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血書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南海血書》,是一則中華民國中國國民黨威權時代下的虛構故事。本作於1978年12月19日在《中央日報》副刊發表的文章,作者朱桂。最初偽稱是「越南難民阮天仇」的「絕筆信」,這篇故事成為臺灣中小學的教材,政府機關也大量印送。

這篇故事,後來證實是中華民國政府的反共宣傳之一,為當時國民黨情報主管王昇上將為配合國民黨政府的威權統治所策劃的虛構故事,目的在於鼓動臺灣人民反共情緒,並以越南的淪亡歸咎於內部的不團結、藉此強調國民黨一黨獨大之「必要性」來打壓黨外民主異議人士,以及發洩與美國斷交後的不平情緒。

2003年,作者朱桂坦承是一篇虛構的故事,由他本人創作。

內容提要[編輯]

《南海血書》於1978年12月19日在《中央日報》副刊裏刊登,根據《中央日報》表示是本文是「譯者」朱桂(實為作者)的胞弟在出海打魚時,在南中國海的一個荒島上所「發現」,是一個名叫「阮天仇」的越南難民的絕筆。譯者朱桂為基隆崇右企專的教師。書中表示,南越北越所併吞與越戰的失敗,是「偉大盟邦」與「民主鬥士」的過錯。

文中提到家人是怎樣死於越共的殘酷手法:大哥死在越戰的炮火中,姪兒在一場暴動中被流彈擊中,九十三歲的老祖母與七歲的姪女被越共政府「照顧」到餓死,絕口不提政治的父親,卻在鬥爭大會上被一棒一棒地打死,三哥(有版本作二哥)在集中營裡因為飢餓,忍不住吃了一個番薯,結果被槍斃,大嫂無故被關,病死在監獄中,母親在逃亡時被匪幹推下海淹死,妻子被海盜射殺,一家人只剩下阮天仇與兒子文星。船在怒濤上飄流,難民們漂到一個珊瑚礁島上,但兒子文星在第十三天痛苦地死去,其遺體也被難民分食。吃了文星的難民後來陸續餓死,只剩阮天仇在島上等死,最後阮捱了四十幾天才死亡。

影響[編輯]

由於當時中華民國與美國斷交,《南海血書》的內容強烈暗示越戰命運可能會降臨台灣,挑起台灣的敏感神經;《南海血書》不但成為當時國中小學生的必讀書籍,公務機關也大量發放,甚至銷售達二十萬冊,最後還拍成電影。其中一句話:「今日不為自由鬥士,明天將為海上難民!」,更傳頌一時。

真相[編輯]

但是《南海血書》之內容有諸多矛盾、失實之處,引發台灣省議員何春木在總質詢時指責《南海血書》誇大渲染、荒誕離譜;林濁水也撰寫《拙劣的越南預言——剖析「南海血書」的真相­》,除諷刺阮天仇為「神人」外(挨餓四十餘日後,仍有餘力用鮮撰寫三千多字),這「神人」也不可能用螺尖沾血於襯衫上寫字等不合邏輯處,同時指出「捏造該文的人士是以南越淪亡的例子打擊黨外人士」。而在臺灣民主化之後,原著作者朱桂也於2003年承認「阮天仇」為虛構的人物、《南海血書》是虛構的情節。後經證實為當時國民黨情報頭子王昇上將為配合國民黨政府的威權統治所策劃的虛構故事,以假亂真,欺騙民眾。

現況[編輯]

南海血書已經全面從教科書中刪去,官方也不再發行。

電影[編輯]

  • 南海島血書》(導演:蔡谷、周明宏/出品公司:台灣義興影業社[1]

參考資料[編輯]

備註[編輯]

  1. ^ 南海島血書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07-09-29.,〈臺灣電影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