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全国人大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National Emblem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制度
制度 一院制
架構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非常设)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常设)
領導
会议主席团
常务主席
张德江李建国王胜俊王晨沈跃跃吉炳轩张平向巴平措艾力更·依明巴海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陈昌智中国民主建国会
严隽琪中国民主促进会
万鄂湘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
张宝文中国民主同盟
陈竺中国农工民主党[注 1]
自2013年3月14日
会议主席团 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主席团(70人)[1]
自2013年3月14日
会议秘书长 李建国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自2013年3月14日
常委会委员长 张德江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自2013年3月14日
执政党领袖 张德江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全国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
自2013年3月14日
結構
議員

自2017年1月1日:

2879
2879 全国人大代表[2][3]
166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
12th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NPC).svg
全国人大政黨

自2013年3月:
     執政黨(2157):

     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830):

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a).svg
全国人大常委会
政黨

自2013年3月:
執政黨(115):

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51):[注 1]

任期 5年
選舉
全国人大選舉模式 开放式名单比例代表制同意投票制
全国人大常委会
選舉模式
开放式名单比例代表制同意投票制
全国人大上次選舉 2012年10月 - 2013年2月
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选举
全国人大常委会
上次選舉
2013年3月14日
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
全国人大下次選舉 2017年末 - 2018年初
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选举
全国人大常委会
下次選舉
2018年3月
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
重劃選區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地址
The 1st Session of the 12th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open 20130305.jpg
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西城区
人民大会堂
網址
http://www.npc.gov.cn
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国旗法》第五条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所在地应每日升挂国旗

National Emblem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国徽法》第五条规定,县级以上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会议厅应当悬挂国徽

第十二届(2013年3月-2018年3月)
全国人大主席团常务主席 张德江 李建国 王胜俊 陈昌智 严隽琪 王晨 沈跃跃 吉炳轩 张平 向巴平措 艾力更·依明巴海 万鄂湘 张宝文 陈竺[注 2]
机构概况
上级机构
机构类型 最高国家权力机关
授权法源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
组织法规 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
常设机构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下级机构
代表团 35
会议主席团 1(非常设)
常务委员会 1
专门委员会 9
联络方式
人民大会堂
 地理坐标 39°54′12″N 116°23′15″E / 39.90333°N 116.38750°E / 39.90333; 116.38750坐标39°54′12″N 116°23′15″E / 39.90333°N 116.38750°E / 39.90333; 116.38750
 实际地址 北京市西城区
全国人大机关办公楼
 实际地址 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1号
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信访局人民来访接待室
 实际地址 北京市西城区永定门西街甲1号
 邮政编码 100050
 电话号码 +86 (0)10 83102103
全国人大机关采购中心
 实际地址 北京市西城区西交民巷23号
 邮政编码 100805
 电话号码 +86 (0)10 63094883(综合处)
 官方链接 (在“中国政府采购网”)
官方外网首页 中国人大网
机构沿革
被接替者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体会议
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
成立时间 1954年9月27日
影像资料

GreatHall auditorium.jpg
图为全国人大全体会议会场人民大会堂万人大礼堂
(另外,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厅在人民大会堂二楼)

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简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全国人大,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国家权力机关,採取议行合一制度。第一届全国人大于1954年召开,现任的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于2013年3月就职。

目前,全国人大的全体会议一般在每年3月召开。全国人大会议闭会时,则由其产生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代为行使其大部分职权。全国人大及其常务委员会在對外交往上扮演立法機關的角色,全国人大常委会还与国家主席共同行使国家元首职权。全国人大与全国政协并称为“全国两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等法律的规定,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实行民主集中制。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由中国内地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代表大会和各特别行政区选举委员会间接选举产生,全国人大常委会则由全国人大会议选举产生,任期均为五年。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分别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一楼的万人大礼堂和二楼的常委会会议厅召开会议。

历史[编辑]

在建国后到行宪前的数年时间里,根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中华人民共和国采取一院制,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代行最高国家权力机关职权,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代行最高国家机关的常设机关职权,集行政、立法等权限于一身。

