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王中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周宣王

宣王中興是指周宣王即位後,任用召穆公周定公尹吉甫等大臣,整頓朝政,使王道已衰落的周朝王室得到一時的復興,並征討周邊敵對部落邦國,因此史家以「宣王中興」稱之,不過,宣王中興,為時並不長,到了宣王晚年,國勢又走下坡路了。

背景[编辑]

周厲王在位時,原為國家所有的土地越來越多的轉化為貴族所有的私田,厲王便任用虢公長父榮夷公,開始將山林澤藪的產出都歸為王室所有。由於這項政策損害了普通平民的利益,受到廣大國民的反對,但厲王拒絕聽取意見。終於在三年後,憤怒的國人率人攻打王宮,大勢已去的厲王渡過黃河,逃到了山西霍縣[1]。。厲王出逃後,國人共推共伯和攝行王政(一说是由周定公召穆公共同主政,所以又称周召共和)。[2]厲王在共和行政的第十四年(公元前827年)駕崩。周公和召公擁立厲王的太子靜即位,是為宣王[3]

舉措[编辑]

宣王即位後,吸取父親厲王的教訓,在周(定)公、召公的輔佐下,革除厲王時的弊政,恢復時期的政策,使得原有些衰敗的周朝又恢復了活力。[2]

在內政方面,宣王廣開言路,積極聽取下屬的意見。又警告官員不得貪污賦稅,魚肉鄉里。同時加強紀律,要求官員各自約束,不得縱酒鬧事。經過一番勵精圖治的治理,國內形勢開始轉好,諸侯們也紛紛前來朝見,周室的威信又恢復起來了。[2]

伐西夷[4][编辑]

周室中衰後,周邊的戎狄部落[5]便不斷侵襲周朝,特別是西北的玁狁西戎,是最具威脅的部落,經常會直接威脅到首都鎬京[2]

宣王四年(前824年),以非子的後裔秦仲為大夫,開始大規模的發動對戎人的反擊戰爭。秦仲攻西戎時,被殺。宣王又命其子秦莊公兄弟五人伐戎,得勝。宣王五年,宣王還曾與尹吉甫一起討伐西戎於鼓衙(今陝西澄城西北)。後來,尹吉甫率師直攻至今甘肅省鎮原一帶,迫使西戎向西北退走。[2]

同時,宣王對薰育昆夷和玁狁發動戰爭。這些戎人原本乘周室中衰,一度深入到宗周腹地,迫使慣於定居務農的周人四處逃散,生活陷入困難。宣王的這次用兵,將玁狁驅逐到遙遠的北方。事後,宣王令南仲戍守朔方,令他們不再有進犯北境的機會。[2][6]

對西戎戰爭的勝利保衛了人民生命財產的安全,普通人民也是歡欣鼓舞,《詩經·小雅·出車》和《詩經·小雅·六月》就表達了他們對勝利的喜悅和對戰爭英雄的讚美。[2]

征淮夷[编辑]

對於侵犯江漢地區的淮夷,從宣王二年(前826年)起,宣王開始征伐東南的淮夷和南方的荊蠻。他令命召穆公及卿士南仲、大師皇父大司馬程伯休父等率軍討伐淮夷,沿淮水東行,使當地大小方國中最強大的徐國服從,向周朝見。這一時期,宣王還曾命方叔率師征伐荊蠻(即楚國)、尹吉甫征徐戎。這些戰事都進行得十分艱苦,在十多年間進行了不計其數的戰役。宣王十八年(前810年),南仲派駒父高父前往淮夷地域,各方國都迎接王命,並進獻貢物,至此才將他們征服。宣王將這些新征服的領土賜給戰爭功臣召穆公、申伯和仲山甫等人,這些事蹟都記載於《詩經》的《江漢》和《崧高》之中。[2]

征南國[编辑]

在宣王晚年,由於頻繁的對外用兵,大大的消耗周室的戰鬥力。在征討申戎、太原戎條戎奔戎的戰爭中,只有對申戎才取得了勝利。而在宣王三十九年(前789年)征伐姜戎時,雙方在千畝展開大戰,宣王調用“南國之師”參戰,結果是南國之師盡喪而大敗[7]。周室原本有西六師成周八師等重兵,在這次戰爭中卻動用了南國之師,正反應了兵力的不足。[2]

