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花鬼針草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大白花鬼針
Bidens 0213.jpg
大花咸豐草的花,白色為舌狀花瓣,可吸引昆蟲,中心的黃色的筒狀花才是真正的花。
科學分類 編
界: 植物界 Plantae
演化支 被子植物 Angiosperms
演化支 真雙子葉植物 Eudicots
演化支 菊類植物 Asterids
目: 菊目 Asterales
科: 菊科 Asteraceae
屬: 鬼針屬 Bidens
種: 鬼針草 B. pilosa
變種: 大白花鬼針 B. p. var. radiata
三名法
Bidens pilosa var. radiata
(Sch.Bip.) Sherff

白花鬼針草學名Bidens pilosa var. radiata),又稱大花咸豐草白花婆婆針,為菊科鬼針草屬下的一個變種。

物種描述[編輯]

白花鬼針草與同屬鬼針草種群的小白花鬼針Bidens pilosa var. minor)及白花鬼針Bidens pilosa var. pilosa)在營養生長期的外觀形態極為相似。多年生草本,高可達近2公尺。莖方形,具明顯縱稜。葉單葉、三出葉至羽狀裂葉或羽狀複葉;羽片卵形或披針形,頂羽片較大,先端銳尖,葉粗鋸齒緣。頭花頂生或腋生,繖房狀排列。外層總苞片匙形,具緣毛,內層苞片披針形。舌狀花白色,偶略於脈呈紫紅色,花冠長1-1.5 cm。心花黃色。瘦果黑色,具2或3條具逆刺之芒狀冠毛,可附著於人畜身上,而傳播至遠處。本種可生成不定根[1]

本變種具有強烈的自交不親和性,同種群的小白花鬼針及白花鬼針等變種皆無此現象[2]

別名[編輯]

白花鬼針草有許多別名,如咸豐草、大花鬼針草、大花婆婆針、大白花鬼針、同治草、黏人草等[3][4]客家語稱蝦公夾,另也有別名錦洲草。

入侵性[編輯]

台灣[編輯]

臺北縣蘆洲蜂農李錦洲為改善蜂農的經濟情況,於1976年從琉球引進了全年開花的蜜源植物白花鬼針草,並於1981年的養蜂會議上鼓勵全國蜂農栽植,將種子免費送給中南部的蜂農,並刻意沿中山高速公路播灑種子,成功增加蜂蜜的產量,台灣養蜂協會為了紀念他的貢獻,還將白花鬼針草取名為「錦洲草」[5][6]。白花鬼針於1984首次確認入侵,目前已佔據中低海拔的草地,嚴重危害本土植物的生存空間。

在台灣,同屬鬼針草種群的變種還有小白花鬼針及白花鬼針,但上述兩變種僅被視為歸化種,而大白花鬼針則被視為入侵種,甚至名列台灣二十大危害力最高的入侵植物之一[7],這樣的差異與本變種的生存策略相關。相對另外兩變種,本變種分配於腋芽的資源比重較其他植物為高,也是其中唯一會長出次級腋芽者,且本變種基部腋芽的生長角度,相較其他兩者更為水平,有利其腋芽接觸到地面,生成不定根[8]

用途[編輯]

蜜源植物[編輯]

白花鬼針草為蜜源植物,可以增加蜜蜂產蜜量及吸引蝴蝶[9][10]。台灣於1976年引進白花鬼針草,即是希望能增加蜂農的產蜜量[5]

食用[編輯]

鬼針草是聯合國農糧組織認定的食用植物,幼嫩莖葉可以炒食或煮湯。排灣族在煮野菜粥時,也會在其中加入一些。咸豐草亦為製作青草茶和醬料的重要原料[10][11]漠南非洲的居民會取鬼針草種群的嫩芽和嫩葉作為蔬菜煮食,烏干達居民則會與酸奶共同烹煮[11]。老葉具有苦澀味,較少食用[11]

烏干達和墨西哥居民則會將其葉子作為提神劑。菲律賓居民則會將其用於釀酒[10]

藥用[編輯]

白花鬼針草被多個非洲、亞洲及美洲多個民族採用作為藥草使用[11]。在台灣,白花鬼針草被作為藥草及青草茶原料使用[10]。目前白花鬼針草已有研究報導的藥效包含抗氧化、抗微生物、抗腫瘤、止瀉、抗發炎、利尿、肝臟保護、降血壓,以及抗糖尿病等等[10]

抗氧化效果[編輯]

白花鬼針草含有豐富的黃酮類化合物,光葉子中就高達5%,主要的類型是查爾酮類(chalcones)和黃酮醇類 (flavonols)[12]。此外,白花鬼針草還擁有多炔類化合物及咖啡酸之酚酸類等化合物,在白花鬼針草大多以糖苷形式表現[12]。這些化合物被認為具有抗氧化活性[13]

抗微生物作用[編輯]

白花鬼針草的甲醇萃取物可以抑制多種細菌,已知有效果的細菌包含金黃色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aereus)、表皮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epidermidus)、臘樣芽孢桿菌Bacillus cereus)、克氏庫克菌英語Micrococcus kristinaeMicrococcus kristinae)、糞腸球菌Streptococcus faecalis)、大腸桿菌Escherichia coli)、綠膿桿菌Pseudomonas aeruginosa)、福氏志賀氏菌Shigelia flexneri)、克雷伯氏肺炎菌Klebsella pneumoniae),以及黏質沙雷氏桿菌Serratia marcescens[14]

