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蠻貿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到達日本的南蠻船(十六世紀油畫)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南蠻貿易
假名 なんばんぼうえき
平文式罗马字 Nanban Bōeki

南蠻貿易安土桃山時代(西元十六世紀中期至十七世紀初期)日本葡萄牙西班牙等國商人之間實行的貿易

名稱[编辑]

「南蠻」在中古(「中世」)至近代以前的日本用以指稱東南亞地區,並引申用以稱呼在印度至東南亞的港口與島嶼建立殖民地和貿易據點並試圖向東北亞擴展交易範圍的葡萄牙、西班牙等國。由此數國傳來的物品、文化等亦被冠以「南蠻」之名。進入明治時代後,此詞逐漸淡出普通使用,一般僅出現在歷史相關場合。

文化接觸[编辑]

來到日本的葡萄牙人,十七世紀

日本對歐洲人的記錄[编辑]

由於習慣的不同,日本人起初對歐洲人比較輕視。但很快,日本人採用了歐洲人的若干技術與文化,如軍事(火繩槍、鎧甲、造船技術),宗教(基督教),裝飾藝術及語言(外來辭彙)等方面。

日本統治者信賴任用一些歐洲人,甚至給予他們武士的地位(如威廉·亞當斯)和領地。

歐洲人對日本的記錄[编辑]

文藝復興時期的歐洲人比較仰慕日本。由於馬可波羅的紀錄,他們認為日本擁有較多的貴金屬。日本也有較多的地表礦藏。此時期日本是銅與銀的重要出口國。

日本被認為是一個高度成熟的封建社會,有著比較發達的文化和技術。人口較多,城市化程度高。當時日本的手工業和冶金技術使歐洲人讚嘆。武士的軍事力量也得到歐洲人的重視。在香料群島的對英戰役中,荷蘭人亦有雇用日本武士的紀錄。

貿易往來[编辑]

長崎的葡萄牙卡瑞克帆船,十七世紀。

1543年葡萄牙人漂流至種子島。葡商船之前已經到達琉球,琉球人得知葡船攻擊並佔領馬六甲,因而拒絕與之交易。然而日本商人因明朝的海禁而無法直接與中國大陸通商,故而願意與葡商船進行貿易。從此葡商船開始由馬六甲來日本。1557年葡萄牙獲得澳門的使用權,以其為據點交易葡明日的三國的商品。葡王室也開始整頓與日本的貿易,以招標形式向商人出售單獨與日本交易的權利。

葡萄牙船隻最初在1550年來航松浦隆信領下的平戶。1557年開始,葡萄牙政府的官許船開始正式來航平戶。1561年在平戶港發生了葡萄牙船員被殺害的宮前事件,於是葡萄牙人另覓據點,將貿易據點先後遷往大村純忠領下的横瀬浦(今西海市)、福田浦(今長崎市福田本町)、口之津(今南島原市口之津町)等地。最終葡萄牙人選定長崎作為貿易據點,於是大村純忠在1570年開放長崎為對外貿易港。翌年,葡萄牙商船首次來航長崎。此後,葡萄牙商船固定每年來航長崎,長崎作為葡萄牙的貿易港逐漸發展起來。

織田信長豐臣秀吉政權基本上對南蠻貿易取支持態度。西班牙繼葡萄牙之後也經由美洲大陸開闢了太平洋的航路,以呂宋島馬尼拉為據點前來日本進行貿易。德川家康對對西貿易持積極態度,曾在1610年派遣京都的商人田中勝介前往西班牙統治下的墨西哥。此外為了獨占與葡商交易生絲的利益,幕府於1604年建立了「絲割符制度」,只允許特定的商人集團輸入和向國內商人售賣生絲。家康當政時取締基督教但允許貿易。

荷蘭人的加入[编辑]

