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工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童工是指僱用或利用兒童從事經濟生產活動,包括當童星報童少年兵、農場及工廠工人等。此類童工是指小于法定成年年齡的人,例如18歲或者20歲,包括青少年兒童。在很长一段时间,童工并不被认为是一个问题,当义务教育和劳工与儿童权利深入人心以后,这才成为一个广为争论的话题。

在工業革命以前,世界上許多地方的許多兒童,如同成人一般地從事各種勞務,如農場之勞作等;而在英國工業革命之前期,工廠與礦場亦曾大量地使用、剝削童工,直到後來英國政府制定《工廠法》等相關法令,才使英國童工之剝削與使用,逐漸得到制止。

1912

解說[编辑]

童工被用於多種不同的用途,如农业和工業的劳動力、少年兵雏妓以及合法的儿童演员和歌手等,不一而足。一些協助家人工作,如到家人開設的商店幫忙的兒童也算是童工的一類。

童工的工資一般比較成年人為低,不過,著名的童星是例外,比如《哈利波特》男主角。因此僱用童工被很多国际组织认为是剥削行径,比如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

童工在不少戰亂國家地區是常見的,因為成年人自然死亡,人均壽命短,成年人生產力少,「窮苦家庭早當家」,家中沒有或僅有少數具生產力的成年人,故造成童工大量使用之現象。在沒有社會福利安全網的地區(第三世界),被發達國家強權禁止童工,又是另一種無奈。

分類[编辑]

根據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公約138及182條,童工可分為三類:

  • 11歲或以下、從事任何經濟活動的兒童
  • 12至14歲、從事適量「輕量工作」(light work)以外的經濟活動的兒童
  • 18歲以下、從事任何「危險工作」(hazardous work)的兒童

工種分類[编辑]

根據國際勞工標準,儘管兒童可以工作,可是工種的危險程度以及對兒童身心的影響程度是相當關鍵的。工作普遍分為三類,包括「輕量工作」(light work)、「危險工作」(hazardous work)和「最惡劣形式的工作」(the worst form of work):

輕量工作(light work)[编辑]

這是指該工作不會損害工作者的健康和發展,並且不阻礙他們上學和接受職業培訓的機會。 一般國家都會容許13至15歲的兒童從事「輕量工作」,但有關工作時數和種類則因地而異。而這些工作可包括家務清潔、輕巧的農耕種植工作、店務員、售票員、送報員、包裝、運送等。

危險工作(hazardous work)[编辑]

不論是工作性質本身或是工作地點,只要會危及工作者的健康、安全、心理或不道德的,這類工作便屬於「危險工作」。 國際勞工組織建議各國必需立法規管「危險工作」,並只能讓18歲或以上的人士從事這些工作。 一般來說,這些工作包括採礦、編織毛毯、製造磚塊和玻璃、建造業、製造業、販賣酒精、水底工作(underwater work)、控制機械、街頭販賣及娛樂事業(如在夜總會酒吧賭場馬戲團等工作)等。

最惡劣形式的工作(the worst form of work)[编辑]

這些工作包括將人當作奴隸、販賣、用作抵債;強迫參與戰爭賣淫、從事色情事業;製造或販賣毒品,以及所有危及工作者的健康、安全、心理或不道德的工作。 而所有18歲以下的青少年是嚴禁參與或從事這類工作。(當然,就算是成年人也不能從事賣淫、製造或販賣毒品以及所有危及工作者的健康、安全、心理或不道德的工作。【部分國家法律除外】)

為何有童工[编辑]

儘管有相當多國家簽定了《兒童權利公約》和國際勞工組織公約,但迄今在世界上仍有眾多兒童工作而失去接受教育和職業培訓的機會,有些更因此而健康受損、心靈受創,甚至失去性命,主要原因包括(但不限於)以下幾點:

政府並未嚴格執行有關公約[编辑]

