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高欢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高欢
北齐追尊皇帝
前任:
繼任:高澄
國家 北魏東魏
主君 爾朱榮爾朱兆元朗 (北魏)魏孝武帝魏孝靜帝
高姓
封爵 渤海王
出生 北魏孝文帝太和二十年
496年
逝世 東魏孝靜帝武定五年
547年(50–51歲)
廟號 高祖
諡號 神武皇帝

高歡(496年-547年),鲜卑汉族,鲜卑名賀六渾,为北魏東魏權臣,也是北齐政权的奠基者。追尊為「神武帝」。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高欢自称祖籍渤海郡蓨县(今河北景县),《北齐书·神武上》说高欢“六世祖,晋玄菟太守。隐生,庆生,泰生,三世仕慕容氏。”祖父高谧被流放懷朔鎮,后世居于此,家族被鮮卑化。高欢雖自称為漢人,但据史载“累世北边,故习其俗,遵同鲜卑”,也有学者认为就是鲜卑人。《北齐书·神武上》记载他“目有精光,長頭高顴,齒白如玉,少有人傑表。深沉有大度,輕財重士,廣結士人,為豪俠所宗。”高欢的母亲韩期姬高樹生正室,在他出生后不久即去世,高樹生将他交给胞姐和姐夫尉景抚养长大。在六镇起义爆发后,先后投靠杜洛周葛荣,后来投奔爾朱荣。他向爾朱榮提出讨伐胡太后亲信郑俨徐纥清君侧[1],受爾朱榮赏识。在河阴之变后,爾朱榮掌握朝政,高欢被封为晋州刺史。

创业[编辑]

後來北魏孝莊帝殺死爾朱榮,爾朱家族起兵讨伐孝莊帝,孝莊帝战败被杀。爾朱家族立长广王元晔为帝。高歡却没有参与这次行动。后来他设法说服爾朱兆派他统帅镇压六镇之乱得到的降兵[2],并带领他们前往河北[3]

爾朱家族残暴不仁,高欢遂产生讨伐爾朱家族的想法。在此期间,爾朱兆听从慕容绍宗的建议,企图一举把高欢解决。但高欢深藏不露,使得爾朱兆与他结为兄弟[4],不设防备。爾朱度律废元晔,立节闵帝,封高欢为渤海王,并征其入朝。高欢清楚其中有诈,拒不接受。不久之后,高欢在信都起兵,立元朗为帝,正式讨伐爾朱氏。经过一年的战斗,高欢击败了爾朱兆、爾朱世隆爾朱彦伯爾朱天光爾朱度律爾朱仲远等人,掌握了政权。慕容绍宗归降,被高欢重用。

高欢於是废节闵帝和元朗,另立北魏孝文帝之孫元修為北魏孝武帝[5]。高歡独揽大权,使孝武帝非常不满。孝武帝联合贺拔岳试图牵制高欢的势力。高欢亲信司空高乾密奏高欢孝武帝有二心[6],结果被孝武帝杀掉。高欢哭着说:“天子枉害司空!”两人关系迅速恶化。高欢命令侯莫陈悦干掉贺拔岳,并派侯景去接收贺拔岳的部队。不料,贺拔岳的部下奉戴宇文泰为主,侯景无功而返。宇文泰用为贺拔岳报仇的名义起兵,并发檄文讨伐高欢。孝武帝終於在534年逃往關中投靠宇文泰,而高歡另立元善見為孝靜帝,遷都(今河北臨漳西南),史稱東魏,由高歡任相。当年12月,宇文泰杀孝武帝,立元宝炬为帝,定都长安,史称西魏。东西魏对峙的局面形成。

與西魏之戰[编辑]

天平四年(537年)春,高欢、高昂窦泰分三路进攻西魏。窦泰进攻潼关,宇文泰故意示弱,率精锐出潼关左面的小关,攻其不备,东魏军大败,大将窦泰自杀。高欢被迫撤军。

十月,高歡率兵二十萬至蒲津(今山西永濟縣一帶)攻打西魏,志在為竇泰復仇,高歡命令高昂領兵三萬出河南。時關中大饑,宇文泰所將不滿萬人。東魏右長史薛琡提議堅守糧道,不可渡河野戰;侯景也勸高歡分成二軍,相繼而進,但高歡不接受建議。後高歡渡河至馮翊城下,西魏華州刺史王羆有備,不可攖其鋒,乃涉洛水,軍於許原西。宇文泰至渭南,徵諸州兵馬,諸將認為眾寡不敵,請求緩進,不許。宇文泰令造浮橋於渭河,軍隊備有三日糧食,以輕騎渡渭河,至沙苑(今陝西大荔南,洛、渭之間)距東魏軍僅六十里。宇文泰採用李弼的計謀,列陣於渭曲,又命將士將武器藏在蘆葦中,候聞鼓聲而起。不久,高歡遣東魏兵至,見西魏兵少人乏,於是兵馬輕敵冒進,一時行伍亂次。宇文泰遂鳴鼓擊之,于謹等六軍與之合戰,李弼率鐵騎橫擊,東魏兵潰散敗北,喪兵七萬。這時李穆獻計:「高歡膽破矣,逐之可獲。」宇文泰不聽,還軍渭南,這時所徵諸州之兵剛到前線,宇文泰命令士兵每人種樹一株,以旌武功。李弼等十二大將,以功進爵,史稱“沙苑之戰”。

