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蘇伊士運河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蘇伊士運河
Suez Canal
SuezCanal-EO.JPG
衛星圖,中部為大苦湖
坐標30°42′18″N 32°20′39″E / 30.70500°N 32.34417°E / 30.70500; 32.34417座標30°42′18″N 32°20′39″E / 30.70500°N 32.34417°E / 30.70500; 32.34417
規格
長度193.3 km(120.1英里)
最大船幅77.5米(254英尺3英寸)
船隻最大吃水深度20.1公尺(66英尺)
閘門
航行管理機構蘇伊士運河管理局
歷史
始建日期1859年9月25日,​161年前​(1859-09-25
竣工日期1869年11月17日,​151年前​(1869-11-17
地理
起點 埃及塞德港
終點 埃及蘇伊士陶菲克港英語Port Tewfik
蘇伊士運河在蘇伊士南部的終點蘇伊士灣(紅海)

蘇伊士運河(阿拉伯語:قناة السويس‎,羅馬化Qanā al-Suways[1]),舊譯蘇彝士,處於埃及西奈半島西側,橫跨在亞洲非洲交界處的蘇伊士地峽,頭尾則在地中海側的塞德港紅海蘇伊士灣側的蘇伊士兩座城市之間,全長約163公里,是全球少數具備大型商船通行能力的無船閘運河

這條運河連結了歐洲亞洲之間的南北雙向水運,船隻不必繞過非洲南端的好望角,大大節省航程。以從英國倫敦港法國馬賽港印度孟買港的航行為例,穿過蘇伊士運河比繞道好望角可縮短至少43%的航程距離(約7000公里)。在蘇伊士運河開通之前,有時人們從船上卸下貨物,透過陸運在地中海紅海之間運輸。

運河當前由埃及蘇伊士運河管理局擁有和管理。[2]由於位置極具戰略價值,根據君士坦丁堡公約英語Convention_of_Constantinople,「運河在戰時也可像和平時期一樣,任何商用及軍用船隻均可使用,而無需懸掛區別旗幟。」[3]

歷史[編輯]

古代開鑿[編輯]

開鑿運河最早可追溯到古埃及第十二王朝,法老辛努塞爾特三世(其名字即為「蘇伊士」一詞的來源)為了進行直接貿易,下令挖掘一條貫通「東西方向」的運河,連接紅海與尼羅河。有證據顯示這條運河持續存在到公元前13世紀的拉美西斯二世時期(參見[4][5][6][7][8])。隨後運河被荒廢, 目前為一條連接尼羅河開羅東側與蘇爾士運河南段的一條灌溉渠、闊約50米、當中有多個水閘,已不能通航。根據希臘歷史學家希羅多德的著作《歷史》記載,大約在公元前600年尼科二世着手它的重新挖掘工作,但沒有完成工程。

運河最後於約公元前500年,由征服埃及的波斯王朝國王大流士一世完成。大流士在尼羅河岸建立了許多花崗岩石碑紀念其功績,其中有一塊位於離蘇伊士130公里遠的Kabret附近的被稱為大流士碑銘英語Darius the Great's Suez Inscriptions中寫着:

大流士王曰:吾乃波斯人。吾起於波斯而征於埃及。吾命開此河,發於尼羅奔流埃及,止於瀚海瀕臨波斯。此河即成,埃及之舟舶可沿之直抵波斯,合吾所願。

(Saith King Darius: I am a Persian. Setting out from Persia, I conquered Egypt. I ordered this canal dug from the river called the Nile that flows in Egypt, to the sea that begins in Persia. When the canal had been dug as I ordered, ships went from Egypt through this canal to Persia, even as I intended. [9])

托勒密二世於公元前250年左右重奪運河。運河在隨後一千年中持續被改進、摧毀和重建,直到公元8世紀被阿拉伯帝國阿拔斯王朝哈里發曼蘇爾廢棄。

部分可考的古代部分運河開放時期的開始時間如下:

  • 辛努塞爾特三世時期,約公元前1874年。
  • 塞提一世時期,公元前1310年
  • 尼科二世時期,公元前610年
  • 大流士一世時期,公元前510年
  • 托勒密二世時期,公元前285年
  • 羅馬圖拉真國王時期,公元前117年
  • 阿拉伯埃米爾時期,公元640年。此後開放了150年。
1881年的蘇伊士運河圖畫

近代重建[編輯]

