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秋雨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余秋雨

余秋雨
出生 1946年08月23日 (1946-08-23)(68歲)
 中華民國浙江餘姚
職業 作家
國籍  中華人民共和國
創作時期 1980年代至今
體裁 散文
主題 山水遊記
代表作 文化苦旅[1]
山居筆記
霜冷長河
千年一嘆
行者無疆
借我一生
配偶 馬蘭

余秋雨(1946年8月23日),中國浙江餘姚人,上海戲劇學院教授,曾任上海戲劇學院副院長、院長、榮譽院長,知名的學者作家。其文化散文集,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二十一世紀初的中國大陸最暢銷書籍中佔據了非常重要的地位,在台灣香港等地也有很大影響。現任澳門科技大學人文藝術學院院長。

簡歷[編輯]

  • 1946年8月23日出生於浙江餘姚縣橋頭鎮(今屬慈溪縣)。
  • 1957年搬到上海,1963年畢業於上海晉元中學,考入上海戲劇學院
  • 1968年8月畢業於上海戲劇學院戲劇文學系。
  • 1983年到1986年間,出版了一系列學術著作,包括《戲劇理論史稿》、《戲劇審美心理學》、《中國戲劇文化史述》、《藝術創造工程》等,先後獲全國戲劇理論著作獎、上海市哲學社會科學著作獎、全國優秀教材一等獎。《戲劇理論史稿》是戲劇思想理論著作,博士點教材;《戲劇審美心理學》是中國首部戲劇美學著作。
  • 1985年時,在從未擔任過一天副教授的情況下被破格提升為教授,並以39歲成為當時中國大陸最年輕的文科正教授。
  • 1986年獲「國家級突出貢獻專家」稱號,當時獲此稱號的全國僅十五名,領取國務院特殊津貼。
  • 1986年開始被任命為上海戲劇學院副院長、院長,上海市寫作學會會長,上海市委諮詢策劃顧問,並被選為「上海十大高教精英。」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後期開始寫作文化散文,之後更加辭去正廳級的戲劇學院院長職務,以考察研究國內外各大文明和文化地。他先後出版了《文化苦旅》、《山居筆記》、《霜冷長河》、《千年一歎》、《行者無疆》、《借我一生》、《我等不到了》等七部散文集。在大陸公布近十年來全國最暢銷書籍前十名中,余秋雨一人獨佔了四本[2]。這些散文集,先後獲中國作家協會魯迅文學獎、中國出版獎、上海優秀文學作品獎、台灣聯合報讀書人最佳書獎(連續兩屆)、金石堂最有影響力書獎、台灣中國時報白金作家獎、馬來西亞最受歡迎的華語作家獎、香港電台最受歡迎書籍獎等,同時也使余秋雨成為中國當代最具公眾影響力的學者和作家之一。

2004年底,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北京大學、中華英才編輯部等單位選為「中國十大藝術精英」和「中國文化傳播座標人物」。

  • 2005年,成為參加有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支持的「2005年世界文明論壇」的唯一中國學者。[3]
  • 2005年春季在台灣各大城市的巡迴演講,每場都擁擠了數千名聽眾,被台灣媒體稱之為「難以想像的余秋雨旋風」。天下文化出版公司所編的《傾聽秋雨》一書,記錄了這一盛況。

近年來,他在「中華文明和世界文明」的總標題下,應邀在美國哈佛大學、耶魯大學、馬里蘭大學、紐約亨特學院和華盛頓美國國會圖書館發表演講。

據報導,2006年余秋雨版稅收入至少1,400萬人民幣,為中國作家之首。[4]

2010年出任澳門科技大學人文藝術學院院長。

個人生活[編輯]

余秋雨的妻子叫馬蘭,他比妻子大16歲,馬蘭是著名的黃梅戲演員,曾獲得美國紐約頒發的第二十七屆「亞洲最傑出藝人獎」,是安徽省黃梅戲劇院院長。[5]

爭議與批評[編輯]

著名評論家樓肇明認為,「余秋雨是中國20世紀最後一位散文大師。」隨著余在公眾面前的大量曝光,面對的責備也隨之排山倒海而來。關於這方面可依「文革餘孽」與「歷史常識錯誤」兩方面探討。


