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乙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孔乙己》是魯迅小说集《吶喊》中的一篇小说,也是該篇小说的主人公。这篇小说是鲁迅在五四运动前继《狂人日记》之后写的第二篇白话小说。这篇小说描写孔乙己作为一个没有考上秀才读书人,缺乏实际技能,只会诸如“‘茴’下面的‘回’字有几种写法”这样的迂腐“知识”。他丧失了做人的尊严,沦落为小酒馆裡人们嘲笑的对象,后来因为偷书而被打断了腿。根据小说的内容,因为他姓孔,别人便从描红纸上大人》上的“上大人孔乙己”这半懂不懂的话裡,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孔乙己”。

小说暴露了当时的一些社会问题──科舉制度製造了大量只懂鑽故紙堆,沒有實際營生技能的讀書人。小说塑造了孔乙己这样一个可笑又可悲的底层人物形象,揭露了人与人之间的冷漠无情。该作品在现今社会也有意义,现今社会的通识教育、应试教育也制造了製造了大量只懂鑽故紙堆,沒有實際營生技能的讀書人。

人物[编辑]

  • 孔乙己:一個沒有考上秀才的讀書人,喪失了做人的尊嚴,淪落為小酒館裡人們嘲笑的對象,最後下場不明。
  • 掌櫃:孔乙己经常来喝酒的“咸亨酒店”的老板。
  • 丁舉人:因为孔乙己偷了自己的书,把他吊起来打断了腿。
  • “我”:小说的叙述者,人物身份是咸亨酒店的伙计

文化影响[编辑]

教材[编辑]

这部小说长时间来都是中国大陸高中和初中语文教材的课文之一,該作品曾經在1993年至2006年度被納入香港中學會考中文科的讀本教材中。在臺灣,許多版本的高中國文科教科書有選錄此篇文章。

代称[编辑]

孔乙己一到店,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孔乙己,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柜裡说,“温两碗酒,要一碟茴香豆。”便排出九文大钱。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了人家的东西了!”孔乙己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偷了何家的书,吊着打。”孔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窃书不能算偷……窃书!……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君子固穷”,什么“者乎”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孔乙己》

因为在小说中多次因为偷书并被打,孔乙己在中国也常作为在书店图书馆偷书的雅贼的代称。[1]

參考文獻[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