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明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劉彧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宋明帝
概要
姓名 劉彧
庙号 太宗
谥号 明皇帝
陵墓 高寧陵
政权 南朝宋
在世 439年12月9日-472年5月10日(32歲)
在位 466年1月9日-472年5月10日(6年)
宋文帝劉義隆
宣太后沈容姬
年号 泰始:466年-471年(5年)
泰豫:472年(1年)

宋明帝劉彧[a](439年12月9日-472年5月10日),休炳小字榮期南朝宋第七任皇帝。劉彧生於元嘉年間,為宋文帝劉義隆第十一子,先後受封淮陽王、湘東王。宋前廢帝劉子業即位,顧慮諸叔威脅皇位,趁劉彧入朝時將其拘留殿中,並因劉彧體胖而封其為「豬王」,大肆羞辱,且屢次欲加殺害,都因始安王劉休仁諂媚化解,才保全性命。劉子業遭壽寂之殺害後,劉休仁便奉迎劉彧即皇帝位,改元泰始,大赦天下。

劉彧在位六年半,執政前期眾親王及方鎮相繼叛變,朝廷頻繁動武平亂,國力逐漸耗損。北魏也趁機侵略,佔領山東淮北等地區,北朝國力自此超越南朝;劉彧為防範宋孝武帝劉駿諸子奪取皇位,殺盡諸姪子,致使劉駿絕後;晚年尤多忌諱,文書奏折不得出現諱字,犯禁者一律誅殺。

472年5月10日,劉彧逝世,享年三十四歲,庙号太宗,谥号明帝,奉葬高寧陵

史載劉彧個性寬和仁慈,儀容端雅,喜好文學。即位後雖然四方反抗但用人不疑,能使將士效忠不貳。然而晚年好猜忌,對待皇族及侍臣動輒殘忍刑戮;國家連年征伐,國庫空虛,而劉彧卻奢侈無度,致使「天下騷然,民不堪命」,劉宋國運自此衰敗。

生平[编辑]

早年生涯[编辑]

劉彧生於南朝宋文帝元嘉十六年十月戊寅(439年12月9日),九歲時受封淮陽王,食邑二千戶。452年,改封湘東王。劉彧三哥、宋孝武帝劉駿即位後,歷任郡太守、中護軍、侍中、衛尉、游擊將軍、左衞將軍、都官尚書、領軍將軍等職銜,並獲賜鼓吹一部。453年,劉彧生母沈容姬逝世,劉彧時年十四歲,由路太后撫養於宮中,特受寵愛,時常侍奉路太后醫藥,也因此為劉駿所親愛,不招致猜忌。宋前廢帝劉子業繼位後,任命劉彧為州刺史,都督州郡軍事,並得以本號開府儀同三司。[1]

政變奪位[编辑]

宋前廢帝劉子業即位後荒淫無道,殺戮群臣,並恐諸叔覬覦皇位,欲加殺盡。劉彧於景和年間入朝,遭拘留宮中,百般毆打凌辱。劉彧與始安王劉休仁、山陽王劉休祐皆體型肥胖,被劉子業封為「豬王」、「殺王」、「賊王」,並將三人用竹籠囚禁。劉子業又命人掘地為坑,灌滿泥水,再以木槽盛飯,並用雜食攪和後置於坑前,命劉彧裸體於泥坑中以口對木槽中就食,戲謔為豬。劉彧曾因抗拒羞辱而惹怒劉子業,劉子業命將其裸體後用竹杖綁住四肢抬付太官,說:「即日屠豬。」劉休仁在旁笑說:「豬今日未應死。」劉子業問何故,劉休仁答說:「待皇太子生,殺豬取其肝肺。」劉子業聽後怒火漸息,命交付廷尉,劉彧才逃過死劫。[2]466年,劉子業欲南遊荊州湘州,決定明日殺害劉彧等諸叔父後,即行出發。劉彧遂與心腹阮佃夫、李道兒等共謀弒君。1月1日夜,阮佃夫與李道兒暗中結交宮中侍臣壽寂之,於華林園將劉子業殺害。劉子業死後,劉休仁隨即奉迎劉彧入宮即位,並令人備皇帝羽儀。由於事起倉促,劉彧半途失落鞋子,跛著走入西堂,仍戴著象徵臣子的烏紗帽,劉休仁讓人給其戴上白紗帽後,便擁劉彧登上御座召見文武百官,接受歡呼禮拜,凡事以「令書」頒布施行。[3]隔天(1月2日),劉彧下令殺掉劉子業的同母次弟劉子尚,以絕後患。

