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宣王對周邊各族之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周宣王對周邊各族之戰[1]周宣王在位年間(前823年-前789年)對邊境各族發動的一系列戰役。

背景[编辑]

西周時代,周朝四方外族部落林立,東方有東夷、南方有南蠻、西方有西戎、北方有北狄,統稱四夷[2]周穆王時,西方犬戎的勢力逐漸強大,與周朝時常有衝突,穆王考慮西征犬戎,祭公謀父諫曰:「不可。先王耀德不觀兵。夫兵戢而時動,動則威,觀則玩,玩則無震。」[3] 周穆王雖然不聽勸告,但是仍然大勝,獲其五王,又得四白狼、四白鹿。可見當時犬戎仍不是周朝大軍的對手。

周厲王時期,連年戰亂,百姓苦不堪言。同時,厲王以榮夷公為卿士,壟斷社會財富及資源。為壓制國人不滿,周厲王命衞巫監視,有譖謗周王者即殺。結果人人自危,終於在前841年釀成國人暴動,厲王出奔到彘(今山西省霍縣)。朝中由召穆公虎、周定公兩大臣行政,號為共和

前828年,周厲王死於彘,召穆公、周定公推舉太子靜即位,是為周宣王。當時周朝國力已經衰落,過度分封諸侯國使周王室決乏土地及人民。周宣王即位後任用周定公、召穆公輔政,又重用尹吉甫仲山甫一幫賢臣整頓朝政,國力漸漸恢復。因應周邊民族威脅周宣王陸續發動對周邊少數民族的戰爭,使衰落的周王室權威得到恢復,諸侯又重新朝見天子,史稱宣王中興[4][5]

戰爭過程[编辑]

北伐西戎[编辑]

西戎是對中國古代西部少數民族的統稱,長期威脅西周王朝的西部邊境。

攻玁狁之戰(前823年)[编辑]

宣王五年(前823年)三月,玁狁進攻西周,主力部隊集中於焦獲(今陝西省涇陽縣西北),前鋒部隊抵達涇陽(今陝西省涇陽縣境內),直接威脅到西周首都鎬京。六月,周宣王命尹吉甫率軍反攻。尹吉甫以元戎十乘為先頭部隊擊敗玁狁,繼而追擊至太原(今甘肅省慶陽市一帶)[6]。周宣王又派南仲率兵至朔方築城設防,暫時緩解了獫狁的威脅[7]。前816年,周宣王派虢季子白率軍攻打獫狁,在洛水北岸擊敗獫狁,斬首500人,俘獲50人,解除了獫狁之患[8]

攻西戎之戰(前822年)[编辑]

周宣王還命諸侯征討西戎。宣王四年(前824年),周宣王任命秦仲為大夫,命其帶兵征討西戎。宣王六年(前822年),秦仲戰敗身亡,周宣王召見秦仲之子秦庄公兄弟五人,給他們七千兵卒,命令他們討伐西戎。秦庄公擊敗西戎,周宣王封秦庄公為西垂大夫,加封大駱犬丘甘肅省天水市西南禮縣一帶)之地。

攻太原戎之戰(前797年)[编辑]

宣王三十一年(前797年),周宣王派軍隊攻打太原的戎族,但是沒有成功[9]

攻條奔戎之戰(前792年)[编辑]

宣王三十六年(前792年),周宣王派軍隊征討條戎、奔戎,戰敗[10]

攻申戎之戰(前789年)[编辑]

宣王三十九年(前789年),周宣王派軍隊征討申戎,獲得勝利[11]。但在千畝之戰敗於姜戎,宣王因此戰失去南國之師[12]

東征淮夷(前822年)[编辑]

宣王六年(前822年),周宣王命召穆公及卿士南仲太師皇父程伯休父率周六師征討淮夷。大軍沿淮水東行,沿途對淮夷民眾廣施恩澤。經過激烈戰鬥,周軍擊敗淮夷中勢力最強的徐國。徐國歸降後,淮夷各方國、部族皆臣服於周[13][14]。前810年,南仲派駒父高父前往淮夷,各方國都奉命迎接來使,進獻財物[15]

