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米语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萨米语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萨米语
Saami, Sámi
母语国家和地区芬兰挪威瑞典俄罗斯
区域萨米
母语使用人数大约2万-3万人(日期不详)
語系
官方地位
作为官方语言挪威部分地区为官方语言,瑞典和芬兰部分市镇认为其是少数语言
語言代碼
ISO 639-1se (北萨米语)
ISO 639-2smi
ISO 639-3分別為:
sia阿卡拉
sjd基尔丁
sjk凯米
sjt特尔
smn伊纳里
sms斯科尔特
sju于默
sje皮特
sme
smj吕勒
sma
Glottologsaam1281[1]
Corrected sami map 4.PNG
薩米語分布圖:1. 南薩米語、2. 于默薩米語、3. 皮特薩米語、4. 呂勒薩米語、5. 北薩米語、6. 斯科爾特薩米語、7. 伊納里薩米語、8. 基爾丁薩米語、9. 特爾薩米語
(深色部分表示该市镇把萨米语定为官方语言或少数民族语言)

萨米语支乌拉尔语系芬兰-乌戈尔语族中的一个语支。讲该语支的是萨米人,他们主要分布在北欧芬兰挪威瑞典这些国家的北部地区以及俄罗斯极西北地区。根据分类的性质和术语,萨米语支之下有十种或更多的萨米语言。之前萨米语被称为拉普语(Lapp),但现今被认为是贬义用法。[2]

分類[编辑]

薩米語支是乌拉尔语系的一支。根據傳統的觀點,薩米語支是烏拉爾語系中跟波羅的-芬蘭語支關係最密切的一員(Sammallahti 1998)。不過,這個觀點近年受到部份學者質疑,因為他們認為以前设想的芬兰-萨米共同原始语的传统观点并没有强有力的支持[3],而两者之间的相似性可能是在地域上芬兰语支影响了萨米语支。

從其內部關係來看,薩米語支可以劃分為西和東兩個语組。每個语組還可以再細分為多個分組,直到最終至各種单独的語言(Sammallahti 1998: 6-38.)。部分薩米語地區构成一个方言连续体,其中相邻的语言在一定的程度上是互通的,但是相隔很远的人群就听不懂对方的言语了。但是在一些地区也有尖锐的语言界限,尤其在北萨米语伊納里薩米語斯科爾特薩米語之間更為明顯,讲这些语言的人如果没有学习或长期练习的话是听不懂对方的。这种尖锐语言界限的演变可能是讲这些语言的人群相互隔绝并在过去很少接触讲其他萨米语人群的结果。这个原因比较显著,因为这些人群之间的地理障碍跟其它萨米地区之间的地理障碍并没有什么不同。

西薩米語组[编辑]

東薩米語组[编辑]

:以上數字純屬估算。

地理分佈[编辑]

薩米語主要通行於北歐的薩米地區,橫跨挪威瑞典芬蘭以及俄羅斯四國,由西南面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中部一直向東延伸至科拉半岛

中世紀近代早期,芬蘭的中部及南部,以及卡累利阿都曾經有居民說薩米語,但是早已在該地區滅絕。很多歷史文獻,以及芬蘭和卡累利阿的口頭傳統,都有多次提及該地區的薩米住民(Itkonen,1947)。同時,芬蘭語南部方言中來自薩米語的藉詞和地名,都表明早期薩米語曾經延伸至該地區(Koponen, 1996; Saarikivi, 2004; Aikio, 2007)。但是該地區的薩米語最終在農業擴張的壓力下走向滅亡。

官方地位[编辑]

挪威[编辑]

挪威工黨的T恤。 由上自下爲北薩米語呂勒薩米語以及南薩米語

挪威憲法第110a條款(1988年通過)表明,國家政府有責任爲薩米人創造條件以保護及發展其語言、文化及生活方式。薩米語法令於20世紀90年代通過。在薩米語地區,挪威語及薩米語同爲官方語言,當中包括挪威北部的九個城鎮,分別有:凯于图凯努卡拉紹克科菲尤爾內瑟比波桑厄爾塔納蒂斯菲尤爾拉旺恩以及斯諾薩[14]。2005年,根據歐洲區域或少數民族語言憲章,挪威政府認定薩米語爲“區域或少數民族語言”(與克文語羅姆語以及申提語[15]

