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北韓綁架日本人問題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出現在日本海的北韓貨船

北韓綁架日本人問題日語北朝鮮による日本人拉致問題),是指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北韓)特務於1977年到1988年間[1],多次在日本以及歐洲綁架日本人的事件。

2002年9月17日,在朝鮮平壤舉行的日朝首腦會談中,北韓首次承認了過往一直予以否定的綁架日本人事件,並且為此道歉,同時保證防止再次出現此類事件。日本政府已經正式認定了與此綁架事件相關的17名受害者[2]

2002年9月19日傍晚,小泉純一郎政府正式向被害者家屬宣布了8個死亡者名單。日朝會議時,北韓政府解釋,這8個人的死因為「病死」、「災害死」。此外,還有一些雖然沒有被證實是因此事件而失蹤[3],但是十分有可能同樣遭到綁架的個案。同時,近年來陸續懷疑其它國家亦有公民被北韓政府綁架,但北韓政府否認了這些指控。

簡介[編輯]

1987年大韓航空858號班機空難中,發現被逮捕的北韓女特務金賢姬有一位日語老師李恩惠,根據證實,李恩惠即是在1978年失蹤的田口八重子,日本政府因而推測失蹤的日本人可能被北韓特工綁架。

2002年9月,金正日在日朝兩國首腦平壤會晤時親口承認,在上世紀70年代,北韓曾在日本沿海地區綁架過多名日本人,這些人專門用來教授北韓特工日語及日本日常生活習慣。隨後一份20多人的受害者名單被公開,最小的受害者年僅13歲。綁架問題在日本引起軒然大波,日本國內要求徹查名單上其他受害者的真實下落,同時懷疑同一時期失蹤的其他日本人是否也遭北韓綁架,人數大約為70人左右。

1977年9月至1983年6月有11名日本人先後失蹤、其後又證明仍在北韓生活。日本警察廳公布的此類案件共有8宗。其中10人是從日本本土失蹤的。如1977年11月,當時初中一年級的橫田惠美在參加完學校的體育活動後,回家途中在新潟市的海岸邊失蹤。其後,從北韓回國的其他日本人證實,橫田生活在北韓。再如1978年,3對戀人傍晚在海邊散步時神秘失蹤。最後一起則發生在歐洲,1983年在英國留學的神戶外國語大學學生有本惠子突然從丹麥給家人寫信稱自己要去幹自己最喜歡的事業,隨後便再無音訊。

平壤的首腦會談結束後,日本官房長官就在外務省會見了被綁架者家屬,逐一介紹了對11名被綁架者的調查結果。其中1978年7月失蹤的兩對戀人地村保志、浜本富貴惠和蓮池薰、奧土木子4人被確認生存在北韓,其中地村夫婦還生育了3個子女。但橫田惠等6人,北韓方面宣布已死亡。

2002年10月15日,五名遭北韓綁架的日本人獲准「臨時」回日本兩個星期。但是他們到日本後就一直滯留下來,而他們的配偶和子女仍然留在北韓。

受害人[編輯]

日本政府認定了17名受害人,此外還有一些高度懷疑的個案。其他國家也有一些個案懷疑被北韓政府綁架。

日本政府正式認定的受害者[編輯]

  • 1977年9月19日 宇出津事件。受害者:久米裕(52歲、男、石川縣)。
  • 1977年10月21日 女子遭綁架疑案。受害者:松本京子(29歲、女、鳥取縣
  • 1977年11月15日 少女遭綁架疑案。受害者:橫田惠(13歲、女、新潟縣)。
  • 1978年6月前後 原飲食店店員遭綁架疑案。 受害者:田中實(28歲、男、兵庫縣)。
  • 1978年6月前後 李恩惠遭綁架疑案。 受害者:田口八重子(22歲、女、不明)。
  • 1978年7月7日 戀愛男女遭綁架疑案。 受害者:地村保志(23歲、男、福井縣地村富貴惠(原姓濱本、23歲、女、福井縣)。
  • 1978年7月31日 戀愛男女遭綁架疑案。 受害者:蓮池薰(20歲、男、新潟縣)蓮池祐木子(原姓奧土)(22歲、女、新潟縣)。
  • 1978年8月12日 戀愛男女遭綁架疑案。 受害者:市川修一(23歲、男、鹿兒島縣增元留美子(24歲、女、鹿兒島縣)。
  • 1978年8月12日 母女遭綁架疑案。 曾我瞳(19歲、女、新潟縣)曾我Miyoshi(46歲、女、新潟縣)。
  • 1980年5月前後 在歐州的日本男子遭綁架疑案。 受害者:石岡亨(22歲、男、歐洲)松木薰(26歲、男、歐州)。
  • 1980年6月中旬 辛光洙事件。 受害者:原敕晁(43歲、男、宮崎縣)。
  • 1983年7月前後 在歐州的日本女子遭綁架疑案。 受害者:有本惠子(23歲、女、歐洲)。

