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石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王安石
Wang Anshi.jpg
同中書門下平章事
任期
1075年-1076年
君主 宋神宗
任期
1070年-1074年
君主 宋神宗
參知政事
任期
1069年-1070年
君主 宋神宗
個人資料
出生 1021年12月18日
逝世 1086年5月21日
配偶 吳氏
兒女 王雱
女 蓬萊縣君王氏 適吳安持
女 適蔡卞
父母 父 王益 母 吳氏
親屬 兄 王安仁
兄 王安道
王安國
弟 王安世
弟 王安禮
弟 王安上
妹 王文淑
妹 適朱明之
妹 適沈季長
《晩笑堂竹荘畫傳》王安石畫像

王安石[註 1](1021年12月18日-1086年5月21日),介甫半山,臨川鹽阜嶺(今江西省撫州市東鄉縣)人,生於宋真宗天禧五年,卒於宋哲宗元祐元年,由於被封為荊國公,後人常稱他為「王荊公」[1]。王安石是北宋著名的政治家、文學家、思想家,實官至司空尚書左僕射、觀文殿大學士、鎮南軍節度使。他去世後被追贈為太傅,享年66歲[2]

王安石文思敏捷,是唐宋八大家之一。王安石從當前的現實汲取實用的知識,從周禮、荀子、韓非子和商鞅等法家思想的古典經籍學習基本的知識。而王安石偏好老子,也很關心佛教,是一位胸襟開闊、學識淵博的思想家。歐陽修稱讚王安石:「翰林風月三千首,吏部文章二百年。老去自憐心尚在,後來誰與子爭先。」有《王臨川集》、《臨川集拾遺》等存世。其亦擅長詩詞,流傳最著名的莫過於《泊船瓜洲》裡:「春風又綠江南岸,明月何時照我還。」

王安石自慶曆二年中進士起,先後於江蘇、浙江、安徽、河南等地為官,這二十年中他廣泛地接觸了社會生活,對社會上的各種問題有了比較深刻的認識。[3]直至熙寧年間擔任宰相後發動改革,史稱「熙寧變法」或「王安石變法」,是中國歷史上一次著名的變法改革。王安石的基本思想根植於不盲從一定的權威、不信奉一成不變的教條,進行改革時對現實具有正確的認識,以及正確的技術與計算。希望將「財政稅收大規模的商業化」[4]。熙寧變法引起了朝廷內部新派與保守派之間的激烈衝突,史稱「新舊黨爭」,王安石也因此被多次罷相,最終在各種原因的阻隔下他所實施的變法基本失敗。此次變法在歷史上多被評價為立意良善但王安石本人能力不足而失敗,宋史學家漆俠提出變法無論其成功或失敗的地方都值得垂鑒後世[5]

生平[編輯]

王安石的父親為王益,官至都官員外郎[6][7]天禧五年,王益時任臨江軍判官,在臨江任職時王安石降生[8]。王安石年少時喜好讀書,他看文章時過目不忘,寫文章時動筆如飛,看起來寫的漫不經心,但是寫完後見到的人都佩服他的文章非常精妙,後來曾鞏帶着王安石的文章入京展示給歐陽修,歐陽修看過後也像周圍傳播了王安石的才能[9]慶曆二年三月,時年二十二的王安石進士及第,登楊寶榜進士甲科,並於四月二十三日以第四名的成績成為校書郎,出淮南簽判,後為殿中丞。當時規定任職期滿後可以進獻文章以換取館閣職位,然而王安石在經歷多個任期後依舊沒有陳上任何文章,朝廷令他前去試職,也被他以家貧親老的理由辭官拒絕,遂被調任為鄞縣知縣[10][11][12]

