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王安石
Wang Anshi.jpg
同中書門下平章事
任期
1075年-1076年
君主 宋神宗
任期
1070年-1074年
君主 宋神宗
參知政事
任期
1069年-1070年
君主 宋神宗
个人资料
出生 1021年12月18日
逝世 1086年5月21日
配偶 吳氏
儿女 王雱
女 蓬萊縣君王氏 適吳安持
女 適蔡卞
父母 父 王益 母 吳氏
亲属 兄 王安仁
兄 王安道
王安国
弟 王安世
弟 王安禮
弟 王安上
妹 王文淑
妹 適朱明之
妹 適沈季長
《晩笑堂竹荘畫傳》王安石畫像

王安石[註 1](1021年12月18日-1086年5月21日),介甫半山,临川盐阜岭(今江西省抚州市东乡县)人,生于宋真宗天禧五年,卒于宋哲宗元祐元年,由于被封为荆国公,后人常称他为“王荆公”。[1]王安石是北宋著名的政治家、文学家、思想家,实官至司空尚书左仆射、观文殿大学士、镇南军节度使。他去世后被追赠为太傅,享年66歲。[2]

王安石文思敏捷,是唐宋八大家之一。王安石從當前的現實汲取實用的知識,從周禮、荀子、韓非子和商鞅等法家思想的古典經籍學習基本的知識。而王安石偏好老子,也很關心佛教,是一位胸襟開闊、學識淵博的思想家。歐陽修稱讚王安石:“翰林風月三千首,吏部文章二百年。老去自憐心尚在,後來誰與子爭先。”有《王临川集》、《临川集拾遗》等存世。其亦擅長詩詞,流傳最著名的莫過於《泊船瓜洲》裡:「春風又綠江南岸,明月何時照我還。」

王安石自庆历二年中进士起,先后于江苏、浙江、安徽、河南等地为官,这二十年中他广泛地接触了社会生活,对社会上的各种问题有了比较深刻的认识。[3]直至熙宁年间担任宰相后发动改革,史称“熙宁变法”或“王安石变法”,是中国历史上一次著名的变法改革。王安石的基本思想根植於不盲從一定的權威、不信奉一成不變的教條,進行改革時對現實具有正確的認識,以及正確的技術與計算。希望将“财政税收大规模的商业化”[4]。熙宁变法引起了朝廷内部新派与保守派之间的激烈冲突,史称“新舊黨爭”,王安石也因此被多次罢相,最终在各种原因的阻隔下他所实施的变法基本失败。此次变法在历史上多被评价為立意良善但王安石本人能力不足而失敗,宋史学家漆侠提出变法无论其成功或失败的地方都值得垂鉴后世。[5]

生平[编辑]

王安石的父亲为王益,官至都官员外郎。[6][7]天禧五年,王益时任临江军判官,在临江府任职时王安石降生。[8]王安石年少时喜好读书,他看文章时过目不忘,写文章时动笔如飞,看起来写的漫不经心,但是写完后见到的人都佩服他的文章非常精妙,后来曾巩带着王安石的文章入京展示给欧阳修,欧阳修看过后也像周围传播了王安石的才能。[9]庆历二年三月,时年二十二的王安石进士及第,登杨宝榜进士甲科,并于四月二十三日以第四名的成绩成为校书郎,出淮南签判,后为殿中丞。当时规定任职期满后可以进献文章以换取馆阁职位,然而王安石在经历多个任期后依旧没有陈上任何文章,朝廷令他前去试职,也被他以家贫亲老的理由辞官拒绝,遂被调任为鄞县知县。[10][11][12]