白花鬼針的萃取物也能抑制少數真菌生長,對產黃青黴菌Penicilium notatum)抑制效果尤佳,但對黃麴黴Aspergillus flavus)效果不佳[10][14]。也有研究報導白花鬼針草萃取物對抗瘧疾的效果[15]

抗腫瘤作用[編輯]

白花鬼針草有多種化學成分曾被報導具有抗腫瘤效果,其中木犀草素已知可以具有多層面的抗癌效果[10]紫鉚花素(Butein)則能抑制大腸腺癌的增生。矢車菊黃素(centaureidin)可能可以對抗B淋巴瘤[10]

抗糖尿病作用[編輯]

台灣中央研究院的楊文欽教授發現白花鬼針草擁有聚多炔糖苷(cytopiloyne)可以經過控制胰島細胞的鈣離子與鉀離子通道,來增加細胞中胰島素分泌,以及保護胰島細胞[16]

飼料[編輯]

南非居民會將本種作為豬的飼料使用;本種種子可以作為雞飼料使用。但本物種不建議作為產乳動物的飼料,因為白花鬼針具有相當豐富的芳香酯,會造成生產出來的乳製品有味道。近年有採摘作為兔子陸龜寵物草料者。但開花後纖維較粗,寵物取食意願會降低,故多在幼時採摘使用[6]

其他利用[編輯]

肯亞納紐基,居民會使用鬼針草萃取物作為染劑。剛果民主共和國埃菲族英語Efé people(Efé)則會將根烘乾,作為油漆刷使用。

參考文獻[編輯]

  1. ^ 台灣野生植物資料庫. 大花咸豐草. plant.tesri.gov.tw. 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 [2018-10-20]. 
  2. ^ Huang, Y-L; Kao, W-Y. Different breeding systems of three varieties ofBidens pilosain Taiwan. Weed Research. 2013-12-09, 54 (2): 162–168. ISSN 0043-1737. doi:10.1111/wre.12060 (英語). 
  3. ^ 大花咸豐草 Bidens pilosa L.var. radiata Sch. Bip., 1842-1850. 台灣生物多樣性資訊入口網TaiBIF). [2016-12-18] (中文(繁體)‎). 
  4. ^ Search Result : ham5-hong-chhau2. taigi.fhl.net. [2018-10-20]. 
  5. ^ 5.0 5.1 洪銘成. 【台灣外來種】野草惡勢力 大花咸豐草. 《經典雜誌》第149期. 2010年12月. 
  6. ^ 6.0 6.1 大花咸豐草. nrch.culture.tw. [2018-10-20]. 
  7. ^ 蔣慕琰、徐玲明、袁秋英、陳富永、蔣永正. 台灣外來植物之危害與生態 (PDF). 小花蔓澤蘭危害與管理研討會專刊. 2003: 97-109. 
  8. ^ Huang, Ya-Lun; Kao, Wen-Yuan. Comparisons of growth, biomass allocation, and morphology of an invasive and two non-invasive varieties of Bidens pilosa in Taiwan. TAIWANIA. 2016-12-01, 61 (4). ISSN 0372-333X. doi:10.6165/tai.2016.61.288. 
  9. ^ 科博館. 外來者的功與過-大花咸豐草. www.nmns.edu.tw. 2008-09-03 [2018-10-20] (中文(台灣)‎).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Bartolome, Arlene P.; Villaseñor, Irene M.; Yang, Wen-Chin. Bidens pilosaL. (Asteraceae): Botanical Properties, Traditional Uses, Phytochemistry, and Pharmacology. Evidence-Based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2013, 2013: 1–51. ISSN 1741-427X. doi:10.1155/2013/340215 (英語). 
  11. ^ 11.0 11.1 11.2 11.3 Bidens pilosa L.. www.prota4u.org. [2018-10-21]. 
  12. ^ 12.0 12.1 路邊採藥 四季盛開的大花咸豐草.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2018-10-21] (中文(繁體)‎). 
  13. ^ Chiang, Yi-Ming; Chuang, Da-Yung; Wang, Sheng-Yang; Kuo, Yueh-Hsiung; Tsai, Pi-Wen; Shyur, Lie-Fen. Metabolite profiling and chemopreventive bioactivity of plant extracts from Bidens pilosa. Journal of Ethnopharmacology. 2004-12, 95 (2-3): 409–419. ISSN 0378-8741. PMID 15507368. doi:10.1016/j.jep.2004.08.010. 
  14. ^ 14.0 14.1 Ashafa, A. O. T.; Afolayan, A. J. Screening the root extracts from Biden pilosa L. var. radiata (Asteraceae) for antimicrobial potentials. Journal of Medicinal Plants Research. 2009-08-31, 3 (8). ISSN 1996-0875 (英語). 
  15. ^ Kumari, Priyanka; Misra, Kanak; Sisodia, Brijesh; Faridi, Uzma; Srivastava, Suchita; Luqman, Suiab; Darokar, Mahendra; Negi, arvind singh; Gupta, Prof Madan. A Promising Anticancer and Antimalarial Component from the Leaves of Bidens pilosa. Planta medica. 2008-12-01, 75: 59–61. doi:10.1055/s-0028-1088362. 
  16. ^ 神農嚐百草的現代科學版!楊文欽談藥用植物研究. 研之有物│串聯您與中央研究院的橋梁. 2017-05-24 [2018-10-21] (中文(台灣)‎). 

延伸閱讀[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