而到1954年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召开,该届人大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首届法定国会。在该次会议所通过的宪法中,全国人大的结构承袭了《政协宪草》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的框架,也借鉴了苏联最高苏维埃孙中山五权宪法中的国民大会形式,即组成一个多达数千人的国会,并由其产生一个常设机关在平时承担工作。1954年宪法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行使国家立法权的唯一机关”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只有“解释法律”和“制定法令”的权力。而这一规定在实践中的低效则促使着1955年的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和1959年的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分别通过决议,授权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全国人大闭会期间,行使立法权,制定单行法规和修改法律。[4]才使得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职权得到了扩大。

1955年,一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了第一个五年计划,成为全国人大会议通过的首个经济法案和首个五年计划。[5]

值得一提的是,在1959年之前,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均无固定的会议场所,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和人大常委会不得不以中南海怀仁堂作为会议议场,并从1949年至1959年在此议事。1958年夏天,人民大会堂成为了为庆祝国庆十周年而提出的北京十大建筑的首位。1959年9月24日,人民大会堂落成,并于1960年3月30日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召开时启用。

然而,到了随后的文化大革命时期,由于政局混乱,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都甚少召开会议,人大常委会处于事实上的停摆状态。在这期间,由于委员长朱德和第一副委员长董必武相继去世,而使得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党籍的副委员长宋庆龄代行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职权,成为担任这一职务的首位女性,加上当时废除了国家主席职务(参见: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存废之争),宋庆龄亦成为第一位女性担任法律意义上的中国国家元首

在1954到1982年的很长一段时期,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审议法律草案,没有明确一定的审议程序,有些法律草案甚至在常委会举行会议的前一天才送来,就要求该次会议通过,全国人大和常委会没有时间进行认真研究与审议。这种情况一再发生。随着1982年宪法将“全国人大和它的常委会共同行使国家立法权”纳入法条[4],议事的不规范和流于形式也引起了当时委员长彭真的注意。

1983年3月,根据委员长彭真的提案,委员长会议通过了关于规范议事程序的决议,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三读程序正式确立,此后全国人大会议所通过的决议案也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三读提交表决,实际上增强了人大常委会在立法事务上的发言权。1983年9月2日,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经过第二次审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上交通安全法》。这是中国首部经过一次以上审议颁布出台的法律案。1986年3月,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又首次采用电子表决器进行表决,使得法案表决更为程序化。而在1987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更是将三读程序列入了议事规则。2000年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又进一步规定:“列入常委会会议议程的法律案,一般应当经三次审议后再交付表决”。

同时,1980年9月,170多名北京代表团全国人大代表在五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就中共建政以来,投资最大的“上海宝钢工程建设问题”向冶金部提出质询。这成为全国人大历史上第一起质询案,标志着全国人大质询制度的正式确立。[6]

然而,1985年4月,第六届全国人大第三次会议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授权国务院在经济体制改革和对外开放方面可以制定暂行的规定或者条例的决定》,人大因此授权国务院可以对相关方面制定暂行规定或者条例。这实际上使得国务院常务会议可以通过颁行“暂行条例”的方式绕过人大常委会进行税收政策调整和征收新税。

在2000年通过的立法法第九条对此作出进一步规定,“尚未制定法律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有权作出决定,授权国务院可以根据实际需要,对其中的部分事项先制定行政法规,但是有关犯罪和刑罚、对公民政治权利的剥夺和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司法制度等事项除外。”而2015年修订的立法法第十条提出,“授权的期限不得超过五年,但是授权决定另有规定的除外。”使得全国人大常委会回收了批准税收的权力。全国人大新闻发言人、外事委员会主委傅莹也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承诺,2020年之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将把所有税收暂行条例全部重新审议,更改为法律。

职能和权限[编辑]

全国人大是负责审查中国各項重大法案的立法机关和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其职权主要有:修改宪法;监督宪法的实施;立法权;任免权,国家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国家军委主席国务院总理国家领导人都由它来选举、决定或罢免;重大事项决定权;监督权。

根据198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2004年修正案)第六十二条的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行使下列职权:

  1. 修改宪法;
  2. 监督宪法的实施;
  3. 制定和修改刑事民事国家机构的和其他的基本法律
  4. 选举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
  5.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的提名,决定国务院总理的人选;根据国务院总理的提名,决定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各部部长、各委员会主任、审计长、秘书长的人选;
  6. 选举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根据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的提名,决定中央军事委员会其他组成人员的人选;
  7. 选举最高人民法院院长
  8. 选举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9. 审查和批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和计划执行情况的报告;
  10. 审查和批准国家的预算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
  11. 改变或者撤销全国人大常委会不适当的决定;
  12. 批准省、自治区和直辖市的建置;
  13. 决定特别行政区的设立及其制度;
  14. 决定战争和平的问题;
  15. 应当由最高国家权力机关行使的其他职权。

根据宪法第六十三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有权罢免下列人员:

  1.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
  2. 国务院总理、副总理、国务委员、各部部长、各委员会主任、审计长、秘书长;
  3. 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和中央军事委员会其他组成人员;
  4.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
  5. 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五十七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第八十五条还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即中央人民政府,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执行机关,是最高国家行政机关。”第一百二十八条另外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对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负责。地方各级人民法院对产生它的国家权力机关负责。”同时,全国人大还拥有对其常委会“不适当的决定”的撤销权。因此,在中国的宪法框架中,各级国家机关最终都应向全国人大负责,不存在行政、立法、司法、检察机关制衡全国人大的情形。

立法权和法律案[编辑]

对公众开放时的全国人大议场

依据《宪法》等法律,任何法律都需经全国人大或其常委会通过,並由国家主席签署主席令公布才形成法律效力。全国人大有权颁布和修改刑法民法刑事诉讼法民事诉讼法选举法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基本法律和其他一般法律。同时,全国人大具有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权限。根据宪法的规定,修宪须经三分之二以上多数代表的通过。

在实践中,全国人大会议所表决的重大法案一般是经过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三审[7]后由常委会或有关部门提交。

选举权、任免权和罢免案[编辑]

1954年的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毛泽东周恩来正在填写选票。二人稍后以全票当选首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

全国人大有权选举产生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其他中央国家机构,包括行政国务院)、司法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军事国家中央军事委员会)机关和常设立法机关(全国人大常委会),也同时产生作为国家元首国家主席副主席

一般而言,全国人大选举国家正副主席是经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党组根据中共中央的建议提交提名,由全国人大主席团审议并过半数通过取得正式提名,最终由全国人大选举产生。国务院总理则由国家主席提名,大会全会以绝对多数同意任命即可。全国人大选举国家机关往往在该届全国人大的第一次会议进行。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第十五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三个以上的代表团或者十分之一以上的代表,可以提出对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组成人员,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国务院和中央军事委员会的组成人员,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的罢免案,由主席团提请大会审议。”根据宪法的规定,大会以三分之二多数通过即可定案。

监督权和质询案[编辑]

而宪法第十六条则规定,“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期间,一个代表团或者三十名以上的代表,可以书面提出对国务院和国务院各部、各委员会的质询”。

成员[编辑]

选举[编辑]

根据《选举法》第二十九条,省、自治區和直轄市的全国人大代表由相应省級人大间接选举产生。候选人由政党、人民团体,或十人以上联名推荐。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全國人大代表由在香港特別行政區中的選舉委员会成員選出36名正式代表。澳門特別行政區的全國人大代表由在澳門特別行政區中的的選舉委员会成員選出12名正式代表。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台灣省代表團由在中國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台灣省籍人士中通过协商选举产生。

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國人大代表由各大軍區級單位和中央軍委辦公廳分別召開軍人代表大會選舉產生。

全国人大任期届满的两个月以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必须完成下届全国人大代表的选举;如果遇到不能进行选举的非常情况,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以全体组成人员的三分之二以上的多数通过,可以推迟选举,延长本届全国人大的任期;在非常情况结束后一年内,必须完成下届全国人大代表的选举。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则由全国人大会议选举产生,一般采取同意投票制度,代表可划去任意不满意的人选,并使未划去的委员数少于应选名额,即视为有效票。

资格[编辑]

根据《人大代表法》第五条,“代表不脱离各自的生产和工作。代表出席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会议,参加闭会期间统一组织的履职活动,应当安排好本人的生产和工作,优先执行代表职务。”因此,所有的全国人大代表均为兼职,并无固定工资,而只是在进行人大代表工作期间“享受所在单位的工资和其他待遇”。但同时,全国人大代表的活动经费可以经由财政预算报销。

