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石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覽搜尋
王安石
北宋政治家改革家思想家文學家
Wang Anshi.jpg
安石
姓名 王安石
介甫
半山
官職 參知政事、中書門下平章事
封爵 荊國公
族裔 漢族
出生 1021年12月18日(1021-12-18)
臨川
逝世 1086年05月21日 (64歲)
江寧
諡號
著作
《王荊公詩文集》
《晩笑堂竹荘畫傳》王安石畫像

王安石(1021年12月18日-1086年5月21日),介甫半山,漢族江右民系。封荊國公,因此後人稱王荊公。臨川鹽阜嶺(今江西省撫州市臨川區鄧家巷)人,北宋政治家、文學家、思想家、改革家。北宋宰相、新黨領袖。

王安石文思敏捷,是唐宋八大家之一。歐陽修稱讚王安石:「翰林風月三千首,吏部文章二百年。老去自憐心尚在,後來誰與子爭先。」有《王臨川集》、《臨川集拾遺》等存世。其亦擅長詩詞,流傳最著名的莫過於《泊船瓜洲》裡:「春風又綠江南岸,明月何時照我還。」

王安石任宰相時曾發動改革,史稱「王安石變法」,是中國歷史上一次著名的變法改革,希望將「財政稅收大規模的商業化」[1]。變法引起朝廷內部變法派與保守派之間的激烈衝突,史稱「新舊黨爭」,變法也最終失敗。變法在歷史上的評價不一。

生平[編輯]

王安石父親為都官員外郎王益。王安石少好讀書,一過目終身不忘,寫文章時動筆如飛,看到的人皆佩服其精妙。19歲前的王安石隨父四處遊歷,接觸社會現實,深深了解民間疾苦。於宋仁宗慶曆二年(1042年)高中進士第四名,簽書淮南判官,去鄞縣當知縣。「起隄堰,決陂塘,為水陸之利」。嘉祐二年(1057年),任常州(今江蘇省常州市)知州,得與周敦頤相知,聲譽日隆。嘉祐三年十月下旬,被召回京師

嘉祐三年(1058年),王安石向宋仁宗上萬言書針砭時弊、要求改革,「因天下之力以生天下之財,取天下之財以供天下之費」。嘉祐五年(1060年),為三司度支判官,「聞者莫不喜悅」。宋神宗久慕其名[2]熙寧變法時,王安石提出「天變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是為三不足之說[3]。天變不足畏,即人間不關天,帶唯物主義色彩。祖宗不足法,強調社會在變革發展。人言不足恤,不必在意保守派。

1069年宋神宗時,王安石任參知政事,在中央設立改革機構制置三司條例司,推行了青苗法農田水利法募役法等新法;改革科舉制度,不再注重詩詞歌賦;改革官制,加強尚書省實權,裁冗官;改軍制,進行火器開發,推行保甲制度,注重練兵。1070年升任宰相(中書門下平章事),熙寧五年(1072年)八月,派秦鳳路沿邊安撫使王韶用兵西夏,發動「熙河戰役」,收復了河湟(青海省東北部)失土,對西夏戰爭轉守為攻。

變法一開始就遭到官僚和地主的強烈抵制,在政府機構改革推行難度大,又急於求成,地方官員帶抵觸地執行,對一般民眾的生活產生不利影響。舊黨首領司馬光去信,希望王安石不要一意孤行,停止變法。王安石在回信中說:「人習於苟且非一日,士大夫多以不恤國事,同俗自媚於眾為善。」

《宋史》上說:「於是呂公著、韓維,王安石藉以立聲譽者也;歐陽修文彥博,薦己者也;富弼韓琦,用為侍從者也;司馬光、范鎮,交友之善者也:悉排斥不遺力。」慈聖、宣仁兩太后也在宋神宗前哭說:「王安石亂天下。」而他也用人不善,陣腳不穩。終在1074年、1076年兩次被罷免職務。

宋神宗死後,原反對派首領司馬光(曾因與王安石政見相左而被排擠)在兩太皇太后的支持下任宰相,幾乎廢除了所有法案,從此新舊黨爭不斷。變法失敗後,安石則退居江寧(今江蘇南京)司馬光的行動對他打擊很大。元祐元年,王安石在江寧府的半山園去世,宋哲宗趙煦追贈王安石為太傅,並命中書舍人蘇軾撰寫《王安石贈太傅》的「制詞」。

王安石是唐宋八大家裡唯一沒有遭逢貶謫的人。

名人軼事[編輯]

王安石為人特立獨行。據載,他常不梳洗就出門會客[4],看書入神時則會隨手拿東西吃,吃了魚食也不知道[5]。署名蘇洵但普遍認為是偽作的《辨姦論》就是影射王安石的,其中寫道:「夫面垢不忘洗,衣垢不忘浣,此人之至情也。今也不然,衣臣虜之衣,食犬彘之食,囚首喪面而談詩書,此豈其情也哉?」[6]蘇軾和王安石也歷來不睦,王安石喜好驚人之言,蘇軾曾作文譏諷。民間也有不少兩人鬥智的故事,如馮夢龍警世通言》中有「王安石三難蘇學士」一篇。