余秋雨現象[1][編輯]

余秋雨一直在以親身歷險的方式考察著中華文明和世界文明,考察成果通過電視和書籍在全球華文界造成巨大影響。但在中國大陸的評論圈裡,卻一直有人對他進行著猛烈的「大批判」。尤其是這幾年來,「大批判」的規模越來越大,幾乎全國的報紙、刊物都有刊登,而「大批判」的內容,卻一直混沌不清。

一個奇怪的現象是,余秋雨很少為自己辯護,報刊網路上也很少刊登為他辯護的文章,因此造成了「一面倒」的傾向。但是,從他的書籍依然極為暢銷、他主持的電視節目也達到最高的收視率等事實來看,兩岸三地民眾未必支持那些「大批判」。其實,很多讀者針對那些「大批判」寫了反駁文章,只是投寄無門,發表無路,因為一般報刊追求刺激性,只對顛覆名人的文章有興趣。在這種情況下,很多讀者甚至把那些被一再退稿的反駁文章,寄到了出版余秋雨書籍的諸家出版社。後來,有網站通過網路徵文等方式,徵集了挺余的文章,系統地為余秋雨作辯護。如,其中《「余秋雨現象」的本質》一文即認為批余派「主要還是出於嫉妒」,由於余「主動放棄了官職名號和生存策略,幾乎不加任何掩護地出現在中國文化地平線上」「又優秀得那麼全面」,因此「成了被嫉妒最深的人」。  

捐款門[編輯]

2009年6月,由於媒體大眾以及名人的揭露,都江堰教育局首度開腔回應余秋雨捐款事件:他捐的是書不是錢。據稱,余秋雨給三所小學每校一萬冊圖書,實際價值超過20萬元。因校舍尚在修建中,據透露,余秋雨援捐的3萬冊圖書將在9月1日開學前運至都江堰[6]余秋雨的行為受到多人懷疑。[7]

文革歷史[編輯]

余秋雨的父親余學文曾在文革時遭關押迫害達十年之久,叔叔余志士割脈自殺於安徽蚌埠。但有人認為他在文化大革命時曾是張春橋姚文元麾下的「石一歌」寫作組的健筆,然而「石一歌」小組的幾百次會議余秋雨一次都沒有參加[8],而且其中相當長的時間余秋雨不在上海。1999年4月27日,《文藝報》發表余開偉文章《余秋雨是否應該反思》,揭起余秋雨的文革內幕。1999年第10期《四川文學》發表張育仁文章《靈魂拷問鏈條上的一個重要缺環》,文中指稱余秋雨曾經是「紅衛兵」。余秋雨之後曾在《借我一生》一書中,詳細回憶自己家庭當時被造反派打倒,全家老少八口人靠每月二十六元的救濟求生的經歷。

余傑相關[編輯]

1999年底北大青年余傑發表《余秋雨,你為何不懺悔》[9]一文,文中質問余秋雨「假如所有的中國人都不懺悔,那麼中國的自由和正義只存在於『過去』和『將來』。假如我們都像余秋雨先生那樣失去了對苦難的記憶、對罪惡的記憶、對責任的記憶,那麼我們所期盼的幸福和祥和的生活便永遠沒有保障。」斥之為「文革餘孽」(後余傑在《我們有罪,我們懺悔》一文中表示使用「文革餘孽」並不恰當,並在此文中向余秋雨就這一稱呼表示歉意)。余秋雨寫了《答余傑先生》答辯,這也是余秋雨唯一一次發表文章指名回應任何批評意見。[10]之後兩人曾在成都會面。不久余傑又發表長文《我們有罪、我們懺悔——兼答余秋雨先生》[11],認爲余秋雨在對許多具體事實的陳述中,「有大量避重就輕、自相矛盾甚至顛倒黑白的地方」,「有必要作出我個人的追問、質疑和反駁」。余秋雨對此沒有再正面做出回應。但是有意見認為余傑憑藉道聽途說和孫光萱一個人的「家藏材料」,就說成是「清查資料」作為證據[12];也有人認為余傑應該感到慶幸余秋雨沒有深究他的法律責任[13];還有人為余傑作為本身就有創作能力的作者,與孫光萱金文明等完全靠批評余秋雨而出名之輩聯合而感到惋惜[14]