公元538年,高欢部将侯景夺回洛阳金墉城,宇文泰率军救援,一开始东魏气势如虹,宇文泰战马中箭,把宇文泰甩在地上,结果宇文泰差点被俘虏。但不久后西魏军重整旗鼓,侯景被击败,高昂率军追击宇文泰,战败被斩。此战双方打平,但高欢痛失一员大将。

公元543年,高昂的哥哥高仲密以北豫州投降西魏,高欢率十万大军讨伐,宇文泰率军救援。高欢大将彭乐以数千骑兵冲入西魏北军,取得很大胜利,高欢鸣鼓进击,斩首三万余级。高欢派彭乐追击宇文泰。宇文泰狼狈不堪,向彭乐哀求:“彭将军你太傻了!今天你杀掉我,明天你还有用吗?何不还营,把我丢下的金银宝物取走呢?”彭乐闻讯便不再追击,回去跟高欢报告:“宇文泰侥幸逃跑,已经心惊胆战!”高欢听说彭乐放走大敌,气得要命,却无可奈何。

隔日,双方重整旗鼓再战。这一次西魏占了上风,东魏战败,高欢被迫撤退。宇文泰命令贺拔胜率三千兵马追击高欢,贺拔胜的兵器几乎都击到了高欢,贺拔胜边追边喊:“贺六浑,我贺拔破胡(贺拔胜字破胡)今天一定宰了你!”所幸高欢部下射死贺拔胜坐骑,这才顺利脱险。高欢回军后,下令把贺拔胜留在东魏的几个儿子统统杀掉,贺拔胜郁郁而终[7]

武定四年(546年),高歡率十萬大軍在玉璧(山西稷山)與宇文泰交戰,西魏守将韦孝宽积极防守,高欢无懈可击。东魏苦攻玉壁五十多天,战死病死七万多人,高歡因忧愤生病,被迫撤退。西魏造謠高歡中箭病危,高歡回師途中帶病召集群臣,請斛律金高歌〈敕勒歌〉一首:“敕勒川,陰山下,天似穹廬,籠蓋四野。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曲中高歡親自和唱,哀慟流淚。隔年病死于晋阳,葬于义平陵(不过据《资治通鉴》记载,义平陵是高欢的衣冠冢,实陵潜葬于鼓山石窟)。

高欢之子高洋篡魏登基后,追尊高欢为高祖神武皇帝

評價[编辑]

高歡善於玩弄權術,足智多謀,精通權宜之計。从他替尒朱荣出谋划策,到后来击破掌权的尒朱家族都显示了这一点。另外,高欢临终前嘱咐儿子高澄,指出侯景必然造反[8],但只要用慕容绍宗为将就可讨平。结果不出高欢所料[9][10]。高歡用人惟才是用,為北齊立國打下了堅固的基礎。

然而,高欢野心太大,未能处理好与孝武帝的关系,致使孝武帝出奔宇文泰,最终造成东西魏对峙之局。而且,高欢控制的东魏实力虽远强于西魏,但他在戰術不及宇文泰,导致他终其一生未能统一北方。高欢亦教子无方,他身后的北齐政权暴君輩出,朝政混乱,最终被宇文氏的北周消灭。

爾朱榮認識高歡時,對高歡能讓馬乖乖站著讓他清洗,十分驚訝,高歡表示強硬手段才是唯一方法[11],爾朱榮對他記憶十分深刻,開始拔擢他[12]。後來,高歡幾個兒子有次面對一團繩索難解,其中次子高洋一刀砍斷,高歡十分高興。此為「快刀斬亂麻」一語由來[13]

家族[编辑]

  • 子:高歡一共生子15人

部下[编辑]

影視創作[编辑]

飾演高歡的演員 影視作品 飾演高歡的演員 影視作品
張明健 陸貞傳奇》(于正工作室2013年電視劇)

参考文献[编辑]