在鄞县任职期间,王安石完善了当地的水利工程,修建了多处堤堰并挖掘了很多陂塘[a];他也向百姓贷出官仓的谷粮,等田地收获后加上利息偿还,这样使得官仓内的陈粮可以换成新粮,当地的人也觉得十分便利。[13]经过三年的任期后,王安石回到临川。尽管在此前的十年中王安石从未试图投文章于贵人门下以求速进,皇祐三年三月,再次拜相的文彦博举荐了他,以他淡泊名利为由请朝廷越级提拔,用以遏制当时为名利所奔走的官场风气。[14]同一时间,王安石的同年陈襄也上书举荐,于是朝廷召王安石试任馆职。王安石在试后拒绝就职,并言明他拒绝是有原因的,但是淡泊名利并不是他的本意。[15][16][17]数年后,欧阳修想举荐王安石为谏官,朝中大多异口同声也都对王安石赞誉有加,却被王安石以祖母岁数已高而拒绝。[18]后《宋史》记载王安石来自楚地[b],在朝中本就不知名,他为借助韩、吕两家的权势与韩维、吕公著形成很好的关系,三人一同被称扬,王安石这才声望更盛。[19]清代学者蔡上翔认为宋史所采纳的这一说法是源自当时诋毁者的,并举证说文彦博在皇祐三年一同举荐王安石、韩维两人;陈襄当时也是因为王安石在文学、政事方面的声名已经流传在外才举荐的;他随后总结说自皇祐到熙宁二十年间,王安石本就名满天下,连范仲淹、富弼都为其所称道,韩维、吕公著应依靠他才能扬名。[20]

皇祐四年,王安石就任舒州通判,[21]在得知范仲淹去世后为范仲淹写了一篇祭文,在其中称范仲淹为一世之师。[22][23]至和元年,王安石在欧阳修的推荐下为群牧判官,他依旧坚持拒绝试馆职,被朝廷留在京师为差遣。时任馆阁校勘的沈康非常不满,他面见陈执中,说王安石资历浅薄,本人又不肯就任,他(沈康)愿意替代王安石为群牧判官。陈执中听后回答说朝廷优待王安石给了他差遣官,馆阁官本就是为有才能的人所准备的,你(沈康)如此斤斤计较颜何厚也。沈康听后知道无法达到自己的目的,沮丧的离去了。[24][25][26]至和二年,因王安石多次不去试职馆阁,被特授集贤校理,王安石却又拒绝了。[27]嘉祐二年(1057年),任常州(今江蘇省常州市)知州,得与周敦颐相知,声誉日隆。嘉祐三年十月下旬,被召回京師

嘉祐三年(1058年),朝廷委派王安石为三司度支判官,王安石在就任之后,向宋仁宗上万言书针砭时弊、要求改革,“因天下之力以生天下之财,取天下之财以供天下之费”。宋神宗久慕其名[28]熙宁变法时,王安石提出“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是為三不足之說[29]。天变不足畏,即人间不关天,带唯物主义色彩。祖宗不足法,强调社会在变革发展。人言不足恤,不必在意保守派。王安石能得到神宗的顾眷,其实内因不外乎其曾外任二十余载,所至咸以干练闻。

嘉祐四年,吕公著被任命为天章阁侍讲,被他以病为由辞去,推荐了司马光和王安石来顶替,最终没有报上。[30]数日后,中书、门下以王安石多次拒绝试职,再次下诏让他供职于集贤院,王安石不再想继续拒绝,顺势接受了这个职位。[31]

熙寧二年(1069年)宋神宗时,王安石任参知政事,在中央设立改革机构制置三司条例司,推行了青苗法農田水利法募役法等新法;改革科举制度,不再注重诗词歌赋;改革官制,加强尚书省实权,裁冗官;改军制,进行火器开发,推行保甲制度,注重练兵。熙寧三年(1070年)升任宰相(中書門下平章事),熙寧五年(1072年)八月,派秦鳳路沿邊安撫使王韶用兵西夏,發動“熙河戰役”,收復了河湟(青海省東北部)失土,對西夏戰爭轉守為攻。