近代挖掘運河的嘗試是在古運河被廢棄一千多年後。18世紀末拿破崙·波拿巴占領埃及時計劃建立運河連接地中海與紅海。不過由於法國人勘定有誤,計算出紅海的海平面比地中海高,意味着無法建立無船閘的運河,隨後拿破崙放棄計劃,並在和英國勢力的對抗中離開埃及。

拿破崙失敗之後,法蘭西第二殖民帝國因為美洲的殖民地被英國所奪,所以重點向東方發展。打通蘇伊士運河對法國意義更為重大。1854年至1856年,法國駐埃及領事斐迪南·德·雷賽布子爵獲得了奧斯曼帝國埃及總督塞伊德帕夏英語Sa'id of Egypt特許成立公司,並按照奧地利工程師Alois Negrelli制定的計劃建造向所有國家船隻開放的海運運河。公司通過租賃相關土地,可自運河通航起主持營運99年。

1858年12月15日,蘇伊士運河公司Compagnie Universelle du Canal Maritime de Suez)成立,強徵埃及貧民穿過沙漠挖掘運河,部分苦力甚至被施以鞭笞。工程耗時將近11年,期間克服了大量技術、政治和經費問題,最終花費1860萬,超出最初預算大約兩倍。運河於1869年11月17日通航,這一天被定為運河的通航紀念日。

19世紀首次通過運河的情形之一

運河爭奪[編輯]

運河甫一通航馬上對世界貿易產生重大影響,也是工業革命的船隻前哨站,是世界全球化的一大進步。當時人們只要搭配六個月前竣工的美國大陸鐵路網,就能在創紀錄的時間內環遊整個世界。此後環遊世界者多會經過此地。

運河同時在歐洲國家於非洲的滲透和殖民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在1870-1930年間,蘇伊士運河公司的純利潤達35億法郎,大部分為英法兩國攤分。其間在1875年,伊斯梅爾帕夏(塞伊德帕夏的繼任者)因外債被迫將其國家持有的運河股份賣給英國。在1882年英國騎兵進入並保護運河後,1888年的君士坦丁堡公約英語Convention_of_Constantinople明確運河為大不列顛帝國保護下的中立區。在1936年英埃條約英語Anglo-Egyptian_treaty_of_1936中,英國堅持保留了對運河的控制權。其間埃及王國和宗主國英國一直控制運河。

1940年6月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意大利王國對英法宣戰後自意屬利比亞入侵埃及王國,並以奪取蘇伊士運河為目標,但因英軍馳援埃及最終失敗。1941年2月納粹德國駐北非遠征軍司令隆美爾協同盟友義大利,準備奪取蘇伊士運河,並試圖向蘇伊士運河投擲炸彈。英國著名魔術師賈斯帕·馬斯克林英語Jasper_Maskelyne當時是英軍特戰部隊的一名中尉,利用探照燈和錫片反射器造成光幕干擾德軍飛行員的夜間視野,輔以日間的防空炮火,使得德軍的轟炸精度大幅下降,成功守護蘇伊士運河。

1951年,埃及共和政府推翻了1936年《英埃條約》,要求英國撤軍。1954年埃及王室倒台後英國同意分批撤軍。1956年6月,最後一批英軍撤離埃及。

由於埃及尋求獲得蘇聯軍備,英國和美國撤除了對建設阿斯旺大壩的援助,之後納賽爾總統宣布運河國有化,導致英、法聯合以色列入侵。1956年蘇伊士戰爭(即第二次中東戰爭)持續了一星期,運河因損傷和沉沒船隻的影響而關閉,直至1957年4月在聯合國援助下才清理完畢。聯合國亦建立一支部隊以維持運河與西奈半島的和平。

運河在1967年六日戰爭爆發後再次被關閉達八年,當時有十五艘船在運河中停留了八年,稱為「黃色艦隊」。在1973年的贖罪日戰爭中,埃及軍隊一度橫越運河進入西奈半島以色列控制區,隨後以色列軍隊又跨越運河西渡。1974年起,一支聯合國維和部隊入駐西奈半島。運河在1975年6月5日才再次開通。

經濟影響[編輯]

的里雅斯特舊港口,19世紀的經濟中心之一

蘇伊士運河建成後主要使地中海國家的海上貿易大國受惠。這些國家現在與近東和遠東的聯繫要比諸如英國或德國之類的北歐和西歐海域貿易大得多。 [10] [11]當時與中歐有緊密聯繫的哈布斯堡王朝主要貿易港口的里雅斯特迅速崛起。 蘇伊士運河也促使地中海港口通往中歐東歐的陸路交通迅速發展。蘇伊士運河也在東非地中海地區的聯繫中具有重要地位。[12] [13][14]