在鄞縣任職期間,王安石完善了當地的水利工程,修建了多處堤堰並挖掘了很多陂塘[註 2];他也向百姓貸出官倉的谷糧,等田地收穫後加上利息償還,這樣使得官倉內的陳糧可以換成新糧,當地的人也覺得十分便利[13]。經過三年的任期後,王安石回到臨川。儘管在此前的十年中王安石從未試圖投文章於貴人門下以求速進,皇祐三年三月,再次拜相的文彥博舉薦了他,以他淡泊名利為由請朝廷越級提拔,用以遏制當時為名利所奔走的官場風氣[14]。同一時間,王安石的同年陳襄也上書舉薦,於是朝廷召王安石試任館職。王安石在試後拒絕就職,並言明他拒絕是有原因的,但是淡泊名利並不是他的本意[15][16][17]。數年後,歐陽修想舉薦王安石為諫官,朝中大多異口同聲也都對王安石讚譽有加,卻被王安石以祖母歲數已高而拒絕[18]。後《宋史》記載王安石來自楚地[註 3],在朝中本就不知名,他為藉助韓、呂兩家的權勢與韓維、呂公著形成很好的關係,三人一同被稱揚,王安石這才聲望更盛。[19]清代學者蔡上翔認為宋史所採納的這一說法是源自當時詆毀者的,並舉證說文彥博在皇祐三年一同舉薦王安石、韓維兩人;陳襄當時也是因為王安石在文學、政事方面的聲名已經流傳在外才舉薦的;他隨後總結說自皇祐到熙寧二十年間,王安石本就名滿天下,連范仲淹、富弼都為其所稱道,韓維、呂公著應依靠他才能揚名。[20]

皇祐四年,王安石就任舒州通判[21]。在得知范仲淹去世後為范仲淹寫了一篇祭文,在其中稱范仲淹為一世之師[22][23]至和元年,王安石在歐陽修的推薦下為群牧判官,他依舊堅持拒絕試館職,被朝廷留在京師為差遣。時任館閣校勘的沈康非常不滿,他面見陳執中,說王安石資歷淺薄,本人又不肯就任,他(沈康)願意替代王安石為群牧判官。陳執中聽後回答說朝廷優待王安石給了他差遣官,館閣官本就是為有才能的人所準備的,你(沈康)如此斤斤計較顏何厚也。沈康聽後知道無法達到自己的目的,沮喪的離去了[24][25][26]。至和二年,因王安石多次不去試職館閣,被特授集賢校理,王安石卻又拒絕了[27]嘉祐二年,王安石被任為常州(今江蘇省常州市)知州,又被移為提點江東刑獄[28]。任內得與周敦頤相知,聲譽日隆。嘉祐三年十月下旬,王安石被召回京師述職,他向仁宗上《上仁宗皇帝言事書》詳細分析了他的。

嘉祐三年(1058年),朝廷委派王安石為三司度支判官,王安石在就任之後,向宋仁宗上萬言書針砭時弊、要求改革,「因天下之力以生天下之財,取天下之財以供天下之費」。宋神宗久慕其名[29]熙寧變法時,王安石提出「天變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是為三不足之說[30]。天變不足畏,即人間不關天,帶唯物主義色彩。祖宗不足法,強調社會在變革發展。人言不足恤,不必在意保守派。王安石能得到神宗的顧眷,其實內因不外乎其曾外任二十餘載,所至咸以幹練聞。

嘉祐四年,呂公著被任命為天章閣侍講,被他以病為由辭去,推薦了司馬光和王安石來頂替,最終沒有報上[31]。數日後,中書、門下以王安石多次拒絕試職,再次下詔讓他供職於集賢院,王安石不再想繼續拒絕,順勢接受了這個職位[32]

宋神宗熙寧二年(1069年)時,王安石任參知政事,在中央設立改革機構制置三司條例司,推行了青苗法農田水利法募役法等新法;改革科舉制度,不再注重詩詞歌賦;改革官制,加強尚書省實權,裁冗官;改軍制,進行火器開發,推行保甲制度,注重練兵。熙寧三年(1070年)升任宰相(中書門下平章事),熙寧五年(1072年)八月,派秦鳳路沿邊安撫使王韶用兵西夏,發動「熙河之役」,收復了河湟(青海省東北部)失土,對西夏戰爭轉守為攻。

