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排名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大學排名是根據各項科學研究和教學等標準,針對相關大學數據報告成就聲望等方面進行數量化評鑑,再通過加權後形成的排序。目前,世界很多教育機構都有針對國內外大學商學院MBA的排名,由此產生了一系列的社會和商業影響。大學排名均具有其爭議性,如QS世界大學排名被指有過多主觀成分及具商業性質、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學排名被指部分調查方式不周延而惹來爭議。[1][2][3]故排名一般只能作為參考,而非標準。[4]

由來[編輯]

排名最初是由於本科生和其父母的關心應運而生的,後來延伸應用於大學招收優秀學生和擴大募款來源的用途上。

根據國際研究顯示,優秀學生認為大學排名前茅,有益於協助他們獲得更好的工作機會、更優渥的薪資結構和社會地位。各國排名居前的名牌大學和具有特色的新興大學常獲得政府鉅額的教育補助和優秀學生的青睞。定位不明確並排名居末的大學,其學生來源和優秀學生比例則可能逐年下降。今天的排名影響着一大批與利益攸關的選擇;再者由於各校強項不一,有的是由於歷史悠久、校友貢獻良多、國家資源投入、科學研究地位而使其穩定領先;有的則迅速改善自身的缺失,並強化既有的特色,而得以在個類的排行榜上逐年提昇。

一般認為,由於全球學習英語的人口最眾、英語對國際的影響力最廣泛,所以英語系國家的大學院校比較注重大學排名。而非英語系國家的眾多歐洲大學,雖然具有悠久的歷史(如法國),學術水平也較為平均(如德國),但英語並非為發表其研究報告和學術論文的語言,所以將之納入目前以英語世界大學排名榜內,實未達致客觀標準。此外,大學排名的標準項目內,特別是有關人文社會科學的指標,由於需要本國的語言文化、歷史、政治商業社會等特定背景參考,遂發展出另外以社會科學為主的商學院企業管理碩士等更細膩的評鑑。

發展歷史[編輯]

美國新聞和世界報道》(USNWR)從1983年開始提供美國大學的排名予美國國內參考,接着有40餘國各自建立了大學綜合排名,旋即再發展出針對各國大學的世界排名。有關商學院、MBA、教學品質和校友畢業後表現等的排名則發展得比較晚,卻由於貿易和資訊全球化的關係而變得更具影響力。2003年開始的上海交通大學世界大學學術排名(ARWU,不含排名機構主觀分數,以論文引用率、教授與畢業校友諾貝爾獎菲爾茲獎得主數目、「自然」期刊與「科學」期刊論文數目、SCI和SSCI論文數目等學術數據做排名);《泰晤士報高等教育特刊》與QS世界大學排名從2004年開始合作推出世界大學排名(THE-QS),直到2010年QS與THE正式拆夥。QS改與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朝鮮日報英國太陽報合作,泰晤士高等教育則改與湯森路透社集團合作,兩者各自推出排名榜;2008年《USNWR》曾推出世界最佳大學排名,但並未持續發佈。而澳洲聯邦政府研究理事會也在2011年初,發佈了澳洲第一份官方大學排名(Excellence Research Report)。

大學排名的閱覽者[編輯]

排名對於大學的形象推廣與其國際合作對象的行銷上,有着深遠的重要性。這樣的合作關係對於研究水平、學術項目和學生/師資的交換,對未來的學生來說,具有指標性的作用。根據一項國際調查,57%的受訪者說機構的排名影響着其他高等教育機構的科學家,是否願意與他們合作;而34%的人認為排名將影響着學術或專業組織是否接納他們為會員,例如:

  • 各大學會考慮,參閱排名,來決定與哪些機構合作。例如諾汀罕大學的前任執行校長Ian Gow提出:政府機構正在敦促地方高校,把合作夥伴限定在前20大的外國名門學府。其他地方的學術界人士也證實了,他們不太可能考慮與排名落後的大學結成科學研究聯盟,除非後者的個人或團隊非常優秀。這可能為新的或發展中國家的高等教育機構帶來明顯的劣勢。
  • 慈善家慮及哪所大學提供最好的品牌形象和投資報酬時,也會參考排名。德國電信承認:公司高層曾參閱排名系統來決定專業職務的人選,而波音公司表示將使用排名數據決定「哪些大學……分享(它)……在職業教育和補充培訓方面支出的1億美元。」
  • 大學設定校務優先事項時,比較傾向將資源分配予提昇大學知名度有助益的學科和研究領域上。許多政府在分配資源和機構評鑒時,會考慮到排名。
  • 排名會影響尋求政府獎學金留學的學生——例如在蒙古卡塔爾獎學金僅限於授予被高排名的國際大學所錄取的學子。而且大學排名也可以使政府決定是否認可畢業於外國大學的學歷——例如馬其頓政府自動承認THE-QS、SJT或USNWR排名中的前500名大學。
  • 僱主是另一個經常參考大學排名好衡量畢業生成功可能性的群體之一,這使他們不願意去錄用來自大學排名不佳的畢業生。