泰始元年十二月丙寅(466年1月9日),劉彧於宮中太極前殿登基為帝,大赦天下。[4]

義嘉之難[编辑]

465年底,宋孝武帝劉駿第三子、晉安王劉子勛為反抗劉子業謀害己命,在鄧琬等人輔佐下,於江州起兵叛亂。劉彧弒君自立後,授姪子劉子勛官爵遭拒。劉子勛甚至在鄧琬的主導下傳檄天下,改討劉彧。466年2月7日,鄧琬、袁顗等奉年僅十歲的劉子勛於尋陽城登極稱帝,年號「義嘉」,另立政府。江州的義嘉政權得到幾乎全國的承認與響應,南朝各州郡皆向劉子勛上表稱臣,改用義嘉年號,並向尋陽奉貢。劉彧所統治區域僅限京師建康(今江蘇省南京市)附近的丹陽淮南等郡百餘里土地而已,形勢極為嚴峻。[5]

劉彧聞變後隨即任命劉休仁為征討大都督,統帥全軍,王玄謨為副手。任用吳喜、江方興等為東路軍將領,討平會稽吳興、晉州等東南各州郡,俘虜劉駿第六子、尋陽王劉子房;任用劉勔張永蕭道成等為北路軍將領,擊敗殷琰薛安都等敵對將領,抵擋住北方的攻勢。任命沈攸之、張興世等為西路軍將領討伐劉子勛的尋陽政權,擊敗袁顗、劉胡等人,攻入尋陽,捕斬敵對天子劉子勛,義嘉政權滅亡。隨後宋軍陸續平定江南及淮南各地,「義嘉之難」平息。

由於劉彧登基時,其諸弟(宋文帝劉義隆子嗣)皆在京師,多擁戴兄長劉彧為帝;而劉子勛起兵地方,方鎮都督則多為劉子勛的兄弟(宋孝武帝劉駿子嗣),皆起兵支持劉子勛的義嘉政權。南朝宋即形成文帝系諸王與孝武帝系諸王的內戰局面。劉彧鑑於此,於戰事平定後接受劉休仁的建議,將劉駿在世諸子皆诛殺殆盡,劉駿二十八子自此滅絕。[6]

北魏入侵[编辑]

劉彧於平定叛亂後欲逞兵威,命張永及沈攸之率領重兵,往迎已於義嘉之難後投降的徐州刺史薛安都。薛安都恐劉彧趁機圖己,便向北魏輸誠,乞師自救,汝南太守常珍奇也舉懸瓠城降魏。[7]467年初,北魏派遣尉元、孔伯恭領兵救徐州,另派拓跋石、張窮奇領兵救懸瓠,兗州刺史畢眾敬望風迎降。[8]魏將尉元隨後於呂梁一帶大敗宋將張永及沈攸之,宋軍幾乎全軍覆沒,張永、沈攸之隻身逃回江南,徐、兗二州淪陷;[9]467年2月,青州刺史沈文秀、冀州刺史崔道固投降北魏,旋即又於4月歸降劉宋。[10]北魏遂派遣長孫陵、慕容白曜往攻青州,劉彧命沈攸之領兵救援,卻於睢清口遭魏將孔伯恭擊敗,退守淮陰[11]青州與冀州待援不至,被圍攻數年,先後降魏,青、冀二州也淪陷。[12]

南朝宋本地處江南,國狹民脊,自此再失四州,國力更形衰弱;再加上戰亂不斷,劉彧為獎賞有功將士,大肆封賞封官,造成國庫空虛、士族制度嚴重破壞,削弱南朝宋的執政根基,北朝國力從此超越南朝。[13]

晚年殺弟與安排[编辑]