變法一開始就遭到官僚和地主的強烈抵制,在政府機構改革推行難度大,又急於求成,地方官員帶牴觸地執行,對一般民眾的生活產生不利影響。舊黨首領司馬光去信,希望王安石不要一意孤行,停止變法。王安石在回信中說:「人習於苟且非一日,士大夫多以不恤國事,同俗自媚於眾為善。」

末人倉促修《宋史》,遂謂:「於是呂公著、韓維,王安石藉以立聲譽者也;歐陽修文彥博,薦己者也;富弼韓琦,用為侍從者也;司馬光、范鎮,交友之善者也:悉排斥不遺力。」慈聖、宣仁兩太后也在宋神宗前哭說:「王安石亂天下。」而他也用人不善,陣腳不穩。終在1074年、1076年兩次被罷免職務。

宋神宗死後,原反對派首領司馬光(曾因與王安石政見相左而被排擠)在太皇太后的支持下任宰相,幾乎廢除了所有法案,從此新舊黨爭不斷。變法失敗後,司馬光的行動對他打擊很大,王安石退居江寧(今江蘇南京)。元祐元年,王安石在江寧府的半山園去世,宋哲宗趙煦追贈王安石為太傅,並命中書舍人蘇軾撰寫《王安石贈太傅》的「制詞」。

王安石是唐宋八大家裡唯一沒有遭逢貶謫的人。

軼事[編輯]

王安石所作七言絕句《元日》。

飛來山上千尋塔,
聞說雞鳴見日昇。
不畏浮雲遮望眼,
自緣身在最高層。

《登飛來峰》

王安石為人特立獨行。據載,他常不梳洗就出門會客[33],看書入神時則會隨手拿東西吃,吃了魚食也不知道[34]。署名蘇洵但普遍認為是偽作的《辨姦論》就是影射王安石的,其中寫道:「夫面垢不忘洗,衣垢不忘浣,此人之至情也。今也不然,衣臣虜之衣,食犬彘之食,囚首喪面而談詩書,此豈其情也哉?」[35]蘇軾和王安石有不少過節,王安石喜好「語不驚人死不休」,蘇軾於其生時每逢佳時必定作文譏諷,奉司馬光之命寫的祭文倒全是溢美之辭,頗有水之皮相非骨相。劉貢父要王安石掘一八百里大坑把梁山泊顛過來。民間也有不少兩人鬥智的故事,如馮夢龍警世通言》中有「王安石三難蘇學士」一篇,不像蘇東坡只會賣不存在的蘇小妹給秦觀。

王安石認為吃飯是非常浪費時間的事情但又不得不吃。某次他的妻子煮了一道菜給他吃,他馬上就吃完了,妻吳氏(妻妹以王安石夫婦的主張嫁給苦吟詩人王令)以為他喜歡這道菜所以天天煮,王安石也天天吃從無怨言,某天王妻忍不住詢問王安石天天吃同一道菜不膩嗎,王安石竟回答「我只想趕快吃完飯去辦正事,從沒注意吃了什麼下肚。」可見王安石既無生活情趣[36]也不注重儀表又喜出狂言,是徹頭徹尾的怪人,對他而言普天之下除了讀書跟辦公之外沒有重要的事情[37]

年表[編輯]

