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沙尼亞經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愛沙尼亞經濟
Ayuntamiento, vistas panorámicas desde Toompea, Tallin, Estonia, 2012-08-05, DD 21.JPG
塔林商業區
貨幣 歐元 (EUR)[1]
財政年度 1月 - 12月
貿易組織 歐盟, 世界貿易組織, 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
統計数据
國內生產總值
284.4億美元 (購買力平價, 2012年估計)
- 排名: 第98 (名義) / 113 (購買力平價)名
- 增長率: 3.2% (實質, 2012年估計)[2]
- 人均: 21.200美元 (購買力平價, 2012年估計)
- 按產業分布: 農業 3.7%, 工業 30.2%, 服務業 66.1% (2012年估計)
通货膨胀消費者物價指數 3.3% (消費者物價指數, 2012年估計)
贫困人口比率 17.5% – 每月收入少於299歐元 (2011年)
基尼系数 31.3 (2010年)
勞動力 675,900 (2012年估計)
- 按产业分布: 農業 4.2%, 工業 20.2%, 服務業 75.6% (2010年)
失業率 8.3% (2013年估計)
主要產業 工程、電子、木材和木製品、紡織品、信息技術、電信
經商容易度 21st[3]
對外贸易
出口 173.8億美元 (2012年估計)
出口貨品 機械和電氣設備 21%,木材和木製品 9%,金屬 9%,家具 7%,汽車及零件 5%,食品及飲料 4%,紡織品4%,塑料3%
主要出口夥伴  瑞典 16.8%
 芬兰 15.3%
 俄羅斯 12.7%
 拉脫維亞 9.2%
 立陶宛 5.7%
 德國 4.8% (2012年估計)[4]
進口 178.7億美元 (2012年估計)
進口貨品 機械電器設備,礦物燃料,化工產品,食品,塑料,紡織
主要進口夥伴  芬兰 15.1%
 德國 10.7%
 瑞典 10.7%
 拉脫維亞 10.0%
 立陶宛 9.0%
 波蘭 6.6%
 中國 4.4%
 俄羅斯 4.1% (2012年估計)[5]
外債 259.2億美元 (2012年12月31日估計)
公共財政
國債 國內生產總值的8% (2012年估計)
收入 79.15億美元 (2012年估計)
支出 84.39億美元 (2012年估計)
經濟援助 受援國: 1.35億美元 (2004年)
信貸評級 AA- (本地)
AA- (海外)
AAA (T&C評估)
(標準普爾)[6]
主要數據來源:美國中央情報局世界概況
除非另外說明,所有數據均以美元表示。


愛沙尼亞歐盟歐元區的成員,被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分類為先進經濟體系。[7]

槪觀[编辑]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愛沙尼亞經濟以農業為主,知識業甚為重要,塔爾圖大學城以科學貢獻聞名,工業不斷增長,情況與鄰國芬蘭相似。銷往西歐市場的產品包括牛油牛奶和奶酪等。主要市場是德國英國,與鄰國蘇聯的商業往來只佔3%。

蘇聯在1940年強行吞併愛沙尼亞,加上隨後二戰期間被納粹德國和蘇聯破壞,愛沙尼亞經濟被削弱。戰後,蘇聯把愛沙尼亞的經濟和工業納入中央計劃範圍,蘇維埃化持續。戰前愛沙尼亞的生活水平與芬蘭相若,但到了1987年,資本主義的芬蘭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為14,370美元,而共產愛沙尼亞只有2,000美元左右。[8]

愛沙尼亞在1980年代後期脫離共產主義,在1991年成為獨立的資本主義經濟體,成為全球經濟的先驅。1994年,該國把個人所得稅的稅率統一為26%,成為世界上最早採用單一稅的國家之一。2005年至2008年期間,個人所得稅稅率由26%逐步下降至21%,1990年代後半時期該國的人均外國投資高於其他中歐東歐國家[8]。該國與歐盟15國的差距急速縮小,1996年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為歐盟15國平均值的34.8%,至2007年已增加至65%,與中歐國家相若[8]。世界銀行把該國列為高收入國家,國內生產總值(購買力平價)是人均財富的指標,根據世界銀行該國2012年的數字是23,631美元[9],處於葡萄牙立陶宛之間,但低於長期歐盟成員國如希臘西班牙。愛沙尼亞在蘇聯解體後經濟表現強勁,被稱為波羅的海之虎之一。

