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辙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蘇轍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蘇轍
北宋政治家、文學家
宋门下侍郎苏文定公辙.jpg
清宫殿藏本苏澈画像

子由

同叔
潁濱遺老
族裔 漢族
出生 1039年
眉州眉山(今四川眉山市)
逝世 1112年10月
諡號 文定
《欒城集》

蘇轍(1039年-1112年),字子由,一字同叔,晚年自號潁濱遺老眉州眉山(今四川眉山市)人。宋孝宗淳熙年間,追諡文定蘇洵之子、蘇軾之弟,北宋嘉祐二年(1057年)與其兄蘇軾同登進士。蘇家父子三人,均在“唐宋八大家”之列,人稱“三蘇”,苏辙則是“小蘇”。作品有《欒城集》傳世,包括《後集》、《三集》,共84卷。

生平[编辑]

《晩笑堂竹莊畫傳》蘇轍像

蘇轍生於北宋景祐六年(1039年),是蘇洵與程氏的幼子。嘉祐二年(1057年),年方十九歲的蘇轍與兄蘇軾同登進士,轟動京師,不久母喪,返鄉服孝。嘉佑六年(1061年)兄弟二人又同舉制科。他在御試制科策中極言朝政得失,時有人“以為不遜,力請黜之”但司馬光力舉,並且仁宗以“以直言召人,而以直言棄之,天下將謂我何”為由,仍第以四等,除商州軍事。後因蘇軾任鳳翔簽判,奏請在京侍父。

英宗治平二年(1065年)出任大名府推官,次年蘇洵病逝,與蘇軾扶喪還蜀。

神宗熙宁二年(1069年)二月還朝,上書神宗,即日召對,為制置三司條例司檢詳文字。議事每與王安石不合,八月上制置條例司論事狀,批評新法,請去職。熙寧三年(1070年)春張方平陳州(今河南淮陽)辟轍為陳州教授,六年(1073年)改齊州(今山東濟南掌書記,九年(1076年)罷齊州任還京,上書請廢新法,不見採納,又出任南京留守張方平的簽書判官元豐二年(1079年)因受到兄長烏臺詩案牽連,貶為筠州監理鹽酒稅。七年(1084)移官績溪(今屬安徽)令。

元祐元年(1086年)宋哲宗即位,高太后聽政,司馬光等當國,盡廢新法,召蘇轍還朝任校書郎,未至都門即任右司諫,同年二月到任,九月擢起居郎,十一月擢中書舍人。後又曾任戶部侍郎翰林學士吏部尚書御史中丞尚書右丞、大中大夫守門下侍郎。此期間所上奏議今存一百五十餘篇;反對文彥博等的回河之論,主張“因其舊而修其未完”;主張歸還神宗所占西夏領土,斥責邊臣生事邀功。

元佑八年(1093年)高太后薨,哲宗親政。紹聖元年(1094年)三月落知汝州(今河南臨汝)、六月降三官知袁州(今江西宜春),九月降授朝議大夫、分司南京、筠州居住。紹聖四年(1097年)謫化州(今廣東化縣別駕雷州(今廣東海康境)安置,次年移居循州(今廣東龍川)。

至徽宗立,遇赦北歸,提举凤翔上清太平宫。崇寧三年(1104年),隱居許州(今河南省許昌市)潁水之濱,自號潁濱遺老,讀書學禪度日。大观二年(1108年),恢复朝议大夫,迁中大夫。政和二年(1112年),转大中大夫致仕,同年十月卒。

轶事[编辑]

蘇軾一天帶著年少的弟弟蘇轍遊巫山。山上一位老道聽說神童蘇軾光臨,便想當面考考他。老道出了個異字同音對:“無山得似巫山好。”蘇軾不假思索,立即對出下聯:“何葉能如荷葉圓?”老道連連稱好。 誰知,蘇轍在一旁卻說:“兄長的下聯對得還不甚工穩,不如改一改。”蘇軾問:“怎麼改?”蘇轍便念道:“何水能如河水清?” 蘇軾和老道一聽,以“水”對“山”更工穩,齊聲叫好。蘇轍也因改得巧而遠近聞名。[來源請求]

苏辙同苏轼去考试。当时主考官韩琦就说了。怎么来了这么多人,有苏辙苏轼俩兄弟,别人还来搀和什么热闹。后苏辙病重,眼看是要耽误考试。韩琦求皇上延后考试时间。[來源請求]

評價[编辑]