對大學排名的批評[編輯]

  • 不看重人均產出:大部分大學排名都是衡量整個大學所有在校學者學生的產出,但是沒有人均產出。這樣的排名一般會給特別巨大的學校以好處,但是很多小而精的學校因此而被忽視。
  • 排名未必全面:大學使命被「他者」固定︰有一個特別的問題是,排名使某一時刻的品質與定義會留下一種固定的印象;而高等教育機構的使命是多樣化的,所以僅僅把重點放在科學研究的實力上,會忽略了其他的維度,諸如教學、社區參與、第三職能、創新性,以及社會和經濟影響。[5]
  • 排名指標信效成疑︰亦有論者指出,大學質素即使未有重大改變,大學排名亦可能隨指標變更而大幅增減[6];而針對同一教育問題的不同海外排名榜,亦可能有截而不同的結果,故此以海外大學排名榜來指導教育政策發展,頗為危險[6]
  • 沒有進入排名可能意味着有些大學被外國博士生、「世界級」科學家、學術夥伴和慈善家所忽視。
  • 排名指標不利部份學科:大學排名時,所列入的標準和數據,最易於反映生物科學的研究成果。相對於社會科學範圍內的建築創意人文美術則不易反映其研究成果。諸如工程商業教育等專業學科,向來沒有悠久的同行評議、不以名師出高徒為傳統,也不易反映出對社會發展的重要貢獻和真正實力。
  • 沒有適用於所有院系與學術活動的標準:高等教育機構是複雜的組織,不同的院系和活動皆有不同的優勢和弱點。根據所使用的標準和指標/權重的不同,對優秀程度的定義也可能變化。由於排名計算總分,使高等教育的複雜性被減少至一種具有意義的數據上,而差別被誇大了。[7]
  • 排名指標不利發展中國家學府:排名起初有重視校友社經地位、畢業後貢獻和學術聲譽的傾向,其中擁有歷史悠久和資金充裕的學府,通常是偏向發達國家中的醫學院。這種排名標準使發展中國家的大學無法與歐美的重點大學在同一個起跑點上競爭。再者菁英教育大眾教育之間的差別,以及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大學之間的鴻溝也可能會擴大他們的優劣勢。
  • 忽略其他社會責任:如忽略知識傳承。有香港論者認為,大學除了透過研究促進知識外,亦負有知識傳承,培育下一代學者的使命。大學排名雖能鼓勵各大學進行科研,卻令大學較少注重教學質素,不利知識傳承。[8]

排名的評論[編輯]