古遠清相關[編輯]

2001年3月21日《文藝報》發表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教授古遠清的文章:「余秋雨現在不能也不會『懺悔』。要等大環境不再視『文革』為一些人的政治包袱的時候,到了看客們的心態均趨於平和理性的時候;或乾脆等余秋雨淡出文壇,或到了像周一良那樣步入老年,已看破紅塵之日。」2001年古遠清又在第2期《文學自由談》和2001年第2期《學術界》上發表《弄巧反拙欲蓋彌彰》、《論余秋雨現在還不能「懺悔」》、《余秋雨與「石一歌」》、《「花城」出了一本什麼樣的傳記》和《文化名人傳記也要打假》等五篇文章。據不完全統計,在數年間全國媒體出現批評、批判余秋雨的文章共有一千餘篇,其中單數量來說以古遠清為首,余開偉第二。2002年6月,余秋雨起訴古遠清侵犯名譽,索賠16萬元人民幣。2003年8月18日,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調解。2004年7月29日,《南方周末》以兩個整版的篇幅,刊登《余秋雨文革片斷》長文,據稱披露了余秋雨鮮為人知的文革經歷。同年11月3日的《新周報》以三個整版的篇幅,刊登《幫余秋雨回憶「文革」》專欄。在這些文章中,古遠清一再表示,「我自己也在文革中寫過大批判文章,但我能夠承認這一點。很多知識份子都在文革中有過錯,他們都在反思,可余秋雨為什麼要掩飾呢?」

作為回應,余秋雨的訴訟代理人上海恆信律師事務所鮑培倫律師在媒體上公布了上海一中院一年多前作出的民事調解書全文:「

  1. 被告古遠清分別在2001年第四期《南方文壇》、2000年3月21日《文藝報》、2001年第1期《魯迅研究學刊》、2001年第2期《文學自由談》和2001年第2期《學術界》上發表其撰寫的《弄巧反拙欲蓋彌彰》、《論余秋雨現在還不能「懺悔」》、《余秋雨與「石一歌」》、《「花城」出了一本什麼樣的傳記?》、《文化名人傳記也要打假》五篇文章,其中關於原告余秋雨涉及《評斯坦尼斯拉夫斯基「體系」》的有關內容與事實不符特向余秋雨表示歉意
  2. 原告余秋雨自願放棄要求賠償精神損失和經濟損失的訴訟要求;
  3. 案件受理費人民幣100元由被告古遠清負擔
  4. 雙方無其他爭議。
上述協議,符合有關法律規定,本院予以確認。
本調解書經雙方當事人簽收後,即具法律效力。
這一調解書的文號為(2002)滬-中民-(民)初字第388號。審判長為許偉基,審判員為華雙根,代理審判員為黃蓓,書記員為王茜。[15]

有實際文革審查經歷的人士的意見[編輯]

中共中組部退休幹部王尚賢,曾長期負責幹部考察工作,主要任務是考察八十年代提拔的幹部在文革期間的政治表現。王尚賢關於這一事件發表文章,認為余秋雨參與的教材編寫創作工作是在周恩來指示下,主要在周恩來鄧小平執政期間進行的,與文革前期「造反」「武鬥」「奪權」和後期「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階段,有本質性的區別。王尚賢認為這個階段的文化重建工作是極其艱難的,也是最最不應該批判的,卻恰恰是古遠清等比余秋雨還年長的幾個人的批判重點,因為現在的很多年青人並不了解文革十年內的變化和政治風潮。王尚賢最後感嘆:「首先是驚嘆余秋雨先生當時年紀輕輕就有如此清白的政治操守,接下來是驚訝批判者們怎麼敢於在朗朗乾坤之下徹底顛倒了是非!」[16]

文史錯誤[編輯]

所謂「文史錯誤」,則直指余秋雨的學術素養和水平,之後更發展為所謂的「余秋雨剽竊事件」。2003年,該風潮的核心人物為《咬文嚼字》月刊的資深編委金文明。金文明所著的《石破天驚逗秋雨》(《月暗吳天秋雨冷》前身)一書舉出大量資料,指稱余秋雨散文中有一百三十多處文史差錯。2003年10月19日,復旦大學古籍整理研究所所長章培恆教授在《文匯報》發表文章《恐非正解》,分析了金文明提出的所謂的「文史差錯」,並批評金文明這種對作家的「無端攻擊」。[17]