同时,根据人大代表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全国人大代表必须只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未被剥夺政治权利且居住或工作于选区内,不符合规定的代表均会被终止代表资格。而因刑事案件被羁押正在受侦查 、起诉、审判或被宣判后正在服刑而未被剥夺政治权利的人大代表,则会被“暂时停止执行代表职务”。

此外,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副委员长、秘书长和委员的全国人大代表,则不能担任其他国家机关的职务。

宪法宣誓和誓詞[编辑]

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2015年通过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实行宪法宣誓制度的决定,全国人大任命的各主要官员和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正副主任委员均需进行宪法宣誓。[8]

司法豁免和言论免责权[编辑]

包括全国人大代表在内的县级以上人大代表,均拥有司法豁免权和言论免责权。人大代表法第三十一条规定,“代表在人民代表大会各种会议上的发言和表决,不受法律追究。”第三十二条也规定,“县级以上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非经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主席 团许可,在本级人民代表大会闭会期间,非经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许可,不受逮捕或者刑事审判。”此外,若人大代表因是现行犯被拘留,执行拘留的机关也应当立即向该级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或者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报告。

人大代表法第三十二条同时规定,“对县级以上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如果采取法律规定的其他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应当经该级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或者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许可。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或者常务委员会受理有关机关依照本条规定提请许可的申请,应当审查是否存在对代表在人民代表大会各种会议上的发言和表决进行法律追究,或者对代表提出建议、批评和意见等其他执行职务行为打击报复的情形,并据此作出决定。”

辞职[编辑]

由于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不得担任国家行政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的职务,因此全国人大组成人员担任这些职务时,必须放弃自己的议席,向全国人大会议提出辞职并得到批准。因为其他原因辞职的,也参照这一程序执行。

机构运作[编辑]

全国人大的运作主要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议事规则》等。

会期[编辑]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等法律,全国人大会议每年举行一次,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召集。如果全国人大常委会认为必要,或者有五分之一以上的全国人大代表提议,可以临时召集全国人大会议。

至今没有通过正式决议以推迟选举、延长全国人大任期的例子,也没有召集过临时全国人大会议。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在全国人大闭会时行使职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会议一般每两个月举行一次。

审议和表决[编辑]

依据《宪法》,任何法律都需经由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通过,並由国家主席签署主席令公布才形成法律效力。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议事规则》规定,法案可由主席团提出,或由国务院、中央军事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各专门委员会和各代表团提案,十名以上全国人大代表也可连署提出法案。其中,人事任免案必须由其所属国家机关或主席团提出。

法案提出后,首先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三审。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决定常委会会议议程。委员长会议可以将法案先交有关的专门委员会审议、提出报告,再决定列入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议程,亦有权投票驳回上述机关提案。委员长会议驳回议案应向大会全会及提案人说明原因。

列入常委会会议议程的法律案需经审议(三审表决[4])后再交付表决。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一章第三节第二十九条规定,经委员长会议列入议程后的法案,由常务委员会会议审议(常务委员会会议第一次审议法案,即一审),提案人说明议案内容, 并经分组会议进行初步审议修正议案条文。一般会由相关部门的部长接受常委会的质询。一读完成后,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将就法律草案修改情况和主要问题进行汇报(二审),并由分组会议进一步审议。最后将会听取法律委员会关于法律草案审议结果的报告(三审)。

常委会在三审期间就法案不能达成一致的,应召集联组会议及常委会会议进一步讨论,或邀请有关人士和专家学者举行听证会。达成一致后送交全体会议表决。仍未达成一致的,延期审议、退回专门委员会审议或终止审议。

列入常务委员会会议议程的法律案,在常务委员会会议每次审议后,均会将法律草案及其起草、修改的说明等在中国人大网或中国政府法制信息网公布,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列入常委会会议议程的议案,在交付表决前,提案人要求撤回的,经委员长会议同意,对该议案的审议即行终止。

全国人大常委会经审议达成一致的,表决决定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由常务委员会向大会全体会议作说明,或者由提案人向大会全体会议作说明。

大会全体会议听取提案人的说明后,由各代表团进行审议。法律草案修改稿经各代表团审议,由法律委员会根据各代表团的审议意见进行修改,提出法律草案表决稿,由主席团提请大会全体会议表决,由全体代表表决。

