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科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蘭科
化石時期:80–0 Ma
白堊紀 - 全新世
PhalaenopsisOphrysPaphiopedilumMaxillaria.jpg
四種蘭花的花(左上順時針起):聖字蝴蝶蘭Phalaenopsis hieroglyphica)、葉蜂眉蘭Ophrys tenthredinifera)、條葉顎唇蘭Maxillaria tenuifolia)、同色兜蘭Paphiopedilum concolor
科學分類 編輯
界: 植物界 Plantae
演化支: 被子植物 Angiosperms
演化支: 單子葉植物 Monocots
目: 天門冬目 Asparagales
科: 蘭科 Orchidaceae
Juss., 1789[1]
亞科
Orchidaceae.png
蘭科植物分布範圍

蘭科學名Orchidaceae植物俗稱蘭花,亦叫胡姬花,是開花植物中世界性分布和具多樣性的科,俗名稱為蘭花科

蘭科現在大約有已經接受的28,000個物種,分布在有736[2][3][4],和另外100,000餘個園藝家培養的交配種和變種。所有的野生蘭科植物均被列為《野生動植物瀕危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的保護範圍[4]。與菊科一起,它們是開花植物的兩個最大的科之一。確定哪個科更大仍然是在爭論中,因為這些巨大科的已被驗證成員的數據不斷變化。無論如何,蘭花的物種數量幾乎與真骨魚類相等,是鳥類的兩倍多,更是哺乳動物的四倍,大約占了所有種子植物物種總數的約6-11%。最大的屬是石豆蘭屬Bulbophyllum)(約2000種),然後依序為樹蘭屬英語EpidendrumEpidendrum)(約1500種),石斛蘭屬Dendrobium)(約1400種)和腋花蘭屬英語PleurothallisPleurothallis)(約1000種)。

蘭花由於植物區系的極度複雜性,的所有特徵都充分表現對昆蟲授粉的高度適應性,並與真菌建立共生關係,蘭科和菊科常被認為是植物演化的頂點。而蘭花在中國常被稱為王者之香,擁有別於牡丹或玫瑰等濃艷的名花的獨特鑑賞價值。

蘭科植物都是多年生草本,生活方式有地生(如紅門蘭白芨綬草等)、附生(或有岩生,絕大部分蘭花皆有附生習性)和最奇特的腐生(如天麻山珊瑚上鬚蘭蕙蘭屬大根蘭多根蘭等等),也有少數為攀緣藤本(如香草蘭),有須,附生的有氣根;直立、懸垂或攀緣;單互生,有葉鞘;因與昆蟲的授粉模式而特化出唇瓣,花器構造複雜;假鱗莖是蘭科植物特有的器官,主要見於附生蘭。有些品種的花朵大型而美麗,而且具有不同的顏色和形狀,因此常作為花卉栽培觀賞。

除了南北二極外,蘭科植物廣泛分佈於全世界,尤以亞洲南美洲熱帶地區的物種多樣性最為豐富。常見的栽培品種有蕙蘭春蘭寒蘭建蘭墨蘭石斛蘭兜蘭蝴蝶蘭萬代蘭文心蘭嘉德麗雅蘭等,而常見野生蘭花包括綬草石豆蘭石斛蘭兜蘭春蘭萬代蘭杓蘭貝母蘭獨蒜蘭石仙桃鶴頂蘭蝦脊蘭指甲蘭等,中藥中天麻石斛白及山慈菇的基原植物都來自蘭科。

某栽培種蝴蝶蘭的高分辨率圖像

分類[編輯]

春蘭 Cymbidium goeringii

早期的分類系統(克朗奎斯特分類法)將蘭科與水玉簪科分類於微子目內,在1998年發表的APG 分類法中歸於仙茅目中,而2009年經過改進的以基因親緣關係分類的被子植物APG III分類法則將其列於天門冬目[1]

被子植物APG分類法[編輯]

五個亞科已經被識別。下面的分類是根據1998年的被子植物APG分類法制定的。它代表了到那個時候大多數植物學家已經持有的觀點。它是被植物形態學研究支持,但從未在分子系統發育學研究中得到強烈支持。