变法一开始就遭到官僚和地主的强烈抵制,在政府机构改革推行难度大,又急于求成,地方官员带抵触地执行,对一般民众的生活产生不利影响。旧党首领司马光去信,希望王安石不要一意孤行,停止变法。王安石在回信中说:“人习于苟且非一日,士大夫多以不恤国事,同俗自媚于众为善。”

末人倉促修《宋史》,遂謂:“于是吕公著、韩维,王安石藉以立声誉者也;欧阳修文彦博,荐己者也;富弼韩琦,用为侍从者也;司马光、范镇,交友之善者也:悉排斥不遗力。”慈聖、宣仁兩太后也在宋神宗前哭說:「王安石亂天下。」而他也用人不善,阵脚不稳。终在1074年、1076年两次被罢免职务。

宋神宗死后,原反对派首领司马光(曾因与王安石政見相左而被排挤)在太皇太后的支持下任宰相,几乎废除了所有法案,從此新舊黨爭不斷。变法失败后,司马光的行动对他打击很大,王安石退居江宁(今江苏南京)。元祐元年,王安石在江宁府的半山园去世,宋哲宗赵煦追赠王安石为太傅,并命中书舍人苏轼撰写《王安石赠太傅》的“制词”。

王安石是唐宋八大家裡唯一沒有遭逢貶謫的人。

轶事[编辑]

王安石所作七言絕句《元日》。

飛來山上千尋塔,
聞說雞鳴見日昇。
不畏浮雲遮望眼,
自緣身在最高層。

《登飛來峰》

王安石为人特立独行。据载,他常不梳洗就出门会客[32],看书入神时则会随手拿东西吃,吃了鱼食也不知道[33]。署名苏洵但普遍认为是伪作的《辨姦論》就是影射王安石的,其中写道:“夫面垢不忘洗,衣垢不忘浣,此人之至情也。今也不然,衣臣虏之衣,食犬彘之食,囚首丧面而谈诗书,此岂其情也哉?”[34]苏轼和王安石有不少過節,王安石喜好“語不驚人死不休”,苏轼於其生時每逢佳時必定作文譏諷,奉司馬光之命寫的祭文倒全是溢美之辭,頗有水之皮相非骨相。劉貢父要王安石掘一八百里大坑把梁山泊顛過來。民间也有不少两人鬥智的故事,如馮夢龍警世通言》中有「王安石三難蘇學士」一篇,不像蘇東坡只會賣不存在的蘇小妹給秦觀。

王安石認為吃飯是非常浪費時間的事情但又不得不吃。某次他的妻子煮了一道菜給他吃,他馬上就吃完了,妻吳氏(妻妹以王安石夫婦的主張嫁給苦吟詩人王令)以為他喜歡這道菜所以天天煮,王安石也天天吃從無怨言,某天王妻忍不住詢問王安石天天吃同一道菜不膩嗎,王安石竟回答「我只想趕快吃完飯去辦正事,從沒注意吃了什麼下肚。」可見王安石既無生活情趣[35]也不注重儀表又喜出狂言,是徹頭徹尾的怪人,對他而言普天之下除了讀書跟辦公之外沒有重要的事情[36]

年表[编辑]

