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奥林匹克委员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中國奧委會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國奧林匹克委員會
中國奧林匹克委員會會徽
中國奧林匹克委員會會徽
國家或地區  中国
IOC編碼 CHN
成立 1910年
全國學校區分隊第一次體育同盟會成立,國際奧委會官網將此年標註為中國奧委會成立年份)
1952年
(現在的中國奧委會的實際創立年份)
加入IOC 1979年
所屬成員 亞奧理事會
總部 中國北京崇文區體育館西路2號
會長 苟仲文
秘書長 宋克勤
網頁 www.olympic.cn
中国奥委会商用徽记

中国奥林匹克委员会,简称中国奥委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体育组织,名義上成立于1952年,其實體組織為中华全国体育总会。1977年獲得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承認,同年與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分立而實體化。首任主席为钟师统[1],后继任主席为李梦华,现兼任主席为苟仲文

《中国奥林匹克委员会章程》中规定“中国奥委会是以发展体育和推动奥林匹克运动为任务的全国群众性、非营利性体育组织,代表中国参与国际奥林匹克事务。在与国际奥委会和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及各国家地区奥委会的关系中,唯有中国奥委会有权代表全中国的奥林匹克运动。”[2]

中国奥委会的宗旨:

“遵守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政策,遵守社会道德风尚;在中国领土上宣传和发展奥林匹克运动。”

现在中国奥委会主席由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兼任,中国奥委会标志为五星红旗奥运五环标志的组合图案,商用徽记为以中国书法笔触书就的两个红色半环[3]

历史[编辑]

中华全国体育总会的成立(1949年-1952年)[编辑]

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文艺和体育事业分工由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中央负责。同年10月26日,在北京召开了全国体育工作者代表大会,团中央书记冯文彬当选为主任,荣高棠为副主任兼秘书长。这次大会决定成立民间体育组织“中华全国体育总会”(All-China Sports Federation,简称“ACSF”,即“全国体总”),故成立了中华全国体育总会筹备委员会。该筹委会直属团中央,由后者代行职责。[4]1952年6月,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在北京举行成立大会。此后,各地陆续建立了体总的地方分会。

在两岸围绕中国奥林匹克委员会的代表地位与参加赫尔辛基奥运会的斗争发生后,1952年11月15日,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中央人民政府体育运动委员会(简称中央体委),1954年改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运动委员会(简称“国家体委”)。中央体委成立后,团中央对全国体育工作的领导职责由体委代替,体总的机构、编制、经费被纳入体委系统,但仍保留体总这一民间体育组织的牌子。

围绕赫尔辛基的斗争(1952年)[编辑]

1952年,第15届夏季奥运会即将于7月份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这是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举行的首届夏季奥运会。两岸及国际奥委会内部就“中国奥林匹克委员会”的认定及奥运代表队的参赛这两个问题展开了激烈的斗争。

1951年3月,第15届夏季奥运会主办国芬兰(於1950年即與中華民國斷交)就曾向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外交部表示,希望中华人民共和国能派选手参加该届奥运会。1952年2月2日,苏联驻华大使罗申向当时负责体育运动管理的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的中央书记冯文彬提出,鉴于台湾方面已报名参加第15届夏季奥运会,希望知道大陆方面是否要派员参加。芬兰的邀请,特别是苏联的建议,令团中央十分重视,随即向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总理周恩来递交书面报告。[4]

经周恩来批准,全国体总于1952年2月5日致电国际奥委会秘书处,通知继续参加国际奥林匹克运动大会的组织并参加赫尔辛基第15屆夏季奧運會。原文如下[5]

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秘书处:

中华全国体育总会根据中国在过去参加历届奥林匹克大会的关系,决定仍继续参加国际奥林匹克大会的组织,并决定参加今年七月间在赫尔辛基举行的国际奥林匹克运动大会。我们现在通知贵会:中华全国体育总会是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唯一体育组织,任何其他团体,包括台湾中国国民党反动集团的体育代表在内,不能作为中国的任何合法代表,亦不能容许其参加此届奥林匹克运动大会及其有关的会议。现闻贵会将在二月十五日在奥斯陆举行奥林匹克会议,我们准备参加,请即将该会议程及须要我们参加会议之人员数目通知我们,实为至盼。

中华全国体育总会
一九五二年二月五日于北京

该电明确宣布中华体总是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唯一体育组织,乃中国的合法代表,而任何其他团体皆“不能作为中国的任何合法代表,亦不能容许其参加此届奥林匹克运动大会及其有关的会议”。从电文看,该电的主要目的是向国际奥委会争取承认其作为“中国奥林匹克委员会”的地位,在国际奥委会内实现中华体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的三位一体,取代中华体协等其他组织成为中国的代表,达到“排蒋”的效果。

