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保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王保保(?-1375年9月17日),光州固始(今河南固始县)人,小字保保元惠宗赐名扩廓帖木儿蒙古语ᠬᠥᠬᠡᠲᠡᠮᠦᠷ鲍培转写Köketemür西里尔字母Хөхтөмөр,又譯庫庫特穆爾),元朝大將察罕帖木儿养子。元末重要将领,亦是北元政府的支柱。封齐王,拜太尉樞密院事、中書省平章政事、銀青榮祿大夫

生平[编辑]

「賽因赤答忽墓誌」中明確記載傳主「系出蒙古伯也台氏,其先從世祖皇帝平河南,因留光州固始縣,遂定居焉。」是知賽因赤答忽實為系出伯也台氏的蒙古人,並非過去所認為的王姓漢人,傳中載其曾祖以下世系:「曾祖闊闊出,贈中奉大夫,陝西行省參知政事、護軍,追封雲中郡公。祖喜住,贈資善大夫,四川行省左丞、上護軍,追封雲中郡公。考伯要兀歹,贈榮祿大夫,湖廣行省平章政事、柱國、追封薊國公。」賽因赤答忽本人亦因平亂有功封河南省平章政事,又獲封翰林學士承旨,最後官拜太尉,一家四代皆位居封疆大員,甚為顯赫,又傳中載其「曾祖妣乞咬氏,祖妣伯牙兀真,皆贈雲中郡夫人。妣完者倫,贈薊國夫人。」賽因赤答忽則妻察罕帖木兒之姊佛兒乃蠻氏,是知其家族四代皆與蒙古人通婚,故王保保實為一蒙古世家子弟,擴廓鐵穆邇或擴廓帖木兒是其本名而非順帝賜名,雖非出身怯薛的大根腳,但至少也是地方顯宦,且其身上根本一滴漢人的血都沒有,可說是純種的蒙古貴族。

元朝至正二十二年(1362年),察罕帖木儿在围攻益都红巾军时被降将田丰刺杀,王保保接管了其养父的部队,拜為太尉樞密院事、中書省平章政事、銀青榮祿大夫,攻破益都城,杀田丰王士诚,随后又和另一军阀,将军孛罗帖木儿争夺山西河北。王保保和孛罗帖木儿均卷入了元朝末年宫廷的党争,孛罗帖木儿得到了皇帝的支持,王保保自己得到了太子愛猷識理答臘(后来的元昭宗)的支持。

至正二十四年(1364年),孛罗贴木儿打着“清君侧”的名义,攻入大都汗八里),太子流亡到王保保的属地太原,后孛罗贴木儿为元惠宗刺杀,王保保带兵保护太子还燕京。因护卫太子有功,王保保被封为太傅、左丞相,同時元惠宗賜蒙古名擴廓帖木爾給王保保。

为因应南方朱元璋起事势力的崛起,至正二十五年(1365年)元惠宗下诏封王保保为河南王,总领天下兵马。王保保于是要求割据关中李思齐等四位将领听从调遣,共同讨伐朱元璋。但由于李思齐等人均为察罕帖木儿的同级同辈将领,比王保保年长,资历也較深,瞧不起王保保,也拒不听从调遣。

王保保於是派遣其弟脱因帖木儿把守山东防备朱元璋,自己亲入陕西攻打李思齐,双方连年混战,元政府的态度则摇摆不定,先支持王保保,然后又支持李思齐,最后元惠宗於至正二十八年(1368年)下诏削去王保保所有官职,命令众将合攻王保保。

此时,朱元璋已经在金陵即位,建立明朝,改元洪武徐达常遇春北伐大军也已经逼近大都,并最终在1368年9月14日攻克了大都。当年十月,逃往開平(今內蒙多倫縣)的元惠宗再次封王保保为齐王,命其从其根据地山西太原北上,绕道雁门关居庸关夺回大都(当时已被朱元璋改名北平),徐达趁王保保进攻大都的机会,攻入山西,在太原城下击败了回师救援的王保保,王保保远走大同,并进一步退出塞外。

1370年5月23日,元惠宗在应昌病逝,太子爱猷识理答腊即位,是为元昭宗,元昭宗宣布1371年改元宣光,继续和明朝对抗。

王保保不仅是元末重要将领,同时也是北元政府的支柱,和明朝军队在边塞和漠北交战互有胜败,曾于元朝至正三十年(明朝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在甘肃沈儿峪为徐达所击败,全军覆没,王保保攜家眷自個兒逃亡,以流木渡黄河,通过宁夏逃往漠北的和林

元朝宣光二年(明朝洪武五年)五月六日(1372年6月7日),王保保和部将贺宗哲和林以逸待劳,击败徐达带领的15万北伐大军,杀死数万明军士兵和许多将领,断绝了明太祖朱元璋占领元朝全部故地的企图。

被明太祖朱元璋称为“当世奇男子”。朱元璋曾多次信令降,但王保保从不回信。

朱元璋派人到察罕帖木儿河南的坟墓掃墓祭拜,以感化王保保,但没有效果,王保保退出塞外之后,明廷派李思齐(当时已经投向明朝)前漠北去与王保保通好,王保保对李思齐的态度一开始相當友好,但将其送回明朝之前突然改變態度,迫其自斷一[1]

元朝宣光五年(明朝洪武八年)八月二十二日(1375年9月17日),王保保死於“哈喇那海之衙庭”(据《明史》),一些历史学者推断是现在的哈腊湖。王保保妻子毛氏,在王保保死后自杀殉葬。其弟弟脱因帖木儿曾任北元政府詹事院同知的职务,於洪武21年(公元1388年)被蓝玉俘虏,同年因叛乱被杀。其妹妹王氏嫁给明太祖第二子秦王朱樉,洪武28年(公元1395年)朱樉死后殉葬

文学作品[编辑]

金庸武俠小說作品《倚天屠龍記》中他是察罕帖木儿的亲子、趙敏的哥哥。 在九把刀的《少林第八铜人》中为深谙“野呼喊”功的将军。

参考文献[编辑]

注释[编辑]

  1. ^ 明史》(卷一百二十四):“及擴廓視師河南,太祖乃複遣使通好,擴廓輒留使者不遣。凡七致書,皆不答。既出塞,複遣人招諭,亦不應。最後使李思齊往。始至,則待以禮。尋使騎士送歸,至塞下,辭曰:「主帥有命,請公留一物為別。」思齊曰:「吾遠來無所齎。」騎士曰:「願得公一臂。」思齊知不免,遂斷與之。還,未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