以19世紀到孟買的輪船旅行為例,蘇伊士運河能為從布林迪西的里雅斯特出發的航行節省37天的時間,從熱那亞為32天,從馬賽31天,從波爾多利物浦、倫敦、阿姆斯特丹和漢堡為24天。當時,人們還必須考慮要運輸的貨物是否可以承擔昂貴的運河通行費。根據船運公司今天的資訊,與繞行非洲的路線相比從新加坡經蘇伊士運河到鹿特丹的路線將縮短6,000公里(3,700英里)的航程,9天的時間。由於採用較短的航線,亞洲和歐洲之間的航運可節省44%的二氧化碳排放。 [15] [16]

在20世紀,由於兩次世界大戰和蘇伊士運河危機,通過蘇伊士運河的貿易幾次陷入停頓。許多貿易流量也從地中海港口轉移到漢堡和鹿特丹等北歐港口。冷戰結束後,歐洲經濟一體化的發展、對二氧化碳排放的考量及一帶一路倡議,才使比雷埃夫斯的里雅斯特等地中海港口再次成為增長和投資的重點。 [15] [17] [18] [19]

蘇伊士運河是埃及的重要外匯收入來源,每年約25,000艘船隻通過蘇伊士運河,占世界海運貿易的14%。運河管理局統計報告顯示,自1975年6月重新啟用到2000年6月的25年裡,徵收的船隻過境費達300億美元。亞歐之間除石油外的一般貨物海運,有80%經過蘇伊士運河。不過由於中東地區的大量輸油管道以及公路和鐵路的競爭,蘇伊士運河面臨着過往船隻特別是運油船減少的危機,因此管理當局近年調低了過境費用。埃及政府計劃在2010年將運河最大允許吃水深度改進至72英尺(22米),以允許超級油輪通過。

布局與運作[編輯]

蘇伊士運河
km
地中海
W
E
南行等候區
0.0
塞得港
0.0
塞得港
塞得港燈塔英語Lighthouse of Port Said、漁港、郵輪碼頭
塞得港市、舊 總部
塞得港碼頭、福阿德港(城市)英語Port Fuad
東港、蘇伊士運河集裝箱碼頭英語Suez Canal Container Terminal
快桅3E級貨櫃船迴船碼頭
51.5
巴拉(Ballah)(舊旁路)
59.9
76.5
蒂姆薩湖英語Lake Timsah
95.0
溢洪道
大苦湖
小苦湖
162
蘇伊士蘇伊士港
石油碼頭、圖菲克港英語Suez Port
蘇伊士灣
北行等候區
紅海
圖例
運河
錨點
碼頭、工業或物流區
村莊、城鎮或景點
鐵路吊橋(已停用)

建成時,運河長164 km(102 mi)深8米(26英尺)。經過幾次擴建,現在長193.30 km(120.11 mi)深24米(79英尺)和寬205公尺(673英尺)。 [21]蘇伊士運河包含22 km(14 mi)的北段,運河本身為162.25 km(100.82 mi),9 km(5.6 mi)的南段 。 [22]

所謂的新蘇伊士運河是自2015年8月6日起[23]中段的一條新平行運河,其長度超過35 km(22 mi) 。蘇伊士運河的當前參數(包括平行斷面的兩個獨立運河)為:深度23至24公尺(75至79英尺) ,寬度至少205至225公尺(673至738英尺) (深度為11公尺(36英尺)處測得的寬度)。 [24]

容量[編輯]

在某些條件下,運河允許最多吃水20米(66英尺)或240,000載重噸位,最大高度為水線上68米(223英尺),最大寬度為77.5米(254英尺)。 [25] [21]蘇伊士型的尺寸大於巴拿馬型新巴拿馬型,與巴拿馬運河相比,蘇伊士運河可以容納更多的交通和更大的船隻。一些超級油輪太大以致無法橫穿運河。其他船隻例如超級油輪可以將部分貨物卸載到運河局擁有的船上,以減少其吃水,並在運河另一端的重新裝載。

導航[編輯]

由於平坦的地形及運河兩端的微小海平面差異,運河沒有船閘根據《海岸研究雜誌》 2012年的一篇文章,由於運河沒有海浪閘門,末端的港口可能受到地中海和紅海海嘯的突然影響。 [26]

