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赫伯特·彼特曼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赫伯特·约翰·彼特曼
Herbert John "Bert" Pitman

MBE
Herbert Pitman.png
赫伯特·彼特曼,于1912年泰坦尼克号沉没之后
出生 (1877-11-20)1877年11月20日
 英格兰萨默塞特郡萨顿蒙蒂英语Sutton Montis
逝世 1961年12月7日(1961-12-07)(84歲)
 英格兰萨默塞特郡Pitcombe英语Pitcombe
死因 蛛網膜下腔出血
国籍  英國
职业 英国商船队官员
知名于 鐵達尼號三副
奖项 大英帝國勳章

赫伯特·约翰·彼特曼(英語:Herbert John "Bert" PitmanMBE,1877年11月20日–1961年12月7日),是一名英国商船队英语Merchant Navy (United Kingdom)海员,1912年4月12日泰坦尼克号沉没事故发生时为泰坦尼克号三副,并在事故中幸存下来[1]

早年生活[编辑]

彼特曼出生于英格兰森麻實郡萨顿蒙蒂英语Sutton Montis村的一个农民家庭,父亲为亨利·彼特曼,母亲为莎拉·彼特曼。其父于1880年逝世,母亲后改嫁至查尔斯·坎迪家中。1881年人口调查显示,彼特曼当时与母亲以及兄妹居于萨顿路边一个112英畝(0.45平方公里)的农场里[1]

海事生涯[编辑]

1895年,彼特曼投入海事生涯,此时他18岁,刚刚加入英国商船队不久。他于E·F·怀特先生的商人探险技术学院(Merchant Venturers' Technical College)航海系接受了航海训练,并在1906年8月获取水手大师(Master Mariner)资格。其后,他在船上当了四年学徒,又做了五年副手。1904年,他加入蓝锚航运(Blue Anchor Line),做了一年副手,随后在希雷航运(Shire Line)工作了6个月。1906年,他进入到白星航運。在此期间,他分别担任了「海豚号」(Dolphin)及「威严号」(Majestic)的二副、三副与四副,还曾担任过「海洋号」(Oceanic)的四副[2]

泰坦尼克号沉没[编辑]

和船上其他初级官员相同,彼特曼在1912年初收到了一封电报,指令他在3月26日上午9点到白星航运利物浦办公室报到,领取前往贝尔法斯特的船票。他于次日中午时分抵达,并向一副威廉·默多克报到。4月10日泰坦尼克号离开南安普敦时,彼特曼正在船尾协助默多克监督系泊绳釋放和拖引纜繩作业。在航行途中,他主管天体观测和指南针偏差,并对甲板进行全面监督,與此同時,還對舵手進行監管,並在必要時候支援艦橋官員。

泰坦尼克号撞上冰山之时,彼特曼休班,正在寢室裡打盹,半梦半醒。他听见并感受到了撞击,随后船似乎停了下来。他回憶說:「我以為這艘船要錨定了」,他走出寢室觀望,但什麼異狀都沒有,於是回房點了一根菸,開始換衣服[1]。受船長命令的四副約瑟·博士爾敲了他的房門,告訴他郵件室裡有水,彼特曼問到發生了什麼事,約瑟·博士爾簡短回答:「我們撞了一座冰山」。他立即起身并戴上手表,命令约瑟向右舷报告情况,以协助准备救生艇。他趕到船的後端,在那裡遇到了六副詹姆斯·穆迪,告訴他前方的井圍甲板英语Well deck上有冰塊。於是彼特曼前去查看情況,當他從井圍甲板返回時,遇上一群生火員,他詢問後,生火員回答說:「水跑到我們那裡去了」!然後他低頭看著1號貨艙口,看到裡面流經過的海水。他立刻跑到小艇甲板上,協助揭開救生艇的帆布。在收到救生艇下水的命令后,默多克令彼特曼负责5号救生艇英语Lifeboats of the RMS Titanic#Boat 5 (starboard)。當將救生艇降低到甲板的高度時,他注意到鐵達尼號的新吊艇架比起舊的船型有很大改進。他回憶說:

彼特曼沒有指示降下5號救生艇,像二副查爾斯·萊托勒一樣,他也越級去向船長獲取命令[1]。他回憶說:

