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足山大乘教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鸡足山大乘教,又称为“张保太大乘教”,为清朝康熙年间由张保太云南鸡足山创立的羅教系的秘密宗教组织,被清政府列为邪教

名词释意[编辑]

鸡足山大乘教北魏大乘教和始于明朝东大乘教并无直接联系。但大乘教对弥勒佛的崇拜和叛乱自南北朝起一直没有中断,因此,鸡足山大乘教也是这种延续。而鸡足山大乘教的无生老母崇拜则直接来自于始于明朝的西大乘教,歸本於正德年間北直隸密雲軍人羅思孚所創之羅教,主張三教合一,崇奉老母娘

鸡足山大乘教因传教地在云南鸡足山而得名。

历史[编辑]

一般认为,鸡足山大乘教最初由云南腾越州生员杨鹏翼于康熙年间所创。

杨鹏翼信奉由陕西泾阳傳來的羅教,在雲南地區講論時藝文時,向信佛教鄉民傳教,要求民眾喫齋,禮拜老母娘。使鸡足山大乘教最终成势的是其弟子张保太。

张保太是云南大理太和县人,生于云南景东府。自幼喫斋。自清康熙二十余年间,张保太在大理府鸡足山上开堂传教,自取法名“道岸”,释名“洪裕”,并称“西来教主”,是鸡足山达摩传派。张保太称其教为“陕西泾阳八宝山无生高老祖开派,流传到四十八代祖师杨鹏翼”。张保太受教于杨鹏翼,因此自称是四十九代收圆祖师。鸡足山地处交通要道,张保太的传授得到很多人响应。

当时正值康熙帝平定三藩之亂(1673-1681年),民众饱受战乱之苦,渴望“明主”现世。鸡足山大乘教教徒则希望以宗教支持朱明东山再起,因此很受清政府关注,严加防范控制;以后大乘教渐渐放弃复明思想,专力反抗清政府,制造暴動雍正初年,大乘教已经形成以云南、四川、贵州三省独立运作的中心,势力达到湖广山西河南安徽江西广东江南各省,甚至远达京师等地。在常州,曾发生一家十三口殉教惨案,这些信徒相信当年应当升天成佛,于是集体絕食辟谷而终。

雍正八年(1730年),清廷首次破获大乘教案。但由于交通不便,公家围剿困难,所以延绵日久,牵连众多。乾隆二十五年,鸡足山大乘教的一个分支无为教,在其已死教首孙奎的徒弟宋朝伦领导下,在四川合江起事。宋朝伦利用前教首孙奎的影响力,诈称孙奎未死。于是很多人响应参与暴动,造成了整个西南地区局势动荡,民众恐慌。在宋朝伦被捕后,清政府为杜绝有人再次诈称前教首未死,下令所有教徒跪于刑场,观看凌迟绞死斩首宋朝伦等要犯。

贵州区鸡足山大乘教最终在乾隆十一年(1746年)四月十五日为云贵总督兼管贵州巡抚事的张广泗所灭。[1] 随后张广泗乘胜追击,一举将其他省份的大乘教灭除。四川区教首刘奇和其他各省教首都被处死

教义[编辑]

鸡足山大乘教教义的核心为三教合一,但特别重佛教。其供奉的神有无极圣母玉皇大帝弥勒佛。杨鹏翼著有《解三教释道》等书。张保太刊刷了这些书,使其成为该教开创教义。

与以往的大乘教单事弥勒佛不同,鸡足山大乘教儒释道三教合一。这种复合崇拜对后世其他新兴宗教的发展是有很强的影响的;比如,清末民初盛行的归根道[2]

组织结构[编辑]

由于交通不便,大乘教在云南四川贵州各有中心。在云南,教权一直掌握在张氏家族手中;在张保太儿子亡故后,张保太传位于继子张晓。乾隆六年(1741年)张保太死于监狱,所留下的经卷、柬帖、授记等,均由义子张晓继承下来,接掌开法堂和散发授记之权,成为云南掌教之首。云南区的势力范围包括湖南等处。

在贵州,则由张保太另一个弟子魏明琏掌管教权。魏明琏死后,妻子王氏接管贵州区教权。

在四川,掌管教权的先后有三人,唐登芳、孙奎和刘奇。孙奎死后,刘奇接管四川区教权。与其他人不同,刘奇政治意图明确,著有《东明历》等经卷,还在一些经文中谈论“历代兴废”等政治理念。

参见[编辑]

相关条目[编辑]

参考书目[编辑]

註解[编辑]

  1. ^ 《朱批档》,乾隆十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云贵总督张广泗奏折:《清高宗实录》卷268,乾隆十一年六月辛未
  2. ^ [hk.plm.org.cn/e_book/xz-7972.pdf “中国宾川鸡足山佛教论坛”综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