全国人大会议在三审期间就法案不能达成一致的,应召集大会会议进一步讨论,达成一致后送交全体会议表决。仍未达成一致的,退回常委会审议。

表决时,全国人大会议采取简单多数制,即过半数代表投赞成票,方可通过法案。[4]

发言[编辑]

全国人大常委会专题询问[编辑]

全国人大常委会除审议法案时所进行的提案一读质询和委员的书面质询外,还会召开联组会议进行专题询问来监督政府行政。进行专题询问时,人大常委会会议由二楼的议事厅移至三楼的金色大厅举行。

“专题询问”是全国人大常委会一段让委员提问政府阁员的时间,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和各部部长、各委员会主任等国务院高级官员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的负责人都应当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备询。自2010年6月该制度设置以来专题询问在常委会会议时举行,每次询问大约历时三小时,双方一问一答。“专题询问”一般会就个别法律的实施情况进行,主题多围绕近期所发生的某些重大事件、伤亡事故或引起社会关注、亟待改善的社会现状展开。[9]

在这些专题询问中,委员所问的问题,必须围绕该官员在所属政府部委的活动,官员也被要求就问题具体作答并提出对策。[10]在回答结束后,被询问的部长还应当对问题的解决情况向委员进行书面通报。

进行专题询问时,除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体出席外,个别不兼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全国人大代表有时也会被邀请出席并提出问题。[10]

橡皮图章争议[编辑]

由于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的表决结果几乎均为通过甚至常以高票、全票通过,否决议案的情形却是少数。部分学者和媒体根据这种情形将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称为“橡皮图章”。

一般而言,全国人大会议只审议特别重大的法案,其他法案则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表决,故而迄今为止尚未出现过全国人大会议否决议案的情况。

1992年4月7日第七届全国人大表决国务院关于三峡工程的议案,创下了全国人大历史上赞成票数最低纪录。在参与表决的2633名人大代表中,以1767票赞成,177票反对,664票弃权,25人未按表决器获得通过,赞成率仅为67%[11]

同时,省级以下人大也已经多次发生否决工作报告等的事件[12][13]。近几次全国人大会议对于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报告的投票赞成率也只有75%上下,出现了较多否决票[14],被一些媒体认为对这两个部门起到了一定的“警示”作用[15][16]

对此,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指出,“西方对中国人大和政协制度的态度,总体没有太大的变化。比方说,他们现在还是用‘橡皮图章’来形容中国的人大,这说明他们整体上还未能摆脱意识形态偏见。”并且认为,“这次两会使人进一步感到,我们的人民民主模式基本站住脚了……我们通过广泛的调研和各种民调,了解人民最关心哪些问题,然后在人大、政协进行讨论,形成最大的公约数,并在这个基础上推动问题的解决,推动整个国家的进步。”[17]

与政府和执政党的关系[编辑]

人民大会堂礼堂顶部的红色五角星,亦是万人大礼堂的标志性装饰。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正文并未提及全国人大要接受执政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同时,所有国家机关也由全国人大产生。此外,宪法还明确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法律特权。”[18]然而实际运作中,政府的施政常以颁布行政命令或法律性法规的形式绕过人大及其常委会,也往往在人大及其常委会议事中占据主导地位,出现了行政主导现象。另一方面,由于中共在历届全国人大中均占有多数席位,从而实质上长期掌控了人大议事,人大的选举和罢免权往往流于形式。

与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关系[编辑]

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往往统称「兩會」。其中,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是最高权力机关和立法机关;而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则仅是中國共產黨民主黨派无党派人士全国工商联政党人民团体共商國是、对政府施政提供批评建议的機構,而並無立法、創制和複決的權力。二者雖統稱為「兩會」,但並非兩院制。值得一提的是,在行宪前,全国政协曾代行最高国家权力机关职权直至1954年。

组织系统[编辑]

人民大会堂门前的红旗。

全国人大及常委会行使中华人民共和国国会职能。其组织系统由主席团、各专门委员会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主席团执行主席主持全国人大会议和主席团会议。[4]

全国人大会议主席团[编辑]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第五条第一款的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次会议举行‘预备会议’,选举本次会议的主席团和秘书长,通过本次会议的议程和其他准备事项的决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六十一条第二款:“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举行会议的时候,选举主席团主持会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不设主席团主席,实行集体领导制,确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会议详细日程并召集、主持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全体会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第六条:“主席团主持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主席团互推若干人轮流担任会议的执行主席。主席团推选常务主席若干人,召集并主持主席团会议。”