默多克與彼特曼握手說道:「再見,祝你好運」,彼特曼接著命令水手:「開始降下」,一旁的伊斯梅揮動雙臂喊:「低一點,低一點」。正在監督下水作業的五副哈羅德·羅威告訴伊斯梅:「你以為你能解決問題嗎?你想讓我降得更快是嗎?你會讓我害他們全部淹死」。伊斯梅沒有說什麼就走開了[1]。此刻彼特曼还未相信泰坦尼克号遭受了严重损伤,并认为疏散乘客只是预防性措施。為執行默多克的命令,5號救生艇下水後,彼特曼将未满载的救生艇划到梯口通道,以便在那里搭载更多乘客。彼特曼后来作证道,当时救生艇等候在约90公尺的地方,但梯口通道的門一直沒有打開[3]

这时的彼特曼意識到鐵達尼號正在下沉,但是仍相信船只可以继续漂浮,他表示:「我想她仍然有三個水密艙室(沒進水),仍然可以漂浮」。在救生艇上清點人員之後,船員除了彼特曼,有兩名生火員、兩名服務員和一名水手,其他人都是乘客。救生艇上有餅乾和水,但沒有手電筒(在登上卡柏菲亞號後,彼特曼檢查了所有救生艇,發現所有救生艇都有麵包和水)[1]。在救生艇上待了一个小时后,他终于意识到,泰坦尼克号注定要沉没,于是将救生艇后撤了約250公尺。他在这个距离看到了泰坦尼克号的沉没。在后来的官方调查中,他也是少数认为船只是完整沉没的人之一[4]。他回憶說:

然而,他確實描述了聽到四個響亮的砰聲,像是槍聲,聲音是從迅速下沉的船上傳出來的[1]。当泰坦尼克号船尾消失不见时,他看了一下手表,对全船人说道:「现在是2点20分」。听到船沉没后大量落海者的「哭、喊、呻吟聲」後,他决定将救生艇划回去,以拯救更多人。但在向救生艇上的乘客宣布这一行动时,却遭到了抗议,乘客们担忧救生艇会被水中恐慌的人们包围,而导致倾覆。面对此情况,彼特曼只得默许,继续将救生艇停在几百公尺外的位置,看着海面上的乘客与船员在寒冷中死亡。在后来的生活中,彼特曼承认自己因没有去救那些在水中死去的人而一直良心不安[2]。他回憶說:

彼特曼(左)和查理·萊托勒(右)

5号救生艇于第二天早晨被卡柏菲亞號救起。彼特曼及其他幸存者于1912年4月18日到达纽约54号码头。在纽约,他作为目击证人,在美国政府对事故的调查中作证。1912年5月2日,他和其余幸存者离开纽约,返回英格兰,并在英国政府的调查中进行作证[2]

晚年生活[编辑]

彼特曼在事故之后仍旧就职于白星航运。他分别在海洋号和奥林匹克号上任职。后因视力衰退,改做乘务长。1920年代早期。他离开白星航运,前往Shaw, Savill and Albion Company Ltd.任职。1922年,与来自新西兰的米尔德里德·卡尔曼(Mildred "Mimi" Kalman)成婚。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他在美特伦号(法語:Mataroa)上擔任乘务长。1946年,他因「戰爭期間,在海上和危險水域中長期立功服務」而獲英國君主授予大英帝國勳章,同年3月退休,此时他已在海上工作了50多个年头。Shaw, Savill and Albion Company Ltd.表示彼特曼「在戰爭期間運送大量軍隊,他在任何時候都表現得盡職盡責,能夠提供忠誠和專注的服務」。他的余生和侄女在森麻實郡Pitcombe度过,而其妻子在退休前便已去世[1]

逝世[编辑]

1961年12月7日,彼特曼死于蛛网膜下腔出血,享年84岁。其遗体葬于萨默塞特Pitcombe教区教堂的墓地中[5]

文化描寫[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Mr Herbert John Pitman article. Encyclopedia Titanica英语Encyclopedia Titanica. [2014-12-12]. 
  2. ^ 2.0 2.1 2.2 Third Officer Herbert John Pitman of the Titanic. Titanic-Titanic.com. [2014-1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31) (英语). 
  3. ^ Pitman H. Testimony, Question 15004 et seq. at British Wreck Commission enquiry transcript
  4. ^ Pitman's testimony on Day 4 of the US Senate Inquiry
  5. ^ 'On Watch' website dedicated to the deck officers of R.M.S. Titanic. https://onwatchtitanic.wordpress.com/2011/11/18/the-grave-of-herbert-john-pit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