2008年,該國的經濟自由度指數在162個國家中排名第12位,高於其他前蘇聯加盟共和國,但勞工市場自由為歐洲中最差,政府正著手改善[10]世界銀行集團公布的2013年經商容易度指數中,愛沙尼亞位列21。

愛沙尼亞政府決定採用歐元作為官方貨幣,在2004年底確定愛沙尼亞歐元硬幣的設計。由於通脹持續高企,無法提前履行進入條件,該國在2011年1月1日切換到歐元[11],較原定計劃晚。愛沙尼亞克朗與歐元掛鉤,1歐元可兌15.64664克朗。

2007年-2008年環球金融危機嚴重影響該國經濟,主要是由於早年醞釀的房地產市場泡沫爆破造成投資和消費低迷。該國經歷歐盟失業最糟糕的一年,失業率從2008年5月的3.9%上升至2009年5月的15.6%。[12]

然而,愛沙尼亞的經濟長遠前景仍然是歐洲最有前途的。2011年實際國內生產總值增長8.0%,根據法國社會展望和國際信息研究中心(CEPII)的預測,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在2025年將上升到瑞典芬蘭丹麥挪威北歐經濟的水平。根據此推算,到2050年,愛沙尼亞有可能成為歐盟最有生產力的國家,僅次於盧森堡,成為世界上最有生產力的五大國家之一[13]

早期歷史[编辑]

直到13世紀初,現在被稱為愛沙尼亞的領土是獨立的,經濟以農業為主,但在漫長海岸線上也有許多海上活動。丹麥國王、德國利沃尼亞和條頓騎士團的軍令帶領北方十字軍東征,結束該地區的自治發展,在軍事征服中起變化。抵抗侵略者的戰爭從1208年持續至1227年,最後一個縣份薩列馬島在1261年淪陷。

此後,經過多個世紀直到1920年,愛沙尼亞農業主要由本土農民組成,他們在德國民族地主擁有的大型封建式莊園工作。在獨立前的幾十年裡,沙皇中央統治發展相當龐大的工業,世界上最大的棉紡織廠佔主導地位。新愛沙尼亞戰後經濟不濟,貨幣盧布通貨膨脹。在1920年至1930年期間,愛沙尼亞經濟在相當大的困難、錯位和失業下完全改變。政府沒收德國地主所持的物業並作出補償,把土地劃分為小農場,為之後的經濟繁榮奠定基礎。

到1929年,該國正式成立穩定的貨幣愛沙尼亞克朗,由中央銀行愛沙尼亞銀行發行。貿易以本地市場和西方國家為主,特別是德國和英國,蘇聯只佔所有商業的3%。

蘇聯在1940年強行吞併愛沙尼亞,加上隨後二戰期間被納粹德國和蘇聯破壞,愛沙尼亞經濟被削弱。戰後,蘇聯把愛沙尼亞的經濟和工業納入中央計劃範圍,蘇維埃化持續。該國超過56%農場在1949年4月一個月內被集體化。莫斯科把有本地可用原料的工業擴展,如開採油頁岩和磷礦。

現代化和自由化[编辑]

愛沙尼亞在再次獨立後以作為東方與西方之間的關口自居,積極推行經濟改革和融入到西方。該國的市場改革使其成為前經濟互助委員會的經濟領導者之一。該國自由市場經濟的特點,包括預算收支平衡、幾乎沒有公共債務、劃一所得稅、自由貿易制度、由貨幣發行局支持的自由兌換貨幣制度和穩健的歐元掛鉤、有競爭力的商業銀行業、友好的外商投資環境、創新的電子服務和流動服務。愛沙尼亞在結構調整方面也取得良好的進展。

1992年6月,愛沙尼亞把俄羅斯盧布取代本國發行的自由兌換貨幣克朗,建立貨幣發行局,新貨幣與德國馬克掛鉤,1馬克兌換8愛沙尼亞克朗。當德國引入歐元後,匯率改為1歐元兌15.6466克朗。愛沙尼亞原本在2008年採用歐元,但因高通脹率被推遲到2011年。2011年1月1日,愛沙尼亞採用歐元,成為第17個歐元區成員國。[11]