  • 呂公著:“只謂蘇子由儒學,不知吏事精詳如此。”[1]
  • 南宋何萬評價蘇轍在司馬光為相時:“九年之間,朝廷尊,公路闢,忠賢相望,貴佞斂跡,邊陲綏靖,百姓休息,君子多謂公之力居多焉。”[2]
  • 蘇軾:“子由之文實勝僕,而世俗不知,乃以为不如。其人深,不愿人知之。其文如其为人,故汪洋澹泊,有一唱三叹之声,而其秀杰之气终不可没。”[3]
  • 张方平:“二子皆天才,长者明敏尤可爱,然少者谨重,成就或过之。”[4]
  • 宋仁宗:“吾今又为吾子孙得太平宰相两人。”[5]
  • 刘攽:“具官某天材颖茂,儒学纯备。敏于事而慎于言,志于道而辅以术。早繇方闻之举,藉甚士林之誉。粤自谏垣,进陟词掖。倜傥正论,启沃者非一;润色王猷,灏噩乎吹万。”[6]
  • 陈襄:“学与文若不逮轼,而静厚过之。”[7]
  • 张耒:“某平生见人多矣,惟见苏循州不曾忙,范丞相(范纯仁)不曾疑。苏公虽事变纷纭至前,而举止安徐,若素有处置。范公见事,洞达情实,各有部分,未尝疑惑。此皆过人者。”[8]
  • 王辟之:“苏氏文章擅天下,目其文曰“三苏”,盖洵为老苏,轼为大苏,辙为小苏也。”[9]
  • 孙觌:“白公(白居易)诗所谓辞达,大抵能道意之所欲言者。苏黄门诗已不逮诸公,北归后效白公体,益不逮,惟四字诗最善。张文潜(张耒)晚年诗不逮前作,意谓亦效白公诗者。公述潘邠老言,文潜晚喜白公诗。信矣,如所料也。”[10]
  • 朱熹:“苏子由爱《选》诗“亭皋木叶下,陇首秋云飞”,此正是子由慢底句法。”[11]
  • 王称:“辙之名迹与轼相上下,而心闲神王,学道有得,是以年益加而道益邃,道益邃,则于世事愈泊如也,不有所守而然哉。”[12]
  • 脱脱:“苏辙论事精确,修辞简严,未必劣于其兄。王安石初议青苗,辙数语柅之,安石自是不复及此,后非王广廉傅会,则此议息矣。辙寡言鲜欲,素有以得安石之敬心,故能尔也。若是者,轼宜若不及,然至论轼英迈之气,闳肆之文,辙为轼弟,可谓难矣。元祐秉政,力斥章、蔡,不主调停;及议回河、雇役,与文彦博司马光异同;西边之谋,又与吕大防刘挚不合。君子不党,于辙见之。辙与兄进退出处,无不相同,患难之中,友爱弥笃,无少怨尤,近古罕见。独其齿爵皆优于兄,意者造物之所赋与,亦有乘除于其间哉!”[13]
  • 王世贞:“吾尝谓子瞻非浅于经术者,其少之所以不典,则明允之余习。晚之所以不纯,则葱岭之绪言。然而得是二益,亦不小也。子由稍近理,故文彩不能如父兄,晚益近理故益不如,然而不失为佳子弟也。”[14]
  • 茅坤:“苏文定公之文,其镵削之思或不如父,雄杰之气或不如兄;然而冲和澹泊,遒逸疏宕,大者万言,小者千余言,...西汉以来别调也。”[15]
  • 杨庆远:“宦迹渺难寻,只博得三杰一门,前无古,后无今,器识文章,浩若江河行大地;天心厚有属,任凭他千磨百炼,扬不清,沉不浊,父子兄弟,依然风雨共名山。”
  • 张鹏翮:“一门父子三词客,千古文章四大家。”
  • 钱基博:“自宋初柳开穆修以迄石介尹洙苏舜钦欧阳修梅尧臣王安石曾巩苏洵及其子轼、辙兄弟、秦观张耒黄庭坚陈师道,气必疏快而力祛茂兴,与发宋文之机利,而以殊于唐格者也。...其中欧、苏、曾、王,与唐之韩、柳,并称唐宋八大家,为后世言古文者之所宗。然惟欧阳修,碑传议论,兼能并擅。苏氏轼、辙,策论得欧阳之明快,而碑传殊无体要。”、“今观其文疏于叙事,而善议论,辨明古今治乱得失,出以坦迤,抑扬爽朗,语无含茹,而亦不为钩棘;策论特其所长,碑传则其所短,与轼蹊径略同,而波澜不如;气不如轼之舒,笔不如轼之透。…策论至苏氏父子,原原本本,述往事,思来者,有以见天下之赜,古今之变,而观其会通,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直与周秦诸子同为一家之言,固不仅文章之工。而观辙之所为,其学兼综兵农儒法,其文出入庄、孟、苏、张,虽不如洵之峭劲廉悍,而颇追轼之条达疏畅,意到笔随,无愧难弟也。…然轼辙之文,有余于汪洋,不足于淡泊;工于用尽,而不善于用有余;可振厉以警发愦愦之意,而未能唱叹以发人悠悠之思。”[16]
  • 朱德:“一门三父子,都是大文豪。诗赋传千古,蛾眉共比高。”[17]

主要作品[编辑]

蘇轍的著作有《欒城集》、《欒城後集》、《欒城三集》、《應詔集》、《詩集傳》二十六卷、《春秋集解》十二卷、《孟子解》[來源請求]、 《論語拾遺》[來源請求]、《古史》六十卷、《龍川略志》十卷、《龍川別志》八卷、《老子解》兩卷等傳於世。

註釋[编辑]

  1. ^ 《欒城遺言》
  2. ^ 蘇文忠公諡議
  3. ^ 答張文潛書
  4. ^ 宋·《瑞桂堂暇录》
  5. ^ 《宋史·卷二百四十二·列传第一》
  6. ^ 《彭城集·卷四十》
  7. ^ 《宋元学案·卷五》
  8. ^ 北宋·张耒·《续明道杂志》
  9. ^ 《渑水燕谈录·卷第四》
  10. ^ 论苏轼晚年诗
  11. ^ 论苏轼晚年诗
  12. ^ 南宋·王称·《东都事略·卷九十三》
  13. ^ 《宋史·卷三百三十九·列传第九十八》
  14. ^ 《王弇州崇论·卷四》
  15. ^ 明·茅坤·《苏文定公文钞引》
  16. ^ 《中国文学史·第三章·北宋》
  17. ^ 刘乃昌《苏洵、苏辙文学简评》、《齐鲁学刊》

參考書目[编辑]

  • 宋史·苏辙
  • 《欒城集》,(宋)蘇轍著,曾棗莊、馬德富校點,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唐宋八大家
韩愈 | 柳宗元 | 欧阳修 | 苏洵 | 苏轼 | 苏辙 | 曾巩 | 王安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