南討荊蠻(前823年)[编辑]

宣王五年(前823年),周宣王以元老重臣方叔為將,率兵車三千南征荊蠻,大獲全勝[16]。周宣王南征勝利後,封方叔於洛、封王舅申伯於申(今河南省南陽市),建立申國,作為鎮撫南方的軍事重鎮[17]

影響[编辑]

周王室由中興至衰落[编辑]

周宣王發動對周邊各族戰爭的初期敗玁狁、西戎,東征淮夷,南討荊蠻,不單退卻玁狁、西戎的威脅,更使東方方國向周朝朝貢,又開拓疆土,使周王朝一度呈現「四方既平,王國庶定」的局面。另外這些戰役又使衰落的周王室權威得到恢復,諸侯又重新朝見天子,王室中興。但是連年征戰耗費很大,在周朝土地及人民緊絀的情況下,加劇了西周王朝的社會危機,國力也大不如前。前797年,周宣王派軍隊攻打太原的戎族失敗後,除了攻破申戎外,接連敗給條戎、奔戎。在千畝之戰面對姜戎,已經需要以南國之師來迎戰。戰後,周王室更連這支南國調來的軍隊都喪失,需要料民(即調查戶口)來補充兵力和財物,令農民負擔過重,不願出力擁護周室[18][19][20][21],可見這些戰役將周王室由中興急速轉為衰落。加上周宣王晚年獨斷專行,不進忠言,宣王伐魯更使周王室失去諸侯的擁戴,宣王中興遂成曇花一現。

西戎的崛起[编辑]

西戎迅速興起,又地近周朝,是周王室心腹大患。宣王在位初期,玁狁進攻西周,直接威脅到西周首都鎬京。雖然打敗玁狁,雖然周王室派大軍擊退玁狁,又立即修築防御工事,由此可見玁狁對周王室的威脅很大。再者,從周宣王對周邊各族之戰中,周王室對西戎的戰事頻繁,面對多個西戎部落如玁狁、條戎、奔戎、太原戎、姜戎等,由此可見西戎的強盛對周王室的壓力。當宣王晚年對西戎的戰爭中被打敗,又勞民傷財。在此消彼長下,西戎最後成為西周滅亡的導火線。

秦國的建立[编辑]

周孝王因秦國祖先秦非子善於養馬,因此將他封於秦,作為周朝的附庸[22]。周宣王繼位後任命秦仲為大夫,命他攻打西戎。秦仲戰敗身亡後,周宣王又召見秦仲之子秦庄公兄弟五人,給他們兵卒討伐西戎。秦庄公擊敗西戎,周宣王封秦庄公為西垂大夫,加封大駱犬丘之地,從此,秦國才由周朝的附庸成為周朝西面的大夫領地,當時仍未為諸侯國。直至秦襄公在位時,他出兵擊退犬戎,護送周平王東遷有功,平王嘉獎封他為諸侯,並向秦襄公承諾秦國如果能趕走西戎,被佔領的土地就歸秦國所有。秦襄公是秦國正式列為諸侯的第一代君主。秦襄公隨後與其他諸侯國互通使節、互致聘問獻納之禮,以示秦國成為諸侯國地位[23]

晉國的重要性[编辑]

在西周時代,晉國是周朝北部重要封國,為抵禦戎狄的重要屏障。晉穆侯在周宣王對西戎的戰事中時常協助王室平亂。在條之役時,因周朝與晉國軍隊被打敗,當穆侯夫人姜氏生下長子後,晉穆侯取名為「仇」,即後來的晉文侯;之後又在千畝之戰時生一子,則命名為「成師」,即後來的曲沃桓叔。此事受到大夫師服的質疑,認為庶名反逆,並料言晉國會因此出現內亂,其後果然發生曲沃與翼之間的內戰[24][25]。晉穆侯在周宣王對西戎的戰事中的活躍顯現晉國在周宣王時期為周朝北部對戎狄的屏障。

