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夫躬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息夫躬[註 1](?-前1年),字子微西漢河內河陽(今河南省孟州市西)人。息夫躬與孔鄉侯傅晏汝南郡太守孫寵等人交好,漢哀帝時期,因舉發東平王劉雲,獲封宜陵侯。息夫躬後因失去漢哀帝的寵信,遭免官遣回封國,元壽二年,息夫躬被人控告其心懷怨恨、詛咒漢哀帝等罪名,遭逮捕下獄,死於獄中[1][2]

生平[編輯]

告發東平[編輯]

息夫躬年輕時為博士弟子,學習《春秋》,博覽經傳註釋、百家之書。其容貌高壯亮麗,被眾人所驚異[1]

漢哀帝登基後,由於傅皇后的父親特進孔鄉侯傅晏與息夫躬是同鄉,兩人關係友好,息夫躬因此把傅晏的當作靠山,結交的人越來越多。起先,長安孫寵也以善於遊說出名,在擔任汝南郡太守時被免官,他與息夫躬結交,兩人一同上書,被徵召至京師,等候詔命。當時漢哀帝剛剛即位就得了病,而有人告發中山孝王太后馮媛詛咒皇上,導致馮媛和她的弟弟宜鄉侯馮參都因此自殺,但他們所犯的罪刑並不明確[1]

此後無鹽縣危山上的石頭自動立了起來,原本被它阻塞的道路因而開通。息夫躬和孫寵商議說:「皇上沒有後代,身體又長期患病,關東的諸侯們圖謀爭奪皇位。現在無鹽縣有大石自動挺立,聽說那些奸臣假託往事,認為漢宣帝興起於民間時也有泰山的石頭自行立起。東平王劉雲因此和他的王后日夜祠祭詛咒皇上,企圖求得帝位。而王后的舅父伍宏反而因為懂得方術,倚靠醫術得到皇帝的寵幸,可以出入宮中。霍顯那樣的陰謀又將出現在杯勺裡,荊軻那樣的變故又將發生於帷帳中。事情的大勢如此,告發一定能成功。揭發國家的奸賊,誅殺皇上的仇人,這是獲得封侯的妙計。」於是息夫躬、孫寵就和中郎右師譚一起通過中常侍宋弘上奏告發劉雲的陰謀[1][2]

漢哀帝對此極為厭惡,把案件交給官員審問,東平王劉雲、劉雲的王后和伍宏等人都獲罪被殺。漢哀帝提拔孫寵為南陽郡太守,右師譚維潁川郡都尉,宋弘和息夫躬同任光祿大夫左曹給事中。當時侍中董賢深受漢哀帝寵幸,漢哀帝想封他為侯,於是下詔書說:「息夫躬、孫寵是通過董賢上奏告發,封董賢為高安侯,孫寵為方陽侯,息夫躬為宜陵侯,各給食邑一千戶。右師譚為關內侯,賜予食邑。」丞相王嘉心裡懷疑東平王的案件不實,向漢哀帝諫諍,不想封董賢等人為侯。王嘉堅持說董賢的權勢太盛,孫寵、息夫躬都陰險反覆,是奸臣,恐怕必將危害國家,不可任用,王嘉因此獲罪[1][2]

議論朝政[編輯]

息夫躬獲得漢哀帝寵幸後,多次進見漢哀帝談論政事,議論起來為所忌諱。群臣都害怕被他彈劾,見到他都側目而視。息夫躬上書逐個抨擊公卿大臣,說:「當今的丞相王嘉剛強而急躁,不可任用。御史大夫賈延懦弱不稱職。左將軍公孫祿司隸校尉鮑宣都外有耿直的虛名,內心實際上蠢笨不懂政事。左、右曹以下官員都才能平庸不值一提。假如突然有強包圍京師,長進犯宮闕,陛下您和誰去防禦?如果有狂妄之徒在東方叫囂,匈奴入侵渭水,邊境震動,四方風起雲湧,京師即使有精兵強將,也無人能邁出半步去抵抗敵人。軍事公文緊急繁忙,蜂擁而來,征戰文書接踵而至,無能怯弱的臣僚不明事理,不知所為。那些能夠做出決斷的臣子,只能夠服藥自殺,或拔劍自刎,即使誅滅他們全家,對於災禍、失敗的降臨又有何益處呢」[1]

息夫躬又說:「秦國因開鑿鄭國渠而富國強兵,現在京師土地肥沃,可測量地形水源,擴大灌溉之利。」漢哀帝派息夫躬手持符節,統領三輔地區的都水官。息夫躬樹立測水標記,想要鑿通長安城,引漕運的河水流到太倉前,以節省運輸費用。朝廷大臣議論認為不可行,於是停工[1]

失寵免官[編輯]