坎塔拉英語El Qantara, Egypt附近的巴拉旁路(Ballah-Bypass)和大苦湖之間有一條設有過境區的運輸線。通常一天有三支船隊穿越運河,兩支南行,一支北行。船隻以8節(15公里每小時;9英里每小時)的速度航行。低速有助於防止船隻的尾跡侵蝕河岸。通過運河大約需花費11到16個小時。

至1955年,大約三分之二的歐洲石油通過運河。運河約占世界海上貿易量的8%。 2008年,有21,415艘船隻通過了運河,總收入為53.81億美元, [25]平均每艘251,000美元。

新的航行規則於2008年1月1日生效,由蘇伊士運河管理局董事會通。最重要的修訂包括允許吃水深度62-英尺(19-公尺)的船隻通過,允許的寬度從32公尺(105英尺)增加至40公尺(130英尺) ,並對未經許可在運河內使用非蘇伊士運河管理局駕駛員的船隻處以罰款。該修正案允許裝有危險貨物(例如放射性或易燃材料)的船舶如果他們符合國際公約提供的最新修正案的規定。

蘇伊士運河管理局有權確定協助軍艦穿越運河所需的拖船數量,以在運輸過程中獲得最高的安全性。 [27] 建成時,運河長164 km(102 mi)深8米(26英尺)。經過幾次擴建,現在長193.30 km(120.11 mi)深24米(79英尺)和寬205公尺(673英尺)。 [21]蘇伊士運河包含22 km(14 mi)的北段,運河本身為162.25 km(100.82 mi),9 km(5.6 mi)的南段 。 [28]

穿越運河期間停泊在巴拉(El-Ballah)的船隻
6月地中海的主要航線

運作[編輯]

2015年8月之前,運河太窄以致無法進行雙向雙向通行,因此船隻必須駛入船隊並使用旁路。旁路共長78 km(48 mi)佔運河全長 193 km(120 mi) 的40%。從北到南,旁路有塞得港旁路(入口) 36.5 km(23 mi) ,巴拉(Ballah)旁路和錨地9 km(6 mi) ,蒂姆薩(Timsah) 5 km(3 mi)和德沃索爾(Deversoir)旁路(位於大苦湖的北端) 27.5 km(17 mi) 。旁路於1980年完成。

通常一艘船需要12到16個小時才能通過運河。運河24小時運力約為76艘標準船。 [29]

2014年8月,埃及委託一家由埃及軍隊和全球工程公司工程樓英語Dar Al-Handasah組成的財團,在蘇伊士運河地區開發國際工業和物流樞紐[30],並在60公里至95公里處建造新的運河段和拓寬與挖深其他37公里長的運河。 [31]這項工程將允許船隻在72公里長的運河中央段雙向通行。總統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於2015年8月6日為這項工程剪綵。 [32] [33] [34]

2014年10月,北行船隊經過南行船隊,在大苦湖中等候。

船隊航行[編輯]

由於運河不能滿足不受管制的雙向交通,因此所有船都必須按24小時的排程跟隨船隊穿越運河。每天04:00有一個向北的船隊從蘇伊士出發。在雙河道段,船隊使用東部路線。 [35] [36] [37]南行船隊同步通過,其於03:30從塞得港出發,在雙河道段與北行船隊相遇。[需要解釋]

跨越運河的設施[編輯]

從北到南:

事件[編輯]