國有企業幾乎完全私有化,政府只仍擁有港口和主要發電廠。憲法規定預算收支平衡,該國知識產權法律保障與歐洲看齊。1992年初,源於共產主義時代的流動性問題和結構性弱點,促成銀行業危機,因此當局制定有效的破產法,私人擁有而管理良好的銀行成為市場的領導者。今天,銀行業的條件近乎理想,外國人購買銀行股份或擁有多數股權不受限制。

塔林完全電子化的證券交易所在1996年初開業,2001年被芬蘭的赫爾辛基證券交易所購買。據估計,非法經濟佔國內生產總值近12%。

今天的經濟[编辑]

愛沙尼亞實際國內生產總值增長

愛沙尼亞經濟在2006年前是世界上增長最快的經濟體之一,每年增長率甚至超過10%,儘管國內和國外有人擔心,但該國經濟和貨幣仍然具有高度彈性和有償付能力。

直到最近幾年,愛沙尼亞經濟持續以令人欽佩的速度增長。該國的國內生產總值在2000年增長6.4%,在2004年加入歐盟後以兩位數的速度增長,國內生產總值僅在2007年增長7.9%。勞工成本增加,煙草、酒類、電力、燃料和天然氣的稅收增加,加上外圍壓力(全球市場石油和食品價格上升),預計將在2009年頭幾個月內把通脹推高超過10%的大關。

國內生產總值在2008年首季僅增長0.1%,國會通過負預算補充,2008年預算收入和開支分別減少61億和32億克朗。[14]

愛沙尼亞於1999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龐大的經常賬戶赤字仍然存在,但在2008年最後幾個月開始減少,並預計在短期持續。

在2013年第2季,愛沙尼亞的平均每月工資為976歐元,約合15,271克朗或1,328美元。[15]

愛沙尼亞幾乎是能源獨立,當地開採的油頁岩提供超過九成電力需求,替代能源如木材、泥炭和生物質佔主要能源生產約9%。該國需要進口來自西歐俄羅斯的石油產品。油頁岩能源、電信、紡織、化工產品、銀行、服務、食品和漁業、木材、造船、電子和交通運輸是主要的經濟行業。塔林附近的不凍港擁有現代化設施,具有良好的轉運能力、高容量的穀物運輸設施、冷凍儲藏和全新的油輪裝載能力。鐵路作為連接西方國家、俄羅斯和東方其他地區的渠道。

該國的國內生產總值經過長時間高速增長後,在2008年第3季度按年下降超過3%,在2008年第4季度出現負增長9.4%。有些國際專家和記者把波羅的海三國作為單一經濟,忽視愛沙尼亞的許多基本指標經常較立陶宛拉脫維亞優勝。儘管如此,以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率比較,愛沙尼亞在2009年是世界上五個表現最差的經濟體之一[16]。經常性帳戶赤字和通貨膨脹率低於拉脫維亞,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高於拉脫維亞和立陶宛。公共債務只佔國內生產總值的3.8%,處於非常低的水平,政府儲備佔國內生產總值接近一成。愛沙尼亞於2008年12月成為拉脫維亞救助方案的捐助國之一,該方案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牽頭。

今天,該國主要受到四個主要貿易夥伴(芬蘭俄羅斯瑞典德國)的發展所影響。該國政府最近大幅增加開支用於創新。愛沙尼亞改革黨的總理表明目標,使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在2022年成為歐盟前5位國家。然而,愛沙尼亞的國內生產總值在2008年第2至4季度分別下降1.4%、超過3%和超過9%,該國經濟在2009年第1季度進一步萎縮15.1%[17][18]。國內和國外需求偏低,壓抑經濟的整體輸出[19]。該國的工業生產下降33.7%,幅度是整個歐盟中最高。[20]

愛沙尼亞經濟自2009年起復蘇,失業率大幅下降至現時10%以下。儘管人口出現負增長,國內生產總值在2011年增長8%以上。[21][22]

2008年金融危機的影響[编辑]

2009年7月,愛沙尼亞增值稅從18%上升至20%[23]標準普爾在下調美國的信用評級僅幾天之後,在2011年8月9日把愛沙尼亞的評級從A上調到AA-,其中一個因素是對該國有信心維持強勁經濟增長的能力[24]

就業參與[编辑]

