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贸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公平贸易是一种有组织的社会运动,在贴有公平贸易标签及其相关产品之中,它提倡一种关于全球劳工环保及社会政策的公平性标准,其产品从手工艺品到农产品不一而足,这个运动特别关注那些自发展中国家销售到发达国家的外销。

公平贸易运动,试图透过与被边缘化的生产者及劳工的紧密合作,将他们从易受伤的角色,转化成为经济上的自给自足与安全,它也试图赋权他们,使他们成为其自己组织的利害关系人,同时在全球市场中扮演更积极的角色,以促进国际贸易的公平性。

公平贸易运动的组成分子,包括了范围广泛的一些国际宗教、发展援助、社会及环境组织,像是乐施会国际特赦组织天主教国际明爱会(Caritas International)等等。

公平贸易以一种致力于发展的努力,极具争议性,同时引发了政治光谱左右两极的批评,有些经济学家及保守智库,认为公平贸易只是另一种形式的补贴,妨碍经济成长,最终并不会让生产者受惠,某些左派则批判公平贸易不够激进。

在2005年,全世界公平贸易的销售约为十一亿英镑,每年约成长37%[1]。虽不到全球实体商品的百分之一[2],但公平贸易的商品约占北美及欧洲市场的0.5%到5%[3],全球有超过一百五十万人的弱势生产者直接受益于公平贸易运动,同时另外有五百万人受益于公平贸易所资助的基础建设及社区发展计划。[1]

概述[编辑]

公平贸易的提倡原是为支持社会公义和援减很多发展中国家的极度贫穷情况。其中尤以工会组织和环保分子较热衷提倡,用以批评资本家劳工自然环境的对立情况。公平贸易的倡议者认为现代的社会不稳定、社会公义的失落、恐怖主义的扩张都是由一个失衡的全球经济体系所致。而全球化所标榜的自由贸易并不一定会为所有人类带来财富,因为自由贸易并不保证公平贸易,自由贸易只会带来对自然环境的破坏、社会不稳定以及弱势民族的衰亡。

现在的公平贸易运动提倡改革现行的贸易行为(尤其是在世界贸易组织的框架之下进行的国际贸易),例如要求已发展国家废除其对国内农业的补贴,以减少将农产品倾销到发展中国家,从而打击当地农业的情况。另外,还包括鼓励消费者不要参与涉及不公平贸易的消费,从而向有关生产商施压。在欧美等国,市面上比较流行印有公平贸易标签的产品,以供消费者一个另类选择,以稍微高一些的价钱购买合乎公义的货品,其中以公平咖啡巧克力最为著名。

公平贸易的定义[编辑]

最为人所广为接受之公平贸易定义,由FINE所创“FINE是指一个由国际公平贸易标签组织(Fairtrade Labelling Organizations International)、国际公平贸易协会(International Fair Trade Association)、欧洲世界商店连线(Network of European Worldshops)及欧洲公平贸易协会(European Fair Trade Association)四个公平贸易的主要组织所组成的非正式连线”:[4]

公平贸易是一个基于对话、透明及互相尊重的贸易活动伙伴关系,志在追求国际交易的更大公平性,以提供更公平的贸易条件及确保那些被边缘化的劳工及生产者的权益(特别是南半球)为基础,致力于永续发展,公平贸易组织则积极的参与支持生产者、认知提升及志在改变传统国际贸易习惯的专案等活动。

然而,公平贸易的确可有助改善那些被边缘化的劳工及生产者的权益,但不能完全解决根治贫穷问题,而其所涉及的生产者很多,公平贸易不能一一保障。公平交易以一种致力于发展的努力,极具争议性,同时引发了政治光谱左右两极的批评,有些经济lokko 学家及保守智库,认为公平交易只是另一种型式的补贴,妨碍经济成长,某些左派则批判公平交易不够激进。

公平贸易的主要原则[编辑]

在交易关系之中,公平贸易运动倡导支持下列的一般原则与作法:[5]

为经济弱势的生产者创造机会
公平贸易为一种永续发展及减轻贫穷的策略,它的目标是为那些经济上弱势或在传统贸易系统中被边缘化的生产者创造机会。
透明度及可责性
公平贸易以透明的管理模式和商业关系,以平等及互相尊重与交易伙伴相处。
能力建构
公平贸易是一种发展生产者独立性的手段,公平贸易的关系提供了一种持续性,在这之中,生产者及其市场组织能改善其管理技巧及发掘市场的能力。
公平价格(fair price)的付款
公平价格,是透过对话及参与所形成的一种相互同意的价格,它不只包含了生产成本,同时也符合了社会正义与环保的原则,它提供了生产者公平的报酬,同时也考量男女平等同酬的原则,公平贸易商保证尽快的付款予其伙伴,以帮助生产者能度过收获前期或生产前期的财务状况。
性别平等
公平贸易能适当的评价及给付妇女的劳动,妇女的报酬是以对于生产过程的贡献而定,同时在组织中赋权予妇女。
劳动条件
公平贸易提供生产者一个健康及安全的工作环境,如有儿童的参与,则不能影响儿童的完整成长、安全及教育的要求,同时也必须符合联合国儿童权利的惯例及当地的法规。
环境保护
公平贸易积极鼓励更好的环保实践及负责任的生产手法。

