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鞭刑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鞭刑是一種在新加坡廣泛施行的合法肉刑體罰)。鞭刑可以再細分為以下六種情形:司法、監獄、軍事、感化院、學校、以及家庭/私刑。新加坡的司法鞭刑基本上和鄰國馬來西亞汶萊的一樣,都是從英國殖民地時期保留下來的(三個國家在19和20世紀時都是英國殖民地)。

六種情形中,以新加坡以之著稱的司法鞭刑程度最為嚴重。這種刑罰只對50歲以下、身體情況適宜且觸犯了新加坡法律的男性罪犯適用,涵蓋的違法行為範圍很廣。鞭刑同時也是一種在新加坡軍隊(新加坡共和國武裝部隊)中懲罰行為不當的男性的合法刑罰,在新加坡軍方拘留營中施行。另外,鞭刑也是感化院或監獄中的懲罰手段和紀律措施。

在新加坡的許多中小學中,有嚴重不良行為的男性青少年也會被校方鞭打,但程度相對更為溫和。

許多家長也會使用藤條(比司法鞭刑使用的鞭子細小許多)或其它器具懲戒子女。新加坡法律並未禁止對子女體罰的行為。

司法鞭刑[編輯]

歷史[編輯]

新加坡的鞭刑制度源自英國刑法。大英帝國於19世紀初在新加坡、馬來亞一帶成立海峽殖民地,將鞭刑正式編入《海峽殖民地刑法第4條例》。[1]

在新加坡殖民地時期(19世紀初至1962年),適用鞭刑的罪行與在英格蘭威爾斯適用樺條鞭鞭刑的罪行一樣,其中包括:搶劫、嚴重偷盜、破門行竊、性侵犯、強姦,和以操控性工作者為生。[1]

馬來亞聯合邦(如今的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相繼於1957年和1965年宣布獨立後,新加坡政府仍然在法律中保留鞭刑條款,並將鞭刑的實施面擴大許多,提高了最低鞭打數量,並增添了不少可適用鞭刑的罪行。[1][2]

法律基準[編輯]

新加坡刑事訴訟法第325至332項說明有關鞭刑的條例:

  • 成年男性罪犯介於18至50歲,並由醫療官員證實身體狀況合適後才可以被執行鞭刑。
  • 不論罪案的數量,犯人在同一時間最多只能被鞭打24下。換句話說,犯人在一次庭審中不會被法院判多過24下鞭刑,但如果是分開庭審,鞭刑的總數量可能會多過24下。[3]
  • 若犯人未滿18歲,他一次最多可受鞭刑10下,但是刑鞭的規格會比一般的輕一些。未滿16歲的男生只能由最高法院判處鞭刑,地方法院以及青少年法院無權將他們判處鞭刑。
  • 死刑犯是不會被判處鞭刑的。
  • 制刑鞭的粗度不可超過1.27厘米。
例外

以下者是不會被判鞭刑的:[4]

  • 女性
  • 50歲以上的男性
  • 被判死刑的犯人

適用鞭刑的罪行[編輯]

新加坡法律一共有超過40種不同的罪行都適用鞭刑,其中包括:劫持人質/綁架、暴力搶劫、團伙搶劫並導致受害者喪命、非法吸食毒品、破壞公物(包括塗鴉、噴漆、標記或刻印於任何公共或私人財物)、騷亂性侵犯非禮)、非法擁有武器、非法擁有腐蝕性或爆裂性物品、在公共場所攜帶攻擊性武器等等。鞭刑對以下罪行是強制性的:強姦、非法走私或販賣毒品、非法貸款(協助債主騷擾債務人也一併同罪),[5]以及簽證過期非法滯留超過90天。[6][2]

雖然多數適用鞭刑的罪行是源自英國刑法的,但《破壞公物法》是新加坡在1966年新添的一項法案。據說,由人民行動黨(PAP)領導的新加坡政府決定通過此法案是為了鎮壓持不同政見者,因為在1960年代時,反對黨的支持者曾在公共場所以塗鴉方式表示反對PAP。在《破壞公物法》未通過以前,破壞公物者最多只會被罰款50新元或被判坐監一周,但法案通過後就可被判至少3下鞭刑。[7]

自1990年代以來,在諸如性侵案件、引致嚴重傷害的非強制性刑罰的案件中,最高法院已經更傾向於判處犯罪者鞭刑。例如1993年期間,一名18歲青年的非禮罪名成立,最高法院首席法官楊邦孝不但駁回他對被判6個月監禁所提出的上訴,甚至提高刑罰,增加3下鞭刑。雖然之前鞭刑從未在類似的案件中實行,但首席法官認為這樣的判處是有鑒於日益增多的非禮案,此一裁決引起了廣泛的注意與議論。因此,在非禮女性的案件中,如果罪犯觸摸女性受害者的私處,則法院將處以至少9個月監禁和3下鞭刑。[2]

在某些特殊情況下,如果公司犯罪,男性雇員也可能會受連累而被判鞭刑。比方說,《危險煙火法》規定非法進口、運輸或售賣危險煙火的公司的經理或老闆會被判強制性鞭刑。舉另一個例子說,批准或參與引進非法外勞員工的公司的經理也可能會被判鞭刑。[5]