相關條目[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時間球塔. 可觀自然教育中心暨天文館. 2016-12.
  2. ^ Official Web Site of the Suez Canal Authority. [2020-09-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6-13). 
  3. ^ Constantinople Convention of the Suez Canal of 2 March 1888 still in force and specifically maintained in Nasser's Nationalisation Act.
  4. ^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11th edition, s.v. "Suez Canal"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1-07-21.. Retrieved 8 August 2008.
  5. ^ Hess, Richard S. Rev. of Israel in Egypt: The Evidence for the Authenticity of the Exodus Tradition, by James K. Hoffmeier. The Denver Journal 1 (1 January 1998). Retrieved 14 May 2008.
  6. ^ Encyclopedia of the Orient: Suez Canal. [2020-09-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9-25). 
  7. ^ Hassan, F. A. & Tassie, G. J. Site location and history (2003). Kafr Hassan Dawood On-Line, Egyptian Cultural Heritage Organization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Retrieved 8 August 2008.
  8. ^ (西班牙文) Martínez Babon, Javier. "Consideraciones sobre la Marinay la Guerra durante el Egipto Faraónico"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2-02-01.. Retrieved 14 May 2008.
  9. ^ Jona Lendering. Darius' Suez Inscriptions. Livius.org. [24 August 20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03-27). 
  10. ^ Mary Pelletier "A brief history of the Suez Canal" In: Apollo 3.7.2018.
  11. ^ Hans Reis "Der Suezkanal – die wichtigste von Menschen geschaffene Wasserstrasse wurde vor 150 Jahren gebaut und war oft umkämpft" In: Neue Zürcher Zeitung 17.11.2019
  12. ^ Wie der Suezkanal in 150 Jahren die Welt verändert hat (German: How the Suez Canal changed the world in 150 years). [9 January 2021]. (原始內容存檔於11 January 2021). 
  13. ^ Gabriella Pultrone "Trieste: New 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in the Relational Dynamics between City and Port" In: Méditerranée, 111|2008 pp. 129.
  14. ^ Harry G. Broadman "Afrika´s Silk Road" (2007), p. 59.
  15. ^ 15.0 15.1 Harry de Wilt: Is One Belt, One Road a China crisis for North Sea main ports? in World Cargo News, 17. December 2019.
  16. ^ Alexandra Endres: Schifffahrt ist fürs Klima genau so schlimm wie Kohle in Die Zeit, 9. December 2019.
  17. ^ Marcus Hernig: Die Renaissance der Seidenstraße (2018), p. 112.
  18. ^ Tobias Piller "Italien als Teil von Chinas neuer Seidenstraße" In: Frankfurter Allgemeine Zeitung 15.3.2019.
  19. ^ DW documentary examines China's grip on Europe. August 12, 2020 [11 January 2021]. (原始內容存檔於5 January 2021). 
  20. ^ 新蘇伊士運河. 埃及政府(蘇伊士運河管理局).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8-12) (英語). 
  21. ^ 21.0 21.1 21.2 Canal Characteristics. Suez Canal Authority. 2010 [2010-04-02]. 
  22. ^ Characteristics of the canal. (原始內容存檔於9 March 2009). 
  23. ^ Navigation Circular "The New Suez Canal" No 5/2015. Suez Canal Authority. [2015-08-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1 August 2015). 
  24. ^ "Attached Charts" to Navigation Circular "The New Suez Canal" No 5/2015 (PDF). Suez Canal Authority. [2015-08-15].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4 August 2015). 
  25. ^ 25.0 25.1 Suez Canal Authority http://www.suezcanal.gov.eg
  26. ^ Finkl, Charles W.; Pelinovsky, Efim; Cathcart, Richard B. A Review of Potential Tsunami Impacts to the Suez Canal. Journal of Coastal Research. 2012, 283 (4): 745–759. Bibcode:2012EGUGA..14...76F. ISSN 0749-0208. doi:10.2112/JCOASTRES-D-12A-00002.1. 
  27. ^ SC News
  28. ^ Characteristics of the canal. (原始內容存檔於9 March 2009). 
  29. ^ Traffic system. Egyptian Maritime Data Bank (EMDB). [8 February 20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3 March 2013). 
  30. ^ Saleh, Stephen Kalin and Yasmine. Egypt awards Suez hub project to consortium that includes army: sources. 
  31. ^ http://www.suezcanal.gov.eg/sc.aspx?show=69
  32. ^ New Suez Canal project proposed by Egypt to boost trade. caironews.net. [7 August 2014]. 
  33. ^ Kingsley, Patrick. Egypt to build new Suez canal. The Guardian. 5 August 2014. 
  34. ^ Egypt launches Suez Canal expansion. BBC News. 6 August 2015 [7 August 2015]. 
  35. ^ Traffic system. [8 August 20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7-29). 
  36. ^ Navigation Circular 5/2015. [15 August 20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1 August 2015). 
  37. ^ Navigation, Convoy System. Suez Canal Authority. [17 February 2013]. 
  38. ^ Salt-Corroded Tunnel Undergoes Major Renovation. Kajima.co.jp. [24 August 20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7-24). 
  39. ^ 蘇伊士運河大塞船 長榮海運長賜輪擱淺致回堵. 中央社. [2021-03-24] (中文(台灣)‎). 
  40. ^ 塞爆了!長榮海運貨船「卡」住蘇伊士運河. TechNews 科技新報. [2021-03-24] (中文(台灣)‎). 
  41. ^ 孫志成. 突发!苏伊士运河惊现“大堵车”!400米巨轮“卡死”欧亚大动脉,国际油价直线拉升……. 每日經濟新聞. 2021-03-24 [2021-03-24] (中文(中國大陸)‎).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