公平贸易运动的主要架构[编辑]

泰国公平贸易认证的稻米生产者

大部分的公平贸易进口商都属于一个或数个国内或国际的连盟,这些连盟协调、提倡及促进公平贸易组织的工作,下表所列的便是一些最大及最具影响力的组织:

  • 国际公平贸易标签组织(Fairtrade Labelling Organizations International,简称FLO),创立于1997年,是最大及最多人承认的标准订立及认证的公平贸易标签发行团体,它在非洲亚洲拉丁美洲超过五十个国家定期的检验及认证生产组织,包含了大约一百万户的农业及劳动家庭。
  • 国际公平贸易协会(International Fair Trade Association,简称IFAT),创立于1989年,是一个由公平贸易生产公司及协会、外销公司、进口者、零售商、国家及地区性公平贸易阵线和支持公平贸易团体所组成的全球协会,在2004年,IFAT创设了“公平贸易组织标签”(FTO Mark)以识别那些公平贸易组织(与FLO系统相反,FLO是认证产品),IFAT在超过六十个国家有将近300个组织成员。
  • 欧洲世界商店连线(Network of European Worldshops,简称NEWS),创立于1994年,是一个由15个世界商店协会所组成的伞形连线,遍布于全欧洲十三个不同的国家。
  • 欧洲公平贸易协会(European Fair Trade Association,简称EFTA),创立于1990年,是一个欧洲地区公平贸易组织的连线,其从非洲亚洲拉丁美洲近400个经济上弱势生产团体进口货品,EFTA的目的在于推广公平交易及使公平交易的进口更具效率及成效,同时,EFTA每年发行关于公平交易市场的出版品,EFTA现今于9个不同的国家有11个成员。

在1998年,以上四个组织成立了FINE,一个以协调公平贸易的标准及准则、提升公平贸易监督系统的品质及效率、和政治性的倡议公平贸易为目的的非正式连盟。

  • 公平贸易联盟(The Fair Trade Federation,简称FTF)是一个美国及加拿大公平贸易批发商、进口商及零售商所成立的组织,这组织将其成员与公平贸易生产团体连结起来,同时作为公平贸易资讯交换的中心,也对其成员提供资源及连结的机会。

公平贸易的历史[编辑]

在北半球市场,第一次将公平贸易产品商业化的尝试是在1940及1950年代,由宗教团体及数个政治导向的非政府组织所开始,在门诺会互助促进社(Mennonite Central Committee,简称MCC)里的一个非政府组织万村会(Ten Thousands Villages)及SERRVE International于1946年及1949年首次开始在发展中国家发展公平贸易的供应炼[6],产品不外乎都是手工艺品,从黄麻制品到十字绣的作品,绝大部分都在世界商店(Worldshops)销售,产品本身除了表明捐款目的外,几乎没有别的功能[7]

团结贸易[编辑]

在世界商店销售的公平贸易商品

现今公平贸易运动形塑于1960年代的欧洲,公平贸易于这时期通常被视为一种反抗新帝国主义的政治姿态,激进的学生运动开始关注跨国公司,并出现了一种认为传统商业模式基本上是有缺陷的共识,那时的口号“贸易,而非援助”(Trade not Aid),被1968年所召开的联合国贸易及发展会议(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简称UNCTAD)所采用,并得到国际认同,会议中强调与发展中世界建立公平的贸易关系。[8]

1965年诞生了第一个另类贸易组织(Alternative Trading Organization,简称ATD):那年,英国非政府组织乐施会(Oxfam)发起了“以销售来帮忙”(Helping-by-Selling)的活动,一个以邮购及在乐施会商店销售进口手工艺品的计划。

1969年,第一个“世界商店”在荷兰开张,这个开创性的构想,是以销售符合公平贸易规则的“发展中区域”的产品,将公平贸易的法则带入零售部门,第一个商店由志工营运,非常成功,之后数十个类似的商店开始在比利时荷兰卢森堡德国等其他西欧国家开始营业。