愛沙尼亞失業率佔勞動人口的百分比
愛沙尼亞失業人口統計

愛沙尼亞有大約60萬名僱員,但該國技術人員短缺。由於歐洲各地出現技能短缺,政府已經增加非歐洲經濟區公民的工作簽證配額,有批評指這措施不足以解決短缺。

2000年代後期,全球出現經濟衰退,當地物業蕭條,加上立法增加勞動力市場的靈活性(使公司裁員更容易),使該國失業率在整個危機時期上升至18.8%,其後於2011年夏天穩定在13.8%,主要原因有出口強勁帶動經濟復蘇、內部消費以致進口暴跌和削減公共財政[25]。失業減少部分歸因於愛沙尼亞移民至芬蘭、英國、澳大利亞和其他地方就業。

行業[编辑]

塔林成為金融中心,該國的金融業優勢是私人公司和政府之間的非官僚式合作,加上國民接受過教育,但受教育的年輕人多數移民至西歐以獲取更多收入。塔林證券交易所是OMX系統的成員,最近有幾宗新股票發行。梅肯研究隊公布的2005年融資指數中,該國在121個國家中排名第21,跑贏奧地利、意大利和其他國家[26]。塔林的新辦公室市場供不應求,租金水平不低於每平方米15歐元[26]

愛沙尼亞服務業僱用六成以上勞動人口,擁有強大的信息技術業,部分原因是由於1990年代中期的Tiigrihüpe項目,以電子國家政務規模計算是最「有線」和先進的歐洲國家。[27]

在20年前結束集體化後,農業變得私有化和更高效,最近養殖面積已增加[28]。在1991至2000年期間,農業佔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從15%下降至3.3%,而從事農業的就業人口比例從15%下降至5.2%。[29]

採礦業佔國內生產總值的1%,開採的商品包括油頁岩、泥炭、工業礦物如黏土石灰岩礫石[30]。蘇聯在1950年代初建立嚴重污染的工業,主要集中在該國東北部。社會主義經濟和軍事地區使該國高度污染,人均二氧化硫排放量幾乎與捷克相若,主因是東維魯的油頁岩產業。某些地方的近岸海域海水受污染,主要集中在東部。政府正在尋求進一步減少污染的方法[31]。與1980年相比,2000年的排放量減少80%,未淨化的廢水排放減少95%[32]。該國生產正快速增長,因此工資也迅速上升,2005年私人消費上升8%左右。根據愛沙尼亞經濟研究所,2005年國內生產總值增長主要來自加工業、金融中介、零售和批發貿易、運輸和通信業[33]

基礎設施[编辑]

鐵路運輸主導貨運業,佔所有國內和國際運輸貨物的七成。客運方面,公路運輸是最普遍的途徑,佔所有客運量超過九成。5個主要貨運港口提供簡單的導航訪問、深水海域和良好的冰況。該國有12座機場和1座直升機場,最大的機場是塔林倫納特·梅里機場,在2007年處理173萬人次和22,764噸貨物,貨運量每年增長119.7%。國際航班公司如北歐航空芬蘭航空漢莎航空易捷航空愛沙尼亞航空提供直飛航線前往27個目的地[34]

該國約7.5%勞動人口受僱於運輸業,佔國內生產總值超過一成。愛沙尼亞因來往歐洲和俄羅斯的交通而得到業務,特別是經愛沙尼亞港口的石油運輸。過境貿易佔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是有爭議的,但許多人認為份額因俄羅斯敵意增加而減少[35][36]

當局鼓勵公司燃燒油頁岩代替煤,油頁岩站主要集中在納爾瓦,使該國的能源75%左右。其他能源來自俄羅斯進口的天然氣、木材、汽車燃料和燃油[37]

愛沙尼亞的風力發電達58.1兆瓦,目前正在開發的項目可產電399兆瓦左右。該國能源市場的自由化遠遠落後於北歐。該國在加入歐盟的談判中,同意在2009年前開放至少35%市場,在2013年之前開放佔總消費量77%左右的非家用市場[38]。愛沙尼亞憂慮俄羅斯利用能源市場威嚇該國。政府正在考慮向核電企業發放許可證,並計劃與拉脫維亞和立陶宛共享核設施[39]

該國具有偏高的互聯網普及率,網絡遍及全國大部分地區。

貿易[编辑]