农历 公元 年龄 内容 出典
天禧五年冬十一月十三日 1021年12月19日 1岁 出生于江南西路臨江軍新淦縣
庆历二年 1042年 21歲 进士、授秘書郎、簽書淮南判官
庆历七年 1047年 26歲 授大理寺評事、知鄞县
皇祐二年 1050年 29歲 改殿中丞、通判舒州事
至和二年 1055年 34歲 赴東京任群牧司判官
嘉祐二年 1057年 36歲 改太常寺博士、知常州
嘉祐三年 1058年 37歲 任江南東路提點刑獄司公事,向仁宗写了《上仁宗皇帝萬言書》,改饲部司员外郎
嘉祐四年 1059年 38歲 入京任三司度支判官
嘉祐六年 1061年 40歲 為工部司郎中、知制誥
治平四年 1067年 46歲 工部司郎中、知江寧府事
熙宁元年 1068年 47歲 本朝百年无事札子》,為翰林學士兼侍讀
熙宁二年 1069年 48岁 以諫議大夫,拜参知政事(副宰相)
熙宁三年 1070年 49岁 禮部侍郎、拜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宰相),大力推行改革
熙宁六年 1072年 51岁 王韶復熙、河、洮、岷、疊、岩等州,神宗受百官朝賀,受神宗賜解所服玉帶
熙宁七年 1074年 53岁 第一次罢相,超授吏部尚書、加觀文殿大學士、知江寧府事
熙宁八年 1075年 54岁 再拜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昭文館大學士,授尚書省左僕射兼門下侍郎,兼修國史
熙宁九年 1076年 55岁 子雱卒,辞去宰相职务,為鎮南軍節度使、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判江寧府事
熙宁十年 1077年 56岁 爲集禧觀使
元豐元年 1078年 57岁 爲尚書省左僕射,封舒國公
元豐三年 1080年 59岁 官制改革,以階易官,授特進,改封荊國公
元豐八年 1085年 64岁 神宗駕崩,太子即位,加司空,司馬光入朝
元祐元年 1086年 65岁 哲宗立,司馬光爲尚書左僕射、門下侍郎,陸續罷黜新法,逝世于江寧府。

王安石变法的历史评价[编辑]

王安石推行的变法,历史上的评价多有不同。

北宋[编辑]

元佑元年(1086年),王安石去世,司馬光曾說:“介甫文章节义过人处甚多,……方今……不幸谢世,反复之徒必诋毁百端,……朝廷宜加厚礼,以振浮薄之风。”[37]司马光对王安石的道德文章进行了肯定,而对作为政治家的王安石,进行了全盘否定。

同朝的张方平在《文安先生墓表》记:“嘉祐初,王安石名始盛,党友倾一时……欧阳修亦已善之,劝先生与之游,而安石亦愿交于先生。先生曰:‘吾知其人矣,是不近人情者,鲜不为天下患。’”

北宋时期,其反对派就以修史的方法进行批评,朱熹多次批评王安石及其后学:“学术不正”,“坏了读书人”[38],但是朱熹对王安石个人是给予了相当肯定的[39]

南宋至晚清[编辑]

王安石本以「天命不足畏,人言不足恤,祖宗不足法」,銳行變法,但因性格、運氣、舊黨及富豪反對和用人不當,導致變法失敗,其人亦被舊黨標上「变乱祖宗法度,祸国殃民」,所促成的黨爭更加速了北宋亡国。

南宋高宗为开脱父兄的历史罪责,以靖康元年以来士大夫们的议论,把“国事失图”由蔡京上溯至王安石。绍兴四年五月宋高宗诏命重修《神宗实录》以否定王安石变法为基调,罢去王安石配享神宗太庙的资格。南宋理宗时期盖棺论定王安石为“万世罪人”。编于南宗的话本小说《坳相公》称“我宋元气皆为熙宁变法所坏,所以有靖康之祸”。这一定谳对于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王安石作为北宋亡国元凶的论调,经宋国史至元人修《宋史》所承袭,成为宋朝之后官方定论。