在其它國家,經常有很多人誤以為在新加坡售賣或食用口香糖會受鞭刑。這是不正確的,因為新加坡政府雖然禁止口香糖,可卻從未把售賣或食用口香糖定為適用鞭刑的罪行,犯法者頂多只會被罰款。[8]同樣的,在新加坡境內亂扔廢棄物、在公共場所吸菸、不沖公共廁者會被起訴罰款但不會被判鞭刑。

統計資料[編輯]

在1993年,一共有3244名犯人受鞭刑。[9]到了2007年,受刑的人數增加近兩倍,一共有6404名犯人被判鞭刑,共有95%執行完畢。[10]自2007年起,每年被判處鞭刑的人數年復一年降低,2015年只有1382人被判鞭刑。

年度 鞭刑判決數量 實際執行(除去被免刑的人數) 附加注釋
1993 3244 [9]
2006 5984 95% [11]
2007 6404 95% [10]
2008 4078 98.7% 1月至9月[12]
2009 4228 99.8% 1月至11月[13]
2010 3170 98.7% [14]
2011 2318 98.9% [15]
2012 2500 88.1% [16]
2014 1430 86% 1月至9月[17]
2015 1382 81.7% 1月至10月[18]

研究指出,鞭刑次數6下者占16%,12下者占12%,24下者占10%,其餘則包括從1至20下的其它奇數和偶數。[2]

行刑官[編輯]

執行鞭刑的行刑官一般上都體格健碩,身材高大,有些甚至是武學高手。[19][20]他們經過一番精挑細選後,還必需經過一段時間的特別培訓才能被認可。他們用沙袋、假人或香蕉樹練習鞭打的技巧,非常講究力量、精確度、協調性和鞭打的動作,目的是要造成犯人肉體上最大的痛苦。他們鞭打犯人時用的不單是手臂的力量,而是伸長手臂並緊握住藤鞭,以雙腳為中心轉軸用全身所有的力氣揮鞭而下,以達到最低時速160公里和至少90公斤的打擊力道。[2]

在1960年代,行刑官每鞭打一個犯人,獲得的酬勞是1元新幣。到了1990年代,每鞭打一次的酬勞是10到20元新幣,除了正常的監獄官員薪資之外,每個月再另加上20元新幣。[2]

刑鞭[編輯]

刑鞭是由製成(不是皮革),[21]因此俗稱『藤條』。法律對藤鞭的尺寸與大小有詳細規定,用於成年男子的藤鞭長度是1.2公尺,直徑不超過1.27厘米粗厚。[22][2]與軍事和學校體罰使用的藤條相比,司法/監獄鞭刑使用的藤鞭比前者粗兩倍。[20]

行刑前,藤鞭前三分之一的部分會浸在水中,使它更加柔韌和具有彈性,不容易折斷,不會在傷口留下碎片。[2]新加坡監獄署否認官方在行刑前將藤鞭浸在鹽水中,但確認會對藤鞭進行消毒抗菌劑處理,以避免犯人受到感染。[23]

對於18歲以下的未成年犯,官方會使用比較輕細的藤鞭。[24]

行刑過程[編輯]

鞭刑總是伴隨監禁,從不(或基本上不)單獨判罰。行刑地點是監獄裡的一間特別指定的鞭刑室。行刑時,外人和其他犯人都不在場,監獄的最高長官和醫療官必需在場監督整個過程。[25]在樟宜監獄,鞭刑時間排定在每周二和周五執行。犯人不會收到預先通知幾時會受刑,只有在行刑當天才知道。[26][2]犯人由於處於這種不確定的情形中,往往都會受到不少心理困擾,天天提心弔膽,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受鞭刑。[27]

醫生會測量犯人的血壓並檢查他的身體狀況。如果醫生證實犯人身體狀況不適,犯人就被免刑,法院可能會因此將他的監禁刑期延長。反之,如果醫生證實犯人身體狀況合適,犯人就受刑。行刑前,監督官會讓犯人確認鞭刑次數。[28]

監獄條例規定犯人必需裸身受刑。犯人脫光全身衣服後被帶到木製刑架前,面向刑架站立,彎身俯於刑架前腳之間的靠墊上,雙腳被固定在刑架前的底座,而雙手則固定在刑架的後腳,如此犯人以彎腰將近90度的姿勢等待受刑。監獄官會在犯人的腰部之間綁上一個墊枕或軟墊,以防藤鞭不慎打中此處,傷了犯人的腎臟和脊椎骨。[23]行刑部位是犯人裸露的臀部。[29]犯人是不被封口的。[2]

行刑官站在刑架旁邊,用藤鞭幫助自己調整位置。監獄署署長曾在1974年的一次記者會詳細說明整個過程:「[行刑官]的位置是否正確是很重要的。如果他太靠近犯人,藤鞭的頂尖會超過犯人的臀部,打擊的力道會使藤鞭的頂尖彎曲,減少鞭打的效果。如果他離犯人太遠,藤鞭只會打中犯人臀部的一部分而已。」[20]行刑官接到可以開始行刑的命令後,官員就開始報數「One」(第一鞭)、「Two」(第二鞭)。每一鞭都要在報完數後執行,每鞭之間大約間隔10至15秒。鞭刑要求行刑官不考慮受刑者的年齡或者罪行的輕重,每鞭都使出全力。[23]鞭刑必須一次全部執行,不能分期。[30]據傳聞,如果鞭刑數量很大(6下或以上),幾名行刑官會輪流鞭打犯人,以確保鞭打的效果從始至終保持一樣。[31]