擬蘭亞科英語Apostasioideae: 2屬和16種, 亞洲西南部




杓蘭亞科英語Cypripedioideae: 5屬和130種, 從世界溫帶地區, 還熱帶美洲和熱帶亞洲


 Monandrae 

香莢蘭亞科英語Vanilloideae: 15屬和180種, 潮濕的熱帶和亞熱帶地區, 北美洲東部




樹蘭亞科: 超過500屬和大約20,000種,世界性



蘭亞科: 208屬和3,630種,世界性






在2015年,一項系統發生學研究[5]顯示強大的統計學支持蘭花系統發生樹的以下拓撲結構,使用來自7個基因的9kb質體和核DNA,並在同一年通過系統發生學研究確認了的拓撲結構[6]



擬蘭亞科英語Apostasioideae




香莢蘭亞科英語Vanilloideae




杓蘭亞科英語Cypripedioideae




樹蘭亞科



蘭亞科






[編輯]

超過800個屬。以下列表是蘭科主要的屬:

文化象徵[編輯]

新加坡種植蘭花

蘭花與象徵價值有許多聯繫。

國蘭的概念[編輯]

中國很早就有蘭花的概念。《詩經·鄭風·溱洧》有:「溱與洧,方渙渙兮,仕與女,方秉蕑兮。」《離騷》吟:「 余既滋蘭之九畹,又樹蕙之百畝。」中國的蘭科植物計有6個亞科、17個、26個亞族及173個大約1000餘種,主要分布在長江流域及以南各地,而臺灣原生蘭約有95個。其中,蕙蘭屬中有8種蘭在大中華地區被稱為國蘭。

中國蘭花,在國際花卉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國外人士把它視為東方文化的一種表現。歷代文人雅士對國蘭亦極為賞識,稱譽它為「花中君子」。

對於賞蘭,古人最初從賞花聞香開始,陶醉於「王者之香」,當時稱為「花藝」。繼而感到「觀花一時,觀葉經年」,對蘭葉所產生的線紋和其它色澤越來越入迷,於是美其名為「葉藝」。及至本世紀70年代以來,在國蘭家族中出現了一種植株矮細,既可觀葉、觀花,又可觀賞體型、姿態的新品種,稱為矮種或矮化種,使蘭界人士感到異軍突起,耳目一新,遂讚譽它為現代的「型藝」,被視為國蘭銘品中的「至尊」。

當今最名貴的矮種首選台灣的「達摩」。它最先是台灣的養蘭高手陳國仕兄弟於1973年在苗栗蓮花山一帶發現的。當時只有1株,到第二代時葉片曾出現了線紋。因該蘭與日本所出現的「達磨」(意為不倒翁)近似,因而名之為「達摩」。另外,台灣還先後湧現了「玉皇」、「金帝」、「玉葉」、「矮王」、「麒麟」等矮種。當時台灣蘭界知名人士陳阿勳先生等鼓勵繁殖推廣。據聞在台灣許多富人光是有錢還不夠光彩,如果能擁有稀世的國蘭奇珍,才能更加顯示其身價之高貴、地位之顯赫。故最初有些達摩每菖(即每芽)賣港幣200萬元。一些富翁願以一幢洋樓或一部進口的豪華轎車來換取一菖。這與19世紀荷蘭人迷戀鬱金香的名種現象相似。

實際上,在我國豐富的蘭花資源里,矮種早已存在於自然界之中,過去有人認為這些矮種過於弱小看不上眼,不願采來蒔養,以致長期處於「養在深閨人未識」的境地。例如近年來在廣東仁化縣丹霞山附近發現的「丹霞矮」;在從化溫泉附近海拔高約900米處採到的「嶺南梅」;在揭陽的下山蘭中獲得的「奇葉墨」等都是很好的矮種。1992年第三屆全國蘭花博覽會上,粵、湘、蜀、滇等省市送展的矮種,其中有的還獲金獎或銀獎。從各地所收集的矮種中,以墨蘭(即報歲蘭)占多數,建蘭、寒蘭、惠蘭占少數,而春蘭的矮種甚少。