劉彧晚年害怕諸弟在他死後奪取太子劉昱的皇位,於是接受倖臣王道隆阮佃夫的建議,大殺立過軍功的諸弟,只有劉休範因為人才凡弱而留下未殺。王道隆與阮佃夫掌權後擅用威權、官以賄成,富逾公室。劉彧同時殺害可能會不利於太子的重要大臣,如功臣武將壽寂之吳喜與高門名士王景文(皇后王貞風之兄、劉彧的大舅子),結果造成劉昱繼位後中央和地方軍鎮互相猜忌、攻伐的政治亂象,使得武將蕭道成因此崛起,最後篡宋建齊。

472年,宋明帝死,太子劉昱繼立,宋明帝遺詔命蔡興宗袁粲褚淵劉勔沈攸之五人託孤顧命大臣,分別掌控內外重區,另外命令蕭道成為衛尉,參掌機要。[14]其中遺詔雖任命袁粲、褚淵在中央秉政,但實際上接受宋明帝秘密遺命,就近輔佐新帝劉昱,掌控宮中內外大權的人物,是宋明帝最親信的側近權倖——王道隆阮佃夫二人。[15]

借腹疑案[编辑]

史書大多記載,劉彧晚年失去了生育能力,所以他的兒子們都是借腹生子取來的,他把諸弟新生的男嬰抱為自己的兒子,然後殺掉男嬰的生母。[16][17]但是史家呂思勉認為這是《宋書》作者沈約,為了迎合當時南齊皇帝所捏造的誣蔑之詞,不足採信,而《南史》與《資治通鑑》則是沿用沈約的說法。呂思勉認為宋明帝生前因為猜忌諸弟而狠心殺弟、流放諸姪,不可能殺其父而養其子、流其兄而立其弟。[18]曾懷疑《宋書》等史料的記載,認為宋明帝的皇后王貞風既然有兩個女兒,說明宋明帝可以生育,因此《宋書》應該是為了強化南齊的合法性,故意加工偽造史料,並被後人延用。

评价[编辑]

  • 《宋書》記載劉彧:「少而和令,風姿端雅……好讀書,愛文義……及即大位,四方反叛,以寬仁待物,諸軍帥有父兄子弟同逆者,並授以禁兵,委任不易,故眾為之用,莫不盡力。平定天下,逆黨多被全,其有才能者,並見授用,有如舊臣。才學之士,多蒙引進,參侍文籍,應對左右」、「末年好鬼神,多忌諱,言語文書,有禍敗凶喪及疑似之言應回避者,數百千品,有犯必加罪戮」、「泰始、泰豫之際,更忍虐好殺,左右失旨忤意,往往有斮刳斷截者。時經略淮、泗,軍旅不息,荒弊積久,府藏空竭。內外百官,並日料祿俸;而上奢費過度,務為彫侈。每所造制,必為正御三十副,御次、副又各三十,須一物輒造九十枚,天下騷然,民不堪命……親近讒慝,剪落皇枝,宋氏之業,自此衰矣」[22]
  • 沈約評論劉彧:「太宗因易隙之情,據已行之典,剪落洪枝,願不待慮。既而本根無庇,幼主孤立,神器以勢弱傾移,靈命隨樂推回改。斯蓋履霜有漸,堅冰自至,所從來遠也」[23]
  • 北宋司馬光評論:「(明)帝猜忍奢侈,宋道益衰」、「夫以孝武之驕淫、明帝之猜忍,得保首領以沒於牖下,幸矣,其何後之有?」[24]
  • 蕭梁的史家裴子野評論:「景和(劉子業)申之以淫虐,太宗易之以昏縱,師旅薦興,邊鄙蹙迫,人懷苟且,朝無紀綱,內寵方議其安,外物已睹其敗矣。」[25]

后妃[编辑]

  1. 皇后 王貞風,生公主劉伯姒、劉伯媛
  2. 貴妃 陳妙登,生太子刘昱
  3. 修仪,生刘法良、刘燮
  4. 昭华 陳法容,生刘準
  5. 徐婕妤,生无名皇子、刘跻
  6. 郑修容,生刘智井
  7. 杜修华,生劉翽
  8. 泉美人,生劉友
  9. 泉美人,生劉禧
  10. 良人,生劉贊、刘嵩
  11. 陈玉珠 , 原为到撝家伎。