結果[编辑]

周宣王陸續發動對周邊少數民族的戰爭,但因連年征戰消耗國力。周宣王於前782年去世,其子周幽王宫涅繼位[26]。前771年,周幽王犬戎攻周之戰中被殺,西周亦因此滅亡。

參見[编辑]

词条:

文獻:

  1. ^ 出於中國軍事博物館撰寫的《中國戰典》,由解放軍出版社出版 ISBN:9787506525107
  2. ^ 白虎通德論 卷二》:以為四夷外無禮義之國,數夷狄者從東,故舉本以為之總名也。言夷狄者,舉終始也;言蠻,舉遠也;言貉,舉惡也。則別之,東方為九夷,南方為八蠻,西方為六戎,北方為五狄。故《曾子問》曰:「九夷、八蠻、六戎、五狄、百姓之難至者也。」
  3. ^ 祭公諫征犬戎》:穆王將征犬戎,祭公謀父諫曰:「不可。先王耀德不觀兵。夫兵戢而時動,動則威;觀則玩,玩則無震。是故周文公之《頌》曰:『載戢干戈,載櫜弓矢,我求懿德,肆于時夏,允王保之!』先王之于民也:茂正其德,而厚其性;阜其財求,而利其器用;明利害之鄉,以文修之,使務利而避害,懷德而畏威,故能保世以滋大。昔我先世后稷,以服事虞、夏;及夏之衰也,棄稷弗務。我先王不窋,用失其官,而自竄於戎、翟之閒。不敢怠業,時序其德,纂修其緒,修其訓典;朝夕恪勤,守以惇篤,奉以忠信。奕世載德,不忝前人。至于武王,昭前之光明,而加之以慈和,事神保民,莫不欣喜。商王帝辛,大惡於民,庶民弗忍,欣戴武王,以致戎于商牧。是先王非務武也;勤恤民隱,而除其害也。……王不聽,遂征之。得四白狼、四白鹿以歸。自是荒服者不至。
  4. ^ 史記·卷四·周本紀》:共和十四年,厲王死於彘。太子靜長於召公家,二相乃共立之為王,是為宣王。宣王即位,二相輔之,脩政,法文、武、成、康之遺風,諸侯複宗周。
  5. ^ 詩經·大雅·蕩之什·烝民》:尹吉甫美宣王也。任賢使能,周室中興焉。
  6. ^ 詩經‧小雅‧南有嘉魚之什‧南有嘉魚·六月》:玁狁匪茹,整居焦穫。侵鎬及方,至于涇陽。織文鳥章,白斾央央。元戎十乘,以先啟行。戎車既安,如輊如軒。四牡既佶,既佶且閑。薄伐玁狁,至于大原。文武吉甫,萬邦為憲。
  7. ^ 詩經‧小雅‧鹿鳴之什‧出車》:天子命我,城彼朔方。赫赫南仲,玁狁于襄。
  8. ^ 據《虢季子白盤銘文》。
  9. ^ 後漢書 卷八十七 西羌傳》:後二十七年,王遣兵伐太原戎,不克。
  10. ^ 後漢書 卷八十七 西羌傳》:後五年,王伐條戎、奔戎,王師敗績。
  11. ^ 《古本竹書紀年·周紀》:明年,王征申戎,破之。
  12. ^ 史記 卷四 周本紀 第四》:三十九年,戰於千畝,王師敗績於姜氏之戎。宣王既亡南國之師。
  13. ^ 詩經·大雅·蕩之什·江漢》:江漢之滸,王命召虎。式闢四方,徹我疆土。
  14. ^ 詩經·大雅·蕩之什·常武》:赫赫明明,王命卿士。南仲大祖,大師皇父,整我六師,以修我戎。既敬既戒,惠此南國。王謂尹氏,命程伯休父,左右陳行,戒我師旅…四方既平,徐方來庭。徐方不回,王曰還歸。
  15. ^ 據《駒父盨蓋銘文》。
  16. ^ 詩經·小雅·南有嘉魚之什·採芑》:方叔蒞止,其車三千,師乾之試…蠢爾蠻荊,大邦為仇…顯允方叔,征伐玁狁,蠻荊來威。