此后2月1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外交部派出盛之白谢启美抵达奥斯陆,准备参加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第46次全会,未果。[4]

1952年6月16日,国际奥委会主席西格弗里德·埃德斯特隆[6] 发表公告称,由于国际奥委会希望在次年(即1953年)解决中国问题,现在中国的两个组织——台湾的一个和大陆的一个,皆不得参加赫尔辛基奥运会。[4]6月17日,艾德斯特隆电复全国体总,称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尚未被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所承认,中国运动员不得参加赫尔辛基奥林匹克运动会。公告遭到两岸的强烈反对。

7月5日,中华全国体育总会秘书长荣高棠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委员、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委员会委员董守义分别致电国际奥委会主席艾德斯特隆,声明抗议。荣高棠的声明宣称中华全国体总由中华全国体协改制而成,要求继承原全国体协受国际奥委会承认的地位。此为“改制论”的首次出现。按照该声明,当时设于台北的所谓全国体协并不具有原全国体协的合法地位;原全国体协的合法地位因该组织改制而转移予全国体总。

1952年,中华全国体育总会(All-China Sports Federation)在苏联协助下向国际田径联合会国际篮球联合会缴交会费,要求替代中华全国体协而被承认为中国奥委会。

两个中国与两岸的斗争(1954年-1979年)[编辑]

1954年,在希臘雅典舉行的国际奥委会第49次全会上,中华全国体育总会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表在国际奥委会中的席位得到承认。同时国际奥委会继续承认代表台湾方面的“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會中以23票比21票通過承認兩個中國奧會,是年9月出刊的奧林匹克公報曾出現兩個中國會籍的記載,分別是中华民国的「Chinese Olympic Committee,National Amateur Athletic Federation」,中华人民共和国的「Comité Olympique de la République Chinoise

1958年8月19日,由于对国际奥委会承认代表中华民国的“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的不满,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的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宣布与国际奥委会断绝关系,单方面面宣佈退出國際奧委會和國際田徑联合会、国际游泳联合会国际足球联合会、国际篮球联合会、国际举重联合会国际摔跤联合会亞洲桌球總會等八個國際運動組織,以致遭到國際體壇除名的命運。國際奧會於同年9月5日曾以第125號函通告所有單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奧會退出奧林匹克活動,國際奧會不再承認中國奧會。」

1960年羅馬奧運會上,國際奧運會硬性規定中华民国代表团必須以「台灣」或“褔爾摩莎”名稱參加。此举遭到了代表团的抗议。

1968年墨西哥奧運會時,國際奧委會將台灣方面的名稱改為中華民國

1973年,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分立出独立的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

1975年,中华全国体育总会以中国奥委会的名义申請恢复在国际奥委会的合法地位。惟其申請案附帶排除中华民国會籍之條件,因而未被國際奧會所接受,予以駁回。

1978年國際奧會在雅典召開年會,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會中發動中東非洲亞洲東歐等35國,提出排除中华民国會籍議案,並告知當屆奧運東道國蘇聯,宣稱如不排除中华民国會籍,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队即不參加1980年莫斯科奧運會

197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批准中华全国体育总会与中国奥委会分成两个独立的组织(但内部仍为一个机构)。1979年,中国奥委会向国际奥委会正式提出了关于解决中国合法席位的的建议。

奥会模式的提出与实行(1979年至今)[编辑]

1979年國際奧會在烏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舉行第81屆執委會,會中除恢復中國大陸奧會會籍外,並通過將繼續承認在台北的奧會。當時中华民国國籍的國際奧會委員徐亨先生及體壇人士遂多方聯繫、協調,發動對中华民国友善的國際奧會委員聯署提出修正案,並經大會以三十六票比二十八票通過以下修正內容:

  1. 承認在北京的奧會為 Chinese Olympic Committee, Peking;
  2. 承認在台北的奧會為 Chinese Olympic Committee, Taipei;
  3. 雙方使用之旗、歌另加研究,並須取得國際奧會的同意。

1979年10月25日名古屋决议

  1. 採用通訊投票方式,以62票對17票,將蒙得维的亚決議案變更為:(一)承認中华人民共和国奧會名稱為中國奧林匹克委員會(Chinese Olympic Committee),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国歌
  2. 以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的名称承认设在台北的奥林匹克委员会,条件是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的旗帜和歌曲都必须有别于它到目前为止所使用的旗和歌(中華民國國旗國歌)。