[编辑]

  1. 長子 後废帝劉昱(母貴妃陳妙登),466年立,477年被蕭道成弒殺
  2. 第2子 劉法良,早夭
  3. 第3子 安成王 劉準,471年封,477被蕭道成立為帝,479年被篡位的蕭道成殺
  4. 第4子(無名,早夭)
  5. 第5子 东平王劉智井,470年封、卒
  6. 第6子 晉熙王 劉燮,470年封,479年被南齐改封为阴安县公并处死
  7. 第7子 邵陵殤王 劉友,474年封,479年卒
  8. 第8子 江夏王 劉躋,470年封临庆王,474年改江夏,479年被南齐改封为沙阳县公并处死
  9. 第9子 武陵王 劉贊,本名劉智隨,470年生、封,478年卒
  10. 第10子 隨陽王 劉翽,471年生,476年封南阳王,478年改随阳,479年被南齐改封为舞阴县公并处死
  11. 第11子 新興王 劉嵩,476年封,479年被南齐改封为定襄县公并处死
  12. 第12子 始建王 劉禧,476年封,479年被南齐改封为荔封县公并处死

[编辑]

  1. 晉陵長公主劉伯姒
  2. 建安長公主劉伯媛
  3. 阳羡公主

注释[编辑]

  1. ^ 「彧」,拼音注音ㄩˋ粤拼juk1中古擬音qiuk,於六,音同「郁」

参考文献[编辑]