如果犯人半途昏迷不醒,或者醫生證實犯人身體狀況不適,鞭刑必需立刻停止。[32]犯人改日會被送往法院,讓法院根據鞭刑的所剩次數延長他的監禁刑期,最多只能延長12個月。[33][2]

生理反應、心理影響和傷口癒合[編輯]

目擊者和媒體的報告都肯定了鞭刑對肉體所造成的嚴重傷害,但也有觀點認為早期的報導和描述可能被故意誇大,甚至說「鞭刑現場血肉橫飛」,目的大概是希望能遏制犯罪行為。[2]新加坡監獄署曾對此說法闢謠,但也確認鞭刑會導致流血並留下傷痕。1994年在新加坡受鞭刑的美國青年麥克·費爾曾說:「我們不要誇張,實話實說。流的不止幾滴血,但談不上血如泉湧,應該是在這二者之間,跟流鼻血差不多。」[34]新加坡律師協會也曾報導:「行刑官使盡力氣揮鞭而下,當藤鞭打在赤裸的臀部上時,皮膚會裂開,先是出現一條白色裂紋,接著滲出鮮血。」[35]一般上,3鞭過後,犯人的臀部已經是鮮血直流了。[20]

大部分受過鞭刑的人對於最初的3下都會奮力掙扎,然後漸漸變得虛弱無力。鞭打到最後,那些被打超過3下的人經常處於休克狀態,在即將虛脫之際,醫護人員會立刻在旁協助使其恢復意識。有些犯人會假裝昏迷,但仍無法欺瞞在場的醫護人員。一名曾挨過10下鞭刑的前囚犯受訪說:「那種疼痛無法形容,如果有比『慘』程度更深的形容詞,就該用那個詞。」[36]犯人害怕的不只是挨鞭的痛楚,而且還非常擔心自己是否能保持鎮定,不痛哭流淚,給自己留點面子。[20]

鞭刑完畢後,犯人便從刑架上被鬆綁下來,送往醫療室接受治療。犯人的臀部通常會皮開肉綻、鮮血直流,醫護人員先將血跡擦掉,接著在傷口塗抹抗菌劑和紫藥水,必要時包紮傷口。[37]傷口大約要一周至一個月之間才能痊癒。犯人在第一個星期可能會因疼痛難忍而無法入睡,或者怕痛而不敢洗澡。往後的數周之內,犯人多半無法以正常的姿勢坐下,也很難以一般的仰躺姿勢睡覺,蹲著如廁則容易使傷口裂開,必需小心避免不當的姿勢才能使傷口早日癒合。根據許多報告的描述,鞭刑通常會留下永久性疤痕。[38][2]

著名案件[編輯]

  • 1993年,美國籍青年麥可·費爾(Michael Fay)在新加坡破壞公物,被當地法院判處罰款3500新元以及4個月監禁和鞭打6下。許多國家的各大媒體針對此事件報導一段時間,新加坡鞭刑也在當時成為全世界的焦點。此事件也引發了新加坡和美國之間的一場外交風波。新加坡政府最終把費爾的刑罰減輕,改成鞭打4下。1994年5月5日,費爾在女皇鎮監獄受刑。
  • 2007年2月28日,新加坡男子陳永文(Dickson Tan Yong Wen)因協助非法貸款者騷擾債務人,被判9個月監禁和鞭打5下。3月29日,監獄管理方面出了差錯,陳永文一共被鞭打了8下。[39]陳永文向政府索三百萬新元的賠償,先是被拒絕了,但最終還是得到了一些賠償款。[40]
  • 2007年9月2日,新加坡服役軍人張銘(Dave Teo Ming)在值勤時攜帶一把SAR-21突擊步槍和8顆子彈溜出軍營,聲稱要射殺已經變心的女朋友。20小時後,張銘在烏節路一帶被警方逮捕,被捕時他身上除了攜帶步槍和子彈,還有一把短刀。2008年7月,張銘的非法擁有武器罪名成立,被判9年2個月監禁和鞭打18下。[41]
  • 2010年5月17日凌晨,瑞士籍男子奧利弗·弗里克(Oliver Fricker)割破鐵絲圍欄後闖入新加坡SMRT地鐵的樟宜車站,在一列地鐵的車廂上塗鴉。事發被捕後,弗里克於2010年6月25日被判5個月監禁和鞭打3下。[42]
  • 2010年9月,兩名台灣籍男子蘇偉英、吳偉春(Su Wei Ying、Wu Wei Chun)在新加坡從事暴力討債,分別被判24及21個月監禁,各自被判鞭打15下。2011年1月,又有一名台灣籍男子陳慈帆(Chen Ci Fan)因犯同樣的罪而被判46個月監禁和鞭打6下。[43]
  • 2011年2月,美籍前足球運動員Kamari Charlton,因在新加坡逾期居留超過90天,被判監禁以及鞭打3下。
  • 2011年8月,一名來自英國曼徹斯特的男子Austin Cowburn,因於新加坡夜店觸摸一名女生的臀部,被判監禁2年、罰金6000英鎊以及鞭打。
  • 2014年11月,兩名德國籍男子安德烈亞斯·馮克諾雷(Andreas Von Knorre)和埃爾頓·欣茨(Elton Hinz)闖入地鐵車站,在一列地鐵的車廂里塗鴉。2015年3月5日,他們罪名成立後各自被判9個月監禁和鞭打3下。[44]
  • 2007年,馬來西亞籍男子楊偉光(Yong Vui Kong)涉嫌走私海洛因被捕,因非法走私毒品罪名成立而原先被判死刑。後來因為新加坡法律有所更改,楊偉光於2013年被改判終身監禁和鞭打15下。楊偉光通過他的律師拉維(M Ravi)向上訴法院提出上訴,爭辯說鞭刑不但違反新加坡憲法,而且還帶有歧視性。[45]2015年,上訴法院的三名法官(包括首席法官桑德萊什·麥農)裁定鞭刑不違反憲法,並駁回楊偉光的上訴。[46]

