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罪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戰爭罪是「武裝衝突時違反戰爭法國際人道法的行為」,[1]包括「謀殺虐待、或將被佔領土上的平民居民驅逐至勞改營」,「謀殺或虐待戰俘」,殺害人質、「肆意摧毀城鎮和村莊,以及任何不具備正當軍事或民事必要性的破壞。」

類似的概念,如背信棄義,已經作為文明國家間的習慣法存在多個世紀,但這些習慣法規則首次作為國際法寫入法典是1899年和1907年的《海牙公約》。戰爭罪的現代理念在紐倫堡審判中得到了進一步發展,以1945年8月8日《紐倫堡法庭憲章英語Nuremberg Charter》中的定義為基礎,成為紐倫堡原則。除了戰爭罪,《紐倫堡法庭憲章》還定義了反和平罪英語Crime against peace危害人類罪,這兩種罪行也常常發生在戰爭期間並與戰爭罪同時出現。

《海牙第四公約》第22條(戰爭法:陸戰法規和慣例公約;1907年10月18日)規定「交戰者在損害敵人的手段方面,並不擁有無限制的權利」,[2]而且上個世紀,許多其他條約都引入了對交戰者施加限制的明確法律規定(另見有關戰爭法的國際條約)。有些條款,例如海牙公約、日內瓦公約以及危害種族罪公約中的一些條款,被視為習慣國際法的一部分,對各方都具有約束力。其他條款只對部分人員具有約束力,條件是他們所屬的交戰國是施加限制的條約的締約國。

定義[編輯]

戰爭罪的非正式定義包括違反戰爭法所規定的保護條款的行為,也包括未能遵守戰鬥程序和規則的行為,例如攻擊出示和平停戰旗幟的人,或使用該旗幟作為發動襲擊的戰爭詐術。《日內瓦公約第一附加議定書》第42條明確禁止攻擊從被毀飛機上跳傘的人以及落地後投降的人,所以襲擊通過降落傘部署的敵軍並不構成戰爭罪。 。戰爭罪包括對戰俘或平民的虐待行為。戰爭罪有時是大規模謀殺和種族滅絕行為的一部分,但根據國際人道法這些罪行更多屬於危害人類罪的範疇。

戰爭罪在國際人道法中非常重要,因為這是紐倫堡審判和東京審判等國際法庭所管轄的領域。另外還有最近的前南斯拉夫國際刑事法庭以及盧旺達國際刑事法庭。這兩個法庭是聯合國安理會根據《聯合國憲章》第八章設立的。

根據紐倫堡原則[3],戰爭罪與反和平罪不同,後者是計劃、準備、發起或進行侵略戰爭,或破壞國際條約、協定或承諾的戰爭。

歷史[編輯]

早期案例[編輯]

1474年,彼得·馮·哈根巴赫(Peter von Hagenbach)受到神聖羅馬帝國特別法庭的審判,這是第一次「國際」戰爭罪審判,也是第一次對指揮責任的審判。他被定罪並砍頭,因為「作為一名騎士,他應有責任防止」慘劇發生,但他認為自己是在「聽從命令」。[4][5][6]

《海牙公約》[編輯]

《海牙公約》是分別於1899年和1907年在荷蘭海牙的第一次和第二次和平會議上達成的國際條約。加上1864年和1909年日內瓦第一和第二公約,這些條約是現世國際法誕生初期的第一批正式闡述戰爭法和戰爭罪的條約。

《日內瓦公約》[編輯]

《日內瓦公約》[7]是1864年至1949年所通過的4部相關條約的總稱,在作戰行為方面代表了國際法的法律基礎。2006年,《日內瓦公約》獲得全球所有國家的通過,但一些簽署國常常違反《日內瓦公約》的規定,或利用法律規定的模稜兩可之處,或通過政治斡旋來規避法律程序和原則。

所有公約都於1949年得到了修訂和擴展。

  • 日內瓦第一公約:改善戰地武裝部隊傷者病者境遇 (最初通過是在1864年,最後修訂在1949年)
  • 日內瓦第二公約:改善海上武裝部隊傷者病者及遇船難者境遇 (最初通過是在1906年)
  • 日內瓦第三公約:戰俘待遇 (最初通過是在1929年,最後修訂在1949年)


日內瓦第四公約:戰時保護平民(最初通過是在1949年,以1907年《海牙第四公約》的部分內容為基礎)

萊比錫戰爭罪審判英語Leipzig War Crimes Trials[編輯]

德意志帝國最高法院於1921年對數名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的德國軍官進行了戰爭罪的審判。

紐倫堡法庭憲章/1945年紐倫堡審判[編輯]