明太祖朱元璋对王安石变法深恶痛绝:“宋神宗用王安石理财,小人竞进,天下骚然,此可为戒”。清康熙也认定王安石为亡国之臣、千古罪人。

南宋以后,王安石变法总体上是被否定的,但对王安石的部分新法措施则有不同程度的肯定看法。在诸新法措施中,尤以科举改革、免役法、保甲法、保马法得到较多的肯定。

持肯定者在南宋有陆九渊称王安石“洁白之操,寒于冰霜”充分肯定了其私德,把变法失败归于用人不当、属于典型的“好心办坏事”。元朝有吴澄虞集,明朝有陈汝錡章衮,入清后有颜元李绂蔡上翔杨希闵龚自珍陆心源等。杨慎对王安石的偏狹评价为“古今第一小人”。王夫之认为王安石的“三不足”之说是“祸天下而得罪于名教”[40]。如蔡上翔以為“荆公之时,国家全盛,熙河之捷,扩地数千里,开国百年以来所未有者。南渡以后,元佑诸贤之子孙,及苏程之门人故吏,发愤于黨禁之祸,以攻蔡京为未足,乃以败乱之由,推原于荆公,皆妄说也。其实徽钦之祸,由于蔡京。蔡京之用,由于温公。而龟山之用,又由于蔡京,波澜相推,全与荆公无涉。”[41]

他们给王安石以高度评价的原因主要有两点:其一,他们大都是南人,对王安石的褒扬,其中有中国古代尊重和敬仰“乡贤”的传统;其二,颜元、龚自珍肯定王安石及其变法,与他们和王安石有着相近的思想理路分不开。

晚清到现代[编辑]

历史发展到近代,中国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变故,改革的呼声日益提高,所以对王安石变法开始进行正面的评价,主要的人物有梁启超严复等,他们从社会现实需要出发,呼吁改革精神。例如梁启超专门写了《王安石传》称其为“三代以下唯一完人”。以后对王安石变法的研究越来越多,並在民国时期有所推广。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对王安石的评价一度主要从阶级等角度出发,以后又更多的从具体的利益角度来看他的变法。主要研究者有漆侠邓广铭等。文革结束后,中国大陆进行改革开放,因此对王安石等改革家的评价趋向正面。

史學家黃仁宇認為:“王安石能在今日引起中外学者的兴趣,端在他的经济思想和我们的眼光接近。他的所谓“新法”,要不外将财政税收大规模的商业化。他与司马光争论时,提出“不加赋而国用足”的理论,其方针乃是先用官僚资本刺激商品的生产与流通。如果经济的额量扩大,则税率不变,国库的总收入仍可以增加。这也是现代国家理财者所共信的原则,只是执行于11世纪的北宋,则不合实际。”认为当时北宋经济发展水平高,“企图作现代性的改革”,然而因为文化和政治的原因,最终没有能完成转变。[4]

国外[编辑]

1906年列宁在《修改工人政党的土地纲领》中称“王安石是中国11世纪的改革家”[42]。不过又有说法称,列宁称赞王安石是断章取义的误读,列宁并未对王安石提出正面评价 [43]

参见[编辑]

注釋[编辑]

  1. ^ 取自東晉名相謝安石
  1. ^ 陂塘,可用于蓄水、帮助浇灌田地。
  2. ^ 先秦楚国的领土,江西当时也在其中。

参考文献[编辑]

脚注[编辑]