年表[編輯]

農曆 公元 年齡 內容 出典
天禧五年冬十一月十三日 1021年12月19日 1歲 出生於江西  
慶曆二年 1042年 21歲 進士  
慶曆七年 1047年 26歲 改任鄞縣知縣  
嘉熙二年 1057年 36歲 常州知州  
嘉熙四年 1059年 38歲 仁宗寫了《萬言書  
熙寧元年 1068年 47歲 本朝百年無事札子  
熙寧二年 1069年 48歲 出任參知政事  
熙寧三年 1070年 49歲 升任宰相,大力推行改革  
熙寧七年 1074年 53歲 第一次罷相  
熙寧九年 1076年 55歲 辭去宰相職務  
元祐元年 1086年 65歲 江寧病逝  

王安石變法的歷史評價[編輯]

飛來山上千尋塔,
聞說雞鳴見日昇。
不畏浮雲遮望眼,
只緣身在最高層。

《登飛來峰》

王安石推行的變法,歷史上的評價多有不同。

北宋[編輯]

元佑元年(1086年),王安石去世,司馬光曾說:「介甫文章節義過人處甚多,……方今……不幸謝世,反覆之徒必詆毀百端,……朝廷宜加厚禮,以振浮薄之風。」[7]司馬光對王安石的道德文章進行了肯定,而對作為政治家的王安石,進行了全盤否定。

同朝的張方平在《文安先生墓表》記:「嘉祐初,王安石名始盛,黨友傾一時……歐陽修亦已善之,勸先生與之游,而安石亦願交於先生。先生曰:『吾知其人矣,是不近人情者,鮮不為天下患。』」

北宋時期,其反對派就以修史的方法進行批評,朱熹多次批評王安石及其後學:「學術不正」,「壞了讀書人」[8],但是朱熹對王安石個人是給予了相當肯定的[9]

南宋至晚清[編輯]

王安石本以「天命不足畏,人言不足恤,祖宗不足法」,銳行變法,但因性格、運氣、舊黨及富豪反對和用人不當,導致變法失敗,其人亦被舊黨標上「變亂祖宗法度,禍國殃民」,所促成的黨爭更加速了北宋亡國。宋高宗為開脫父兄的歷史罪責,以靖康元年以來士大夫們的議論,把「國事失圖」由蔡京上溯至王安石。紹興四年五月宋高宗詔命重修《神宗實錄》以否定王安石變法為基調,這一定讞對於後世產生了深遠影響。王安石作為北宋亡國元兇的論調,經宋國史至元人修《宋史》所承襲,成為封建時代官方定論。

南宋以後,王安石變法總體上是被否定的,但對王安石的部分新法措施則有不同程度的肯定看法。在諸新法措施中,尤以科舉改革、免役法、保甲法、保馬法得到較多的肯定。

持肯定者在南宋有陸九淵,元朝有吳澄虞集,明朝有陳汝錡章袞,入清後有顏元李紱蔡上翔楊希閔龔自珍陸心源等。王夫之認為王安石的「三不足」之說是「禍天下而得罪於名教」[10]。如蔡上翔以為「荊公之時,國家全盛,熙河之捷,擴地數千里,開國百年以來所未有者。南渡以後,元佑諸賢之子孫,及蘇程之門人故吏,發憤於黨禁之禍,以攻蔡京為未足,乃以敗亂之由,推原於荊公,皆妄說也。其實徽欽之禍,由於蔡京。蔡京之用,由於溫公。而龜山之用,又由於蔡京,波瀾相推,全與荊公無涉。」[11]

他們給王安石以高度評價的原因主要有兩點:其一,他們大都是江右人,對王安石的褒揚,實際上是中國古代尊重和敬仰「鄉賢」傳統的一種表現;其二,顏元、龔自珍肯定王安石及其變法,與他們和王安石有着相近的思想理路分不開。

晚清到現代[編輯]

歷史發展到近代,中國遭受了前所未有的變故,改革的呼聲日益提高,所以對王安石變法開始進行正面的評價,主要的人物有梁啟超嚴復等,他們從社會現實需要出發,呼籲改革精神。例如梁啟超曾評價王安石「三代以下唯一完人」。以後對王安石變法的研究越來越多,並在民國時期有所推廣。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對王安石的評價一度主要從階級等角度出發,以後又更多的從具體的利益角度來看他的變法。主要研究者有漆俠鄧廣銘等。文革結束後,中國大陸進行改革開放,因此對王安石等改革家的評價趨向正面。