2004年,金文明再度發文,指稱經過他「逐字逐句」的校對,發現余秋雨在早年戲劇理論作品《中國戲劇文化史述》一書中剽竊章培恆教授的著作《洪升年譜》中關於代戲劇家洪升的介紹,直接質疑余秋雨的學術道德和人格。但是事情真相逐漸被中國的媒體和記者揭露,原來1985年出版的《中國戲劇文化史述》一書明確寫出被質疑的300餘字概引用自章培恆的《洪升年譜》,而且這300多字所用的字體不同於書內主體文章以示區別。在記者採訪金文明,問他為何不提及原書明確的出處引說時,自稱曾經「逐字逐句」校對過兩本著作的金文明回答他是「想當然」。2005年8月,七十多歲的章培恆教授在病榻上寫下《余秋雨何曾剽竊我的著作》一文,分析認為金文明根本就不是「想當然」,而是捏造事實誣衊陷害余秋雨[18]

余秋雨對於批評的應對[編輯]

與他的一些批判者不同,余秋雨本人很少就他被公開批評的任何事宜在任何途徑表示過反駁。截至2007年6月底,余秋雨仍然繼續在中央電視台鳳凰衛視等大媒體中頻頻出現,而各界主要批評的聲音已經平息了近兩年。

「含淚勸告請願災民」事件[編輯]

2008年6月5日,余秋雨在個人博客中發表日誌《含淚勸告請願災民》,認爲,汶川地震後一些家長在子女所在學校倒塌、子女被埋喪生後要求通過訴訟來懲處相關學校領導和承包商的舉動被「反華媒體」利用,這些媒體有四點「污衊性的説法」——「是天災,更是人禍;官方宣布法院不受理這事;五個境外記者拍攝這種場面時被公安「短時間拘留」,詢問他們的身份;難道地震真使中國民主了嗎?」;全體中國人為罹難者默哀三分鐘,並聲稱一位佛學大師告訴他,這些孩子「有十幾億人護持,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薩,會一直佑護中國。」他個人也認爲「孩子如果九天有靈,也一定已經安寧」;想不出有什麼機構會包庇相關責任人,但追究需要一個過程;「地震到了七點八級,理論上一切房屋都會倒塌,除非有特殊原因」,因而「再要論定房屋倒塌的其他原因,就麻煩得多了」;當前最重要的任務是防疫和堰塞湖搶險,家長們「一定是識大體、明大理的人」,「要做的是以主人的身份使這種動人的氣氛保持下去,避免橫生枝節」,被「對中國人歷來不懷好意的人」利用。

作品[編輯]

散文集(按首版時間先後順序)[編輯]

戲劇專業著作(按首版時間先後順序)[編輯]

  • 《戲劇理論史稿》1983年,上海文藝出版社。主要選材是東西方十多個國家的戲劇歷史,是中國大陸首部完整闡述世界各國自古代到現代的文化發展和戲劇思想的理論著作。獲全國戲劇理論著作獎、文化部全國優秀教材一等獎。
  • 《戲劇審美心理學》1985年,四川人民出版社。獲上海哲學社會科學獎。
  • 《中國戲劇文化史述》1985年,湖南人民出版社。
  • 《藝術創造工程》1987年,上海文藝出版社。主要是作者的課堂講稿。

秋雨合集(20卷)[編輯]

  • 《中國文脈》、《山河之書》、《千年一嘆》、《行者無疆》、《何謂文化》、《北大授課》、《君子之道》、《極端之美》、《吾家小史》、《冰河》、《世界戲劇學》、《中國戲劇史》、《藝術創造學》、《觀眾心理學》、《重大碑書》、《遺迹題額》、《莊子譯寫》、《屈原譯寫》、《蘇軾譯寫》、《心經譯寫》。
  • 該合集由余秋雨在已出版的著作的基礎上增刪改寫而成,包括了余秋雨的絕大部分文章,是目前為止最為完整的一套文集。

