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波金霍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约翰·波金霍尔
John Polkinghorne
Johnpolkinghorne.jpg
In 2007
出生 (1930-10-16) 1930年10月16日89岁)
Weston-super-Mare,英国
教育程度 MA mathematics (1952), PhD physics (1955)
母校 剑桥大学
职业 物理学家, 牧师, 作家
信仰 英国国教
奖项 邓普顿奖, KBE, FRS

约翰·查尔顿·波金霍尔(英语:John Charlton Polkinghorne,1930年10月16日),英国的物理学家,神学家,作家,牧师。早年在剑桥大学担任物理学教授,1968年至1979年间,他辞去了他的教授职位并学习如何成为一名传教士,在1982年成为圣公会牧师并受戒。之后,在1988年直到1996年期间担任剑桥大学女王学院院长。

职业生涯[编辑]

物理[编辑]

在剑桥,他加入了基督教联盟UCCF并遇到了他未来的妻子露丝·马丁,她是基督教联盟UCCF的成员,也是数学系的学生,之后他们在1955年3月26日结婚,同年他们来到了纽约。波金霍尔在加州理工学院的期间得到了Harkness奖学金。隔年,于爱丁堡大学担任讲师。

1958年他回到了剑桥大学任教。1965年被晋升为高级讲师,并于1968年得到了一个数学物理学教授职位。25年来,他钻研关于基本夸克粒子理论,并研究费曼积分的分析和S矩阵理论。虽然受雇于剑桥,但他仍在普林斯顿大学伯克利分校与斯坦福大学授课,并在欧洲核子研究中心CERN工作。于1974年选为英国皇家学会院士。

教士与皇后学院[编辑]

1977年波金霍尔决定成为教士。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基督教一直是他的生活重心,认为这是他生涯应当要做的第二个职业,他于1979年毅然决然地辞去了他的工作到英国圣公会神学院学习,在英南布里斯托尔当了五年牧师。霍尔在1986年回到了剑桥,并成为皇后学院的院长,直到他1996年,而在1994年到2005年他曾担任利物浦大教堂教会的神学研究者。

生涯奖项[编辑]

在1997年,他被大英帝国受封为骑士,并于1998年由英国杜伦大学授予名誉博士学位,并于2002年被授予邓普顿奖,他的研究贡献,成为了科学与宗教之间的衔接点。 他是BMA医学伦理委员会、总主教英格兰教会、教义委员会以及人类遗传学委员会的成员。1972年至1981年,他The Perse School的系主任也是剑桥大学女王学院的研究员,并为利物浦大教堂教会的神学研究者。他是Society of Ordained Scientists的创始成员之一,也是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Science and Religion的第一任领导人。在1993-1994年他被选为久负盛名的Gifford Lectures,后来他出版The Faith of a Physicist一书。在2006年,由香港浸会大学授予名誉博士学位。

邓普顿宗教促进奖得主,英国皇家学会院士,前剑桥大学皇后学院院长,国际科学与宗教学会创会会员及前任会长。

思想[编辑]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表达,其宗教与科学冲突的想法已经成为了批判现实主义,并认为科学和宗教都是寻求相同的现实。他说明科学与宗教这两者是有一致性的,在自身付出宗教的同时他并没有停止寻求真理。他认为,在“批判”和“现实主义”两方面之间取得最佳平衡的科学哲学家是迈克尔·波兰尼。 因为科学实验的尝试,而消除外在不安定的影响。他认为心灵,灵魂和身体是相同的底层现实“双方面的一元论”。他认为,标准的物​​理因果关系也没有办法清楚充分的描述在其中的事物和人互动的方式。

神的存在[编辑]

波金霍尔提出“神的存在是最重要的问题,我们面临着现实的本质所为何物?”在与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的对谈当中,双方都提出了许多宗教与科学之间紧密相连的例子,波金霍尔认为“我们只能通过去展开科学与宗教的对话,才能找出它有多大的成果。正如在科学里,你去研究一个系统时,你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但若你不去寻找它,你不会发现任何东西。”

关于死亡[编辑]

波金霍尔提到“我的确认为死亡的问题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我想它是每个人都思考过的,有些人每天都想起它,其他人能够断念,不去想它。但我认为它是一个我们所有人都面对的问题。每一个科学故事都告诉我们:科学理解随着死亡来临也会终结,无论是以哪种方式。按那个比你和我都要长的时间尺度,宇宙是会死亡的。所以,到最后,如果科学故事是唯一可以讲述的故事,宇宙将会在虚空中完结。”并引用诺贝尔奖得主,物理学家斯蒂芬·温伯格的话“当他愈明白宇宙,它更显得是无意义的:到最后,它只是在虚空中结束。” 而波金霍尔则也相信另一个宗教或神学所述说的故事,是上帝的信实的故事。他认为人类对于死亡后的归宿的唯一根据是上帝的信实。这正是耶稣的论点:上帝是亚伯拉罕的上帝、以撒的上帝、雅各的上帝,不是死人的上帝,而是活人的上帝。上帝看重列祖,而上帝是信实的,他们不会被丢弃的。他们会有某种归宿。因为我相信命运是与耶稣基督的复活相连的,并有述说这件事的基督教的大故事。但如果我们除了科学的横向的故事以外,没有一些超验的故事去述说,那一切就是终结了。

著作[编辑]

波金霍尔写了34本书,并翻译成18种语言,其中有26本主要论述科学与宗教之间的关系

科学与宗教类
科学类
论文篇章

参考资料[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