農曆 公元 年齡 內容 出典
天禧五年冬十一月十三日 1021年12月19日 1歲 出生於江南西路臨江軍新淦縣
慶曆二年 1042年 21歲 進士、授秘書郎、簽書淮南判官
慶曆七年 1047年 26歲 授大理寺評事、知鄞縣
皇祐二年 1050年 29歲 改殿中丞、通判舒州事
至和二年 1055年 34歲 赴東京任群牧司判官
嘉祐二年 1057年 36歲 改太常寺博士、知常州
嘉祐三年 1058年 37歲 任江南東路提點刑獄司公事,向仁宗寫了《上仁宗皇帝萬言書》,改飼部司員外郎
嘉祐四年 1059年 38歲 入京任三司度支判官
嘉祐六年 1061年 40歲 為工部司郎中、知制誥
治平四年 1067年 46歲 工部司郎中、知江寧府事
熙寧元年 1068年 47歲 本朝百年無事札子》,為翰林學士兼侍讀
熙寧二年 1069年 48歲 以諫議大夫,拜參知政事(副宰相)
熙寧三年 1070年 49歲 禮部侍郎、拜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宰相),大力推行改革
熙寧六年 1072年 51歲 王韶復熙、河、洮、岷、疊、岩等州,神宗受百官朝賀,受神宗賜解所服玉帶
熙寧七年 1074年 53歲 第一次罷相,超授吏部尚書、加觀文殿大學士、知江寧府事
熙寧八年 1075年 54歲 再拜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昭文館大學士,授尚書省左僕射兼門下侍郎,兼修國史
熙寧九年 1076年 55歲 子雱卒,辭去宰相職務,為鎮南軍節度使、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判江寧府事
熙寧十年 1077年 56歲 爲集禧觀使
元豐元年 1078年 57歲 爲尚書省左僕射,封舒國公
元豐三年 1080年 59歲 官制改革,以階易官,授特進,改封荊國公
元豐八年 1085年 64歲 神宗駕崩,太子即位,加司空,司馬光入朝
元祐元年 1086年 65歲 哲宗立,司馬光爲尚書左僕射、門下侍郎,陸續罷黜新法,逝世於江寧府。

王安石變法的歷史評價[編輯]

王安石推行的變法,歷史上的評價多有不同。

北宋[編輯]

元佑元年(1086年),王安石去世,司馬光曾說:「介甫文章節義過人處甚多,……方今……不幸謝世,反覆之徒必詆毀百端,……朝廷宜加厚禮,以振浮薄之風。」[38]司馬光對王安石的道德文章進行了肯定,而對作為政治家的王安石,進行了全盤否定。

同朝的張方平在《文安先生墓表》記:「嘉祐初,王安石名始盛,黨友傾一時……歐陽修亦已善之,勸先生與之游,而安石亦願交於先生。先生曰:『吾知其人矣,是不近人情者,鮮不為天下患。』」

北宋時期,其反對派就以修史的方法進行批評,朱熹多次批評王安石及其後學:「學術不正」,「壞了讀書人」[39],但是朱熹對王安石個人是給予了相當肯定的[40]

南宋至晚清[編輯]

王安石本以「天命不足畏,人言不足恤,祖宗不足法」,銳行變法,但因性格、運氣、舊黨及富豪反對和用人不當,導致變法失敗,其人亦被舊黨標上「變亂祖宗法度,禍國殃民」,所促成的黨爭更加速了北宋亡國。

南宋高宗為開脫父兄的歷史罪責,以靖康元年以來士大夫們的議論,把「國事失圖」由蔡京上溯至王安石。紹興四年五月宋高宗詔命重修《神宗實錄》以否定王安石變法為基調,罷去王安石配享神宗太廟的資格。南宋理宗時期蓋棺論定王安石為「萬世罪人」。編於南宗的話本小說《坳相公》稱「我宋元氣皆為熙寧變法所壞,所以有靖康之禍」。這一定讞對於後世產生了深遠影響。王安石作為北宋亡國元兇的論調,經宋國史至元人修《宋史》所承襲,成為宋朝之後官方定論。