  17. ^ 見《詩經·大雅·蕩之什·崧高
  18. ^ 范文瀾、蔡美彪等,《中國通史》:宣王號稱中興賢王,他的功業是征伐外族,獲得相當勝利,可是連年用兵耗費很大。他不敢對百工商賈加重剝削,便把費用轉移到農夫們肩上。前七八九年(宣王三十九年)伐姜戎大敗,宣王幾乎被擒。他為補充兵力和財物,想出料民(調查戶口)的辦法。仲山甫諫阻料民,說農夫數目要從各方面間接推知,如果直接查點,一定要起禍亂。宣王不聽。這樣農夫們負擔過重,不願出力擁護周室。到了幽王時候,政治大壞,剝削更重,西周就被犬戎滅亡了。
  19. ^ 許倬雲,《西周史》:宣王接位,西周號為中興。南征北伐已見前節。西周的國力,無疑因征討而受損。《國語》“周語上”記載了宣王料民的故事:“宣王既喪南國之師,乃料民於太原。
  20. ^ 殤夜,《趣看夏商與西周》:周宣王的多次對外作戰,雖然對穩定和擴大周王朝的疆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是他長期對外用兵,耗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使國庫 入不敷出,人民負擔日趨加重。
  21. ^ 博學人,《王室衰微與平王東遷》:然而好景不長,宣王多年的征戰,一方面鞏固了邊庭,但在另一方面也耗損了國力,宣王三十九年,王師敗績於姜氏之戎,將由南國調來的軍隊都喪失 掉了,為了補充軍隊,不得不“料民於太原”。
  22. ^ 史記卷五 秦本紀 第五》:非子居犬丘,好馬及畜,善養息之。犬丘人言之周孝王,孝王召使主馬於汧渭之閒,馬大蕃息。孝王欲以為大駱適嗣。申侯之女為大駱妻,生子成為適。申侯乃言孝 王曰:「昔我先酈山之女,為戎胥軒妻,生中潏,以親故歸周,保西垂,西垂以其故和睦。今我復與大駱妻,生適子成。申駱重婚,西戎皆服,所以為王。王其圖之。」於是孝王曰:「昔伯翳為舜主畜,畜多息,故有土,賜姓嬴。今其後世亦為朕息馬,朕其分土為附庸。」邑之秦,使復續嬴氏祀,號曰秦嬴。亦不廢申侯之女 子為駱適者,以和西戎。
  23. ^ 史記卷五 秦本紀 第五》:(秦襄公)七年春,周幽王用褒姒廢太子,立褒姒子為適,數欺諸侯,諸侯叛之。西戎犬戎與申侯伐周,殺幽王酈山下。而秦襄公將兵救周,戰甚力,有功。周避犬戎難,東徙雒邑,襄公以兵送周平王。平王封襄公為諸侯,賜之岐以西之地。曰:「戎無道,侵奪我岐、豐之地,秦能攻逐戎,即有其地。」與誓,封爵之。襄公於是始國,與諸侯通使聘享之禮。
  24. ^ 史記卷三十九 晉世家 第九》:穆侯四年,取齊女姜氏為夫人。七年,伐條。生太子仇。十年,伐千畝,有功。生少子,名曰成師。晉人師服曰:「異哉,君之命子也!太子曰仇,仇者讎也。少子曰成師,成師大號,成之者也。名,自命也;物,自定也。今適庶名反逆,此後晉其能毋亂乎?」
  25. ^ 《今本竹書紀年 西周紀 宣王三十八年》:王師及晉穆侯伐條戎奔戎王師敗逋。
  26. ^ 史記·卷四·周本紀》:四十六年,宣王崩,子幽王宫涅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