  1. ^ 《宋書·卷八·明帝本紀》:「太宗明皇帝諱彧,字休炳,小字榮期,文帝第十一子也。元嘉十六年十月戊寅生。二十五年,封淮陽王,食邑二千戶。二十九年,改封湘東王。……世祖踐阼,為祕書監,遷冠軍將軍、南蘭陵下邳二郡太守,領石頭戍事。孝建元年,徙為南彭城、東海二郡太守,將軍如故,鎮京口。其年,徵為中護軍。二年,遷侍中,領游擊將軍。三年,徙衞尉,侍中如故。又為左衞將軍,衞尉如故。大明元年,轉中護軍,衞尉如故。三年,為都官尚書,領游擊將軍,衞尉如故。七年,遷領軍將軍。八年,出為使持節、都督徐兗二州豫州之梁郡諸軍事、鎮北將軍、徐州刺史,給鼓吹一部。其年,徵為侍中、護軍將軍。未拜,復為領軍將軍,侍中如故。永光元年,又出為使持節、散騎常侍、都督南豫豫司江四州揚州之宣城諸軍事、衞將軍、南豫州刺史,鎮姑孰。又徙為都督雍梁南北秦四州郢州之竟陵諸軍事、寧蠻校尉、雍州刺史,持節、常侍、將軍如故。未拜,復本位。尋以本號開府儀同三司。……(劉彧)早失所生,養於太后宮內。大明世,諸弟多被猜忌,唯上見親,常侍路太后醫藥。」
  2. ^ 《宋書·卷七十二·文九王傳》:「時廢帝狂悖無道,誅害群公,忌憚諸父,並囚之殿內,毆捶淩曳,無複人理。休仁及太宗、山陽王休祐,形體並肥壯,帝乃以竹籠盛而稱之,以太宗尤肥,號為『豬王』,號休仁為『殺王』,休祐為『賊王』。……嘗以木槽盛飯,內諸雜食,攪令和合,掘地為坑阱,實之以泥水,裸太宗內坑中,和槽食置前,令太宗以口就槽中食,用之為歡笑。欲害太宗及休仁、休祐前後以十數,休仁多計數,每以笑調佞諛悅之,故得推遷。……太宗嘗忤旨,帝怒,乃裸之,縛其手腳,以杖貫手腳內,使人擔付太官,曰:『即日屠豬。』休仁笑謂帝曰:『豬今日未應死。』帝問其故,休仁曰:『待皇太子生,殺豬取其肝肺。』帝意乃解,曰:『且付廷尉。』一宿出之。」
  3. ^ 《宋書·卷八·明帝本紀》:「既而害上意定,明旦便應就禍。上先已與腹心阮佃夫、李道兒等密共合謀。……佃夫、道兒因結壽寂之等殞廢帝於後堂。十一月二十九日夜也。事定,上未知所為。建安王休仁便稱臣奉引升西堂,登御坐,召見諸大臣。于時事起倉卒,上失履,跣至西堂,猶著烏帽。坐定,休仁呼主衣以白帽代之,令備羽儀。雖未即位,凡眾事悉稱令書施行。」
    《宋書·卷七十二·文九王傳》:「帝將南游荊、湘二州,明旦欲殺諸父便發。其夕,太宗克定禍難,殞帝于華林園。休仁即日推崇太宗,便執臣禮。」
  4. ^ 《南史·卷三·明帝本紀》:「泰始元年即大明九年也,魏和平六年。冬十二月丙寅,皇帝即位于太極前殿,大赦,改元。」
  5. ^ 《宋書·卷八十·孝武十四王傳》:「事泄,帝自率宿衛兵誅邁,使八座奏子勛與邁通謀。又手詔子勛曰:『何邁殺我立汝,汝自計孰若孝武邪?可自為其所。』遣左右硃景雲送藥賜子勛死。景雲至盆口,停不進,遣信使報長史鄧琬。琬等因奉子勳起兵,以廢立為名。太宗定亂,進子勛號車騎將軍、開府儀同三司。琬等不受命,傳檄京邑。泰始二年正月七日,奉子勛為帝,即偽位於尋陽城,年號義嘉元年,備置百官,四方並回應,威震天下。是歲四方貢計,並詣尋陽。」
    《宋書·卷八十四·鄧琬傳》:「會太宗定亂,進子勛號車騎將軍、開府儀同三司。令書至,諸佐吏並喜,造琬曰:『暴亂既除,殿下又開黃閣,實為公私大慶。』琬以子勛次第居三,又以尋陽起事,有符世祖,理必萬克。乃取令書投地曰:『殿下當開端門,黃閣是吾徒事耳!』眾並駭愕。琬與陶亮等繕治器甲,徵兵四方。郢州刺史安陸王子綏、荊州刺史臨海王子頊、會稽太守尋陽王子房、雍州刺史袁顗、梁州刺史柳元怙、益州刺史蕭惠開、廣州刺史袁曇遠、徐州刺史薛安都、青州刺史沈文秀、冀州刺史崔道固、湘州行事何慧文、吳郡太守顧琛、吳興太守王曇生、晉陵太守袁標、義興太守劉延熙並同叛逆。」
  6. ^ 王仲犖著,《魏晉南北朝史》第六章第二節
    《宋書·卷八·明帝本紀》:「十月乙卯,永嘉王子仁、始安王子真、淮南王子孟、南平王子產、廬陵王子輿、松滋侯子房並賜死。」
    《宋書·卷八十·孝武十四王傳》:「司徒建安王休仁以子房兄弟終為禍難,勸上除之。……於是並殺之,房時年十一。」
