追擊非常不滿,但他自己也向家人寫書,估計戰爭在年底前便會結束。其他軍官則批評何奧沒有在28日晚派軍艦進入東河戒備,使美軍可以連同物資全數逃走。 [62]

至於美軍方面,正如何奧等人所料,大陸軍士氣因長島之敗而嚴重受挫。縱然華盛頓在指揮撤退上表現出色,但在戰術部署上卻連番失誤,受到不少軍官質疑,部分士兵更乘機離去。最後,美軍雖然成功撤回曼哈頓島,但卻陷入戰略被動。何奧可以輕易發揮水上優勢,由曼哈頓島後方包抄,屆時美軍將無路可逃。這使華盛頓最終要放棄防守紐約,並承受其對美國革命的壞影響。[63]

相關條目[编辑]

註釋[编辑]

  1. ^ 1.0 1.1 McCullough 2005,第107-108页
  2. ^ 2.0 2.1 Middleton 2012,第46-47页
  3. ^ 3.0 3.1 McCullough 2005,第118页
  4. ^ Middleton 2012,第48页
  5. ^ Middleton 2012,第48-49页
  6. ^ 6.0 6.1 Middleton 2012,第49-50页
  7. ^ McCullough 2005,第118-119页
  8. ^ Lengel 2005,第129页
  9. ^ Lengel 2005,第131页
  10. ^ McCullough 2005,第127-128页, Field 1869,第144页
  11. ^ Field 1869,第144页
  12. ^ McCullough 2005,第127-128页
  13. ^ 13.0 13.1 McCullough 2005,第129页
  14. ^ Lengel 2005,第132页
  15. ^ 15.0 15.1 15.2 Middleton 2012,第46页
  16. ^ Middleton 2012,第45页
  17. ^ Middleton 2012,第47页
  18. ^ 18.0 18.1 McCullough 2005,第133-134页
  19. ^ McCullough 2005,第135页, Lengel 2005,第135页
  20. ^ McCullough 2005,第137-138页
  21. ^ McCullough 2005,第139页
  22. ^ 22.0 22.1 Middleton 2012,第51页
  23. ^ Middleton 2012,第51-52页
  24. ^ McCullough 2005,第144页
  25. ^ 25.0 25.1 McCullough 2005,第145页
  26. ^ Lengel 2005,第138页
  27. ^ McCullough 2005,第148页
  28. ^ McCullough 2005,第152页
  29. ^ 29.0 29.1 McCullough 2005,第157页
  30. ^ McCullough 2005,第157页, Johnston 1878,第141页
  31. ^ McCullough 2005,第158页
  32. ^ McCullough 2005,第153-154页
  33. ^ McCullough 2005,第160页
  34. ^ McCullough 2005,第160-161页
  35. ^ McCullough 2005,第162-163页
  36. ^ McCullough 2005,第163页
  37. ^ McCullough 2005,第165页
  38. ^ 38.0 38.1 McCullough 2005,第165-166页
  39. ^ McCullough 2005,第169页
  40. ^ McCullough 2005,第168-169页
  41. ^ McCullough 2005,第169-170页
  42. ^ 42.0 42.1 McCullough 2005,第170页
  43. ^ Gallagher 1995,第137页, Field 1869,第185页
  44. ^ 44.0 44.1 McCullough 2005,第176页
  45. ^ McCullough 2005,第171页
  46. ^ McCullough 2005,第172页
  47. ^ McCullough 2005,第173页
  48. ^ McCullough 2005,第173-174页
  49. ^ McCullough 2005,第176-177页
  50. ^ Lengell 2005,第146页, McCullough 2005,第176, 182页
  51. ^ McCullough 2005,第178页
  52. ^ McCullough 2005,第194-195页
  53. ^ McCullough 2005,第186, 192页
  54. ^ McCullough 2005,第182页
  55. ^ 55.0 55.1 McCullough 2005,第185页
  56. ^ McCullough 2005,第185-186页
  57. ^ McCullough 2005,第186页
  58. ^ McCullough 2005,第187-188页
  59. ^ McCullough 2005,第191页
  60. ^ McCullough 2005,第187-191页
  61. ^ McCullough 2005,第191-192页
  62. ^ McCullough 2005,第192-193页
  63. ^ McCullough 2005,第196-197, 202-203页

參考資料[编辑]

  • Field, Thomas Warren, The Battle of Long Island, Brooklyn, NY: The Long Island Historical Society. 1869 (英文) 
  • Fischer, David Hackett, Washington's Crossing,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6, ISBN 978-0-19-518159-3 (英文) 
  • Gallagher, John J., The Battle of Brooklyn 1776, Brooklyn, NY: Castle Books. 1995, ISBN 978-0-7858-1663-8 (英文) 
  • Johnston, Henry Phelps, The Campaign of 1776 Around New York and Brooklyn, Brooklyn, NY: Long Island Historical Society. 1878, ISBN 0-548-34227-X (英文) 
  • Lengel, Edward, General George Washington, New York: Random House Paperbacks. 2005, ISBN 0-8129-6950-2 (英文) 
  • Middleton, Richard, The War of American Independence: 1775-1783, New York: Pearson Education Limited.. 2012, ISBN 978-0-582-22942-6 (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