新加坡鞭刑和馬來西亞鞭刑的比較[編輯]

新加坡鞭刑和馬來西亞鞭刑的比較
新加坡鞭刑 馬來西亞鞭刑
未成年犯 只有最高法院有權力對16歲以下的男犯判處鞭刑。 地方法院有權力對16歲以下的男犯判處鞭刑。
年齡上限 50歲以上的男性犯人不會被判處鞭刑。 50歲以上的男性犯人不會被判處鞭刑,但是性侵犯例外。2008年4月,一名56歲男子因犯了強姦罪,被判57年監禁和鞭打12下。[47]
用詞 法典和媒體報導都用「caning」一詞來指鞭刑。 正確的詞彙是「whipping」,「caning」是非正式用語,但是媒體報導經常用「strokes of the cane」或「strokes of the rotan」來指鞭刑。
刑鞭 使用的刑鞭是一致的,不分重輕罪行。 刑鞭有兩種:比較粗重的是用來鞭打犯嚴重罪行的犯人,例如性侵犯和非法走私毒品者;另一種刑鞭比較細,用來鞭打犯輕罪的犯人,例如非法入境者。
行刑方式 犯人彎腰俯身趴在刑架上,雙腳在一起,以彎腰將近90度的姿勢受刑,腰部之間綁上一個墊枕或軟墊,以防傷了腎臟和脊椎骨。 犯人的前下半身趴在刑架上的靠墊,雙手被捆綁在刑架上面,以雙腿伸展的姿勢受刑,身上套著一種特製的「框子」遮蓋腰部和大腿,只露出臀部。

[48]

監獄鞭刑[編輯]

在監獄裡服刑的男性囚犯倘若在服刑期間嚴重犯規,即使之前沒被法院判處鞭刑,也可能會因為嚴重犯規而被處以鞭刑。被關在戒毒中心的男性囚犯如果嚴重犯規,也同樣可能會被處以鞭刑。

監獄的最高長官有權力對嚴重犯規的男性囚犯處以鞭刑,一次最多只能打12下,[49]而且必需獲得監獄主任官批准後才可執行。犯人會在監獄裡的『小型法庭』受審,有機會聽控狀並提出辯護詞,[50]監獄鞭刑的執行方式和司法鞭刑的完全一樣。

2008年,新加坡政府對此規程進行改革,讓外部評審團複審每一案。[51]

軍事體罰[編輯]

新加坡是目前所知唯一仍將體罰作為軍事懲戒方式的國家。根據新加坡軍法規定,嚴重犯軍法的男性軍人可被判處鞭刑,所犯罪行包括不服從合法命令、擅離職守、逃亡、對軍官使用暴力、蓄意破壞新加坡武裝部隊所屬財物、蓄意使自己生病、自殘或失能等行為。每項罪行最多只能判12下鞭刑(對於未成年者最多只能判10下),但鞭打次數的總數不可超過24下。[52][53][2]

在武裝部隊里,只有軍事法院和拘留營的最高長官才有權力判處鞭刑,而且必需獲得新加坡軍事委員會的批准後才可執行。[54]雖然法律規定只有16歲以上的軍人才可被判處鞭刑,但一般的新加坡男子卻都是在18至25歲之間才服強制性兵役。[55]被判鞭刑的軍人通常是在服兵役時不守軍規的青年士兵。[56]

新加坡的軍旅鞭刑比司法和監獄鞭刑較輕,對肉體不會造成很大的傷害,也不會留下永久的疤痕。醫療官必需檢查犯人身體,並證實他身體狀況合適才可行刑。[57]受刑部位同樣是臀部,但犯人會穿上一種特製的『防護布料』防止皮膚受損。[58][55]刑鞭的長度和司法刑鞭的一樣,但只有6.35毫米粗(大約是司法刑鞭的一半)。[59]軍旅鞭刑用的刑架和司法鞭刑的一樣,受刑的軍人也同樣以彎腰90度的姿勢被捆綁在刑架上受刑。[60]

新加坡官方未曾透露任何有關服役軍人受鞭刑的統計。

少年感化院體罰[編輯]

新加坡的少年感化院施行合法的體罰制度。法院可判16歲以下違法的男女少年(未成年犯)關進感化院長達3年。

少年感化院的負責官有權力對犯規的男女少年執行體罰,但必需把受罰少年所犯的過錯和一切有關的證據詳細地記錄下來,並在記錄本里加以解釋決定對他/她執行體罰的原因。[61]

少年感化院體罰是私下執行的(外人不得在場),執行者是感化院的主任官或者與受罰少年同性的官員。體罰使用的鞭子是制的(應該和學校體罰使用的藤鞭相似),需經過社會福利署署長批准後才可使用,一次最多只能鞭打8下。如果受罰少年是男的,處罰官可選擇鞭打他的手掌心或者臀部(不必脫褲子)。如果是女的,處罰官只可以鞭打她的手掌心。[62]