愛沙尼亞出口分類
愛沙尼亞 出口 進口
芬蘭 15.3% 15.1%
瑞典 16.8% 10.7%
拉脫維亞 9.2% 10%
俄羅斯 12.7% 4.1%
德國 4.8% 10.7%
立陶宛 5.7% 9%

愛沙尼亞出口機械和設備(佔每年所有出口的33%)、木材和紙張的(15%)、紡織品(14%)、食品(8%)、家具(7%)、金屬和化學產品[40]。愛沙尼亞每年出口15.62億千瓦時電力,進口機械和設備(佔每年所有進口的33.5%)、化工產品(11.6%)、紡織品(10.3%)、食品(9.4%)和運輸設備(8.9%)[40]。該國每年進口2億千瓦時電力[40]

自然資源[编辑]

自然資源 地點 蘊藏量
油頁岩 東北部 1,137,700,000百萬公噸
海泥(藥用) 南部 1,356,400,000百萬公噸
建築用沙 遍佈全國 166,700,000百萬立方米
建築砂石 北部 32,800,000百萬立方米
湖泥(藥用) 遍佈全國 1,133,300百萬公噸
湖泥(肥料用) 東部 170,900公噸
陶瓷黏土 遍佈全國 10,600,000百萬立方米
陶瓷黏土(礫石) 遍佈全國 2,600,000百萬立方米
科技用白雲石 西部 16,600,000百萬立方米
科技用石灰石 北部 13,800,000百萬立方米
裝飾白雲石 西部 2,900,000百萬立方米
建築白雲石 西部 32,900,000百萬立方米
藍黏土 遍佈全國 2,044,000百萬公噸
花崗岩 遍佈全國 1,245,100,000百萬立方米
泥炭 遍佈全國 230,300,000百萬公噸
建築石灰岩 北部 110,300,000百萬立方米
石灰岩水泥 北部 9,400,000百萬立方米
黏土水泥 北部 15,6000,000百萬立方米
網格筆石[41] 北部 64,000,000,000百萬公噸
木材 遍佈全國 15,6000,000百萬立方米
科技用沙 北部 3,300,000百萬立方米
湖石灰 北部及南部 808,000公噸
磷礦 北部 over 350,000,000百萬公噸 (估計)
底土 遍佈全國 21,1立方公里

參考資料[编辑]