  1. ^ 《王荆公年谱考略》卷一:“公生于天禧五年辛酉至哲宗元祐元年薨年六十六”
  2. ^ 《宋史》列传第八十六·王安石:“元佑元年卒年六十六赠太傅绍圣中谥曰文配享神宗庙庭”
  3. ^ 姜国柱:《论王安石》,载社会科学辑刊1980年第3期,pp.20
  4. ^ 4.0 4.1 黄仁宇. 有感王安石变法. 《大地》. 2001, 第二十七期 [2016-02-22]. 
  5. ^ 漆侠:《再论王安石变法-王安石逝世九百周年》,载河北大学学报1986年第3期,pp.99
  6. ^ 《宋史》列传第八十六·王安石:“父益都官员外郎”
  7. ^ 《王荆公年谱考略》卷一:“临江府名宦志日王益字损之临川人荆公父也”
  8. ^ 《王荆公年谱考略》卷一:“宋天禧中判临江军清江县古迹志曰维崧堂在府治内宋天禧中王益为临江军判官其子安石生于此后人因名其堂曰维崧文县志载王直科甲题名记曰宋天禧中王公损之判临江军其子荆国文公生于此”
  9. ^ 《宋史》列传第八十六·王安石:“安石少好读书一过目终身不忘其属文动笔如飞初若不经意既成见者皆服其精妙友生曾巩携以示欧阳修修为之延誉”
  10. ^ 《王荆公年谱考略》卷二:“是年三月礼部奏名进士诸科及第出身八百三十九人公登杨宝榜进士第四名是年签书淮南判官”
  11. ^ 《宋史》列传第八十六·王安石:“擢进士上第签书淮南判官旧制秩满许献文求试馆职安石独否再调知鄞县”
  12. ^ 《宋会要辑稿》卷一百七·选举二:“庆历二年四月二十三日,诏新及第进士第一人杨置为将作监丞第二人王珪为大理评事第三人韩绛为太子中允并通判第四人王安石为校书郎第五人曾公定为奉礼郎并佥书诸州判官事第六人已下两使职官第二甲初等职官第三甲试衔知县第三四甲试衔簿尉第五甲判司簿尉厅人第一甲京朝官转官选人进下京官第二甲京官下便推官后任升陟选人两使推官第三甲京官佥书诸州判官选人初等职官第四甲京官家便知县后任佥书诸州官选人试衔知县第五甲京官家便知县选人试衔知县”
  13. ^ 《宋史》列传第八十六·王安石:“起堤堰决陂塘为水陆之利贷谷与民出息以偿俾新陈相易邑人便之”
  14. ^ 《宋史》列传第八十六·王安石:“文彦博为相荐安石恬退乞不次进用以激奔竞之风”
  15. ^ 《王荆公年谱考略》卷二:“由初仕至是十年从无一牍干谒于贵人之门以求速达文潞公当世大贤居相府首荐安石同时则有陈襄荐士书安石与焉虽以潞公举其恬退及朝廷召试赴阙犹自言向时辞试有故而恬退非其本意”
  16. ^ 《宋史》列传第八十六·王安石:“寻召试馆职不就”
  17. ^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百七十:“庚午宰臣文彦博等言臣等每因进对尝闻德音以搢绅之间多务奔竞匪裁抑之则无以厚风俗若恬退守道者稍加旌擢则奔竞躁求者庶几知耻伏见工部郎中直史馆张緓十馀年不磨勘朝廷銟其退静尝特迁两浙转运使代还差知颍州亦未尝以资序自言殿中丞王安石进士第四人及第旧制一任还进所业求试馆职安石凡数任并无所陈朝廷特令召试亦辞以家贫亲老且馆阁之职士人所欲而安石恬然自守未易多得大理评事韩维尝预南省高荐自后五六岁不出仕宦好古嗜学安于退静并乞特赐甄擢诏赐緓三品服召安石赴阙俟试毕别取旨维令学士院与试安石维并辞不就”
  18. ^ 《宋史》列传第八十六·王安石:“修荐为谏官以祖母年高辞”
  19. ^ 《宋史》列传第八十六·王安石:“安石本楚士未知名于中朝以韩吕二族为巨室欲藉以取重乃深与韩绛绛弟维及吕公著交三人更称扬之名始盛”