其他非日本國民之受害者[編輯]

  • 1978年,孔令罌與蘇妙珍,澳門 葡屬澳門。兩人原為葡京酒店大豐珠寶金行的售貨員,被假扮日本人的朝鮮特工綁架[4][5]
  • 1978年,Anocha Panjoy, 泰國。在澳門被綁架[6]
  • 1978年,Doina Bumbea, 羅馬尼亞。在義大利羅馬遭到綁架。
  • 1978年,Siham Shraiteh和另外三名女子, 黎巴嫩。在貝魯特被以到日本工作為名騙到北韓首都平壤;三人最後在黎巴嫩政府和巴解組織協助下獲釋。

日本政府立場[編輯]

日本政府關於此次事件的立場非常明確,那就是立刻釋放所有受害者,並讓他們安全的返回日本。對於此次事件,日本政府採取了以下的措施:

  • 一,繼續強烈要求朝方,確保所有綁架受害者的安全,並立刻讓他們回到日本。另外,繼續強烈要求朝方,徹底查明有關綁架的真相,並將實施綁架的犯罪嫌疑人引渡日本。
  • 二,凍結人道主義支援(2004年12月28日公布)、包括禁止萬景峰92號輪船進入日本港口在內的各種措施(2006年7月5日公布)、關於防止北韓飛彈等相關資金轉移等的措施(2006年9月19日公布)、包括禁止所有北韓籍船隻進入日本港口及禁止北韓所有品目的貨物進口日本在內的各種措施(2006年10月11日公布)等。日本將考慮朝方今後的對應等情況,商討進一步的應對措施。
  • 三,繼續在現行法律制度下嚴格執法。
  • 四,以綁架問題對策本部為中心,收集與分析綁架問題相關信息,迅速推進商討解決問題的相關措施,同時,進一步加強綁架問題相關的民意啟發宣傳活動。
  • 五,繼續全力推動對包括「特定失蹤者」相關個案在內的、無法排除北韓綁架可能性的個案之有關偵查及調查等工作。另外,根據偵查及調查的結果,如認定了新的綁架個案,則對朝方採取理所當然的措施。
  • 六,在聯合國等國際場合,以及通過與相關各國的緊密合作,進一步加強有關解決綁架問題的國際合作。

日本政府與北韓政府之間的交涉[編輯]

第1次日朝首腦會談(2002年9月)[編輯]

2002年9月17日舉行的第一次日朝首腦會談中,北韓國防委員會委員長金正日首次承認北韓一直以來都在綁架日本人,並為此道歉。而北韓外務省的新聞發言人當天也就此事件發表談話表示北韓將讓受害者返回日本。

5名受害者回到日本(2002年10月)[編輯]

2002年10月15日,部分受害者返回日本。他們是:地村保志,濱本富貴惠,蓮池薰,奧土祐木子以及曾我瞳。10月24日,日本政府發表申明,要求歸國的5名受害者留在日本,並要求朝方儘快移送其親屬到日本。

第12次日朝邦交正常化談判(2002年10月)[編輯]

因為北韓表示部分受害者已經死亡或者無法查證是否曾經進入北韓,日本政府決定成立事實調查小組並會見了部分回國的受害者。2002年10月29日,日本政府在吉隆坡舉行的第12次日朝邦交正常化談判中,日本政府進一步根據北韓政府提供的材料提出了150項疑點,並要求北韓重新調查。

第2次日朝首腦會談(2004年5月)[編輯]

2004年5月22日,時任日本內閣總理大臣小泉純一郎再次訪朝,雙方就綁架等日朝之間的問題,以及核、飛彈等有關東北亞地區和平與穩定的安全保障問題等進行了會談。朝方同意地村保志及濱本富貴惠的家屬、蓮池薰及奧土祐木子的家屬共計5人於當天去日本。但就另一受害人曾我瞳的3名家屬朝方不准其當日前往日本,小泉親自協調未果。後於同年的7月18日,他們才到達日本。

日朝工作人員磋商(2004年8月)[編輯]

2004年8月11日以及8月12日,雙方工作人員在中國北京進行了第一次磋商。北韓提交了有關日本認定之生死不明者的調查資料。

日朝工作人員磋商(2004年9月)[編輯]