明太祖朱元璋對王安石變法深惡痛絕:「宋神宗用王安石理財,小人競進,天下騷然,此可為戒」。清康熙也認定王安石為亡國之臣、千古罪人。

南宋以後,王安石變法總體上是被否定的,但對王安石的部分新法措施則有不同程度的肯定看法。在諸新法措施中,尤以科舉改革、免役法、保甲法、保馬法得到較多的肯定。

持肯定者在南宋有陸九淵稱王安石「潔白之操,寒於冰霜」充分肯定了其私德,把變法失敗歸於用人不當、屬於典型的「好心辦壞事」。元朝有吳澄虞集,明朝有陳汝錡章袞,入清後有顏元李紱蔡上翔楊希閔龔自珍陸心源等。楊慎對王安石的偏狹評價為「古今第一小人」。王夫之認為王安石的「三不足」之說是「禍天下而得罪於名教」[41]。如蔡上翔以為「荊公之時,國家全盛,熙河之捷,擴地數千里,開國百年以來所未有者。南渡以後,元佑諸賢之子孫,及蘇程之門人故吏,發憤於黨禁之禍,以攻蔡京為未足,乃以敗亂之由,推原於荊公,皆妄說也。其實徽欽之禍,由於蔡京。蔡京之用,由於溫公。而龜山之用,又由於蔡京,波瀾相推,全與荊公無涉。」[42]

他們給王安石以高度評價的原因主要有兩點:其一,他們大都是南人,對王安石的褒揚,其中有中國古代尊重和敬仰「鄉賢」的傳統;其二,顏元、龔自珍肯定王安石及其變法,與他們和王安石有着相近的思想理路分不開。

晚清到現代[編輯]

歷史發展到近代,中國遭受了前所未有的變故,改革的呼聲日益提高,所以對王安石變法開始進行正面的評價,主要的人物有梁啓超嚴復等,他們從社會現實需要出發,呼籲改革精神。例如梁啓超專門寫了《王安石傳》稱其為「三代以下唯一完人」。以後對王安石變法的研究越來越多,並在民國時期有所推廣。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對王安石的評價一度主要從階級等角度出發,以後又更多的從具體的利益角度來看他的變法。主要研究者有漆俠鄧廣銘等。文革結束後,中國大陸進行改革開放,因此對王安石等改革家的評價趨向正面。

史學家黃仁宇認為:「王安石能在今日引起中外學者的興趣,端在他的經濟思想和我們的眼光接近。他的所謂「新法」,要不外將財政稅收大規模的商業化。他與司馬光爭論時,提出「不加賦而國用足」的理論,其方針乃是先用官僚資本刺激商品的生產與流通。如果經濟的額量擴大,則稅率不變,國庫的總收入仍可以增加。這也是現代國家理財者所共信的原則,只是執行於11世紀的北宋,則不合實際。」認為當時北宋經濟發展水平高,「企圖作現代性的改革」,然而因為文化和政治的原因,最終沒有能完成轉變。[4]

國外[編輯]

1906年列寧在《修改工人政黨的土地綱領》中稱「王安石是中國11世紀的改革家」[43]。不過又有說法稱,列寧稱讚王安石是斷章取義的誤讀,列寧並未對王安石提出正面評價 [44]

注釋[編輯]