在1960和1970年代,公平贸易运动里很重要的部分是,为那些因为政治因素而被排斥于主流贸易管道的国家,协助他们的产品寻找市场。数千名志工在教会后面和世界商店销售来自安哥拉尼加拉瓜咖啡豆,以这些产品从家里和公共场所的摊位传达一个讯息:给那些来自发展中国家的弱势生产者一个公平的机会,就是支持他们自主的永续发展。另类贸易活动的盛行,若不从贸易量来说,至少以在数量上,有数十个另类贸易组织(ATO)在大西洋两岸成立,同时随着世界商店的扩张,有许多计划性的行动与专案,抨击国际间的剥削与支配的现象,宣扬著曼德拉朱利叶斯·尼雷尔尼加拉瓜桑定政权的理念:自主及独立的权利,与接触全球市场及消费者的公平管道。

手工艺品VS.农产品[编辑]

在1980年代初期,另类贸易组织面临了一个严重的挑战:一些公平贸易的产品失去了新鲜感,需求己达到高峰,许多手工艺品在市场上开始看起来“不流行且令人腻烦”[9],手工艺品销售的下滑,使得公平贸易的支持者开始重新思考他们的营运模式及目标。更重要的,许多支持者在这段时间关心农产品价格下滑对于贫农所造成的冲击,许多人相信,找寻一种适当的补助,来解决这个产业的危机,是这个运动的责任。

在接来的几年中,公平贸易的农产品在许多另类贸易组织的成长过程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在市场上的成功,它们提供了生产者极需要的报酬,同时也为停滞的手工艺品市场提供一个绝佳的替代选项,第一种公平贸易的农业产品是咖啡,紧接着是水果干、可可、果汁、香料及坚果。在1992年时,手工艺品占总销售的80%,其余20%是农产品,但在2002年,手工艺品仅占总销售的25.4%,而食物商品却增加到69.4%[10]

标签的兴起[编辑]

直到第一次的公平贸易标签行动开始,公平贸易商品的销售量才真正的大增。虽然不断成长的销售额颇令人注目,但公平贸易只在出现在欧洲零星的世界商店,稍微有推广到北美。某些人觉得这些商店离现代的生活模式与步调太远,即便是最热心的顾客,都觉得去这些商店买东西很不方便。只有一个方法能增加销售机会,就是在顾客常去的商店,以一般的物流管道来贩售公平贸易商品[11]。唯一的问题便是,如何能增加销售管道,但却不减少消费者对公平贸易商品与其来源的信心。

直到1988年第一个公平贸易标签的行动“Stichting Max Havelaar”开始,这个问题才找到解答,这行动是由Nico Roozen、Fans VanDer Hoff及荷兰的非政府组织Solidaridad所创。这个独立的认证使得商品能在世界商店以外销售,进入主流市场,接触到广大的顾客,让公平贸易商品的销售显著成长。这个标签行动同时也能让顾客及通路商能追踪产品的来源,以确保让供应炼另一端的生产者受益[12]

这个想法受到许多注意,在接下来的几年,北美及欧洲出现了许多类似的非营利公平贸易标签组织,1997年,一个汇整标签(Labelling Initiatives,简称LIs)的过程催生了国际公平贸易标签组织(FLO)的成立,FLO是一个伞形组织,其任务在订定公平贸易的标准,支持、检查并认证那些弱势的生产者,同时协调公平贸易运动。

在2002年,FLO发起了一个新的国际公平贸易认证标章(International Fairtrade Certification Mark),发起的目标在于增加标章在超级市场货架上的能见度、促进跨国贸易及简化生产者及进口者之间的程序;现今,有超过16个FLO的认证会员,基于FLO的认证,在数十个产品上使用这个国际公平贸易认证标章,包括有咖啡香蕉芒果可可棉花蜂蜜、果汁、坚果、新鲜水果、奎宁、药草、香料、红酒足球等产品。

今日的公平贸易[编辑]

过去十年,全球公平贸易的销售量大幅增加,特别是贴有公平贸易标签的商品,其销售量的增加更为显著。在2005年,全球销售量约11亿英镑,每年约以37%的速度成长[13],2006年十月,FLO认证了58个发展中国家的586个生产组织,其中超过150个组织并在IFAT(International Fair Trade Association)注册[14][15]

公平贸易的认证与标签[编辑]

FLO公平贸易标签组织的商品认证[编辑]

注:一般Fair trade合并写为Fairtrade一个字时,通常用在针对FLO的商品体系

公平贸易标签运动(Fairtrade Labelling),通常简称为“公平贸易”(Fairtrade),或在美国被称为“公平贸易认证”(Fair Trade Certified Mark),是一套认证的体系,用来让消费者辩识符合标准的商品。这个体系由一个订定标准的组织(FLO International)及一个认证组织(FLO-CERT)所监督,负责对生产者及交易者进行独立审计,以确保能符合标准。

无论是贴有“国际公平贸易认证标章”或“公平贸易认证标章”的产品,它必须通过FLO-CERT的检查,以及来自受认证的生产者。农作物必需依照FLO International所设定的公平交贸标准来种植及收成,供应炼也需受FLO-CERT的监督,以确保公平交易产品的一致性。