2004年9月25日以及9月26日,雙方工作人員在中國北京進行了第二次磋商。北韓再次提交了有關日本認定之生死不明者的調查資料。

日朝工作人員磋商(2004年11月)[編輯]

2004年11月9日至11月14日,雙方在北韓首都平壤進行了第三次磋商。日本事件調查組聽取了十六名證人的證言,並前往與綁架事件有關的設施進行考察。

日本質疑(2004年12月)[編輯]

2004年12月24日,日本就調查結果向受害者家屬作出說明。並於次日(12月25日),向朝方表示日本方面進行的調查結果嚴重質疑之前朝方的調查報告,並向朝方轉交了問題疑點之一的,由朝方提供的受害人橫田惠的遺骨的調查報告。日本方面認為那不是橫田惠的遺骨。並且獨立的DNA檢測實驗也不支持那些遺骨來自橫田惠本人。

日朝一系列會談(2006年2月)[編輯]

2006年2月4日至2月8日,雙方在中國北京進行了一攬子會談。會談主要包括:有關綁架問題等的懸而未決事項的磋商,有關朝核問題、飛彈問題等安全保障的磋商以及邦交正常化交涉等三個議題。日方再次強烈要求朝方讓綁架受害者返回日本、保證展開旨在徹底查明真相的重新調查以及將實施綁架的罪犯引渡日本。對此,朝方仍重複所有倖存者已經全部回到日本等之與以前一樣的解釋。關於徹底查明真相,朝方表示已將秉承誠意並付出努力而進行調查的事實真相全部如實告知了日方。朝方沒有保證繼續進行有關生死不明者的重新調查。另外關於引渡實施綁架的罪犯一事,朝方以這是政治問題等為由而拒絕引渡。朝方還以觸犯北韓國內法律為由提出引渡參加支援北韓人逃離北韓的7名日本人等要求。

北韓發射彈道飛彈及宣布實施了核實驗(2006年7月、10月)[編輯]

日朝邦交正常化工作組(2007年3月)[編輯]

2007年3月,在根據朝核問題六方會談有關決議成立的朝日關係正常化工作組之第一次會議上,日方再次向朝方提出要求:確保所有綁架受害者及其家屬的安全並儘快讓他們回到日本、徹底查明真相、引渡實施綁架的罪犯。

北韓發表外交部備忘錄(2007年7月)[編輯]

2007年7月20日,朝方譴責日本在綁架問題方面的對應措施,發表了宗旨為綁架問題已經終結的北韓外務省備忘錄。7月25日,日本外務省表示無法接受該備忘錄。

北韓政府立場[編輯]

北韓的主張如下:

  • 生死不明的12名綁架受害者中8名死亡,4名未進入北韓。
  • 已讓5名健在者及其家屬回到日本。對死亡8名人員已提供必要相關信息,以及交還了遺骨(2人)。
  • 日方提出無理要求,即「要讓已死之人生還」。

國際社會的反應與努力[編輯]

  • 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從2003年開始,連續三年通過了要求迅速解決綁架外國人有關的尚未解決之問題的「北韓人權狀況」決議案。
  • 2005年12月,在聯合國大會上首次通過了《北韓人權狀況》決議案。在聯大這一決議案中,對包括綁架外國人等各種問題在內的北韓人權狀況,表示極度擔憂,要求北韓在改善人權狀況方面與聯合國合作。該決議案在2006年12月,再次獲得通過(連續2年)。此次通過的決議案中,除上述內容外,還增加了綁架問題是國際社會擔憂的問題,是侵害其它主權國家公民人權的行為等新的內容。
  • 2006年5月,時任聯合國秘書長的安南訪問南韓,關於綁架問題他表示:為了解除受害者等的痛苦,有必要讓北韓作出解釋。
  • 聯合國安全理事會通過了1718號決議,該決議在日本的強烈要求下加進了北韓回應國際社會對「人道主義方面的擔憂」之重要性的有關內容。很明顯,這個「人道主義方面的擔憂」包括綁架問題。
  • 2007年6月在德國海利根達姆舉行的G8峰會上,主席國的總結中發出了要求儘快解決綁架問題的強烈信號。
  • 2006年4月綁架受害者的親屬訪問美國,除在美國眾議院聽證會上發表證言外還受到了布希總統的接見。布希總統表示:北韓必須尊重人權和人類的尊嚴,應該讓橫田惠的母親能夠再一次擁抱到她的女兒。

民間團體[編輯]

1997年,綁架受害者的親屬成立了北朝鮮綁架受害者親屬聯絡會(家族會)。

相關影視作品[編輯]

有關廣播電台[編輯]

潮風電台故鄉的風

參考文獻[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