董賢受寵幸尊貴,權勢日益強盛,丁、傅兩家外戚嫉妒他受寵,孔鄉侯傅晏與息夫躬商議,想謀取輔政的職位。正逢單于應當來朝見,而單于卻派使者稱病,希望明年再入朝參見天子。息夫躬因此上奏,認為:「單于應當在十一月入塞覲見,後來以自己有病為託辭,我懷疑有別的變故。現今烏孫的兩個昆彌力量弱小,卑爰疐勢力強盛,佔據著彊煌,擁有十萬軍隊,東邊與單于交好,送兒子去當單于的侍從。如果匈奴趁著以往強大的威勢,沿著前任烏孫王烏就屠的蹤跡,起兵南侵,那是併吞烏孫的的形勢。一旦烏孫被併吞,匈奴就會更強大,而西域就危險了。可以讓投降的匈奴人假扮卑爰疐的使者,向朝廷上書說:『之所以派遣兒子去侍奉單于,並非親近、信任他,其實是因為畏懼他。希望天子哀憐,讓單于歸還我的兒子,我願意幫助戊己校尉首衛惡都奴的邊界。』接著將他的奏章下發給諸位將軍,使匈奴來的客人聽到此事。這就是所謂『最好的辦法是預知並破壞敵人的作戰計畫,其次是離間、破壞敵人的聯盟』」[1][2]

奏章呈上後,漢哀帝接見息夫躬,並召集公卿將軍們深入討論。左將軍公孫祿認為:「中國經常以威信來安撫夷狄,息夫躬卻因為猜忌人家心存欺詐,便捏造出不守信用的計謀,不能答應他。況且匈奴仰賴先帝的恩德,保據邊塞,自稱藩國。現在單于因為有病不能朝見,派使者說明自己的情況,並沒喪失做臣子的禮節。我公孫祿敢擔保,即便到我死也不會看見匈奴成為邊境的憂患。」息夫躬指責公孫祿道:「我為國家考慮於事情初現徵召之時,謀劃於事情將要出現之時,在事情尚未成形時便預告謀慮,替子孫萬代長遠考慮。而左將軍公孫祿卻想用他自己的年齡來擔保眼前所見到的一點東西。我與公孫祿的意見不同,無法同時討論。」漢哀帝說:「好。」於是讓群臣退去,只和息夫躬單獨商量[1]

息夫躬於是進言道:「往年熒惑佔據心宿的位置,太白位置高而放射光芒,又有角星河鼓所遮蔽,按占驗之法,將發生軍事變亂。此後謠言傳遞詔籌,經過了諸多郡國,以至於天下騷動,恐怕一定會有非常的變故。可以派遣大將軍去巡視邊境的守軍,整頓武備,殺死一名太守來立威,震動四夷,據此來壓服和應對災異。」漢哀帝認為他說的有道理,於是就此詢問丞相。丞相王嘉回答說:「我聽說要用實際行動來感動百姓,而不光靠言語,用實事來回應天變,而不是虛辭。對低微卑賤的百姓,尚且不能欺騙,何況上天神明,難道可以欺騙嗎?上天顯示異兆,是為了告誡君主,想讓他醒悟,回到正道,誠心向善,百姓心裡高興,就符合天意。善辯之士只看到事物的一個方面,有人就胡亂附會星象災異之說,謊稱匈奴、烏孫和西羌將要作亂,圖謀發動戰爭,安排權謀應變,這不是回應天變的正道。太守、國相有罪,都乘車飛奔到朝廷,自己反綁雙手接受誅殺,他們是如此地恐懼,而遊說之士卻高談闊論,破壞安定造成危難,能言善辯,使聽者覺得痛快,其實不可聽從。議論政事,就怕阿諛奉承,陰險奸詐、巧言善變,嚴厲刻薄。阿諛奉承,則君主的品德敗壞,陰險奸詐則群臣怨恨,巧言善辯則破壞正道,嚴厲刻薄則傷害恩惠。過去秦穆公不聽從百里奚蹇叔的勸告,以至於軍隊慘敗,於是悔過自責,痛恨貽誤大事的大臣,想起黃髮老人的話,最終名垂後世。但願陛下您以古為鑑,反覆思考,不要先入為主」[1]

漢哀帝不接納王嘉的諫言,下詔說:「近來災害不斷,盜賊橫行,戰亂的徵兆,有時十分明顯,沒聽說將軍們對此表示同情和關注,從而選練士卒,修繕兵器。兵器質地粗劣,應當由誰來督察?天下雖然安定,忘記戰爭一定會很危險。請將軍和俸祿中二千的官吏各薦舉熟悉兵法且有謀略的人一名,推薦能勝任將軍的兩名,到公車署候命。」於是任命孔鄉侯傅晏為大司馬衛將軍,陽安侯丁明為大司馬驃騎將軍[1]