荷蘭人被日本人稱為「紅毛人」,與葡萄牙等南歐人被稱為「南蠻人」不同。1600年荷蘭人搭乘Liefde號意外漂流來到日本九州。1605年,兩名荷蘭人受德川家康委託前往北大年王國(在馬來半島東北部),邀請荷蘭人來日交易。因忙於應付與葡萄牙在東南亞的對立,當時的荷蘭商務據點的管理官並未接受。但1609年荷蘭人Jacques Specx率兩艘船到達平戶,並獲得德川家康的朱印狀許可進行貿易。直到1641年平戶荷蘭商館遷移到出島為止的30年間,平戶一直作為日本最大的南蠻貿易港之一而繁榮著。荷蘭同時也參與海盜活動與海戰,以削弱西葡在太平洋的勢力,並最終成為之後兩個世紀日本唯一許可作交易的歐洲國家。交易地點在長崎出島

後來為進一步禁止基督教並防止西部的大名擴張勢力,幕府開始限制與外國的貿易。交易地點被限制在平戶與長崎。1624年西班牙商船被禁止來日,1639年葡萄牙船也被禁止。平戶的貿易被禁止,鎖國體制建立,南蠻貿易終結。

技術與文化交流[编辑]

火繩槍[编辑]

火繩槍(種子島)為模仿葡萄牙槍製造。1543年三名葡萄牙人隨中國船漂流至種子島,從而引入了火繩槍。此種槍也因而得名為「種子島」。事實上約270年前火藥的使用已由中國傳入,日本人已在使用更為原始的槍械(稱為「鐵砲」)。但葡萄牙槍較輕且有火繩式槍機(matchlock),故較易瞄準。

當時日本正處於戰國紛亂之中。織田信長在軍中廣泛使用火繩槍,並主要依此贏得長篠之戰的勝利。在火繩槍傳入後一年之內,日本的劍工與鐵匠已成功複製並大量製造。僅五十年後,十六世紀末時,火槍已經在日本的軍隊中非常普遍,據說普及程度超過了歐洲的軍隊。火槍在豐臣秀吉與德川家康統一日本的過程中及1592和1597年的侵朝戰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朱印船[编辑]

歐洲的船隻(蓋倫帆船)也對日本造船業有較大影響,也引發了日本人航行遠海。

幕府設立了「朱印船」體制,向商人頒發朱印狀(海外出航許可證)。此種朱印船包含了蓋倫帆船的許多設計特點如的設置等。大量日本商人乘朱印船航至東南亞港口甚至參與當地事務,如成為泰國將領的山田長政與《天竺渡海物語》的作者天竺德兵衛

十七世紀初期,幕府在外國人幫助下製造了數艘南蠻式船隻,兩次穿越太平洋航至西班牙領墨西哥。

其他影響[编辑]

其他影響如:

  • 南蠻胴(日语:南蠻胴),歐式鎧甲,上下連體。
  • 南蠻美術(日语:南蠻美術),南蠻題材或風格的日本美術作品。
  • 南蠻畫(日语:南蠻画),日本美術風格之一。
  • 南蠻漆器(日语:南蠻塗り),葡萄牙風格漆器,十六世紀後期非常流行。
  • 南蠻菓子(日语:南蠻菓子),以葡萄牙或西班牙方法製作的甜點,如卡斯提拉(日语:カステラ)、金平糖等。
  • 南蠻寺(日语:南蠻寺),京都最早的基督教堂。
  • 南蠻燒(日语:南蠻焼き),麵粉包裹著小魚油炸的一種料理,也是日本有名的料理天婦羅之由來。

終結[编辑]

1603年德川家康建立幕府後,出於基督教滲透的威脅,日本減少了與南蠻商人的接觸。至1650年,除對荷蘭和中國的貿易外,與其他外國人進行貿易會被處死,而基督徒受迫害。槍枝被禁止,恢復使用更「文明」的武士刀。航海與大型船隻的製造亦被禁止。從此進入封閉、和平的江戶時代

「南蠻人」於二百五十年後再次到來(1854年美國黑船來航事件),但此次經歷了工業化的洗禮,憑恃武力結束了日本的閉關自守

年表[编辑]