其他編選文集(包括他人編選)[編輯]

  • 《余秋雨台灣演講》1998年。
  • 藏著的中國》余秋雨主編 2002年,百花文藝出版社。根據大型電視文化專題片《中國博物館——源自100個博物館的往事》解說詞整理,主要選取介紹了中國100家博物館,有大量彩圖。
  • 笛聲何處[2],2004年,蘇州古吳軒出版社,185頁,責任編輯施曙華。主要選取戲劇專業著作和相關演講,介紹崑劇
  • 傾聽秋雨》2005年,天下文化出版,286頁。記錄余秋雨2005年2月台灣演講情況,摘選講稿及各界評論。

評價[編輯]

正面評價[編輯]

現代詩人公劉:「余氏帶著屬於自己卻又想著眾生的腦袋行萬里路,讀萬卷書,出的來,回得去,進得去,出得來。體會這一點,即足以令人肅然起敬了。」[19]

知名作家田崇雪:「我完全被他的大手筆大氣勢所折服,被余氏散文所體現的中華當代散文大靈魂、大氣派、大內蘊、大境界所折服了。」[19]

著名作家王安憶:「我想《文化苦旅》至少是有一種勇敢,它的勇敢在於,它不避嫌疑地讓散文這種日見輕俏的文體承載起一些比較重大心靈情節。」[19]

負面評價[編輯]

著名文學家、作家李敖評價余秋雨說:「余秋雨,逃避現實,他有沒有能力碰到一些核心問題,而不是光遊山玩水,光寫一些遊記之類的文章?」[20]

著名青年作家韓寒:「余秋雨老師前一陣子可以經常在電視里看見,他總是在考察模特的修養,問模特一些比如「1和2有什麼區別」之類的問題。但是奇怪的是,無論什麼場合,余秋雨老師給人的感覺是,他洗臉從來不用毛巾,而是用油條。」[19]

參考[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1. ^ 余秋雨新版《文化苦旅》,亞太日報,2014年3月18日
  2. ^ 風雨天一閣. 中國中央電視台. 2007年2月1日 [2007年6月19日]. 
  3. ^ World Civilization Forum 2005 日程(英文)
  4. ^ 彭志平. 大陸富豪作家排行 余秋雨占鰲頭. 中國時報. 2006年12月16日 [2006年12月17日]. 
  5. ^ 余秋雨、馬蘭「老夫少妻」的愛情往事. 中國雅虎網. [2011年] (中文(中國大陸)‎). 
  6. ^ 都江堰教育局首次回應作家群陷"捐款門"
  7. ^ 捐款門
  8. ^ 尚文保 焦尉 陸人祖. 回到歷史事實來看「余秋雨事件」. [2007年6月21日]. 
  9. ^ 余傑. 余秋雨,你為何不懺悔. 2000年1月10日 [2007年6月22日]. 
  10. ^ 余秋雨. 答余傑先生. 2000年1月21日 [2007年6月22日]. 
  11. ^ 余傑. 我們有罪、我們懺悔——兼答余秋雨先生. [2008年7月13日].  《大象論壇:愛與痛的邊緣》,大象出版社2001年3月版, ISBN:7-5347-2592-5,第95頁至第125頁
  12. ^ 滕時俊 王非. 「余秋雨事件」始末. [2007年6月22日]. 
  13. ^ 何東. 余傑的姿勢. [2007年6月22日]. 
  14. ^ 吳原. 為余傑惋惜. [2007年6月22日]. 
  15. ^ 新浪網讀書頻道
  16. ^ 王尚賢. 為什麼要混淆一個最重要的時間界限?. [2007年6月21日]. 
  17. ^ 滕俊時 王非. 「余秋雨事件」始末. [2007年6月21日]. 
  18. ^ 章培恆. 余秋雨何曾剽竊我的著作. [2007年6月21日]. 
  19. ^ 19.0 19.1 19.2 19.3 余秋雨:文化口紅還是文化大師. 中國雅虎網. [2011年] (中文(中國大陸)‎). 
  20. ^ 《李敖:大陆哪有文化名流!》. 網易. [2007-01-27] (簡體中文).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