  20. ^ 《王荆公年谱考略》卷二:“毁者乃谓安石本楚士未知名于中朝以韩吕二族为巨室欲藉以取重乃深与韩绛绛弟维及吕公著三人更相称扬之各始盛而正史采之鸣呼为是言者亦曾考皇祐三年文潞公以韩维王安石并荐乎亦曾考陈襄与陈舍人荐士书谓安石文学政事已著闻于时乎亦会考嘉祐初欧阳公以王安石吕公著并荐于朝乎而是时刘敞之荐孙侔亦曰求之朝廷吕公著王安石之流乎由是言之韩维吕公著方藉文欧二公与安石并荐而韩吕岂能重安石安石亦奚藉韩吕以为重哉夫自皇祐三年至熙宁中间二十年安石声名满天下若范文正公富郑围韩魏公曾鲁公皆为所称誉甚久乃毁者置诸君子不言而曰藉韩吕为重于此见毁者无之而不妄也”
  21. ^ 《王荆公年谱考略》卷二:“皇祐四年壬辰年三十三通判舒州”
  22. ^ 《临川集》卷八十五·祭范颍州文:“ 呜呼我公一世之师由初迄终名节无疵明肃之盛身危志殖瑶华失位又随以斥治功亟闻尹帝之都闭奸兴良稚子歌呼赫赫之家万首俯趋独绳其私以走江湖士争留公蹈祸不栗有危其辞谒与俱出风俗之衰骇正怡邪蹇蹇我初人以疑嗟力行不回慕者兴起儒先酋酋以节相侈公之在贬愈勇为忠稽前引古谊不营躬外更三州施有馀泽如酾河江以灌寻尺宿赃自解不以刑加猾盗涵仁终老无邪讲艺弦歌慕来千里沟川障泽田桑有喜戎孽犬制狂敢刮医铸印刻符公屏一方取将于伍后常名显收士至佐维邦之彦声之所加掳不敢濒以其馀威走敌完邻昔也始至疮痍满道药之养之内外完好既其无为饮酒笑歌百城晏眠吏士委蛇上嘉曰材以副枢密稽首辞让至于六七遂参宰相厘我典常扶贤赞杰乱冗除荒官更于朝士变于乡百治具修偷堕勉强彼阏不遂归侍帝侧卒屏于外身屯道塞谓宜侠希尚有以为神乎孰忍使至于斯盖公之才犹不尽试肆其经纶功孰与计自公之贵厩库逾空和其色辞傲讦以容化于妇妾不靡珠玉翼翼公子弊绨恶粟闵死怜穷惟是之奢孤女以嫁男成厥家孰堙于深孰锲乎厚其传其详以法永久硕人今亡邦国之忧矧鄙不肖辱公知尤承凶万里不往而留涕哭驰辞以赞醪羞”
  23. ^ 《王荆公年谱考略》卷二:“范文正公卒于皇祐四年五月公有祭文兹不录然其始曰呜呼我公一世之师”
  24. ^ 《宋史》列传第八十六·王安石:“修以其须禄养言于朝用为群牧判官”
  25. ^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百七十七:“殿中丞王安石为群牧判官安石力辞召试有诏与在京差遣及除群牧判官安石犹力辞欧阳修谕之乃就职馆阁校勘沈康诣宰相陈执中自言屡求为髃牧判官而不得王安石不带职又历任比康为浅安石既不肯为愿得为之执中曰安石辞让召试故朝廷优与差遣岂复屑屑计校资任且朝廷设馆阁以待天下贤材亦当爵位相先而乃争夺如此公视安石颜何厚也康臱沮而去”
  26. ^ 《王荆公年谱考略》卷五:“公为群牧判官”
  27. ^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七九:“翰林学士髃牧使杨伟等言判官殿中丞王安石文行颇高乞除职名中书检会安石累召试不赴诏特授集贤校理安石又固辞不拜”
  28. ^ 叶梦得《石林燕语》卷七云:“神宗初即位,犹未见群臣,王乐道(陶)、韩持国维等以宫僚先入慰于殿西廊。既退,独留维,问:‘王安石今在甚处?’维对:‘在金陵。’上曰:‘朕召之肯来乎?’维言:‘安石盖有志经世,非甘老于山林者,若陛下以礼致之,安得不来?’上曰:‘卿可先作书与安石,道朕此意。行,即召矣!’维曰:‘若是,则安石必不来上。’问:‘何故?’曰:‘安石平日每欲以道进退,若陛下始欲用之,而先使人以私书道意,安肯遽就?然安石子雱见在京师,数来臣家,臣当自以陛下意语之,彼必能达。’上曰:‘善!’于是,荆公始知上待遇眷属之意。”