公平贸易的认证不仅保障公平价格,同时也符合伦理消费的原则,这些原则包括必需严守国际劳工组织的规范,禁止童工或奴工、保障安全的工作场所及组成工会的权利,以及严守联合国人权宪章。而一个公平的价格也包含了生产及促进社会发展的成本,同时能保护环境,除此之外,公平贸易认证系统也鼓励卖家及买家之间长期的商业关系,以及更透明的供应炼。

公平贸易系统有许多商品种类而且不断增加,如香蕉蜂蜜咖啡柳丁可可棉花、新鲜水果及蔬菜、水果干、果汁、坚果、植物油奎宁、香料、红酒。要销售公平贸易商品的公司,可以申请证照以使用公平贸易标章在那些符合公平贸易的商品上。

国际公平贸易认证标章FLO International于2002年所创,以取代数个公平贸易运动所创造出来的十二种标章,这个新的标章目前全球通用(美国及加拿大除外)。

在美国及加拿大所使用的公平贸易认证标章,也仍在这二国内认证公平贸易商品,由于逐渐的更换旧标章,新标章的全面更换应该在不久的将来能完成实现。

IFAT公平贸易的组织认证[编辑]

为了要补足公平贸易商品的认证体系,同时容许大多数的手工艺生产者能在世界商店以外的地方销售产品,国际公平贸易协会(IFTA)发行一个新的标章来认证组织(相对于FLO International的产品认证),这标章称为FTO Mark,它让消费者能指认全球己登记的公平贸易机构,同时也确保能实践一些如工作条件、薪资、童工及环境的标准。

FTO Mark,能为消费者、新旧的商业伙伴、政府及捐助者,首次提供了一种认定公平贸易组织(包括那些手工艺品生产者)的方式。

公平贸易影响的研究[编辑]

最近有一些独立的研究,在评量公平贸易对弱势农民及劳工的影响。

在2002年,萨塞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Sussex)贫穷研究机构里的Lorain Ronchi研究公平贸易对哥斯达黎加Coocafe公司的影响,Ronchi发现,公平贸易增强了生产者组织,同时总结认为“以1990年代早期的咖啡危机而言,公平贸易可以说己达成了它们要改善小生产者的收入、生活品质,以及健全地方组织之目的。[16]

在2003年,科罗拉多大学Colorado State University)公平贸易研究团体总结了七个拉美公平贸易咖啡生产者的个案(UCIRI、CEPCO、Majomut、Las Colinas & El Sincuyo La Selva、Tzotzilotic和La Voz),认为公平贸易能在“短时间内改善小规模咖啡生产者及其家庭的生活”[17]。这些研究发现,在公平贸易下的生产者,更能得到信贷及外来的发展资助[18]。同时,这研究也指出,比起传统的咖啡生产者,公平贸易生产者更能得到训练机会并能改善其咖啡的品质[19],而那些公平贸易生产者的家庭也更稳定,比起传统咖啡生产家庭,小孩也能得到更好的教育机会[20]

Nicolas Eberhart于2005年为法国非政府组织Agronomes et Vétérinaires sans frontières曾经针对玻利维亚的咖啡公平贸易进行个案研究,认为公平贸易的认证活动对Yungas当地的咖啡价格有正面的影响,也在经济上造福了所有的咖啡生产者(无论有无公平交易认证),同时,公平贸易也能增强其生产团体及他们的政治影响力[21]

由Becchetti及Costantion(2006)所主导的计量经济学分析,验证公平贸易对肯亚农民的影响,研究者观察一组经过公平贸易认证的农民,并且抽样另外一组农夫作为对照组比较。在经过相同的一段时间后发现,无论是以货币或非货币的价值计算,公平贸易都能改善农民的生活、减少儿童死亡率、改善家户食物的摄取、对其作物的价格及生活条件更感到满足等[22]。在方法学中,该研究所采用的样本、农作物与公平贸易的相对贡献度,以及对照组的选择都可能有误差,因此该研究并非全部的论点都是稳固的[22]

在2014年,伦敦大学经济学教授克拉默(Christopher Cramer)为首的研究团队发现,在种植“公平贸易”花卉咖啡茶叶的地区,工人所获报酬通常较其他可比较地区低,工作环境亦较差,而且普遍存在聘用童工的问题。整体而言,未获公平交易认证但规模较大、运作较商业化农场,向工人支付报酬高于小作坊,即使只对小作坊作比较,公平贸易组织经营的地区薪金亦普遍较低。其中非洲乌干达埃塞俄比亚的农民工并未从生产“公平贸易”商品中获益,销售产品的利润大部分未落入工人手中。[23]