1979年11月26日,经表决,名古屋决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可使用“中国奥林匹克委员会”的名称。设在台北的奥委会修改旗帜及歌曲,改用“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的名称继续留在国际奥委会内。国际奥委会恢复中国奥委会合法席位后,中国奥委会从组织上与全国体总分离。1989年,在全国体总和中国奥委会分别召开代表大会后,两个机构的工作也进行了分离。

围绕“中国奥委会”在国际奥委会的席位代表权问题,海峡两岸与国际奥委会自1950年代开始一直到1979年在国际奥委会名古屋会议总算解决,即后来被称为“奥会模式”的解决办法。

1988年12月,两岸双方就“Chinese Taipei”的中文译法问题进行磋商。台湾方面希望译成“中华台北”,用以回避“中国台北”的译法。

1989年4月7日,中国奥委会和中華臺北奧委會同時宣布两岸奥委会达成的协议,即“台湾地区体育团队及体育组织赴大陆参加比赛、会议或活动,将按国际奥委会有关规定办理,大会(即主办单位)所编印之文件、手册、寄发之信函、制作之名牌,以及所做之广播等等,凡以中文指称台湾地区体育团队与体育组织时,均称之为‘中华台北’。”此后“在正式比賽場合以外”,中國大陸“仍是以‘中國臺北’相稱”,[7] 直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中国大陆媒体的正式译法才开始发生改变,出现了‘中华台北’一名。

中国奥林匹克委员会的独立(1978年-1989年)[编辑]

197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批准中华全国体育总会与中国奥林匹克委员会分成两个独立的组织(但内部仍为一个机构)。

1979年10月25日名古屋决议通過。

申办夏季奥运会[编辑]

1993年9月,北京第一次申办奥运会,未能成功。

2001年7月,北京第二次申办奥运会。7月13日,在莫斯科舉行的国际奥委会第112次全会上,北京被授予2008年第29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举办权。

申办冬季奥运会[编辑]

2015年7月,北京第三次申办奥运会。7月31日,在吉隆坡舉行的国际奥委会第128次全会上,北京被授予2022年第24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举办权。

参加历屇奥运会与成绩[编辑]

  • 195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復因反對國際奧會承認中华民国奧會會籍,单方面宣佈退出國際奧會,因此國際奧會不再承認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的奧會。 从此大陆代表团不再参加奥林匹克比赛。直到1980年,中国队才正式代表中国参加了普莱西德湖冬季奥運會,自此開始重新參加奧運會。

1980年美國普莱西德湖
1984年美国洛杉磯:15金8銀9銅
1984年南斯拉夫萨拉热窝
1988年韩国汉城:5金11銀12銅
1988年加拿大卡尔加里
1992年西班牙巴塞隆拿:16金22銀16銅
1992年法国阿尔贝维尔:3银
1994年挪威利勒哈默尔:1银2铜
1996年美国亞特蘭大:16金22銀12銅
1998年日本長野:6银2铜
2000年澳大利亚悉尼:28金16銀14銅
2002年美國鹽湖城:2金2银4铜
2004年希腊雅典:32金17銀14銅
2006年意大利都靈:2金4银5铜
2008年中国北京:48金21銀28銅
2010年加拿大溫哥華:5金2银4铜
2012年英國倫敦:38金27銀23銅
2014年俄羅斯索契:3金4银2铜
2016年巴西里约:26金18银26铜
2018年韩国平昌:1金6银2铜

历任主席[编辑]

  1. 钟师统(1979年-1985年)
  2. 李梦华(1986年-1988年)
  3. 何振梁(1989年-1994年)
  4. 伍绍祖(1995年-1999年)
  5. 袁伟民(2000年-2005年)
  6. 刘 鹏(2005年-2016年)
  7. 苟仲文(2016年至今)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存档副本. [2012-03-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5-22). ,中国奥委会官方网站,2012.3.19查阅
  2. ^ 第29届奥林匹克运动会组织委员会 (编), 中国奥林匹克委员会章程, 奥林匹克知识产权保护文件汇编 2nd, 北京: 法律出版社, 2008年4月, ISBN 978-7-5036-7697-0 
  3. ^ 新商用徽记理念介绍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9-02-20.,中国奥委会官方网站,2009.6.30查阅
  4. ^ 4.0 4.1 4.2 4.3 侯健美,1952年 新中国初征奥运,文摘报,2008年8月10日。原载北京日报2008年7月29日
  5. ^ 我国体育总会 致电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人民日报1952年2月13日,第4版
  6. ^ 当时中国大陆方面译为“艾德斯特隆”
  7. ^ 《奧運場外的競技》,吳經國

来源[编辑]

书籍
  • Stefan Huebner, Pan-Asian Sports and the Emergence of Modern Asia, 1913-1974. Singapore: NUS Press, 2016.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