  29. ^ 《宋元学案·荆公新学略》载刘元城说:“金陵三不足之说……非独为赵氏祸,为万世祸。人主之势,天下无能敌者,人臣欲回之,必思有大于此者把揽之。今乃教之不畏天变,不法祖宗,不恤人言,则何事不可为也?”
  30. ^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八九:“己酉祠部郎中崇文院检讨官吕公著为天章阁侍讲公著以疾辞乞改命直秘阁司马光度支判官王安石不报”
  31. ^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八九:“度支判官祠部员外郎王安石累除馆职并辞不受中书门下具以闻诏令直集贤院安石犹累辞乃拜”
  32. ^ 叶梦得《石林燕语》记载“王荆公性不喜修饰,经岁不洗沐,衣服虽敝,亦不浣洗。”
  33. ^ 邵伯温:《邵氏闻见录》
  34. ^ 张方平在《文安先生墓表》中说:“安石之母死,士大夫皆吊,先生独不往,作《辨奸论》一篇。”清人李紱、蔡上翔認為是宋人邵伯溫偽作。李绂还以为,《辨奸论》一文始见于绍兴二年編成的《邵氏闻见录》。(李绂的《穆堂初稿·书<辨奸论>后》)邓广铭也在《中国十一世纪的改革家王安石》中指出:《邵氏闻见录》“尤其卑鄙恶劣的则是假冒苏洵之名炮制了一篇《辨奸论》”,“邵伯温还假冒张方平之名而炮制了一篇苏洵的《墓表》,把《辨奸论》全文录入。”復旦大學章培恒撰《〈辨姦論〉非邵伯溫偽作》,認為並非偽作。
  35. ^ 《桂枝香》金陵懷古
  36. ^ 獨子王雱初乃狂生耳,出來批鬥宰相,眾皆大驚失色。後又與其婦旦夕在家相斗,至疑其子非所生,欲殺之乃已。王荊公無奈,生前嫁婦。而王雱終夭折。
  37. ^ 司馬光:〈與吕公著書〉
  38. ^ 《书两陈谏议遗墨》
  39. ^ 论曰:朱熹尝论安石“以文章节行高一世,而尤以道德经济为己任。被遇神宗,致位宰相,世方仰其有为,庶几复见二帝三王之盛。而安石乃汲汲以财利兵革为先务,引用凶邪,排摈忠直,躁迫强戾,使天下之人,嚣然丧其乐生之心。卒之群奸嗣虐,流毒四海,至于崇宁、宣和之际,而祸乱极矣”。此天下之公言也。昔神宗欲命相,问韩琦曰:“安石何如?”对曰:“安石为翰林学士则有余,处辅弼之地则不可。”神宗不听,遂相安石。呜呼!此虽宋氏之不幸,亦安石之不幸也。《宋史卷三百二十七列传第八十六》
  40. ^ 《读通鉴论》卷二十九《五代中十一》
  41. ^ 蔡上翔:《王荆公年谱考略》
  42. ^ 見列宁:《修改工人政党的土地纲领》,《列宁全集》中文版第二版第12卷第226页。列宁在注释中还说:“(普列汉诺夫)力图证明,农民的土地国有思想,按其根源来说是反动的。这种论据的牵强是一目了然的……如果二十世纪的俄国可以同十一世纪的中国相比较的话,那么我们同普列汉诺夫大概既不必说农民运动的革命民主主义性质,也不必谈俄国的资本主义了……”
  43. ^ 列宁没说过王安石是改革家传统说法是断章取义. 2010-11-08. 

书目[编辑]

书籍[编辑]

论文[编辑]

  • 姜国柱.论王安石[J].社会科学辑刊.1980(3).
  • 漆侠.再论王安石变法-王安石逝世九百周年[J].河北大学学报.1986(3).

外部链接[编辑]

唐宋八大家
韩愈 | 柳宗元 | 欧阳修 | 苏洵 | 苏轼 | 苏辙 | 曾巩 | 王安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