现任全国人大主席团常务主席为张德江、李建国、王胜俊、陈昌智(民建)、严隽琪(民进)、王晨、沈跃跃、吉炳轩、张平、向巴平措、艾力更·依明巴海、万鄂湘(民革)、张宝文(民盟)、陈竺(农工党)[注 2]。实际上均来自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会议,以上人士皆自2013年3月起任職至今。

主席团的主要职责包括:

  1. 提名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选举的国家机关领导人的人选,经各代表团酝酿协商后,再根据多数代表的意见确定正式候选人。
  2. 决定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各专门委员会、国务院、中央军事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提出的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职权范围内的议案,交各代表团审议,或者并交有关的专门委员会审议、提出报告,再由主席团审议决定提请大会全体会议表决,决定一个代表团或者30名以上代表联名提出的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职权范围内的议案是否列入大会议程或者先交有关专门委员会审议,提出是否列入大会议程的意见,再决定是否列入大会议程。
  3. 组织各代表团审议列入大会议程的议案。
  4. 决定对各代表团和代表在会议期间提出的罢免案、质询案的审议程序。
  5. 决定会议进行选举和表决议案所采用的方式。
  6. 由各代表团团长参加的主席团会议,决定代表大会是否有必要秘密举行。
  7. 在大会期间决定人大代表是否受逮捕和刑事审判。

全国人大秘书处及秘书长[编辑]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每次会议设立“秘书处”,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该次会议秘书长领导下工作。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每次会议设副秘书长若干人。副秘书长的人选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决定。现任全国人大秘书长为李建国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团[编辑]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第四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按照选举单位组成代表团。各代表团分别推选代表团团长、副团长 。目前,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特别行政区都设立了代表团,另有解放军代表团。目前,全国人大共有35个代表团。特别地,中华人民共和国未实际统治的台湾省也拥有代表团。就实践而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的代表团团长通常为该省人大常委會主任或省内主要官员。

根据《全国人大组织法》第四条还载明,代表团在每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举行前,讨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提出的关于会议的准备事项;在会议期间,对全国人民代 表大会的各项议案进行审议,并可以由代表团团长或者由代表团推派的代表,在主席团会议上或者大会全体会议上,代表代表团对审议的议案发表意见。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及委员长会议[编辑]

现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的规定,常务委员会的委员长、副委员长、秘书长组成委员长会议,处理常务委员会的重要日常工作。委员长、副委员长和秘书长均由当届全国人大选举产生。

现任常委会委员长为张德江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现任副委员长为李建国、王胜俊、陈昌智(民建)、严隽琪(民进)、王晨、沈跃跃、吉炳轩、张平、向巴平措、艾力更·依明巴海、万鄂湘(民革)、张宝文(民盟)、陈竺(农工党)[注 2]。其中,副委员长王晨兼任常委会秘书长。以上人士皆自2013年3月起任職至今。

委员长会议作为“处理常务委员会的重要日常工作”的部门,成员由委员长和副委员长组成,具体职权如下,

  1. 决定常务委员会每次会议的会期,拟定会议议程草案;
  2. 对向常务委员会提出的议案和质询案,决定交由有关的专门委员会审议或者提请常务委员会全体会议审议;
  3. 指导和协调各专门委员会的日常工作;
  4. 处理常务委员会其他重要日常工作。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专门委员会[编辑]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下设若干专门委员会。除了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召开的第四届全国人大没有设立外,其他历届人大会议都设有专门委员会。其中,第一至五届设有民族、法案、预算、代表资格审查等四个委员会;第六届设有六个专门委员会(包括民族、法律、财政经济、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外事、华侨);第七届增设了内务司法委员会;第八届增设了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第九届又增设了农业与农村委员会[19]

这些专门委员会虽然不具有权力机关的性质;但是,在权力机关的领导下,承担某种专门任务。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闭会期间,各专门委员会受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领导。各专门委员会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领导下,研究、审议和拟订有关议案。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专门委员会
专门委员会名称 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各专门委员会主任委员
民族委员会 李景田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法律委员会 乔晓阳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财政经济委员会 叶盛霖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 白克明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外事委员会 傅莹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华侨委员会 高祀仁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内务司法委员会 马馼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 汪光焘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农业与农村委员会 王云龙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全国人大各专门委员会的职权如下,