  1. ^ 取自東晉名相謝安石
  2. ^ 陂塘,可用於蓄水、幫助澆灌田地。
  3. ^ 先秦楚國的領土,江西當時也在其中。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王荊公年譜考略》卷一:「公生於天禧五年辛酉至哲宗元祐元年薨年六十六」
  2. ^ 《宋史》列傳第八十六·王安石:「元佑元年卒年六十六贈太傅紹聖中諡曰文配享神宗廟庭」
  3. ^ 姜國柱:《論王安石》,載《社會科學輯刊》1980年第3期,p. 20.
  4. ^ 4.0 4.1 黃仁宇. 有感王安石變法. 《大地》. 2001, (第二十七期) [2016-02-22]. 
  5. ^ 漆俠:《再論王安石變法-王安石逝世九百周年》,載《河北大學學報》1986年第3期,p. 99.
  6. ^ 《宋史》列傳第八十六·王安石:「父益都官員外郎」
  7. ^ 《王荊公年譜考略》卷一:「臨江府名宦志日王益字損之臨川人荊公父也」
  8. ^ 《王荊公年譜考略》卷一:「宋天禧中判臨江軍清江縣古蹟志曰維崧堂在府治內宋天禧中王益為臨江軍判官其子安石生於此後人因名其堂曰維崧文縣誌載王直科甲題名記曰宋天禧中王公損之判臨江軍其子荊國文公生於此」
  9. ^ 《宋史》列傳第八十六·王安石:「安石少好讀書一過目終身不忘其屬文動筆如飛初若不經意既成見者皆服其精妙友生曾鞏攜以示歐陽修修為之延譽」
  10. ^ 《王荊公年譜考略》卷二:「是年三月禮部奏名進士諸科及第出身八百三十九人公登楊寶榜進士第四名是年簽書淮南判官」
  11. ^ 《宋史》列傳第八十六·王安石:「擢進士上第簽書淮南判官舊制秩滿許獻文求試館職安石獨否再調知鄞縣」
  12. ^ 《宋會要輯稿》卷一百七·選舉二:「慶曆二年四月二十三日,詔新及第進士第一人楊置為將作監丞第二人王珪為大理評事第三人韓絳為太子中允並通判第四人王安石為校書郎第五人曾公定為奉禮郎並僉書諸州判官事第六人已下兩使職官第二甲初等職官第三甲試銜知縣第三四甲試銜簿尉第五甲判司簿尉廳人第一甲京朝官轉官選人進下京官第二甲京官下便推官後任升陟選人兩使推官第三甲京官僉書諸州判官選人初等職官第四甲京官家便知縣後任僉書諸州官選人試銜知縣第五甲京官家便知縣選人試銜知縣」
  13. ^ 《宋史》列傳第八十六·王安石:「起堤堰決陂塘為水陸之利貸谷與民出息以償俾新陳相易邑人便之」
  14. ^ 《宋史》列傳第八十六·王安石:「文彥博為相薦安石恬退乞不次進用以激奔競之風」
  15. ^ 《王荊公年譜考略》卷二:「由初仕至是十年從無一牘干謁於貴人之門以求速達文潞公當世大賢居相府首薦安石同時則有陳襄薦士書安石與焉雖以潞公舉其恬退及朝廷召試赴闕猶自言向時辭試有故而恬退非其本意」
  16. ^ 《宋史》列傳第八十六·王安石:「尋召試館職不就」
  17. ^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一百七十:「庚午宰臣文彥博等言臣等每因進對嘗聞德音以搢紳之間多務奔競匪裁抑之則無以厚風俗若恬退守道者稍加旌擢則奔競躁求者庶幾知恥伏見工部郎中直史館張緓十餘年不磨勘朝廷銟其退靜嘗特遷兩浙轉運使代還差知潁州亦未嘗以資序自言殿中丞王安石進士第四人及第舊制一任還進所業求試館職安石凡數任並無所陳朝廷特令召試亦辭以家貧親老且館閣之職士人所欲而安石恬然自守未易多得大理評事韓維嘗預南省高薦自後五六歲不出仕宦好古嗜學安於退靜並乞特賜甄擢詔賜緓三品服召安石赴闕俟試畢別取旨維令學士院與試安石維並辭不就」
  18. ^ 《宋史》列傳第八十六·王安石:「修薦為諫官以祖母年高辭」