行分封[编辑]

征南國後,為了鞏固對周王室對於南土的統治,宣王將其舅申伯徙封于謝(今河南南陽)。宣王二十二年(前806年),還繼續西周早年分封,封其弟友于鄭(今陝西省華縣東)。[2]

取消籍田之禮[编辑]

原本,土地都是為周室國有的,周天子會將土地再劃分井田,讓農民在井田進行勞作。在每年春天,天子還會親自舉行籍田千畝的典禮,也就是進行全國耕種總動員。但到了西周後期,原本的土地國有制遭到了很大的破壞,不止原本的“公田”成為貴族的私有田,那些由荒地開墾出來土地也淪為了私有田。這些土地都被貴族劃分為許多塊分給人民自行耕種。厲王時,為將土地再收為國有,不惜採用暴虐的手段,結果是他本人被趕跑。宣王即位後,認識到既有事實,便順應時勢廢除了原本每年春天都必要舉行的籍田典禮。這項制度應是周天子必做的事情被取消,本是宣王對土地私有的一種承認,既然私有制已經是事實,那相關的禮制也屬多餘。因為宣王對土地私有的承認,使得人民提高了勞動積極性,也使得在厲王時期受到破壞的農業生產開始恢復。也正是如此,才能令宣王有北伐玁狁、西戎,南征淮夷、荊蠻的實力本錢,从而出現宣王中興的局面。但宣王順應形勢的舉動並不為守舊的貴族所理解。宣王在千畝之役中的大敗,便有人歸罪於不籍千畝。[8]

統計人口[编辑]

由於千畝之役的失敗,南國之師盡喪,宣王便決定“料民於太原”[9]。料民,意即統計人口。宣王的料民之舉受到貴族的反對,仲山甫就認為,自古以來,不用統計人口就知道人口的多少。因為司民負責登記生死;司商負責賜族受姓;司寇則負責處決罪犯;而各行各業也都清楚的知道自己所管理的人口數量。宣王並沒有聽取他的勸諫,仍然進行了人口的統計。宣王的這番舉措增加了國家對人口的控制,也解決了兵源不足的問題。[10]

中興後的危機[编辑]

宣王中興的主要成就是武功,而在政治改革方面則由於貴族的強大阻力難有大的作為。料民工作在他去世之前仍未統計完畢。他在晚年又中興之志大減,常深居宮中,貪圖宴樂。他為強立自己喜愛的魯孝公,而不惜興兵伐,從而出現同姓諸侯不睦情況[11]。有些貴族感到危機的來臨而選擇逃跑,也正說明了統治階級的矛盾尖銳,到其子幽王即位後,周室終於發生了大危機。[10]

相關事件[编辑]

相關青銅器[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史記·周本紀》:于是国莫敢出言,三年,乃相与畔,袭厉王。厉王出奔于彘。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新編中國歷朝紀事本末·先秦卷》 第191-193頁
  3. ^ 《史記·周本紀》:共和十四年,厉王死于彘。太子静长于召公家,二相乃共立之为王,是为宣王
  4. ^ 上古時,“夷”本意同“人”,无任何贱视之意。
  5. ^ 《農業類型的演變與戎狄族群的興起》指出「晚商以前北方地區皆為華夏族群的活動地域,所謂『戎狄』族群應當是下一歷史階段里從華夏族群中分裂出去的一部分,因此,華夏與戎狄在血緣上本亦同源。」
  6. ^ 林沄《戎狄非胡論》指出先秦時期的戎狄各部與後世匈奴、鮮卑、突厥、蒙古等草原民族並沒有任何關係
  7. ^ 《史記·周本紀》:三十九年,战于千亩,王师败绩于姜氏之戎
  8. ^ 《新編中國歷朝紀事本末·先秦卷》 第194-195頁
  9. ^ 《國語·周語上》:宣王既丧南国之师,乃料民于太原。仲山父谏曰 :“民不可料也!……
  10. ^ 10.0 10.1 《新編中國歷朝紀事本末·先秦卷》 第196頁
  11. ^ 國語·周語上》:三十二年春,宣王伐鲁,立孝公,诸侯从是而不睦。

来源[编辑]

  1. 國語
  2. 《新編中國歷朝紀事本末》
  3. 史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