  1. 审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或者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交付的议案;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或者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提出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或者常务委员会职权范围内同本委员会有关的议案。
  2. 审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交付的被认为同宪法、法律相抵触的国务院的行政法规、决定和命令,国务院各部、各委员会的命令、指示和规章,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的地方性法规和决议,以及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人民政府的决定、命令和规章,提出报告。
  3. 审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或者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交付的质询案,听取受质询机关对质询案的答复。必要时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或者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提出报告。
  4. 对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或者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职权范围内同本委员会有关的问题,进行调查研究,提出建议,协助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常务委员会开展立法、监督等工作。

全国人大常委会内设机构[编辑]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内设机构
委员会名稱 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各内设机构主任委员
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 马馼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法制工作委员会 李适时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预算工作委员会 廖晓军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香港基本法委员会 李飞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澳门基本法委员会 李飞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除以上所列举的外,全国人大常委会还设有办公厅。

席次分布[编辑]

目前席次分布[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二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共有2987名代表,由2012年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选举产生。由于辽宁省在选举人大代表时存在贿选问题。因此,辽宁省代表团的45名代表被取消代表资格。加上代表去世等情形,截止2017年1月1日,实有代表2879人。[2][3]

由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并无明显党派色彩,因而以下党派[注 2]分布仅供参考。[20][21][22][23][24][25]

党派 全国人大代表数 常委会委员数 委员长会议成员数
执政党(总计) 2157 115 9
中国共产党 2157 115 9
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总计) 830 51 5
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 5 1
中国民主同盟 8 1
中国民主建国会 2 1
中国民主促进会 5 1
中国农工民主党 6 1
中国致公党 3 0
九三学社 7 0
台湾民主自治同盟 3 0
无党籍 12 0
總數
2987 166 13

香港和澳门的政党,由于并未在全国范围内登记,因而在代表信息中以无党籍列明。以下为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党在全国人大的席位分布,

党派 全国人大代表数 常委会委员数 委员长会议成员数
香港和澳门政党(总计) 18 1 0
民主建港协进联盟 8 0 0
香港工会联合会 2 0 0
香港自由党 1 0 0
香港新世纪论坛 1 0 0
澳门雇主利益联会 3 1 0
澳门街坊会联合总会 1 0 0
澳门妇女联合会 1 0 0
澳门工会联合总会 1 0 0

歷屆组成人员[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歷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構成情況表[26][注 3]
屆別 代表
總數
工人農民 知識份子 幹部 解放軍 歸國華僑 中共黨員 民主黨派和
無黨派人士
婦女 少數民族
人數 百分比 人數 百分比 人數 百分比 人數 百分比 人數 百分比 人數 百分比 人數 百分比 人數 百分比 人數 百分比
第一屆 1226 163 5.1% 60 4.9% 30 2.5% 668 54.5% 558 45.5% 147 12% 177 14.4%
第二屆 1226 136 11.1% 60 4.9% 30 2.5% 708 57.8% 518 42.2% 150 12.2% 180 14.7%
第三屆 3040 384 12.6% 120 3.9% 30 1% 1667 54.8% 1373 45.1% 542 17.8% 373 12.3%
第四屆 2885 1475 51.6% 346 12% 322 11.2% 486 16.8% 30 1% 2217 76.3% 238 8.3% 653 22.6% 270 9.4%
第五屆 3497 1655 47.3% 523 15% 468 13.4% 503 14.4% 35 1% 2545 72.8% 495 14.2% 740 21.2% 381 10.9%
第六屆 2978 791 16.6% 701 23.4% 636 21.4% 267 9% 40 1.3% 1861 62.5% 543 18.2% 632 21.2% 404 13.6%
第七屆 2970 684 23% 697 23.4% 733 24.7% 267 9% 49 1.6% 1986 66.8% 540 18.2% 634 21.3% 445 15%
第八屆 2978 612 20.6% 649 21.8% 842 28.3% 267 9% 36 1.2% 2037 68.4% 572 19.1% 626 21% 439 14.8%
第九屆 2979 563 18.9% 628 21.1% 988 33.2% 268 9% 37 1.25% 2130 71.5% 460 15.4% 650 21.8% 428 14.4%
第十屆 2984 551 18.5% 631 21.1% 968 32.4% 268 9% 38 1.3% 2178 72.9% 480 16% 604 20.2% 415 13.9%
第十一屆 2987 13.4% 268 9% 35 1.2% 2099 70.3% 888 29.7% 637 21.3% 411 13.8%
第十二屆 2987 13.4% 34.9% 268 9% 35 1.2% 70.3% 29.7% 23.4% 13.7%
第十三屆