許多有識之士認為,儘管矮種的價值與價格極相背離,但它確是非常值得觀賞的珍品。以墨蘭矮種而言,它的主要特徵有三:一是植株甚矮,多數在25厘米左右,比筷子還短,株型穩重,長勢均衡,俯仰自如,層次分明,富有彈性,顯示出美學特有的立體感。二是葉片短闊,葉柄粗壯,葉尾圓鈍,葉質肥厚,葉身呈紡錘狀,半立斜生。有些品種兼有線藝,有的葉面呈粒狀突起,俗稱「蛤膜皮」。有的又有溝狀起伏,叫做「行龍」,可屬奇葉範疇。這些結構使得矮種更具有超群的力度,展示出不同凡響的健美英姿。三是根系較為粗健,尤以墨蘭系列的矮種對水肥的吸收能力都很強,以致葉色格外深綠油潤。從上述特徵可以看出,矮種的觀賞價值主要是從體型美、姿態美、氣質美中反映出來,它可使人們產生一種端莊穩重、剛強雄偉、堅毅睿智和虎虎生威的感受,從而在思維上引發豁達開朗、灑脫大方,敢於務實,奮力進取的意念。並在一定程度擴大了賞蘭的內涵。預料今後人們在奔赴小康的陽關大道中,必將有更多國蘭矮種進入尋常百姓家。

栽培矮種同一般養蘭方法大同小異。但要注意的技術要點是:首先要採用上寬下窄,出水孔大的細盆種植。植料最好應用竹林或松林底下經多年堆積的腐葉土,再加入粗河沙、桫楞屑、木炭碎、杉木糠(應經過堆漚洗淨)和少量畜糞乾等混合而成,使蘭根既能舒展又能吸收到養分。其次對追肥要「少食多餐」,不能施用濃肥,要增施磷鉀肥,並讓植株多吸收陽光,以保持葉片厚壯,不會徒長。如有條件酌用美國出產的「花寶」液肥更有效果。對用水可實行灑、淋、灌相結合的方法,除了盆土保持濕潤外,儘量增加空間濕度。再次是在選購時,要提防購入帶有病毒病(常稱拜拉斯病)的蘭苗,以免傳染蔓延,遭受損失。

象徵[編輯]

在中國文化中,蘭與合稱四君子

蘭花為新加坡國花浙江省省花。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 1.1 Angiosperm Phylogeny Group. An update of the Angiosperm Phylogeny Group classification for the orders and families of flowering plants: APG III (PDF). Botanical Journal of the Linnean Society. 2009, 161 (2): 105–121 [26 June 2013]. doi:10.1111/j.1095-8339.2009.00996.x. 
  2. ^ Christenhusz, M. J. M. & Byng, J. W. The number of known plants species in the world and its annual increase. Phytotaxa (Magnolia Press). 2016, 261 (3): 201–217. doi:10.11646/phytotaxa.261.3.1. 
  3. ^ WCSP. World Checklist of Selected Plant Families. [2015].  (See External links below).
  4. ^ 4.0 4.1 金偉濤; 向小果, 金效華. 中國蘭科植物屬的界定: 現狀與展望. 生物多樣性. 2015, 23 (2): 237–242 [2015-05-04]. doi:10.17520/biods.2014268. 
  5. ^ Guillaume Chomicki; Luc P.R. Bidel; Feng Ming; Mario Coiro; Xuan Zhang; Yaofeng Wang; Yves Baissac; Christian Jay-Allemand & Susanne S. Renner. The velamen protects photosynthetic orchid roots against UV‐B damage, and a large dated phylogeny implies multiple gains and losses of this function during the Cenozoic. New Phytologist. 2015, 205 (3): 1330–1341. doi:10.1111/nph.13106. doi:10.1111/nph.13106
  6. ^ Thomas J. Givnish, Daniel Spalink, Mercedes Ames, Stephanie P. Lyon, Steven J. Hunter, Alejandro Zuluaga, William J.D. Iles, Mark A. Clements, Mary T.K. Arroyo, James Leebens-Mack, Lorena Endara, Ricardo Kriebel, Kurt M. Neubig, W. Mark Whitten, Norris H. Williams, and Kenneth M. Cameron. 2015. "Orchid phylogenomics and multiple drivers of their extraordinary diversification". 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series B (biological sciences) 282(1814):pages??. doi:10.1098/rspb.2015.1553.Template:Full citation needed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