阿魯梅達在府内開設日本第一間西式醫院(1557年)
  • 1542年:葡萄牙人隨明船漂流至種子島鐵砲的傳入
  • 1550年:葡萄牙船第一次進港平戶
  • 1552年:葡萄牙傳教士阿魯梅達(Luís de Almeida)來日。
  • 1561年:平戶發生宮前事件
  • 1562年:葡萄牙船離開平戶,大村純忠應葡萄牙人的要求將横瀬浦開港。有馬義貞(大村純忠之兄)將口之津作為貿易港開港。
  • 1563年:7月6日3艘葡萄牙船進港橫瀨浦。葡萄牙傳教士弗洛伊斯來日。横瀬浦被後藤貴明(純忠的義弟)襲擊、燒燬。
  • 1564年:葡萄牙船自橫瀨浦返回平戶。
  • 1565年:葡萄牙船離開平戶前往大村領的福田港。福田港開港。
  • 1570年:大村純忠同意長崎開港。
  • 1575年:長篠之戰,鐵砲隊的威力發揮。
  • 1576年:京都南蠻寺建立。
  • 1580年:大村純忠將領地內的長崎獻給耶穌會。
  • 1582年:天正遣歐少年使節從長崎港起航。
  • 1585年:遣歐使節謁見羅馬教皇。
  • 1589年:豐臣秀吉取締耶蘇教、放逐宣教師至長崎、京都南蠻寺燒毀。
  • 1590年:7月21日天正遣歐少年使節歸來長崎。
  • 1596年:西班牙船聖·菲力號(San Felipe)漂流至土佐浦戶聖·菲力號事件)。
  • 1597年:日本二十六聖人殉教。
  • 1598年:豐臣秀吉病歿。
  • 1600年:關原合戰。荷蘭船Liefde號漂至豐後。英國人威廉·亞當斯來日。
  • 1605年:長崎成為幕府的直轄地(天領)。
  • 1609年:2艘荷蘭船進港平戶。平戶設置荷蘭商館。西班牙船聖法蘭西斯可號(San Francisco)遇上颱風漂流至上總
  • 1610年:1月葡萄牙船Madre de Deus號在長崎被有馬晴信攻撃沈没。德川家康派遣京都商人田中勝介新西班牙
  • 1612年:岡本大八事件、9月幕府發布天主教禁教令。
  • 1613年:伊達政宗派遣家臣支倉常長前往羅馬。從奥州月之浦(今石卷市)出帆。英國船第一次進港平戶。平戸設置英國商館。
  • 1615年:支倉常長謁見羅馬教皇。
  • 1616年:6月1日德川家康病歿。9月18日幕府禁止基督教,限定唐船以外的外國船只能到平戸、長崎。
  • 1620年:9月22日支倉常長經馬尼拉回國。
  • 1622年:元和大殉教。
  • 1623年:平戶英國商館關閉。
  • 1624年:禁止西班牙船來航。
  • 1628年:7月幕府關閉平戶荷蘭商館、船扣留(濱田彌兵衛事件),來航的葡萄牙船也被扣留。
  • 1632年:日荷貿易恢復。
  • 1634年:德川家光命令在長崎出島築造葡萄牙人收容所。
  • 1635年:7月幕府發布鎖國令,禁止日本人出入國。限制唐船只能到長崎。
  • 1636年:長崎出島完成。強制收容葡萄牙人家族。10月德川家光放逐287個混血兒到澳門
  • 1637年:爆發島原之亂
  • 1638年:島原之亂平定。
  • 1639年:禁止葡萄牙船來航。英國、荷蘭人的妻子遭放逐到巴達維亞
  • 1641年:平戶荷蘭商館轉移到長崎出島。

註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 Giving Up the Gun, Noel Perrin, David R. Godine Publisher, Boston. ISBN 0-87923-773-2
  • Samurai, Mitsuo Kure, Tuttle publishing, Tokyo. ISBN 0-8048-3287-0
  • The Origins of Japanese Trade Supremacy. Development and Technology in Asia from 1540 to the Pacific War, Christopher Howe,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ISBN 0-226-35485-7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