這天,發生了日食,董賢藉機破壞息夫躬、傅晏的計策。幾天後,朝廷收回傅晏的衛將軍印綬,而丞相、御史大夫也上奏息夫躬的罪過,皇帝因此厭惡息夫躬等人,頒下詔書說:「南陽太守方陽侯孫寵,向來沒有廉潔的名聲,天性殘酷邪惡,毒害百姓。左曹光祿大夫宜陵侯息夫躬,編造欺詐的計策,想要貽誤朝廷。兩人都結交貴戚,奔走權門,以求出名。免去息夫躬、孫寵的官職,遣送回封國居住」[1][2]

呼號而死[編輯]

息夫躬回到封國後,由於沒有自己的宅院可居住,便寄居在野外的空亭中。竊賊們認為侯爵一定很富有,因此經常在晚上窺伺他。息夫躬的同鄉,河內賈惠前去拜訪息夫躬,教給他詛咒小偷的方術,用桑樹東南方的樹枝做成匕首,在上面畫上北斗七星的圖案,息夫躬自己在夜間披散著頭髮,面向北斗,手持匕首時而招引,時而指畫,詛咒盜賊[1]

有人上書說息夫躬心懷怨恨,譏笑朝廷任用的官吏,觀測星像,觀察天子的吉凶,與巫師一起詛咒。漢哀帝派侍御史廷尉監逮捕息夫躬,將其關押進雒陽詔獄。正要拷問他時,息夫躬仰天大呼,接著便倒在地上。官吏前來審訊,有人說喉嚨已經斷氣,鼻孔耳朵流出,過了一頓飯的功夫就死了。息夫躬的同黨與朋友受牽連而被捕的有一百多人。息夫躬的母親名叫,因為祭祀灶神詛咒皇上,犯了大逆不道之罪,被處以棄市的刑罰,息夫躬的妻子充漢與家屬被流放合浦郡。息夫躬平時交情好的同族親屬,都被免官,終身不得再做官。漢哀帝去世後,有關官員上奏說:「方陽侯孫寵和右師譚等人,都策劃奸邪的陰謀,使皇上的至親骨肉獲罪,雖然有詔令赦免,但不應擁有官爵,住在中原。」於是免去孫寵等人的官爵,流放到合浦郡[1]

軼事[編輯]

起初,息夫躬做待詔時,屢次發表直言不諱的高論,害怕自己因此被人陷害,於是寫下絕命辭說[1]

過了幾年,息夫躬死去,就如絕命辭中所說的一樣[1]

評價[編輯]

  • 鍾惺:息夫躬議論無所避,眾畏其口。此從來小人脅眾深阱,自作護身之術,俱不出此。王嘉謂躬「傾覆有佞邪材」,躬首詆嘉「健而蓄縮」,四字人亦不能合說;折左將軍公孫祿「欲以其犬馬齒保目所見」,曲盡庸臣途遠日暮誤國情狀,正其有口可畏處。至其歷詆公卿大臣,雖小人先發制人之計,然描寫承平臣子庸軟惰安情弊,緩急難恃,千古一轍,可為寒心。而王嘉謂其「諂諛則主德毀,傾險則下怨恨,辯慧則破正道,深刻則傷恩惠」,始終以為不可用,真大臣識微慮遠之言,躬終不能勝正也[3]
  • 班固:昔子翬魯隱危,欒書晉厲弒。豎牛奔仲,叔孫卒,郈伯昭公逐,費忌納女,楚建走,宰嚭夫差喪,李園進妹,春申斃,上官懷王執,趙高二世縊,伊戾坎盟,宋痤死,江充造蠱,太子殺,息夫作奸,東平誅[1]

註釋[編輯]

  1. ^ 複姓息夫」,名「躬」
  2. ^ 白話翻譯:神靈興旺得很,飄到何處去啊!鷹隼縱身疾飛,鸞鳥正徘徊啊!矰像空中的風暴,我像鸞鳥一樣一動便危險啊!荊棘叢生很茂密,又怎麼可以棲息啊!發自忠心而忘身,自己陷入羅網中啊!頸彎翼折,怎麼能逃脫啊!痛哭流涕啊,心情鬱結啊而傷了肝。虹霓閃耀啊太陽衰微,邪氣昏暗啊天氣未開。悲痛地飛到天邊啊嗚呼,遭受冤枉時與君隔絕啊向誰去說!仰望天空啊陳說冤情,呼喚上帝啊體察我。秋風為我而哀嘆,浮雲為我遮陰。唉,世道如此啊又何必久留,拍打神龍啊攬著牠的觸鬚。遨遊天空啊返回遙遙無期,君主失去所據啊會想到我。

延伸閱讀[編輯]

[在維基數據]

維基文庫中的相關文本:漢書/卷045》,出自班固漢書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漢書》·蒯伍江息夫傳
  2. ^ 2.0 2.1 2.2 2.3 2.4 資治通鑒》·漢紀
  3. ^ 鍾惺集》·息夫躬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