學校體罰[編輯]

新加坡的中小學都實行體罰制度,以鞭打方式處罰犯了嚴重過錯的學生。體罰只適用於男生;對女生執行體罰是不合法的。在每所學校,只有校長、副校長或者由校方特別指定的『訓導主任』才有權力執行體罰。在處罰學生之前,校方必需通知學生的家長,詳細地解釋學生所犯的過錯和決定處罰他的原因。有些學校甚至會獲得家長的同意後才對學生執行體罰。[63][64][65]

新加坡教育部鼓勵學校以鞭打方式處罰犯了嚴重過錯的男生,例如打架、抽菸、在測驗或考試時作弊流氓行為、破壞公物、對老師無禮、逃學/曠課等等。如果學生連續犯小過,比如經常遲到,也可能會被鞭打。一般上,校方處罰學生時往往會先採用其它方式,比如罰學生在放學後留下或者停學。如果學生又再犯錯,不肯改過,校方才會以鞭打方式處罰他。有些學校使用記分制,學生每次犯規就記分,如果記分太多,就有可能會被鞭打。新加坡教育部建議校方在鞭打學生之前或之後讓學生接受心理輔導。[65]

根據教育部的官方條例,校方一次最多只能鞭打6下,[65]只能打手掌心或臀部(不必脫褲子)。鞭子用製作,比司法鞭刑用的藤鞭輕細很多。[63][64]鞭打次數通常只限於1至3下;鞭打3下以上的例子非常罕見。年齡介於6至19歲的男生都有可能會被鞭打,但多數被鞭打的學生都是14至16歲的中學生。[65]

新加坡學校體罰是很莊嚴、有儀式性的,和20世紀時英格蘭學校體罰制度很相似。訓導主任把一本書、簿子或文件夾塞進學生的褲腰,以防藤鞭不小心打中腰部,傷了腎臟和脊椎骨。學生把雙手擺在桌面或椅子上,雙腿伸直,向前俯身彎腰,伸出臀部。學生被鞭打後,臀部會出現輕微、膚淺的瘀傷和傷痕,過幾天就痊癒了。[65]鞭打手掌心雖然合法,但非常罕見,全國內似乎只有聖安德魯中學(Saint Andrew's Secondary School)採取『雙管齊下』的制度:犯小過錯就打手掌心,犯大過錯則打臀部。[66]

學校體罰可分成以下種類:[65]

  • 私下鞭打(最常見的):學生在校務處或校長的辦公室里被鞭打。除了有校長或副校長,還有一名老師在場當見證人。學生的家長也可能受校方邀請到場見證。
  • 課室鞭打:學生在課室里在同學面前被鞭打。
  • 公開鞭打:學生在全體師生面前被鞭打,地點通常是禮堂的台上。被當眾鞭打的學生通常都是犯了嚴重過錯的,比如和同學打架,抽菸或破壞公物。公開鞭打有殺一儆百的效果:讓全校學生知道不遵守校規的後果,並讓受罰的學生感到羞恥,以後不再犯錯。

有些學校為了增加體罰的儀式性,會讓學生在受罰前或受罰後當眾向全體師生道歉,以表示懺悔。有些學校(尤其是比較傳統的英校)甚至會命令學生換上體育服裝受罰,因為體育短褲的布料似乎比校服褲子的薄一些。(新加坡是個熱帶國家,所以校服長褲/短褲本來就很薄了,換上體育短褲未必有什麼分別,因此校方要學生換上體育褲受罰的主要目的應該是增加儀式性。這種儀式源自英國19和20世紀的學校體罰制度。)[65]

學校體罰事件很普遍,通常只有非常特殊的事件才會受到媒體的關注。[65]

家庭體罰[編輯]

新加坡雜貨店裡售賣的藤條。很多家長使用它來管教子女。

在新加坡的許多家庭中,家長會用藤條抽打不聽話、調皮搗蛋的子女。[67]家庭體罰雖然在新加坡是合法的,但是政府並不鼓勵家長鞭打子女。此外,如果子女受到了嚴重的傷害,家長可能會被以虐待兒童的罪名控上法庭。

家長使用的藤條非常細小,大約65厘米長,很多雜貨店都有售賣,一根大約5毛錢。店主透露最佳的售賣時期是在學校考試前。[68]

除了藤條以外,有些家長會用雞毛撣子戒尺衣架來抽打子女。他們往往都是打孩子的腿部、臀部或手掌心,傷痕過幾天就會消失。

2009年1月,新加坡《海峽時報》對100名家長進行調查,當中有57名贊同家庭體罰,並表示他們曾以這種方式處罰子女。[69]

公眾意見[編輯]

司法鞭刑

新加坡的司法鞭刑制度的主要目的是使犯人感到羞恥和震懾犯罪。1966年,新加坡建國總理李光耀國會上提出把破壞公物定為強制性適用鞭刑的罪行時曾說:「……如果(犯人)知道他會被鞭打三下,他會失去很大的激情,因為挨鞭不但是很不光彩的事,而且還帶有恥辱感。」鞭刑的嚴重性和羞恥性都受到很廣泛的宣傳,除了種種媒體報導以外,新加坡政府還通過教育來勸導國民遵守法律。比方說,未成年犯都必需到監獄裡參觀,在參觀時會看到監獄署用假人示範鞭刑。[70]