注释[编辑]

  1. ^ 1.0 1.1 按照人物党籍排列或按照各政党的席次由大到小排列。
  2. ^ 2.0 2.1 2.2 2.3 2.4 按照政党或个人的政治排名排列。未括注党籍的均为中国共产党党籍。
  3. ^ 代表總人數是每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經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確認的實際代表人數。

参考文献[编辑]

  1. ^ 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主席团和秘书长名单 请检查|url=值 (帮助). 2015-03-04 [2016-05-29]. 
  2. ^ 2.0 2.1 [/n1/2016/0913/c64387-28713862.html 全国人大常委会确定辽宁45名全国人大代表因拉票贿选当选无效] 请检查|url=值 (帮助). 新华社. 2016-04-28 [2016-09-13]. 
  3. ^ 3.0 3.1 全国人大常委会确定辽宁45名全国人大代表因拉票贿选当选无效. 美国之音. 2017-02-05 [2016-12-26]. 
  4. ^ 4.0 4.1 4.2 4.3 4.4 官网. 我国立法的基本程序. 全国人大网. [2012-02-17] (中文(简体)‎).  引用错误:带有name属性“.E8.AE.AE.E4.BA.8B”的<ref>标签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5. ^ 珍藏半个多世纪的民主记忆(一)——寻访一届全国人大代表. 全国人大网. 
  6. ^ 恢弘壮阔的民主历程. 全国人大网. 
  7. ^ “三读”并非三审. 新浪网. [2006-07-24]. 
  8. ^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实行宪法宣誓制度的决定. 新华社. [2015-07-01]. 
  9. ^ 徐隽. 专题询问 人大监督更有力. 人民网观点. [2017-06-17]. 
  10. ^ 10.0 10.1 张文政 李早德. 专题询问初探. 全国人大网. [2013-06-25] (中文(简体)‎). 
  11. ^ 三峽工程爭議頗多. 多維网. 2014-07-28. 
  12. ^ 甘肃玉门市人大常委会首次否决一工作报告. 中国人大新闻网. 2007-05-23 [2016-05-29]. 
  13. ^ 湖南衡阳人大代表否决市中级法院工作报告始末. [2008-05-26]. 
  14. ^ 温家宝总理报告修改21处 获人大最高票通过. [2009-04-04]. 
  15. ^ 人大在决议中对“两高”应有具体要求. [2009-04-04]. 
  16. ^ [http:www.appledaily.com/realtimenews/article/international/20160226/803521/ 【國際為什麼】中國政壇年度大拜拜]. 苹果日报. 2016-02-26 [2016-02-26]. 
  17. ^ 全国人大会议闭幕 张维为:两会表明,我们的人民民主模式站住脚了. 观察者网. 2016-03-17 [2016-07-28]. 
  18. ^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 2004-03-14 [2008-01-25]. 
  19. ^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专门委员会设置情况如何. China.com.cn. [2017-05-23]. 
  20. ^ 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数据库 人民网
  21. ^ 民革党员担任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常委、代表名单. 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官网. [2013-03-01] (中文(简体)‎). 
  22. ^ 盟员担任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常委、代表名单. 中国民主同盟官网. [2013-03-01] (中文(简体)‎). 
  23. ^ 2013年中国农工党年鉴. 中国农工党官网. [2013-03-01] (中文(简体)‎). 
  24. ^ 历届民建全国人大代表. 中国民主建国会官网. [2013-03-01] (中文(简体)‎). 
  25. ^ 观大势 议大事. 九三学社官网. [2016-12-01] (中文(简体)‎). 
  26. ^ 人民网:历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构成统计表. People.com.cn. [2017-05-23]. 

外部链接[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