  1. ^ 《北齐书·神武上》:荣遂坐神武于床下,屏左右而访时事。神武曰:“闻公有马十二谷,色别为群,将此竟何用也?”荣曰:“但言尔意。”神武曰:“方今天子愚弱,太后淫乱,孽宠擅命,朝政不行。以明公雄武,乘时奋发,讨郑俨、徐纥而清帝侧,霸业可举鞭而成。此贺六浑之意也。”荣大悦,语自日中至夜半,乃出。自是每参军谋。
  2. ^ 《北史卷六 齐本纪上第六》:兆患之,问计于神武。神武曰:“六镇反残,不可尽杀,宜选王素腹心者,私使统焉,若有犯者,罪其帅,则所罪者寡。”兆曰:“善!谁可行也?”贺拔允时在坐,请神武,神武拳殴之,折其一齿,曰:“生平天柱时,奴辈伏处分如鹰犬,今日天下安置在王,而阿鞠泥敢诬下罔上,请杀之。”兆以神武为诚,遂以委焉。
  3. ^ 《北史卷六 齐本纪上第六》:居无何,又使刘贵胜请兆,以并、肆频岁霜旱,降户掘黄鼠而食之,皆面无谷色,徒污人国土。请令就食山东,待温饱而处分之。兆从其议。
  4. ^ 《北齐书·神武上》:其长史慕容绍宗谏曰:“不可,今四方扰扰,人怀异望,况高公雄略,又握大兵,将不可为。”兆曰:“香火重誓,何所虑也。”绍宗曰:“亲兄弟尚尔难信,何论香火!”时兆左右已受神武金,因谮绍宗与神武旧有隙,兆乃禁绍宗而催神武发。神武乃自晋阳出滏口。路逢爾朱荣妻北乡长公主,自洛阳来,马三百匹,尽夺易之。兆闻,乃释绍宗而问焉。绍宗曰:“犹掌握中物也。”于是自追神武。至襄垣,会漳水暴长,桥坏。神武隔水拜曰:“所以借公主马,非有他故,备山东盗耳。王受公主言,自来赐追,今渡河而死不辞,此众便叛。”兆自陈无此意,因轻马渡,与神武坐幕下,陈谢,遂授刀引头,使神武斫己。神武大哭曰:“自天柱薨背,贺六浑更何所仰,愿大家千万岁,以申力用。今旁人构间至此,大家何忍复出此言!”兆投刀于地,遂刑白马而盟,誓为兄弟,留宿夜饮。
  5. ^ 《北史·魏兰根传》:神武将入洛阳,时废立未决,令兰根察节闵帝。帝神采高明,兰根恐于后难测,遂与高乾兄弟及黄门侍郎崔甗同请。神武不得已,遂立武帝。
  6. ^ 《北齐书·高乾列传》:及武帝置部曲,乾乃私谓所亲曰:“主上不亲勋贤,而招集群竖。数遣元士弼、王思政往来关西,与贺拔岳计议。又出贺拔胜为荆州刺史,外示疏忌,实欲树党,令其兄弟相近,冀据有西方。祸难将作,必及于我。”乃密启高祖。高祖召乾诣并州,面论时事,乾因劝高祖以受魏禅。高祖以袖掩其口曰:“勿妄言。今启司空复为侍中,门下之事,一以相委。”高祖屡启,诏书竟不施行。
  7. ^ 《周書·賀拔勝傳》:是歲,勝諸子在東者,皆為齊神武所害。勝憤恨,因動氣疾。大統十年,薨于位。
  8. ^ 梁書·侯景傳》:及神武疾篤,謂子澄曰:「侯景狡猾多計,反覆難知,我死後,必不為汝用。」
  9. ^ 《北齐书·神武下》:至是,世子为神武书召景。景先与神武约:得书,书背微点,乃来。书至,无点,景不至。又闻神武疾,遂拥兵自固。神武谓世子曰:“我虽疾,尔面更有余忧色,何也?”世子未对。又问曰:“岂非忧侯景叛耶?”曰:“然。”神武曰:“景专制河南十四年矣,常有飞扬跋扈志,顾我能养,岂为汝驾御也!今四方未定,勿遽发哀。厍狄干鲜卑老公,斛律金敕勒老公,并性遒直,终不负汝。可朱浑道元、刘丰生远来投我,必无异心。贺拔焉过儿朴实无罪过。潘乐本作道人,心和厚,汝兄弟当得其力。韩轨少戆,宜宽借之。彭乐心腹难得,宜防护之。少堪敌侯景者唯有慕容绍宗,我故不贵之,留以与汝,宜深加殊礼,委以经略。”
  10. ^ 《北史·慕容紹宗傳》:時景軍甚盛,初聞韓軌往討之,曰:「啖豬腸小兒。」聞高嶽往,曰:「此兵精人凡爾。」諸將被輕。及聞紹宗至,扣鞍曰:「誰教鮮卑小兒解遣紹宗來?若然,高王未死邪?」及與景戰,諸將頻敗,無肯先者。
  11. ^ 《北齐书·神武上》:先是,刘贵事荣,盛言神武美,至是始得见,以憔悴故,未之奇也。贵乃为神武更衣,复求见焉。因随荣之厩。厩有恶马,荣命翦之。神武乃不加羁绊而翦,竟不蹄啮,已而起曰:“御恶人亦如此马矣。”
  12. ^ 《北齐书·神武上》:荣尝问左右曰:“一日无我,谁可主军?”皆称尒朱兆。曰:“此正可统三千骑以还,堪代我主众者,唯贺六浑耳。”因诫兆曰:“尔非其匹,终当为其穿鼻。”
  13. ^ 北齐书·文宣帝》:高祖嘗試觀諸子意識,各使治亂絲,帝獨抽刀斬之,曰:「亂者須斬。」高祖是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