新加坡的司法鞭刑制度受到很強烈的國際批評和反對,尤其是在1994年麥可·費爾事件之後。國際特赦組織形容新加坡鞭刑『殘忍,不人道,有辱人格』。[71] 有些人認為新加坡鞭刑違反了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但是新加坡不在此公約的簽署國當中。[72] 人權觀察也反對新加坡鞭刑,說它是一種「在本質上很殘酷的刑罰」。[73]

新加坡政府維護對司法鞭刑制度的立場,說鞭刑不等於折磨,而且監獄署必需根據嚴格的標準,並在醫療監督下行刑。[74]雖然許多人都認為鞭刑制度是李光耀和人民行動黨主力推張的政策,但反對黨也不反對鞭刑,因為他們同意鞭刑能夠很有效地達到震懾犯罪的作用。[70]多數的新加坡國民都支持政府繼續實行鞭刑制度或者對此政策沒意見。曾有位新加坡國立大學的教授表示:「新加坡民眾多數支持鞭刑。……鞭刑的結果是在他們的屁股上留下終身鞭痕,這正好達到教育的目的,永遠提醒他們再也不能犯罪。」 但也有少數的新加坡人,包括持不同政見者乃爾(Gopalan Nair)、[75]人權律師拉維(M Ravi)[45]和企業家何光平(Ho Kwon Ping),完全或部分反對鞭刑制度。[76]

於2011年,新加坡當局表示,拒絕停止執行鞭刑和死刑

學校體罰

有些批評者說新加坡既然是兒童權利公約的締約國之一,它就有義務「通過所有合適的法律、行政、社會和教育方式保護兒童,使其免受各種身體和精神上的傷害或虐待。」新加坡政府闡明立場說它認為「明智的體罰方式對教育兒童有好處。」[77]

相關作品[編輯]

影視作品[編輯]

  • 《決不去監獄》(Prison Me No Way):新加坡政府於90年代發行的一部預防犯罪錄影片,講述一名男囚犯在監獄裡的生活。片中有一段詳細地描述鞭刑過程 - 從犯人被綁在刑架上至受刑後的種種細節。需注意的是此片段中的情節是重演,而並非真實的。[78][79]
  • 《鐵獄雷霆》(Behind Bars):1991年新加坡華語電視劇,新加坡廣播局與新加坡樟宜監獄合作拍攝。劇裡面揭露了監獄內的各種設備及運作,其中有鞭打犯人的鏡頭。
  • 《美麗家庭》(Love is Beautiful):2003年新加坡華語電視劇,新傳媒8頻道製作。劇中的黃樂善(蕭一鳴飾演)因強姦宋慧(潘淑欽飾演)被判坐牢18年及鞭打12下,其中一段描述樂善回想起被鞭打時的情景。
  • 《三個好人》(One More Chance):2005年新加坡華語影片,梁智強導演。它講述三名犯人在監獄裡的生活,以及他們出獄後面對社會歧視的種種經歷。其中一名囚犯(程旭輝飾演)被判鞭刑6下。這部影片並沒有詳細地描述鞭刑。[80]
  • 小孩不笨2》(I Not Stupid Too):2006年新加坡星霖電影製作的華語電影,梁智強導演。電影的主角之一是一個叫楊學謙(李創銳飾演)的中學生。他因為把色情光碟帶到學校,繼而毆打老師,被訓導主任在禮堂台上當眾鞭打3下。那一幕拍得非常詳細,但是楊學謙挨打時的表情和反應與真實的情況比較卻有些誇張。[81]
  • 《十三鞭》(The Homecoming):2007年新傳媒集團製作的華語電視劇,李南星陳泰鳴宋怡霏等主演。內容講述四名好友年少闖禍,各被判監禁9個月和鞭刑3下。其中一名主角陳漢源(陳泰鳴飾演)的父親想為他上訴,卻反而害他被多打一鞭,使漢源為此憤憤不平、無法釋懷。多年後他成為大律師,發現是他三名好友將他出賣,從此激起他們四人在友情、愛情間的恩怨。[82]
  • 《我們等你》 (Don't Stop Believin'):2012年新加坡華語電視劇,新傳媒8頻道製作。劇中的鐘俊良(徐彬飾演)被誤會非禮女同學,結果被訓導主任(黃炯耀飾演)在禮堂台上當眾鞭打3下。
  • 爸媽不在家》(Ilo Ilo):2013年新加坡電影。主角家樂(許家樂飾演)因為在學校和同學打架,被訓導主任當眾鞭打。

文學作品[編輯]

  • 《麥可·費爾受鞭刑案:一名新加坡人敘述內幕》(The Caning of Michael Fay: The Inside Story by a Singaporean):ISBN 981-00-5747-4,1994年出版,新加坡作家兼神經外科醫生Gopal Baratham編寫的一本英文紀實書,從個人和社會方面探討麥可·費爾一案,並詳細描述新加坡鞭刑。[83]
  • 《新加坡鞭刑:麥可·費爾案件》(The Flogging of Singapore: The Michael Fay Affair):ISBN 981-204-530-9,1994年出版,Asad Latif編寫的一部英文紀實書。此書討論麥可·費爾一案會如何影響新加坡在國際政治社會中的地位。[84]