  1. ^ 2011年前: 愛沙尼亞克朗
  2. ^ https://www.cia.gov/library/publications/the-world-factbook/geos/en.html
  3. ^ Doing Business in Estonia 2013. World Bank. [22 November 2011]. 
  4. ^ Export Partners of Estonia. CIA World Factbook. 2012 [2013-07-24]. 
  5. ^ Import Partners of Estonia. CIA World Factbook. 2012 [2013-07-24]. 
  6. ^ Sovereigns rating list. Standard & Poor's. 2011 [11 August 2011]. 
  7. ^ World Economic and Financial Surveys / World Economic Outlook / Database—WEO Groups and Aggregates Information. IMF. April 2011 [21 August 2012]. 
  8. ^ 8.0 8.1 8.2 Laar, Mart. The Estonian Economic Miracle. The Heritage Foundation. 7 August 2007 [21 August 2012]. 
  9. ^ http://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NY.GDP.PCAP.PP.CD
  10. ^ Koovit, Kaja. Estonia on bottom of Europe by labour market freedom. Baltic Business News. 20 May 2008 [21 August 2012]. 
  11. ^ 11.0 11.1 Mardiste, David. Estonia joins crisis-hit euro club. Reuters. 1 January 2011 [21 August 2012]. 
  12. ^ Zumbrun, Joshua. In Pictures: The World's Hardest-Hit Economies. Forbes. 
  13. ^ The Great Shift: Macroeconomic projections for the world economy at the 2050 horizon (PDF). CEPII. February 2012 [21 August 2012]. 
  14. ^ Government approves supplementary budget for 2008. Ministry of Finance of the Republic of Estonia. 15 May 2008 [21 August 2012]. 
  15. ^ Most requested statistics. Main indicators. Statistics Estonia. 30 September 2013 [4 October 2013]. 
  16. ^ Country Comparison – National product real growth rate. The World Factbook. CIA. 2009 estimate [26 April 2010]. 
  17. ^ Tubalkain-Trell, Marge. Estonian Economy Fell 15.1 pct in Q1. Baltic Business News. 9 June 2009 [21 August 2012]. 
  18. ^ Estonian economy contracts sharply in first quarter. Investing.com. 9 June 2009. 
  19. ^ Mardiste, David. Estonian Economy Contracts Sharply in First Quarter. Reuters. 9 June 2009 [21 August 2012]. 
  20. ^ Tubalkain-Trell, Marge. Estonian Industrial Production Fell Most in EU. Baltic Business News. 12 June 2009 [21 August 2012]. 
  21. ^ Unemployment in Europe (monthly) (The chart shows data for the EU, Estonia, and Finland). Google Public Data. Google. Eurostat. [2014-01-24]. 
  22. ^ GDP Growth Rate. Google Public Data. Google. World Bank. [24 May 2013]. 
  23. ^ Tubalkain-Trell, Marge. MPs approve plan to increase VAT rate to 20 pct. Baltic Business News. 18 June 2009 [21 August 2012]. 
  24. ^ Ummelas, Ott. Estonia's Rating Raised to AA- by S&P on Economic Growth, Strong Finances. Bloomberg. 9 August 2011 [11 August 2011]. Estonia's credit rating was raised by Standard & Poor's Ratings to the second-highest level in eastern Europe on the Baltic country's strong economic growth and solid public finances. 
  25. ^ Estonian exceptionalism. Baltic economies (The Economist). 14 July 2011 [11 August 2011]. 
  26. ^ 26.0 26.1 A Financial Center in Northern Europe (dead link). Invest in Estonia. 
  27. ^ Hackers Take Down the Most Wired Country in Europe. Wired. 21 August 2007 [21 August 2012]. 
  28. ^ Laansalu, Ants. Crisis in agriculture in the 1990s. The rural economy in Estonia until 2001. Estonica. 9 October 2009 [11 August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年6月10日). 
  29. ^ The biggest share of the gross domestic product of Estonia is continuously created in Harju county (新闻稿). Statistics Estonia. 26 September 2007 [11 August 2011]. 
  30. ^ Kuo, Chin S. The Mineral Industries of Estonia, Latvia, and Lithuania (PDF). U.S. Geolocial Survey Minerals Yearbook. U.S. Geological Survey Mineral Resources Program. 2001 [10 August 2011]. 
  31. ^ Estonian Environment Information Centre. Pollution load. State of Environment in Estonia on Threshold of XXI Century. UNEP/GRID-Arendal – Central & Eastern Europe, Caucasus, and Central Asia. 2001 [10 August 2011].  外部链接存在于|work= (帮助)
  32. ^ CIA. Environment – current issues (section). Estonia – The World Factbook. University of Missouri–St. Louis. 17 May 2005 [10 August 2011]. 
  33. ^ Estonian Institute of Economic Research. Top Estonian Enterprises 2006 (PDF). Enterprise Estonia. November 2006.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7年6月9日). 
  34. ^ TRANSPORTATION (dead link)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7-07-07., Invest in Estonia
  35. ^ Purju, Alari. Transit trade through Estonia: problems and developments (PDF). University of Turku, Pan-European Institute. 29 February 2008 [21 August 2012]. 
  36. ^ Tubalkain-Trell, Marge. Estonian businessman: Estonian transit will struggle another 10 years. Baltic Business News. 19 June 2008 [21 August 2012]. 
  37. ^ Countries: Estonia. Wind energy in the Baltic Sea Region. Baltic Wind Energy Association. 20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年11月21日). 
  38. ^ Kasekamp, Andres; Mäe, Andres; Soosaar, Sulev; Uustalu, Jaan; Vares, Villu; Wegmarshaus, Gert-Rüdiger. Energy Security of Estonia in the Context of the Energy Policy of the European Union (PDF). Estonian Foreign Policy Institute. September 2006 [10 August 2011].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2年1月8日). 
  39. ^ Latvia, Estonia push for Baltic nuclear plant. Spacedaily.com. Agence France-Presse. 18 February 2009 [10 August 2011]. 
  40. ^ 40.0 40.1 40.2 CIA World Factbook: Estonia. CIA. [21 August 2012]. 
  41. ^ Uranium production at Sillamä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