  7. ^ 《宋書·卷八十八·薛安都傳》:「太宗(劉彧)以四方已平,欲示威於淮外,遣張永、沈攸之以重軍迎之。安都謂既已歸順,不應遣重兵,懼不免罪,乃遣信要引索虜(北魏)。三年正月,索虜遣博陵公尉遲苟人、城陽公孔伯恭二萬騎救之。」
  8. ^ 《魏書·卷六十一·畢眾敬傳》:「(畢)眾敬先已遣表謝(劉)彧,彧授眾敬兗州刺史,而以元賓(畢眾敬子)有他罪,獨不捨之。眾敬拔刀斫柱曰:『皓首之年,唯有此子,今不原貸,何用獨全!』及尉元至,遂以城降。」
  9. ^ 《魏書·卷五十·尉元傳》:「(王)穆之率餘燼奔於(張)永軍。永勢挫力屈,(尉)元乘勝圍之,攻其南門,永遂捐城夜遁。(孔)伯恭、(薛)安都乘勢追擊,時大雨雪,泗水冰合,永棄船而走。元豫測永必將奔亡,身率眾軍,邀其走路,南北奮擊,大破於呂梁之東。斬首數萬級,追北六十餘里,死者相枕,手足凍斷者十八九。」
  10. ^ 《宋書·卷八十八·沈文秀傳》:「先是,冀州刺史崔道固亦據曆城同逆,為土人起義所攻,與(沈)文秀俱遣信引虜;虜遣將慕輿白曜率大眾援之,文秀已受朝命,乃乘虜無備,縱兵掩擊,殺傷甚多。」
    《宋書·卷八十八·崔道固傳》:「會四方平定,上(劉彧)遣使宣慰,(崔)道固奉詔歸順。先是與沈文秀共引虜,虜既至,固守距之,因被圍逼。」
  11. ^ 《魏書·卷五十一·孔伯恭傳》:「(孔)伯恭密造火車攻具,欲水陸俱進。(沈)攸之等既聞,將戰,引軍退保樊階城。伯恭又令子都將孫天慶等步騎六千向零中峽,斫木斷清水路。劉彧寧朔將軍陳顯達領眾二千溯清而上,以迎攸之,屯于睢清合口。伯恭率眾渡水,大破顯達軍,俘斬十九。攸之聞顯達軍敗,順流退下。伯恭部分諸將,俠清南北尋攸之軍後。伯恭從睢陵城東向零中峽,分軍為二道,遣司馬范師子等在清南,伯恭從清西,與攸之合戰,遂大破之,斬其將姜產之、高遵世及丘幼弼、丘隆先、沈榮宗、陸道景等首,攸之、(吳)憘公等輕騎遁走。乘勝追奔八十餘里,軍資器械,虜獲萬計。」
  12. ^ 《宋書·卷八十八·沈文秀傳》:「(沈)文秀被圍三載,外無援軍,士卒為之用命,無離叛者,日夜戰鬥,甲胄生蟣虱。五年正月二十四日,遂為虜(北魏)所陷。」
    《宋書·卷八十八·崔道固傳》:「三年,……為虜(北魏)所陷,被送桑乾,死於虜中。」
  13. ^ 《魏書·卷九十七·島夷劉裕傳》:「自(劉)彧立之後,民庶凋弊,……至綱紀不立,風政頹弊,境內多難,民庶嗷然。遂廣募義勇,置為部曲。於是官品淪褫,士人渾亂,民眾顒顒,咸願來奔矣。」
  14. ^ (宋)司馬光,《資治通鑑‧卷一百三十三》
  15. ^ 《宋略‧總論》:「初,世祖登遐,委重於二載。太宗晏駕,亦托孤於王、阮,……」,南朝梁裴子野著。
  16. ^ 《宋书·后妃传》:「太宗晚年,痿疾不能内御,诸弟姬人有怀孕者,辄取以入宫;及生男,皆杀其母,而以与六宫所爱者养之」、(唐)李延壽,《南史‧卷十一》:「順帝,桂陽王休範子也」
  17. ^ (宋)司馬光,《資治通鑑‧卷一百三十三》:「上素無子,密取諸王姬有孕者內宮中,生男則殺其母,使寵姬子之」
  18. ^ 呂思勉,《兩晉南北朝史》,第八章、第八節末段
  19. ^ 《毛泽东点评历代帝王纣王能文能武很有本事》. 凤凰网. [2007年11月15日] (简体中文). 
  20. ^ 《毛泽东对历代帝王的评说》. 新华网. [2007年11月15日] (简体中文). 
  21. ^ 《毛泽东妙语评点历代帝王》. 中国网. [2007-08-22] (简体中文). 
  22. ^ 沈約,《宋書‧卷八‧明帝紀》
  23. ^ 沈約,《宋書‧卷八‧明帝紀》
  24. ^ (宋)司馬光,《稽古錄‧卷十四》
  25. ^ 裴子野,《宋略‧總論》
宋明帝
南朝
出生于:439年逝世於:472年
統治者頭銜
前任:
宋前廢帝
劉子業
劉宋皇帝
465年-472年
繼任:
宋後廢帝
劉昱
中國南部君主
465年-47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