參見[編輯]

參考[編輯]

  1. ^ 1.0 1.1 1.2 (英文) 新加坡、馬來西亞、文萊司法鞭刑#新加坡、馬來西亞、文萊鞭刑的歷史. 世界體罰研究. 2012年9月 [2015年3月13日].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陳昭文. 新加坡鞭刑制度之探討. 軍法專刊. 2010年, 56 (5). 
  3. ^ (英文) Thomas, Sujin. 24下鞭刑最高次數被正規化. 《海峽時報》 (新加坡). 2008年12月12日 [2015年3月13日]. 
  4. ^ 新加坡刑事訴訟法第325項(1)
  5. ^ 5.0 5.1 (英文) 新加坡適用鞭刑的罪行. 世界體罰研究. 2011年 [2015年3月13日]. 
  6. ^ 新加坡移民法令第15項(3b)
  7. ^ Rajah, Jothie. 法律的專制統治. 劍橋大學出版社. 2012年4月. ISBN 9781107634169. 
  8. ^ 新加坡管制生產法令第8至9項
  9. ^ 9.0 9.1 (英文) 1994年新加坡人權報告. 美國國務院. 1995年2月 [2015年3月13日]. 
  10. ^ 10.0 10.1 (英文) 2007年新加坡人權報告. 美國國務院. 2008年3月11日 [2015年3月13日]. 
  11. ^ (英文) 2006年新加坡人權報告. 美國國務院. 2007年3月6日 [2015年3月13日]. 
  12. ^ (英文) 2008年新加坡人權報告. 美國國務院. 2009年2月25日 [2015年3月13日]. 
  13. ^ (英文) 2009年新加坡人權報告. 美國國務院. 2010年3月11日 [2015年3月13日]. 
  14. ^ (英文) 2010年新加坡人權報告. 美國國務院. 2011年4月8日 [2015年3月13日]. 
  15. ^ (英文) 2011年新加坡人權報告. 美國國務院. 2012年5月24日 [2015年3月13日]. 
  16. ^ (英文) 2012年新加坡人權報告. 美國國務院. [2015年3月13日]. 
  17. ^ (英文) 2014年新加坡人權報告. 美國國務院. [2016年11月26日]. 
  18. ^ (英文) 2015年新加坡人權報告. 美國國務院. [2016年11月26日]. 
  19. ^ (英文) 犯人如何被鞭打. 《海峽時報》 (新加坡). 1994年5月1日. 
  20. ^ 20.0 20.1 20.2 20.3 20.4 (英文) Raman, P.M. 在『壞蛋』身上留下終身的印記. 《海峽時報》 (新加坡). 1974年9月13日 [2015年3月13日]. 
  21. ^ 新加坡監獄條例第139條(1)
  22. ^ 新加坡刑事訴訟法第329項(3)
  23. ^ 23.0 23.1 23.2 (英文) 新加坡、馬來西亞、文萊司法鞭刑#詳細說明過程. 世界體罰研究. 2012年9月 [2015年3月13日]. 
  24. ^ 新加坡刑事訴訟法第329項(4)
  25. ^ 新加坡監獄條例第98條(1)
  26. ^ (英文) 鞭刑沒有『預先通知』. 《海峽時報》 (新加坡). 1994年5月4日 [2015年3月13日]. 
  27. ^ (英文) Von Mirbach, Johan. 鞭刑留下的隱形傷痕. Deutsche Welle. 2015年3月5日 [2015年12月4日]. 
  28. ^ (英文) John, Arul; Chan, Crystal. 犯人有機會在行刑前確認(鞭刑次數). 《新時報》 (新加坡). 2007年7月1日 [2015年3月13日]. 
  29. ^ 新加坡監獄條例第139條(2)
  30. ^ 新加坡刑事訴訟法第330項(1)
  31. ^ Viyajan, K.C. 破壞公物罪犯被鞭打多三下. 《海峽時報》 (新加坡). 2007年6月30日 [2016年11月26日]. 
  32. ^ 新加坡刑事訴訟法第331項(2)
  33. ^ 新加坡刑事訴訟法第332項
  34. ^ (英文) 麥可·費爾描述鞭刑和留下的傷痕. 《洛杉磯時報》. 1994年6月26日 [2015年3月13日]. 
  35. ^ (英文) 新加坡、馬來西亞、文萊司法鞭刑#間接的肉體傷害. 世界體罰研究. 2012年9月 [2015年3月13日]. 
  36. ^ (英文) 新加坡、馬來西亞、文萊司法鞭刑#受過鞭刑者描述過程. 世界體罰研究. 2012年9月 [2015年3月13日]. 
  37. ^ (英文) 新加坡、馬來西亞、文萊司法鞭刑#治療. 世界體罰研究. 2012年9月 [2015年3月13日]. 
  38. ^ (英文) 新加坡、馬來西亞、文萊司法鞭刑#傷口恢復. 世界體罰研究. 2012年9月 [2015年3月13日]. 
  39. ^ (英文) 監獄管理出差錯,犯人被鞭打多3下. 《海峽時報》 (新加坡). 2007年7月1日 [2015年3月13日]. 
  40. ^ (英文) Vijayan, K.C. 被錯誤鞭打的前囚犯接受賠償. 《海峽時報》 (新加坡). 2008年8月20日 [2015年3月13日]. 