兒童權利公約》和國際勞工組織公約的締約國,需要因應公約的要求,制訂相關法律以禁止國內使用童工和保障工作兒童利益。然而,國法雖存,政府卻因為各種問題而未有嚴格執行。 可是,實際執行以上法規工作政府交由當地勞動監察部門和公安局貿易發展局工商行政管理局教育局等部門負責,而這些部門人手嚴重不足,以致難於執法。

家庭貧窮[编辑]

家庭貧窮是迫使兒童要工作的最主要原因。國際勞工組織在1996年的調查發現,兒童的薪酬佔整個貧困家庭收入的五分一至四分一。這收入對不少貧窮戶來說,可算舉足輕重。 貧困戶不單缺乏資產,不少更落入欠債的困境當中。為償還家庭的債務,家人讓兒童成為「抵債童工」,要兒童為債主工作或是賣兒童給債主以抵銷債務。

社會制度[编辑]

在一些貧窮國家政府法例是容許有童工的。 此外,不少貧窮國家也鼓勵兒童當家傭,兒童的父母一般也認為這能改善孩子的生活質素,因為僱主會供應孩子衣食住行各方面的需要。可是,不少兒童傭工卻因此陷入低工資、遭虐打性侵犯,甚至是成為妓女的開始。

在烏茲別克,棉花採收使用強制性的童工,一些烏茲別克的人權運動人士指稱這種強制童工的使用是「有意為之的國家政策」。[1]

童工的工作待遇較差[编辑]

國際勞工組織發現,不論是高危工作採礦,或是簡單工作如包裝等,成人都是與兒童一起工作。儘管成人可以取代兒童進行這些工作,可是僱主為減低成本,於是僱用童工,因為童工的工資往往比成人少。 更重要的是,童工比較單純和可靠,對僱員權利的認識亦較少,故此他們比成年工人更願意受僱主控制,如願意加班、不會曠工、不會組織工會及不會偷竊等。

工作性質[编辑]

童工較多受聘於低技術勞工密集的行業,例如服務業、餐飲業和製造業等。因為這些行業工作的前線工人,學歷高低不是受聘與否的關鍵,也不會影響工作質素。此外,有些行業如足球生產、在衣服上釘珠等工作,僱主一般相信只有擁有輕巧、靈活雙手的兒童才能做得好,故此聘用了大量低學歷童工

童工之害[编辑]

兒童沒有受教育的機會,他們在成長期失去學習廣泛文化知識的機會,令當地區無望轉形成為知識型經濟社會。

在工廠工作的兒童也較容易受到身體傷害,例如因為長久站立而造成的外八、內八或o字腿等身體殘疾。更因為兒童較不注意自身,所以很容易被捲進機器裡而造成截肢甚至死亡。

通常工廠為了自身的利益去僱傭童工,在此條件下,工廠給童工的食物或飲水也是不好的,這會造成童工的身體發展受到限制或阻礙。不過也許在工廠會吃得比家裡還好,視情況而定。

對禁止童工政策的不同意見[编辑]

部份新自由主義經濟學者反對所有對勞動市場的管制,包括禁止童工。如米爾頓·佛利民瓦特·布拉克所著《百辯經濟學》(Defending the Undefendable)中都主張,禁止童工的法令反而會剝奪貧窮兒童求生存的機會,強制兒童去學校受教育而不允許工作,對兒童不一定是最好的選擇。香港富商黎智英曾說:「我當過月入港幣六十元的童工。那個時候要是有了法定最低工資,哪怕法定水平是月薪一百元吧,誰會多花四十元僱用我這個不懂事的十二歲小孩?找不到工作餬口,要不是餓死街頭,我便大有可能鋌而走險、作奸犯科了。」[2]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Gulnoza Saidazimova. Uzbekistan: Cotton industry targeted by child-labor activists. Radio Free Europe. 19 January 2008. 
  2. ^ 《「爭取最低工資」,壹週刊》第869期,2006.11.2)

外部参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