  19. ^ 《宋史》列傳第八十六·王安石:「安石本楚士未知名於中朝以韓呂二族為巨室欲藉以取重乃深與韓絳絳弟維及呂公著交三人更稱揚之名始盛」
  20. ^ 《王荊公年譜考略》卷二:「毀者乃謂安石本楚士未知名於中朝以韓呂二族為巨室欲藉以取重乃深與韓絳絳弟維及呂公著三人更相稱揚之各始盛而正史采之鳴呼為是言者亦曾考皇祐三年文潞公以韓維王安石並薦乎亦曾考陳襄與陳舍人薦士書謂安石文學政事已著聞於時乎亦會考嘉祐初歐陽公以王安石呂公著並薦於朝乎而是時劉敞之薦孫侔亦曰求之朝廷呂公著王安石之流乎由是言之韓維呂公著方藉文歐二公與安石並薦而韓呂豈能重安石安石亦奚藉韓呂以為重哉夫自皇祐三年至熙寧中間二十年安石聲名滿天下若范文正公富鄭圍韓魏公曾魯公皆為所稱譽甚久乃毀者置諸君子不言而曰藉韓呂為重於此見毀者無之而不妄也」
  21. ^ 《王荊公年譜考略》卷二:「皇祐四年壬辰年三十三通判舒州」
  22. ^ 《臨川集》卷八十五·祭范潁州文:「 嗚呼我公一世之師由初迄終名節無疵明肅之盛身危志殖瑤華失位又隨以斥治功亟聞尹帝之都閉奸興良稚子歌呼赫赫之家萬首俯趨獨繩其私以走江湖士爭留公蹈禍不栗有危其辭謁與俱出風俗之衰駭正怡邪蹇蹇我初人以疑嗟力行不回慕者興起儒先酋酋以節相侈公之在貶愈勇為忠稽前引古誼不營躬外更三州施有餘澤如釃河江以灌尋尺宿贓自解不以刑加猾盜涵仁終老無邪講藝弦歌慕來千里溝川障澤田桑有喜戎孽犬制狂敢刮醫鑄印刻符公屏一方取將於伍後常名顯收士至佐維邦之彥聲之所加擄不敢瀕以其餘威走敵完鄰昔也始至瘡痍滿道藥之養之內外完好既其無為飲酒笑歌百城晏眠吏士委蛇上嘉曰材以副樞密稽首辭讓至於六七遂參宰相厘我典常扶賢贊傑亂冗除荒官更於朝士變於鄉百治具修偷墮勉強彼閼不遂歸侍帝側卒屏於外身屯道塞謂宜俠希尚有以為神乎孰忍使至於斯蓋公之才猶不盡試肆其經綸功孰與計自公之貴廄庫逾空和其色辭傲訐以容化於婦妾不靡珠玉翼翼公子弊綈惡粟閔死憐窮惟是之奢孤女以嫁男成厥家孰堙於深孰鍥乎厚其傳其詳以法永久碩人今亡邦國之憂矧鄙不肖辱公知尤承凶萬里不往而留涕哭馳辭以贊醪羞」
  23. ^ 《王荊公年譜考略》卷二:「范文正公卒於皇祐四年五月公有祭文茲不錄然其始曰嗚呼我公一世之師」
  24. ^ 《宋史》列傳第八十六·王安石:「修以其須祿養言於朝用為群牧判官」
  25. ^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一百七十七:「殿中丞王安石為群牧判官安石力辭召試有詔與在京差遣及除群牧判官安石猶力辭歐陽修諭之乃就職館閣校勘沈康詣宰相陳執中自言屢求為髃牧判官而不得王安石不帶職又歷任比康為淺安石既不肯為願得為之執中曰安石辭讓召試故朝廷優與差遣豈復屑屑計校資任且朝廷設館閣以待天下賢材亦當爵位相先而乃爭奪如此公視安石顏何厚也康臱沮而去」
  26. ^ 《王荊公年譜考略》卷五:「公為群牧判官」
  27. ^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一七九:「翰林學士髃牧使楊偉等言判官殿中丞王安石文行頗高乞除職名中書檢會安石累召試不赴詔特授集賢校理安石又固辭不拜」
  28. ^ 《宋史》列傳第八十六·王安石:「請知常州移提點江東刑獄」
  29. ^ 葉夢得《石林燕語》卷七云:「神宗初即位,猶未見群臣,王樂道(陶)、韓持國維等以宮僚先入慰於殿西廊。既退,獨留維,問:『王安石今在甚處?』維對:『在金陵。』上曰:『朕召之肯來乎?』維言:『安石蓋有志經世,非甘老于山林者,若陛下以禮致之,安得不來?』上曰:『卿可先作書與安石,道朕此意。行,即召矣!』維曰:『若是,則安石必不來上。』問:『何故?』曰:『安石平日每欲以道進退,若陛下始欲用之,而先使人以私書道意,安肯遽就?然安石子雱見在京師,數來臣家,臣當自以陛下意語之,彼必能達。』上曰:『善!』於是,荊公始知上待遇眷屬之意。」