公平贸易与政治[编辑]

欧洲[编辑]

陈列在英国德比郡(Derbyshire)议会的公平贸易产品

早在1994年,欧盟执委会便准备了“另类贸易备忘录”,以声明对南北半球公平贸易的支持,以及要建立欧盟执委会公平贸易工作小组的意图,另外,欧洲议会也于同一年采用了“提倡南北贸易公平和团结性决议文”(OJ C 44, 14.2.1994),以表达他们对公平贸易的支持。

在1996年,经济及社会委员会使用了“对欧洲公平贸易进展的意见”(Opinion on European “Fair Trade”making movement),一年后,在1997年,欧洲议会采用了这分文件,要求欧盟执委会支持公平贸易香蕉的营运者,同一年,欧盟执委会出版了“欧盟消费者对公平贸易香蕉的态度”的调查,结论是公平贸易的香蕉能在欧盟七个国家公开贩售[24]

在1998年,欧洲议会在欧盟执委会之后,采用了“公平贸易决议文”(Resolution on Fair Trade, OJ C 226/73, 20.07.1998),欧盟执委会在1999年使用了“Commission对Conncil针对公平贸易的沟通”(Communication from the Commission to the Council on “Fair Trade”COM (1999) 619 final, 29.11.1999)。

在2000年,欧洲的政府部门开始采购公平贸易的咖啡,另外,在同一年,科都努协定(Cotonou agreement)在第23条g款中特别推广公平贸易,欧洲议会及地方议会的决议2000/36/EC,也开始推广公平贸易[24]

在2001及2002年,欧盟在数份文件中特别提到公平贸易,最显著的例子是2001年在企业社会责任的绿色报告,及2002年对贸易及发展的沟通文件。

在2004年,欧盟采用了“农产品连锁,依赖与贫穷-欧盟行动计划提案”,其中特别提到公平贸易运动“已经塑造了一个更具社会经济责任的贸易潮流”(COM (2004)0089)。

2005年,欧盟执委会在“发展政策连贯性-加速朝向千禧年发展目标”(COM (2005) 134 final, 12.04.2005)中提到公平贸易,是“一种能减少贫困及永续发展的工具”[24]

最后,在2006年的7月6日,欧洲议会无异议的通过一个有关公平贸易的决议文,承认公平贸易所能带来的好处,认为欧盟应在全欧政策架构下发展公平贸易,以更加支持公平贸易(EP resolution “Fair Trade and development”, 6 July 2006)。

欧洲绿党MEP Frithjof Schmidt在其大会辩论时说“这决议文回应了公平贸易另人惊艳的成长,显示欧洲消费者对于负责任购买越来越感到兴趣”,欧盟外贸执行官Peter Mandelson表示,执委会会全盘接受决议文,“公平贸易使得消费者思考,所以是相当有价值的,这决议文将会帮助我们发展一套连贯的政策架构”[25]

法国[编辑]

在2005年,法国国会议员Antonine Herth发表“40个维持公平贸易发展的提案”报告,同一年,这报告随后引发立法行动,提议建立一个委员会承认公平贸易机构(article 60 of law no. 2005-882, Small and Medium Enterprises, 2 August 2005)[26]

在立法行动的同时,2006年法国国际标准组织(ANFOR)也在经过五年的讨论之后,采用了公平贸易作为参考文件。

意大利[编辑]

在2006年,意大利国会议员开始辩论如何在国会进行公平贸易的立法,十月初进行了一个广泛的咨询程序[27]

比利时[编辑]

比利时的国会议员于2006年开始讨论公平贸易立法的可能性[28]

香港[编辑]

2002年,香港乐施会开始推广“公平咖啡”,亦开始宣扬公平贸易的理念。

2005年世界贸易组织第六次部长级会议在香港举行,韩国农民远道来港进行游行示威,引起更多香港人关注现行国际贸易制度中种种不公平的情况。乐施会于4月至12月间举行“贸易要公平,走出货柜”展览,在香港各大学校园巡回展出。展览以世界贸易组织(世贸)、贸易及贫穷问题为主题,展品全放置在一个货柜之内。

2008年由十个团体组成的香港公平贸易联盟成立,并在天星码头举办了“公平贸易嘉年华”。香港公平贸易联盟成立公平贸易工作间协会,鼓励企业和机构承担社会和道德责任。

中华民国(台湾)[编辑]

台湾自2006年[29]开始有公平贸易店铺,2008年开始于每年5月自发性的举办世界公平贸易日活动。[30]2010年6月18日,台湾的公平贸易商与支持者共同成立台湾公平贸易协会。[31]2012年的世界公平贸易日为协会成立后首次举办,邀请陈曼青为年度推广大使,推动公平贸易茶水间与公平贸易校园等行动。[32] 台大社科院于2008年9月在校园开始供应公平贸易咖啡,成为台湾第一个公平贸易校园[33],接后元智大学、辅仁大学陆续开始于校园推动公平贸易运动。台湾目前有38间公平贸易茶水间[34]。2011年11月国际公平贸易标签组织来台举办座谈会,从其公布的资料显示,2010年台湾公平贸易的销售总额已超越韩国[35]