史學家黃仁宇認為:「王安石能在今日引起中外學者的興趣,端在他的經濟思想和我們的眼光接近。他的所謂「新法」,要不外將財政稅收大規模的商業化。他與司馬光爭論時,提出「不加賦而國用足」的理論,其方針乃是先用官僚資本刺激商品的生產與流通。如果經濟的額量擴大,則稅率不變,國庫的總收入仍可以增加。這也是現代國家理財者所共信的原則,只是執行於11世紀的北宋,則不合實際。」認為當時北宋經濟發展水平高,「企圖作現代性的改革」,然而因為文化和政治的原因,最終沒有能完成轉變。[1]

國外[編輯]

20世紀俄國共產黨蘇聯主要領導人列寧稱讚王安石為「中國十一世紀的改革家」[12]。不過又有說法稱,列寧稱讚王安石是斷章取義的誤讀,列寧並未對王安石提出正面評價 [13]

注釋[編輯]

  1. ^ 1.0 1.1 黃仁宇:有感王安石變法. [2013-06-24]. 
  2. ^ 葉夢得《石林燕語》卷七云:「神宗初即位,猶未見群臣,王樂道(陶)、韓持國維等以宮僚先入慰於殿西廊。既退,獨留維,問:『王安石今在甚處?』維對: 『在金陵。』上曰:『朕召之肯來乎?』維言:『安石蓋有志經世,非甘老於山林者,若陛下以禮致之,安得不來?』上曰:『卿可先作書與安石,道朕此意。行,即召矣!』維曰:『若是,則安石必不來上。』問:『何故?』曰:『安石平日每欲以道進退,若陛下始欲用之,而先使人以私書道意,安肯遽就?然安石子雱見在京師,數來臣家,臣當自以陛下意語之,彼必能達。』上曰:『善!』於是,荊公始知上待遇眷屬之意。」
  3. ^ 《宋元學案·荊公新學略》載劉元城說:「金陵三不足之說……非獨為趙氏禍,為萬世禍。人主之勢,天下無能敵者,人臣欲回之,必思有大於此者把攬之。今乃教之不畏天變,不法祖宗,不恤人言,則何事不可為也?」
  4. ^ 葉夢得《石林燕語》記載「王荊公性不喜修飾,經歲不洗沐,衣服雖敝,亦不浣洗。」
  5. ^ 邵伯溫:《邵氏聞見錄》
  6. ^ 張方平在《文安先生墓表》中說:「安石之母死,士大夫皆吊,先生獨不往,作《辨奸論》一篇。」清人李紱、蔡上翔認為是宋人邵伯溫偽作。李紱還以為,《辨奸論》一文始見於紹興二年編成的《邵氏聞見錄》。(李紱的《穆堂初稿·書<辨奸論>後》)鄧廣銘也在《中國十一世紀的改革家王安石》中指出:《邵氏聞見錄》「尤其卑鄙惡劣的則是假冒蘇洵之名炮製了一篇《辨奸論》」,「邵伯溫還假冒張方平之名而炮製了一篇蘇洵的《墓表》,把《辨奸論》全文錄入。」復旦大學章培恆撰《〈辨姦論〉非邵伯溫偽作》,認為並非偽作。
  7. ^ 司馬光:〈與呂公著書〉
  8. ^ 《書兩陳諫議遺墨》
  9. ^ 論曰:朱熹嘗論安石「以文章節行高一世,而尤以道德經濟為己任。被遇神宗,致位宰相,世方仰其有為,庶幾復見二帝三王之盛。而安石乃汲汲以財利兵革為先務,引用凶邪,排擯忠直,躁迫強戾,使天下之人,囂然喪其樂生之心。卒之群奸嗣虐,流毒四海,至於崇寧、宣和之際,而禍亂極矣」。此天下之公言也。昔神宗欲命相,問韓琦曰:「安石何如?」對曰:「安石為翰林學士則有餘,處輔弼之地則不可。」神宗不聽,遂相安石。嗚呼!此雖宋氏之不幸,亦安石之不幸也。《宋史 卷三百二十七 列傳第八十六》
  10. ^ 《讀通鑒論》卷二十九《五代中十一》
  11. ^ 蔡上翔:《王荊公年譜考略》
  12. ^ 見列寧:《修改工人政黨的土地綱領》。列寧在注釋中還說:「(普列漢諾夫)力圖證明,農民的土地國有思想,按其根源來說是反動的。這種論據的牽強是一目了然的……如果二十世紀的俄國可以同十一世紀的中國相比較的話,那麼我們同普列漢諾夫大概既不必說農民運動的革命民主主義性質,也不必談俄國的資本主義了……」
  13. ^ http://news.ifeng.com/history/shixueyuan/detail_2010_11/08/3032144_0.shtml

參見[編輯]

參考書目[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唐宋八大家
韓愈 | 柳宗元 | 歐陽修 | 蘇洵 | 蘇軾 | 蘇轍 | 曾鞏 | 王安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