  41. ^ (英文) 法官對非法把步槍帶出軍營的軍人說:「我為你感到痛心」. 《海峽時報》 (新加坡). 2008年7月8日 [2015年3月13日]. 
  42. ^ (英文) Chong, Elena. 瑞士籍男子在地鐵塗鴉,被判5個月監禁以及鞭打3下. 《海峽時報》 (新加坡). 2010年6月26日 [2015年3月13日]. 
  43. ^ (英文) 又有一名台灣籍『大耳窿』被判坐牢、打鞭. 《今日時報》 (新加坡). 2011年1月13日 [2015年3月13日]. 
  44. ^ (英文) Tan, Su-Lin. 兩名德國籍男子在新加坡破壞公物,被判9個月監禁和鞭刑. 雪梨早報 (雪梨). 2015年3月6日 [2015年3月25日]. 
  45. ^ 45.0 45.1 (英文) Lum, Selina. 楊偉光的律師挑戰鞭刑的合法性. 《海峽時報》. 2014年8月23日 [2015年7月11日]. 
  46. ^ (英文) Lim, Yvonne. 上訴法院:鞭刑不違反憲法. 《Today》. 2015年3月5日 [2015年7月11日]. 
  47. ^ (英文) 男子強姦親戚,被判57年監禁和鞭打12下. 星報 (吉隆坡). 2008年4月30日 [2015年1月28日]. 
  48. ^ (英文) 新加坡、馬來西亞、文萊司法鞭刑#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的不同點. 世界體罰研究. 2012年9月 [2015年3月13日]. 
  49. ^ 新加坡監獄法第71項
  50. ^ 新加坡監獄法第75項
  51. ^ (英文) Teh, Joo Lin. 外部評審團複審對懲處囚犯的案子. 《海峽時報》 (新加坡). 2008年9月15日 [2015年3月15日]. 
  52. ^ 新加坡武裝部隊法第125項(2)
  53. ^ 新加坡武裝部隊法第119項(1)
  54. ^ 新加坡武裝部隊法第119項(2)
  55. ^ 55.0 55.1 (英文) 新加坡軍旅鞭刑. 世界體罰研究. [2015年3月15日]. 
  56. ^ (英文) 涉嫌謀殺的士兵可被控上軍事法院. 《海峽時報》 (新加坡). 1975年7月30日 [2015年3月15日]. 
  57. ^ 新加坡武裝部隊法第125項(5)
  58. ^ 新加坡武裝部隊法第125項(6)
  59. ^ 新加坡武裝部隊法第125項(4)
  60. ^ (英文) 新加坡武裝部隊(2006年)。《自豪、紀律、榮譽》(Pride, Discipline, Honour)(新加坡武裝部隊憲兵司令部慶賀40周年時發出的一本紀念相簿)。
  61. ^ 兒童和青少年(感化院)條例第21條(1-2)
  62. ^ 兒童和青少年(感化院)條例第21條(3)
  63. ^ 63.0 63.1 教育(學校)條例第88項
  64. ^ 64.0 64.1 (英文) 校長手冊第19項. 世界體罰研究. [2015年4月2日]. 
  65. ^ 65.0 65.1 65.2 65.3 65.4 65.5 65.6 65.7 (英文) 新加坡學校體罰. 世界體罰研究. 2014年10月 [2015年4月2日]. 
  66. ^ (英文) 訓導部組織(2005年)- 2013年訓導手冊 (PDF). 聖安德魯中學. [2015年4月2日]. 
  67. ^ (英文) 《不用家法教孩子?不。》
  68. ^ (英文) 《孩子們說什麼東西對他們最有效》
  69. ^ (英文) 《該打還是不該打》
  70. ^ 70.0 70.1 (英文) 新加坡、馬來西亞、文萊司法鞭刑#恥辱和震懾. 世界體罰研究. 2012年9月 [2016年8月28日]. 
  71. ^ (英文) 2008年國際特赦組織對新加坡的報告
  72. ^ (英文) 新加坡所簽署的聯合國公約
  73. ^ (英文) 2014年世界報告:新加坡#刑法制度. 人權觀察. [2015年1月25日]. 
  74. ^ (英文) Parameswaran, Prashanth. 新加坡維護對鞭刑制度的立場. 外交官. 2015年3月10日 [2016年8月28日]. 
  75. ^ (英文) Nair, Gopalan. 新加坡將反政府塗鴉者處以殘酷的鞭刑. 新加坡持不同政見者. 2014年8月12日 [2016年8月28日]. 
  76. ^ (英文) 何光平. 接下來50年的新加坡治安,以及國民服役、國內安全法和鞭刑將如何改變. 《海峽時報》. 2015年2月6日 [2016年8月28日]. 
  77. ^ (英文) 兒童權利公約締約國
  78. ^ (英文) 《決不去監獄》片中的鞭刑片段
  79. ^ (英文) 新加坡全國罪案防範理事會網站《決不去監獄》完整片
  80. ^ (英文) 網際網路電影資料庫《三個好人》
  81. ^ (英文) 網際網路電影資料庫《小孩不笨2》
  82. ^ (英文) 《陳泰鳴首次在八頻道新劇里露臀,成為大眾笑柄》
  83. ^ (英文) 《麥可·費爾受鞭刑案:一名新加坡人敘述內幕》書評
  84. ^ (英文) 《新加坡鞭刑:麥可·費爾案件》書評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