中国大陆[编辑]

中国大陆目前包括江西婺源县大鄣山茶有四个茶叶生产商获得国际公平贸易认证组织(FLO)所发的认证标签,另有一个生产商获得FLO“干果、油籽、大豆和豆类”的认证标签。 “彩线云南”是中国大陆第一个世界公平贸易组织(WFTO)会员,另一个则是国际竹藤组织。2009年9月在上海注册成立的乐创益公平贸易发展中心有望成为第三个。与港台发展不同的是,中国大陆主要仍是弱势的生产方或平台,港台则扮演消费方。

公平贸易的理由[编辑]

在公平贸易里,一项很容易被发现的事实,就是它认为现在的全球贸易组织是“不公平的”,当人们在为公平贸易宣传的时候,通常是以个体经济市场失灵、现有的商品危机及它对发展中国家生产者的冲击作为理由,以说明我们为何需要公平贸易。

自由贸易与市场失灵[编辑]

所有FINE的成员及公平贸易会员,在理论上,都支持自由贸易无障碍的原则;然而,如牛津大学的社会企业教授Alex Nicholls所指出“那些古典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经济理论的基础条件,在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农业社会里,都极度缺乏”[36]。例如完全市场资讯、完整接触商机及信贷的机会、应因市场资讯而更变生产技巧及产品的能力,这些基本假设都是“发展中国家农民及劳工的谬论”[36]

由于缺乏这些个体经济的条件,那些应由贸易而来的利益可能全然消失。虽然Nicholls大致上同意,在某些市场,双赢的情况可能发生;然而“在发展中国家的市场条件不是如此,生产者不能由贸易变的更好”[36],现存的市场失灵使得发展中国家很难脱离贫穷

公平贸易以提供生产者稳定的产品价格、企业支持、接触优质北方市场及更好的贸易条件等,可以被视为一种尝试要解决市场失灵的努力。

商品危机[编辑]

那些公平贸易的宣传中,同时也会指出自1970年代及1980年代所开始的,全球货物市场中的失序竞争,导致一种价格上的“底限竞赛”;自1970年到2000年,许多发展中国家主要农产品的价格,如棉花可可咖啡,己跌落30%到60%,欧盟执委会指出“在发展中国家,由于缺乏1980年代末的国际干预政策及1990年代的货物市场改革,使得货物部门,特别是小型生产者,在市场的需求中苟延残喘”,今日“由于大部分的商品价格变动很大,同时也有长期跌价的趋势,这些生产者都生活在一个无法预测的环境当中”[37],根据联合国农粮组织(Food and Agricultural Organisation, FAO)估计,由于商品价格的下滑,在1980年至2002年之间,发展中国家共损失了约2500亿美元[24]

数百万的贫农依赖著那些由收成得来的产品收入,约五十个发展中国家,其外销营收的大部分,仰赖著三种或是更少种的主要产品。

许多农民多半缺乏其他谋生技艺,无论价格如何低落,只能更加的依赖农作物;研究显示,因商品价格下滑而损失最严重的是那些贫农,就如发展中国家的大多数人口,基础农业的劳动者约占发展中国家人口的50%,其产值约占GDP的三分之一[38]

公平贸易的支持者相信,现行的市场价格不能适当的反应生产的真实成本;他们相信,唯有管理良好且稳定的基本价格系统,才能包含环境及社会的生产成本。以非牟利形式推动企业和民间团体,共同探寻更合乎公平贸易和消费者责任的经营方式。优点是让大小企业和团体、不论规模和背景,均有参与和对话的机会;同时亦避免合格/不合格的淘汰式二分法,而是透过磋商和协作态度,鼓励成员机构申报利润及公开报生产资料,不断改进负责任的经营方式。

批评[编辑]

由于日渐流行,公平贸易开始受到来自政治光谱两端的批评。某些经济学家及智库[谁?]认为公平贸易是一种妨碍经济成长的补贴,而部分左派人士如齐泽克,则批评公平贸易并未积极挑战现有的贸易系统。

农业经济与行销方面的批评[编辑]

