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語音系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无论是在时间层面还是空间层面英语发音上都有着巨大的变化。不过总体来说,世界各地英语口音彼此之间的音位學规则还是有规律可循的。例如,绝大多数英语口音在輕重讀音节会发生元音弱化现象,同时对于清浊辅音英语fortis and lenis(如塞音塞擦音擦音等)的区分有着一套复杂的音系学特性英语phonological feature

英语的大多数口音都保留了辅音 /w/(拼作w),或者辅音 /θ, ð/(拼作 th),而其它大多数日耳曼语族成员都发生了从 /w/ /v/以及从 /θ, ð/ /t, d/的转变:试比较英语will聆聽i/wɪl/)及then聆聽i/ðɛn/)和德语will(意为英文“want”,[vɪl]Speaker Icon.svg 发音)及denn(意为英文“because”,[dɛn]Speaker Icon.svg 发音)。

英语的音系学研究主要集中于各地优势英语prestige (sociolinguistics)标准口音的一个或几个,例如英格兰地区的标准英音、北美地区的通用美式英語,以及大洋洲地区澳大利亚英语。不过,世界范围内也有不少英语口音未受上述三大口音影响,例如各地的区域性方言。因此本条目中对上述标准口音的介绍对于整个“英语音系学”来说还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音位[编辑]

如果想了解準確的音素,可看英語國際音標列表英語國際音標列出英語音位的詳細圖表。

英語的音素數量因方言而異。任何真正的總數,都很視乎研究者如何詮釋其統計。例如約翰·C·韋爾斯Longman Pronunciation Dictionary(朗文發音詞典)使用國際音標,指出英語標準發音有24個輔音和23個元音,另外有2個輔音和4個元音只用於外來詞,而通用美語有25個輔音和19個元音,另外有1個輔音和3個元音只用於外來詞。American Heritage Dictionary美國傳統英語辭典)則指出美式英語有25個輔音和18個元音(包括一些R色彩元音),另外有1個輔音和5個元音用於外來詞。[1]

辅音[编辑]

元音[编辑]

以下圖表顯示南部加州英語重讀英語單元音(根據[2])。明顯的特徵是,例如thought中的 /ɔ/lot中的 /ɒ/不存在,因為在此口音中與father /ɑ/合併,分別稱為father-bothercot-caught合併。

California English vowel chart.svg

緊張音æ[编辑]

緊張音æ在很多美國英語的變體出現。元音 /æ/變長和變高,在一些環境裡發音更變為雙元音,例如通常變成 [eə]。在一些美式英語口音, /æ/ /eə/現時似乎已是獨立音位。

Bad-lad之分[编辑]

Bad-lad之分在一些南部英格蘭英語澳洲英語方言發生,區分在bad出現的長音位 /æː/和在lad出現的短音位 /æ/

Cot-caught合併[编辑]

Cot-caught合併是一種語音轉變,指caughttalktall等詞的元音與cotrockdoll的變成一樣。此現象在北美英語甚為常見,見於大約40%美式英語和幾乎所有加拿大英語使用者。

==== /ɹ/的唇音化 ==== 部分人总能感到英语的r音后面总有个u(如ri听起来像rui)是因为部分读者将 /ɹ/唇音化为[ ɹʷ]或[ ɹ̥ʷ]。另一个原因是近音本身比擦音更接近圆唇。

語音過程[编辑]

一些值得注意的英語語音過程:

首重音派生名詞表示很多英語詞的重音轉變來自該詞的名詞動詞之意義。例如一個叛亂者(rebel;[ ˈɹɛ·bɫ̩];首音節重讀)想反抗(rebel;[ ɹɪ·\·ˈbɛɫ];第二音節重讀)統治者。相對於重音永遠在第二音節的詞,這類詞彙在每一個世紀都增加雙倍,現在也包括objectconvictaddict

雖然英語方言的地區差異很大,但是大部分的發音仍然可以歸納成以下幾點:

/p t k/在詞首發成送氣音(例如tomato),在詞中的重讀音節開頭(例如potato)亦然。

[ɹ]之間出現,使雙元音趨向央元音,例如 [iə]beer [biəɹ])、 [uə]poor [puəɹ])、 [aɪə]fire [faɪəɹ])和 [aʊə]sour [saʊəɹ])等。此現象稱為“元音割裂”。往後的歷史發展則視乎口音是否R音化。在非R音化口音如英語標準發音,元音後的 [ɹ]脫落,上述例字的讀音變為 [biə, puə, faɪə, saʊə](現在標音為 [bɪə, pʊə]),如此類推。至於在R音化口音如通用美語 [əɹ]組合更合併為一,成為非成節元音 [ɚ],使上述例子讀為 [biɚ, puɚ, faɪɚ, saʊɚ](現在標音為 [bɪɹ, pʊɹ, faɪɹ, saʊɹ]),如此類推。因此,上述原本是單音節的詞語,與原本雙音節的詞語押韻,例如seerdoerhigherpower