  • 根據前香港總督(兼香港中文大學校監)、牛津大學校長彭定康以及「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大學排名中學術排名比較準確。[9]非學術排名(如主觀成分達50%的QS[10]、THS、主觀成分達25%的USNews[11])的特點在於「知名度非常高」但是「主觀成分甚重而不可盡信」[12]
  • 香港政府審計署2016發表的報告批評部分排名(如QS、THS)中的對評分呈主要貢獻的「國際化」指標不正確,因為所謂國際化的「非本地生」其實絕大部分來自中國內地,未能達至真正國際化。[13]由此產生香港的大學名列世界頂尖大學的令人難以理解的排名。
  • 香港科技大學雷鼎鳴教授指出"非學術的排名結果(如QS)可以「幾近荒謬」,雷鼎鳴教授舉例指出:
  • 中國工信部部長苗圩在全國政協十二屆常委會第十三次會議上對《中國製造2025》進行全面解讀時指出,科技創新能力排名,即使是華人地區最頂尖的清華大學其實排名在600名左右。此數據源自中國工信部,體現出大學真實的排名,完全迴異於民間靠問卷調查的QS排名,也反映出QS等的民間、私企排名並不可靠。[17]
  • 上海理工大學管理學院講師劉虹在報刊[18]上揭露,商業性的排名(尤其是QS)涉及商業牟利行為,導致商業化排名其實可被參與排名的學校操縱(其他媒體也有類似的披露[19]):
  • 台灣清華大學彭明輝教授認為[23]:「英國泰晤士報的高等教育報告的THE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QS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俗稱上海交通大學排名的Academic Ranking of World Universities,搞笑之處,磬竹難書。」彭明輝具體指出幾個大問題:「英國的學術水準遠遠超過德國和法國,澳洲的水準直追德國和法國而遠超過意大利,香港與新加坡的學術水準竟然直追德國、法國、加拿大和日本,而且遠遠超過意大利、荷蘭(沒有任何學校進入前70名)和北歐三國(瑞典、丹麥、芬蘭)的總表現?」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Holmes, Richard. So That's how They Did It. Rankingwatch.blogspot.com. 2006-09-05 [2010-09-16]. 
  2. ^ 泰晤士報大學排名調查方式不周延. 《聯合報》. [2014-02-25]. 
  3. ^ http://news.mingpao.com/20140513/gma2.htm
  4. ^ 梁亦華. 誤信教育排名榜如盲人瞎馬. 《香港經濟日報》. [2014-02-25]. 
  5. ^ 大學排名教父:排名只是選校參考
  6. ^ 6.0 6.1 梁亦華(2013.4.13)︰誤信教育排名榜 如盲人瞎馬,《經濟日報》,A18,國是港事。
  7. ^ 泰晤士報大學排名 調查方式不周延
  8. ^ 梁亦華(2013.5.14)︰大學國際化的迷思,《信報財經新聞》,A19,時事評論。
  9. ^ About Academic Ranking of World Universities | About ARWU. Shanghairanking.com. 2003-12-31 [2017-05-23]. 
  10. ^ https://zh.wikipedia.org/wiki/QS%E4%B8%96%E7%95%8C%E5%A4%A7%E5%AD%A6%E6%8E%92%E5%90%8D#cite_note-10
  11. ^ http://www.jiemian.com/article/923770.html
  12. ^ 亞洲大學排名. EDUplus.com.hk. 2009-05-18 [2017-05-23]. 
  13. ^ https://www.hk01.com/%E6%B8%AF%E8%81%9E/68810/THE%E5%A4%A7%E5%AD%B8%E5%9C%8B%E9%9A%9B%E5%8C%96%E6%8E%92%E5%90%8D-%E6%B8%AF%E5%A4%A7%E5%86%8D%E8%86%BA%E5%85%A8%E7%90%83%E7%AC%AC3-%E4%B8%AD%E5%A4%A7%E6%80%A5%E5%8D%8781%E4%BD%8D%E6%8E%9227
  14. ^ 大學排名升 不應自滿 - 雷鼎鳴 雷鳴天下 - 世事政情 - 生活副刊 - 經濟通 ET Net. Columns.etnet.hk. [2017-05-23]. 
  15. ^ 康德. ★★★ 世界大學排行榜:不能盡信! | 信報網站 - 信報論壇 就事論事講道理,包容不同意見,匯聚民間智慧 - hkej.com. Forum.hkej.com. [2017-05-23] <span style="font-family: sans-serif; cursor: default; color:#555; font-size: 0.8em; bottom: 0.1em; font-weight: bold;" title="連接到(中文)網頁">((中文). 
  16. ^ 梁亦華 - 誤信教育排名榜 如盲人瞎馬 - 香港經濟日報 - 報章 - 評論 - D130413. Paper.hket.com. [2017-05-23]. doi:10.1787/9789264091580-en. 
  17. ^ 2016年10月11日 15:15:45 九個頭條網. 工信部長:「中國製造」沒有我們想象那麼強大_財經頭條. Cj.sina.cn. [2017-05-23]. 
  18. ^ http://wenhui.news365.com.cn/images/2016-11/18/7/71118.pdf
  19. ^ 閻老師說「大學排名」. Web2.fimmu.com. [2017-05-23]. 
  20. ^ https://news.mingpao.com/pns/%E4%BD%95%E9%A0%86%E6%96%87%EF%B9%95%E5%95%8F%E9%A1%8C%E5%8F%A2%E7%94%9F%E7%9A%84%E5%A4%A7%E5%AD%B8%E6%8E%92%E5%90%8D%E9%81%8A%E6%88%B2/web_tc/article/20150725/s00012/1437760457521
  21. ^ https://news.mingpao.com/pns/%E4%BD%95%E9%A0%86%E6%96%87%EF%B9%95%E5%95%8F%E9%A1%8C%E5%8F%A2%E7%94%9F%E7%9A%84%E5%A4%A7%E5%AD%B8%E6%8E%92%E5%90%8D%E9%81%8A%E6%88%B2/web_tc/article/20150725/s00012/1437760457521
  22. ^ http://news.ifeng.com/a/20140923/42058519_0.shtml
  23. ^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25044

網頁[編輯]

本條目的的全部或部分內容,來自於科學與發展網絡(SciDev.Net),基於CC-BY-2.0協議下的授權。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