经济学家彼得·格里菲斯英语Peter Griffiths指出,公平贸易对终端零售商非常有利可图,但消费者多付的钱有多少到达生产国,有多少直接进入生产者手中还是落入出口商手中值得怀疑。据称目前为止没有证据证明公平贸易的生产者确实收取到较高的价格,也没有证据证明公平贸易改善了相关生产者的经济情况,但公平贸易确实会伤害到非公平贸易的生产者。现在对公平贸易生产者与非公平贸易对照组在实施相关措施前后的收入并没有正式的影响效果研究,对于相关的援助组织带来的收入增长多寡也不存在评估。公平贸易欧盟所有国家的产品销售商对生产者因公平贸易而增加的收入并未依法律给出足够的相关资讯,因而可能都已犯法。他的结论认为公平贸易基本上并不合乎道德原则。[39]

扭曲价格信号[编辑]

限制最低价格的效果

部分反对者认为公平贸易如同其他的农产品补贴,试图为产品建立一个高于市场价格的最低价格,这样一来会鼓励现有的生产者制造更多这类产品,并鼓励新的生产者加入生产此一产品的行列,这样会造成供给过剩。[40]根据经济学上的供需法则,供给过剩会造成该产品在非公平贸易的市场价格被压低。[40]

造成资源的错配[编辑]

部分反对者亦认为,消费者因公平贸易多付的钱,大部分并没有流入生产者,让他们用于提高产品的质量,而是用于支付公平贸易认证机构的认证费用,并满足这些机构提出的要求。这实际上产生了资源错配的效果。长远来看,公平贸易将会阻碍产品质量的提升。[41]

2003年,卡托研究所当时的研究部门总裁表示公平贸易是“以善意出发的干涉主义手段……注定要以失败告终。”根据他的说法,公平贸易试图补救市场失灵的问题,但想要以一种有问题的价格结构取代另一种有问题的价格结构,其实是被误导的尝试。这是对公平贸易主流批评的代表性言论,认为它会“让公平贸易生产者增产”,虽然在短期内对部分公平贸易生产者有利,但对长远的经济发展与增长将造成负面影响。经济学理论认为当某产品价格由于生产过剩而降低,补贴或者人为地抬高价格会鼓励增产,并吸引新的生产者从事无效率的活动,使问题更加恶化。

部分学者对上述论点提出以下反驳:

  1. 首先,生产者与中间商之间的交易经常不是在正常的竞争框架下。[42]在这样的情况下市场价格受到了扭曲,因为价格反映出的并不是生产者的生产力,而是他们的低议价能力。[43]
  2. 其次,所谓价格扭曲的论点并未考虑到产品区隔的原则。例如咖啡,并不能与原油等大宗物资相提并论。咖啡有许多种,在生产技术上各有区别,[44]在品质、搅拌、包装、处理,甚至是否担负社会责任上,各个时期与地区各有不同。消费者的需求跟品味决定了不同种类咖啡产品可接受的价格。[42]在这样的思路之下,公平贸易可以视为一种市场驱动的革新,在食品产业中打造出一个不断成长的新区隔,赞同其理念的消费者愿意为环境与社会责任付出更高的价格。[42]
  3. 第三,上述论点假设公平贸易的农作物生产者确实得到更高的收入,但这一说法并无实证支持。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Fairtrade Labelling Organizations International (2006). Fairtrade FAQs URL accessed on December 14, 2006.
  2. ^ [1] p. 3, The World Trade Organisation publishes annual figures on the world trade of goods and services.
  3. ^ FINE.(2005)Fair Trade in Europe 2005: Facts and Figures on Fair Trade in 25 European countries. Brussels: Fair Trade Advocacy Office
  4. ^ European Fair Trade Association.(2006). Definition of Fair Trade URL accessed on August 2, 2006.
  5. ^ International Fair Trade Association (2006). Key Principles of Fair Trade URL accessed on August 2 2006.
  6. ^ International Fair Trade Association.(2005).Crafts and Food. URL accessed on August 2, 2006.
  7. ^ Hockerts, K.(2005). The Fair Trade Story. p1
  8. ^ International Fair Trade Association.(2005). Where did it all begin? URL accessed on August 2, 2006.
  9. ^ Redfern A. & Snedker P.(2002)Creating Market Opportunities for Small Enterprises: Experiences of the Fair Trade Movement. International Labor Office. p6
  10. ^ Nicholls, A. & Opal, C.(2004). Fair Trade: Market-Driven Ethical Consumption. London: Sage Publications.
  11. ^ Renard, M.-C.,(2003). Fair Trade: quality, market and conventions. Journal of Rural Studies, 19, 87-96.
  12. ^ Redfern A. & Snedker P.(2002)Creating Market Opportunities for Small Enterprises: Experiences of the Fair Trade Movement. International Labor Office. p7
  13. ^ Fairtrade Labelling Organizations International (2005). FLO Annual Report 2005. URL accessed on August 4, 2006.
  14. ^ Fairtrade Labelling Organizations International (2006). FLO October 2006 News Bulletin. URL accessed on October 30, 2006.
  15. ^ IFAT.(2006)The FTO Mark. URL accessed on October 30, 2006.
  16. ^ Ronchi, L.(2002).The Impact of Fair Trade on Producers and their Organizations: A Case Study with Coocafe in Costa Rica. University of Sussex. p25-26.
  17. ^ Murray D., Raynolds L. & Taylor P.(2003). One Cup at a time: Poverty Alleviation and Fair Trade coffee in Latin America. Colorado State University, p28
  18. ^ Taylor, Pete Leigh (2002). Poverty Alleviation Through Participation in Fair Trade Coffee Networks, Colorado State University, p18.
  19. ^ Murray D., Raynolds L. & Taylor P.(2003).One Cup at a time: Poverty Alleviation and Fair Trade coffee in Latin America. Colorado State University, p8
  20. ^ Murray D., Raynolds L. & Taylor P.(2003).One Cup at a time: Poverty Alleviation and Fair Trade coffee in Latin America. Colorado State University, p10-11
  21. ^ Eberhart, N.(2005). Synthèse de l'étude d'impact du commerce équitable sur les organisations et familles paysannes et leurs territoires dans la filière café des Yungas de Bolivie. Agronomes et Vétérinaires sans frontières, p29.
  22. ^ 22.0 22.1 L. Becchetti,, M. Costantino (2006). Fair Trade on marginalised producers: an impact analysis on Kenyan farmers, working paper CEIS 220 and working paper ECINEQ2006
  23. ^ 英研究:公平贸易无助农民,明报2014-05-26(繁体中文)
  24. ^ 24.0 24.1 24.2 24.3 FINE (2006). Business Unusual. Brussels: Fair Trade Advocacy Office
  25. ^ Frithjof Schmidt MEP (2006). Parliament in support of Fair Trade URL accessed on August 2, 2006.
  26. ^ FINE (2006). Business Unusual. Brussels: Fair Trade Advocacy Office
  27. ^ Nembri, Antonietta(October 4, 2006)Equo e solidale: un convegno sul futuro normativo. URL accessed on October 28, 2006.
  28. ^ FINE (2006). Business Unusual. Brussels: Fair Trade Advocacy Office
  29. ^ 公平贸易开小店做大爱http://news.ltn.com.tw/news/business/paper/95768
  30. ^ 部落格 | 生态绿股份有限公司. Okogreen.com.tw. 2016-02-07 [2016-02-17]. 
  31. ^ 台湾公平贸易协会 | 以消弭南北半球传统贸易不公平的现况、改善全球贫穷问题、提供弱势者经济自足的机会、促进全球永续发展为宗旨,与国际公平贸易运动串连的台湾在地非营利团体。. Fairtrade.org.tw. [2016-02-17]. 
  32. ^ 公平贸易校园 fairtrade campus | 台湾公平贸易协会. Fairtrade.org.tw. [2016-02-17]. 
  33. ^ http://s9.pimg.tw/avatar/ntusssa/0/0/zoomcrop/20x20.png?v=1298126470. [院讯] 社科院O'PA餐厅招标会议结果 @ 国立台湾大学社会科学院院会 :: 痞客邦 PIXNET ::. Ntusssa.pixnet.net. [2016-02-17]. 
  34. ^ 公平贸易校园 fairtrade campus | 台湾公平贸易协会. Fairtrade.org.tw. [2016-02-17]. 
  35. ^ 部落格 | 生态绿股份有限公司. Okogreen.com.tw. 2016-02-07 [2016-02-17]. 
  36. ^ 36.0 36.1 36.2 Nicholls, A. & Opal, C.(2004). Fair Trade: Market-Driven Ethical Consumption. London: Sage Publications. p17-19
  37. ^ Agricultural Commodity Chains, Dependence and Poverty. A proposal for an EU Action Plan. European Commission, 2004.
  38. ^ UNCTAD Press Release, “UNCTAD Calls For Policy Changes to Avoid Throwing World Economy Into Recession,”25 August 1998.
  39. ^ Griffiths, Peter. “Ethical Objections to Fairtrade”. http://www.griffithsspeaker.com/Fairtrade/why_fair_trade_isn.htm, accessed 13 April 2011
  40. ^ 40.0 40.1 [2][失效链接]
  41. ^ Fair Trade is Counterproductive and Unfair
  42. ^ 42.0 42.1 42.2 L.Becchetti F.C. Rosati, 2006, Globalisation and the death of distance in social preferences ad inequity aversion: empirical evidence from a pilot study on fair trade consumers, CEIS Working Paper, n.216 and World Economy(forth.)
  43. ^ Hayes, M. G. and Moore, G. A.(2005)The Economics of Fair Trade:a guide in plain English
  44. ^ Flavor Characteristics Due to Coffee Processing. Coffeeresearch.org. [2016-02-17].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