  • 在很多但並非所有英語口音,類似的割裂也在 [ɫ]前的緊張元音發生,產生發音如

[piəɫ]peel)、 [puəɫ]pool)、 [peəɫ]pail)和 [poəɫ]pole)。

音位結構[编辑]

以下資料適用於英語標準發音。一些音節中,節首輔音可能以 /j/作結,音位 /ʍ/也可能出現。除此之外,資料也適用於其他主要的英語變體。 /ʍ/只作為獨立的節首輔音,並不在輔音連綴出現。

音節結構[编辑]

英語的音節結構(C)(C)(C)V(C)(C)(C)(C),亦即三個輔音、一個元音和四個輔音。最長的例子就是strengths(/strɛŋkθs/,不過也可以讀成/strɛŋθs/)。

節首輔音[编辑]

現在有一種語音轉變(yod脫落),指輔音連綴中作為尾音的 /j/逐漸消失。在英語標準發音,包含 /sj/ /lj/的詞中,此輔音可以省略,例如 [suːt]或者 [sjuːt]。對於一些英語母語使用者,此語音轉變在更多情況發生,對一些英式英語使用者亦然。故此,例如在通用美語 /j/也不在 /n/ /t/ /d/之後出現。在威爾士英語 /j/在更多輔音後出現,例如 /tʃj/

節首輔音的組合 例子
所有單輔音音位,除了

/ŋ/||  

塞音加無擦通音(除了

/j/):
/pl/ /bl/ /kl/ /gl/
/pr/ /br/ /tr/ /dr/ /kr/ /gr/
/tw/ /dw/ /gw/ /kw/|| play, blood, clean, glove, prize, bring, tree, drink, crowd, green, twin, dwarf, language, quick

清擦音加無擦通音(除了

/j/):
/fl/ /sl/
/fr/ /θr/ /ʃr/
/sw/ /θw/ || floor, sleep, friend, three, shrimp, swing, thwart

輔音加

/j/
/pj/ /bj/ /tj/ /dj/ /kj/ /gj/
/mj/ /nj/ /fj/ /vj/ /θj/
/sj/ /zj/ /hj/ /lj/ || pure, beautiful, tube, during, cute, argue, music, new, few, view, enthusiastic, suit, Zeus, huge, lurid

/s/加清塞音:

/sp/ /st/ /sk/ || speak, stop, skill

/s/加鼻音:

/sm/ /sn/ || smile, snow

/s/加清擦音:

/sf/ || sphere

/s/加清塞音和無擦通音:

/spl/ /spr/ /spj/
/str/ /stj/
/skl/ /skr/ /skw/ /skj/ || split, spring, spew, street, student, sclerosis, scream, square, skewer

  • 一些節首輔音較少出現,故此並不清楚它們是本族發音,或者只是並未同化的外來詞,例如

/pw/pueblo)、 /bw/bwana)、 /sv/svelt)、 /sr/Sri Lanka)、 /vr/oeuvre)、 /ʃw/schwa)、 /smj/smew)和 /sfr/sphragistics)。

音節核心[编辑]

以下都可以成為音節核心

  • 所有元音語音

/m/ /n/ /l/在一些情況時(見下列的詞語層次規則

/r/在一些情況時(見下列的单字層次規則

音節尾音[编辑]

以下的組合大部分都可以加上/s/或/z/來表示形位-s或z-,理論上全部均可,除了以 /s/ /z/ /ʃ/ /ʒ/ /tʃ/ /dʒ/作尾音的詞。按照同樣道理,加上 /t/ /d/可以表示形位-t或d-,以 /t/ /d/作尾音的例外。

以下都可以成為音節尾音

單輔音音位,除了

/h/ /w/ /j/,以及R音化和非R音化口音中的 /r/ ||  

邊通音加塞音:

/lp/ /lb/ /lt/ /ld/ /lk/ || help, bulb, belt, hold, milk

在R音化變體,/r/加塞音:

/rp/ /rb/ /rt/ /rd/ /rk/ /rg/ || harp, orb, fort, beard, mark, morgue

邊通音加擦音或塞擦音:

/lf/ /lv/ /lθ/ /ls/ /lʃ/ /ltʃ/ /ldʒ/ || golf, solve, wealth, else, Welsh, belch, indulge

在R音化變體,/r/加擦音或塞擦音:

/rf/ /rv/ /rθ/ /rs/ /rʃ/ /rtʃ/ /rdʒ/ || dwarf, carve, north, force, marsh, arch, large

邊通音加鼻音:

/lm/ /ln/ || film, kiln

在R音化變體,/r/加鼻音:

/rm/ /rn/ || arm, born

鼻音加同器官的塞音:

/mp/ /nt/ /nd/ /ŋk/ || jump, tent, end, pink

鼻音加擦音或塞擦音:

/mf/、非R音化變體的 /mθ/ /nθ/ /ns/ /nz/ /ntʃ/ /ndʒ/、一些變體的 /ŋθ/ || triumph, warmth, month, prince, bronze, lunch, lounge, length

清擦音加清塞音:

/ft/ /sp/ /st/ /sk/ || left, crisp, lost, ask

兩個清擦音:

/fθ/ || fifth

兩個清塞音:

/pt/ /kt/ || opt, act

塞音加清擦音:

/pθ/ /ps/ /tθ/ /ts/ /dθ/ /dz/ /ks/ || depth, lapse, eighth, klutz, width, adze, box

邊通音加兩個輔音:

/lpt/ /lfθ/ /lts/ /lst/ /lkt/ /lks/ || sculpt, twelfth, waltz, whilst, mulct, calx

在R音化變體,/r/加兩個輔音:

/rmθ/ /rpt/ /rps/ /rts/ /rst/ /rkt/ || warmth, excerpt, corpse, quartz, horst, infarct

鼻音加同器官的塞音加塞音或擦音:

/mpt/ /mps/ /ndθ/ /ŋkt/ /ŋks/、一些變體的 /ŋkθ/ || prompt, glimpse, thousandth, distinct, jinx, length

三個阻礙音

/ksθ/ /kst/ || sixth, next

  • 一些使用者省略

/θ/前的擦音,故此該擦音在這些情況永不出現: /fɪfθ/變成 [fɪθ] /siksθ/變成 [sikθ] /twelfθ/變成 [twelθ]

音節層次規則[编辑]

  • 節首輔音和尾音並非必要

/j/作為節首尾音時,( /pj/ /bj/ /tj/ /dj/ /kj/ /fj/ /vj/ /θj/ /sj/ /zj/ /hj/ /mj/ /nj/ /lj/ /spj/ /stj/ /skj/),隨後必定是 /u:/ /ʊə/

  • 長元音和雙元音後面不會是

/ŋ/

/ʊ/極少作尾音節的首音

  • 塞音加

/w/ /uː/ /ʊ/ /ʌ/ /aʊ/被排除[3]

  • C1是同時在節首輔音連綴和尾音出現的輔音,而是短元音,組合/s/ + C1 + V̆ + C1實際上不存在。[3]

单字層次規則[编辑]

/ə/不在重音音節出現

/ʒ/不在英語本族詞語的詞首出現,但是可以作為音節的首音,例如 /trɛʒə/

/θj/不在詞首出現,除了古老詞語thew

  • 在非重讀音節,

/m/ /n/ /l/R音化變體 /r/可以作為另一輔音後的音節核心(即成節輔音),尤其是 /t/ /d/ /s/ /z/

/ɛ/ /æ/ /ɒ/ /ʌ/是閉節的短元音。

英語發音歷史[编辑]

大約在14世紀,英語經歷元音大推移

  • 例如pricemouth中的高長元音

[iː] [uː]變成雙元音,首先變為 [əɪ] [əʊ](現在仍在一些口音的某些環境出現,例如加拿大英語),後來演變成現代的 [aɪ] [aʊ]荷蘭語(只有第一次推移)和德語(同樣有兩次推移)也發生此現象,並非英語獨有。

其他長元音的元音高度提高:

[eː]變成 [iː](例如meet);

[aː]變成 [eː](後來變成雙元音 [eɪ],例如name);

[oː]變成 [uː](例如goose);

[ɔː]變成 [oː](後來變成雙元音 [oʊ],例如bone)。

往後的發展令情況複雜。在杰弗里·喬叟的時代,foodgoodblood都擁有元音 [oː];而在威廉·莎士比亞的時代,其元音均為 [uː]。而按照現代發音,good的元音變短,成為 [ʊ],而blood的元音在大部分口音則變短和變低,成為 [ʌ]。在莎士比亞的年代(16世紀晚期至17世紀初期),很多押韻組合都可成立,現在卻不能。例如在他的戲劇馴悍記shrewrow押韻。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引用[编辑]

  1. ^ The American Heritage® Diction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Fourth Edition.. Pronunciation Key. 2000年 [2007年2月16日] (英语). 
  2. ^ Peter Ladefoged (1999). "American English." In Handbook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41–44,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ISBN 0-521-63751-1.
  3. ^ 3.0 3.1 Clements, G. N.; & Keyser, S. (1983). CV phonology: A generative theory of the syllable. Cambridge, MA: MIT Press.

书籍[编辑]

  • Roach, Peter (2000). English Phonetics and Phonology. Cambridge: CUP.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