  30. ^ 《宋元學案·荊公新學略》載劉元城說:「金陵三不足之說……非獨為趙氏禍,為萬世禍。人主之勢,天下無能敵者,人臣欲回之,必思有大於此者把攬之。今乃教之不畏天變,不法祖宗,不恤人言,則何事不可為也?」
  31. ^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一八九:「己酉祠部郎中崇文院檢討官呂公著為天章閣侍講公著以疾辭乞改命直秘閣司馬光度支判官王安石不報」
  32. ^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一八九:「度支判官祠部員外郎王安石累除館職並辭不受中書門下具以聞詔令直集賢院安石猶累辭乃拜」
  33. ^ 葉夢得《石林燕語》記載「王荊公性不喜修飾,經歲不洗沐,衣服雖敝,亦不浣洗。」
  34. ^ 邵伯溫:《邵氏聞見錄》
  35. ^ 張方平在《文安先生墓表》中說:「安石之母死,士大夫皆吊,先生獨不往,作《辨奸論》一篇。」清人李紱、蔡上翔認為是宋人邵伯溫偽作。李紱還以為,《辨奸論》一文始見於紹興二年編成的《邵氏聞見錄》。(李紱的《穆堂初稿·書<辨奸論>後》)鄧廣銘也在《中國十一世紀的改革家王安石》中指出:《邵氏聞見錄》「尤其卑鄙惡劣的則是假冒蘇洵之名炮製了一篇《辨奸論》」,「邵伯溫還假冒張方平之名而炮製了一篇蘇洵的《墓表》,把《辨奸論》全文錄入。」復旦大學章培恆撰《〈辨姦論〉非邵伯溫偽作》,認為並非偽作。
  36. ^ 《桂枝香》金陵懷古
  37. ^ 獨子王雱初乃狂生耳,出來批鬥宰相,眾皆大驚失色。後又與其婦旦夕在家相鬥,至疑其子非所生,欲殺之乃已。王荊公無奈,生前嫁婦。而王雱終夭折。
  38. ^ 司馬光:〈與呂公著書〉
  39. ^ 《書兩陳諫議遺墨》
  40. ^ 論曰:朱熹嘗論安石「以文章節行高一世,而尤以道德經濟為己任。被遇神宗,致位宰相,世方仰其有為,庶幾復見二帝三王之盛。而安石乃汲汲以財利兵革為先務,引用凶邪,排擯忠直,躁迫強戾,使天下之人,囂然喪其樂生之心。卒之群奸嗣虐,流毒四海,至於崇寧、宣和之際,而禍亂極矣」。此天下之公言也。昔神宗欲命相,問韓琦曰:「安石何如?」對曰:「安石為翰林學士則有餘,處輔弼之地則不可。」神宗不聽,遂相安石。嗚呼!此雖宋氏之不幸,亦安石之不幸也。《宋史卷三百二十七列傳第八十六》
  41. ^ 《讀通鑑論》卷二十九《五代中十一》
  42. ^ 蔡上翔:《王荊公年譜考略》
  43. ^ 見列寧:《修改工人政黨的土地綱領》,《列寧全集》中文版第二版第12卷第226頁。列寧在注釋中還說:「(普列漢諾夫)力圖證明,農民的土地國有思想,按其根源來說是反動的。這種論據的牽強是一目了然的……如果二十世紀的俄國可以同十一世紀的中國相比較的話,那麼我們同普列漢諾夫大概既不必說農民運動的革命民主主義性質,也不必談俄國的資本主義了……」
  44. ^ 列寧沒說過王安石是改革家傳統說法是斷章取義. 2010-11-08. 

來源[編輯]

書籍
期刊文章
  • 姜國柱:《論王安石》[J]. 《社會科學輯刊》. 1980(3).
  • 漆俠:《再論王安石變法——王安石逝世九百周年》[J]. 《河北大學學報》. 1986(3).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

唐宋八大家
韓愈 | 柳宗元 | 歐陽修 | 蘇洵 | 蘇軾 | 蘇轍 | 曾鞏 | 王安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