瑞典[编辑]

瑞典約克莫克市的路牌。由上而下分別爲瑞典語呂勒薩米語以及北薩米語

2000年4月1日,薩米語成爲五種瑞典官方認定的少數民族語言之一[16][17]。薩米語可在以下地區用作與政府機構溝通的語言:阿爾耶普盧格市耶利瓦勒市約克莫克市以及基律納市。2011年, 瑞典的薩米語地區擴大。瑞典于默奧大學開設北薩米語、于默薩米語以及南薩米語課程,而烏普薩拉大學則開設有北薩米語、呂勒薩米語以及南薩米語課程。

芬蘭[编辑]

芬蘭伊納里的四語路牌,自上而下分別爲:芬蘭語北薩米語伊納里薩米語以及斯科爾特薩米語。伊納里是芬蘭唯一擁有四門官方語言的市鎮。
芬蘭於1980年至2011年間的薩米語人口

芬蘭,1991年通過的薩米語法令給予位於母语为北萨米语、伊納里萨米语以及斯科爾特薩米语的萨米人在政府服務中使用薩米語的權利。2003年通過另外一則薩米語法令,規定薩米語在埃農泰基厄索丹屈萊烏茨約基以及伊納里爲官方語言。一些文件,尤其是具體的法律條文會被翻譯爲以上提及的薩米語,但是市鎮政府內真正懂這些薩米語的工作人員並不多。由於芬蘭語是全國的主要語言,因此生活於芬蘭的薩米人通常爲雙語使用者。芬蘭一些使用母語巢教育方式的兒童託管班會教授薩米語。在教育領域上,一些芬蘭的中小學校會開設北薩米語、伊納里薩米語和斯科爾特薩米語課程。母語者及非母語者都可以選擇適合自己水平的課程。

俄羅斯[编辑]

俄羅斯並不授予薩米語任何國家或地方層面的官方語言地位,同樣,政府亦不承認薩米語的少數民族語言地位。莫曼斯克大學自2012年起開始開設薩米語課程;在此之前,聖彼得堡的北方民族學院亦有教授薩米語。

参考[编辑]

  1. ^ Hammarström, Harald; Forkel, Robert; Haspelmath, Martin; Bank, Sebastian (编). Saami. Glottolog 2.7. Jena: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 2016. 
  2. ^ Karlsson, Fred. An Essential Finnish Grammar. Abingdon-on-Thames, Oxfordshire: Routledge. 2008: 1. ISBN 978-0-415-43914-5 (英语). 
  3. ^ T. Salminen. Problems in the taxonomy of the Uralic languages in the light of modern comparative studies.—Лингвистический беспредел: сборник статей к 70-летию А. И. Кузнецовой. Москва: Издательство Московского университета: 44–55. 2002 [2010-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8-01) (英语). 
  4. ^ Ethnologue report for Southern Sami. [2010-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2-03). 
  5. ^ Ethnologue report for Ume Sami. [2010-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2-03). 
  6. ^ Ethnologue report for Pite Sami. [2010-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2-03). 
  7. ^ Ethnologue report for Lule Sami. [2010-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2-03). 
  8. ^ Ethnologue report for Northern Sami. [2010-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26). 
  9. ^ Ethnologue report for Skolt Sami. [2010-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1-04). 
  10. ^ Ethnologue report for Inari Sami. [2010-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2-03). 
  11. ^ Ethnologue report for Kildin Sami. [2010-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2-03). 
  12. ^ The 5 Smallest Languages of the World. Pravda. 2010-02-18 [2010-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8). 
  13. ^ Ethnologue report for Ter Sami
  14. ^ Tromsø positiv til samisk språk, NRK
  15. ^ Minoritetsspråk, Language Council of Norway
  16. ^ Hult, F.M. (2004). Planning for multilingualism and minority language rights in Sweden. Language Policy, 3(2), 181–201.
  17. ^ Hult, F.M. (2010). Swedish Television as a mechanism for language planning and policy. Language Problems and Language Planning, 34(2), 158–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