以1945年8月8日《紐倫堡法庭憲章》中的定義為基礎,戰爭罪的現代理念在紐倫堡審判中得到了進一步發展(參見紐倫堡原則)。除了戰爭罪,《紐倫堡法庭憲章》還定義了反和平罪和危害人類罪,這兩種罪行也常常發生在戰爭期間並與戰爭罪同時出現。

1946年遠東國際軍事法庭[編輯]

1946年5月3日,東京戰爭罪法庭(通稱為東京審判)開庭審判日本帝國領導人東條英機等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所犯下的三種罪行:A級(反和平罪),B級(戰爭罪)和C級(危害人類罪)罪行。

中國抗日戰爭[編輯]

日軍也在中國犯下了大量戰爭罪行,如南京大屠殺三光政策等。

中國國共內戰[編輯]

如中華民國立法院院長梁肅戎,在晚年的回憶錄中談到民主聯軍驅趕百姓當炮灰的做法[8],而中共方面也指責國民政府方面犯對本國國民犯下了若干罪行,一些地方縣誌和相對獨立的媒體也記錄和報道過一些情況,如一二·一血案、台灣二二八事件、在重慶大屠殺中對大量非共產黨員的民主人士屠殺之行為、在進攻解放區時採取三光戰術(燒、殺、搶、掠、抓壯丁[9][10]

共軍指控國軍在戰鬥中驅趕着一群赤背裸體的妓女站在城牆上向共軍喊話,阻止其攻城,被共軍諷刺為「婊子戰術」 [11][12][13]。中共在1948年宣佈包含蔣中正在內的以下數十人為戰犯

2002年國際刑事法院[編輯]

2002年7月1日,根據條約設立於海牙的國際刑事法院創立,用於起訴該日期及之後犯下的戰爭罪。包括美國中國俄羅斯以色列在內的多個國家都對國際刑事法院進行了批評。但美國仍擔任該法院的觀察員。《羅馬規約》第12條規定:如果非締約國公民因在締約國領土上犯下的罪行而被起訴,法院對他們也具有管轄權。[14]

但法院僅對「作為一項計劃或政策的一部分所實施的行為,或作為在大規模實施這些犯罪中所實施的行為」具有管轄權。

2003年紅色高棉戰爭罪法庭[編輯]

聯合國柬埔寨王國政府在2003年6月簽署協議決定成立柬埔寨法院特別法庭,對被指在1970年代後期在柬埔寨犯下了種族滅絕罪、戰爭罪及危害人類罪等罪行的前紅色高棉高級領導人進行審判。

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編輯]

紅十字國際委員會一直致力於推動國際人道法發展,鼓勵和支持各國際法庭的建立用以懲治戰爭罪。該組織盡一切努力督促各國和衝突各方遵守相關國際條例,遵守《日內瓦公約》規定,並參與了「設立常設國際刑事法院的談判工作」[15]

參考資料[編輯]

  1. ^ Gary D. Solis. The Law of Armed Conflict: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 in War.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5 February 2010: 301–303. ISBN 978-1-139-48711-5. (英文)
  2. ^ 陸戰法規和慣例公約 1907年10月18日海牙第四公約
  3. ^ 紐倫堡原則
  4. ^ Gary D. Solis. The Law of Armed Conflict: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 in War.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5 February 2010: 6. ISBN 978-1-139-48711-5. (英文)
  5. ^ The evolution of individual criminal responsibility under international law By Edoardo Greppi, Associate Professor of International Law at the University of Turin, Italy, 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the Red Cross No. 835, p. 531–553, October 30, 1999.
  6. ^ highlights the first international war crimes tribunal by Linda Grant, Harvard Law Bulletin.
  7. ^ 《日內瓦公約》
  8. ^ 第三章 目睹東北的悲劇. 大是大非—梁肅戎回憶錄. ISBN 9576212995. 
  9. ^ 第四章 老區扶持與恢建. 永定縣誌 縣誌. ISBN 9576212995. 
  10. ^ 永定縣誌 縣誌【第四章 老區扶持與恢建】、【第一節 基點村分佈】、【第二節 重建家園扶助生產】 第263頁 來源 永定縣官網
  11. ^ 揭秘:解放戰爭國民黨在山東發動的「婊子戰術」2011年11月14日 07:51 來源:濰坊日報 作者:杜書樂 孟慶雲
  12. ^ 《「一封血淚控訴信」與「婊子戰術」的故事》. 
  13. ^ 《解放戰爭》王樹增著 人民文學出版社
  14. ^ 羅馬規約
  15. ^ 懲治戰爭罪:國際刑事法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