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简·格雷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琴·格蕾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简·格雷
Streathamladyjayne.jpg
英格兰女王
在位 1553年7月10日至19日
前任 爱德华六世
繼任 玛丽一世

配偶 吉爾福特·達德利
父親 亨利·格雷,第一代薩福克公爵
母親 弗郎西絲·布蘭登
出生 1537年10月12日(1537-10-12)
過世 1554年2月12日(16歲)

简·格雷Lady Jane Grey,1537年10月12日-1554年2月12日)是一位英格兰女王。她在位僅僅数日,而且她的女王地位也有争论(在位只有九天,一般不正式算作英国女王)。她的继位违反了英国的议会法令,在这一点上雖然她在英国歷史上并非独一无二的,但后来她的王位也被否认了。就连她登基的日期在历史上也是有争议的;有人认为她是1553年7月6日,英王爱德华六世逝世当日,成为女王的,按这个说法她也被称为“十三日女王”,但根據英國皇室官方網頁上顯示,她是在7月10日正式成为女王的,在这一天她的继位被公布。按这种说法她是一位“九日女王”。她于7月19日被廢黜。

出生和早年[编辑]

簡·格雷是萨福克公爵亨利·格雷的长女,母亲弗郎西絲·布蘭登亨利八世妹妹(玛丽·都铎)的小女儿,外祖母先前嫁给法王後又改嫁给查尔斯·布兰登。因为外祖母的缘故,珍的母亲弗朗西斯是王位继承人之一,在爱德华六世去世时,弗朗西斯还在世,但她放弃了继承王位,(一說亨利八世限制了她的繼承權)故继承权落在她女兒簡·格雷与凯瑟琳·格雷玛丽·格雷身上,三個姊妹成為英国王位的潛在继承人,并因此命运悲苦。传统上认为她是1537年在莱斯特的布莱德盖特庄园出生的。但据现代考证,她的出生时间可能略早,在1536年底或1537年。

簡·格雷受了良好的启蒙教育,当时贵族的女孩子受到高等教育是一种风气,而簡·格雷就受益于这种风气。她通熟拉丁语,希腊语和希伯来语,还与米开朗琪罗学了意大利语。因为父亲和老师的影响,她是个坚定的新教徒,并与苏黎士的改革者约翰·亨利·布尔灵格通信。比起狩猎和聚会,珍更喜欢读书学习,学者罗杰·阿舍姆来访时发现她在读柏拉图的书,她说道:“在我父母面前,我无论是站,是坐,还是走;是吃,还是喝;是高兴,还是悲伤,我都必须读书,因为它是如此重要,如此完美,就像上帝创世一般,如果不的话我就觉得我像受到威胁,受恐吓一般如同身在地狱里。”

1547年2月,簡·格雷被送到托马斯·西摩凯瑟琳·博尔那里,与他们一起居住,直到1548年凯瑟琳死于难产。簡·格雷作为亲属出席了凯瑟琳的葬礼,期间托马斯·西摩对她流露好感,她又在西摩家待了2个月,直到西摩在1548年底被捕。最后,珍和诺森博兰公爵的小儿子吉尔福德·达德利订婚,诺森博兰公爵是国内势力最强的人。1553年5月25,在达拉姆公馆举行了婚礼,一起举行婚礼的还有她的妹妹凯瑟琳·格雷与彭布罗克伯爵的继承人赫伯特,以及她丈夫的妹妹与弗朗西斯·黑斯廷斯,三个婚礼一并举行。

继位为王[编辑]

亨利八世曾剥夺他女儿玛丽和伊丽莎白的继承权,但在1544年,他又颁布第三继承法恢复了她们的继承权,如果他们都没有子嗣的话,就传给他的妹妹玛丽·都铎一系(不知为什么,亨利排除了珍的母亲的继承权)。亨利希望排除他长姐玛格丽特·都铎一系的继承权,使英国王位不至于落到苏格兰君主手中。先前国会在1431年的法案禁止了外国人在英格兰继承遗产。

当15岁的国王爱德华1553年临死之前,他姐姐玛丽一直是王位假定继承人。然而尽管1553年初他出台草案限制弗朗西丝·布兰登一系的继承权,但可能在诺森博兰的说服下,临终前他提名作为新教徒的珍做他的继承人,并亲自颁布了英皇制诰,还有102名显要人物在上面签了字,其中包括整个枢密院,贵族,主教和伦敦市议员。九月爱德华还让议会通过了这份诏书并准备必要的令状。

许多现代法学家认为君主不能违反议会的意志,在没有通过新法案的情况下,修改继承人。因此珍对于王位的要求仍然理据不足,1553年7月6号爱德华去世,九号珍就声明她是女王,根据就是那份诏书。第二天她搬进安全的住所伦敦塔之后,就正式公布她为女王。一般认为珍是被迫接受的王位,(受两家父母操控)并且在加冕礼上拒绝把他丈夫封为国王,而是封为克拉伦斯公爵,这也遵从了议会的意见。

国王死后,诺森博兰做了许多工作加强他的权力,最重要的包括他要立即搜捕监禁玛丽公主,以防她聚集她的支持者。玛丽在确认爱德华已死之后马上从休斯敦的住所逃到了东盎格利亚,来聚揽支持者,或在有必要的时候渡海逃走,诺森博兰带军队镇压,在他离开期间,枢密院逐渐把支持从珍转向玛丽,7月19号枢密院宣布玛丽为王,民众欢腾支持。珍被监禁在伦敦塔中狱卒的房间,她丈夫被监禁在Beauchamp Tower。8月3号,新女王进入伦敦,诺森博兰8月22号被处死。9月议会宣布玛丽为女王,公开指责珍是篡位者。

审判和处死[编辑]

珍和他丈夫都被判为叛国罪,与他们一起的还有吉尔伯特的两个兄弟,前坎特伯雷大主教托马斯·克兰默。1553年11月13日,一个特别委员会开始对他们审判。审判在在伦敦金融城市政厅进行,这个委员会的会长是伦敦市长托马斯·维特爵士,其他成员还有诺福克公爵托马斯·霍华德、德比伯爵爱德华、斯坦利巴斯伯爵约翰·鲍彻。不出所料,所有被告都被判处死刑,珍被指控以女王的名义签署了一系列文件,她被判决“按女王的意愿,被活活烧死或斩杀”(传统的英妇女犯下叛国罪处罚),但是帝国大使报告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后,赦免了她和她丈夫的性命,但也因为珍年轻,受人操控而犯罪。

1554年,一群新教徒在托马斯·惠特亚领导下叛乱,这葬送了珍的性命,尽管他们对此一无所知,托马斯突如其来的叛乱因为玛丽与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二世结婚,珍的父亲,萨福克公爵和他的两个兄弟,加入了叛乱,这导致了政府判决处死珍和吉尔福德。刑期最初安排在1554年2月9日,玛丽为了使珍改变信仰,延期三天,玛丽派她的牧师约翰·费克纳姆劝说珍,费克纳姆最初并不同意。珍没有在他“拯救灵魂”的努力下屈服,珍成为他的朋友并允许他陪伴她直到生命尽头。

2月12日,当局把她丈夫吉尔福德送的伦敦塔公开处决的地方塔山,并处以斩首。珍从窗口看到了马车拉回她丈夫无头的尸体,珍悲痛的喊道“吉尔福德,吉尔福德”,稍后珍被带出格林塔,在伦敦塔内斩首(原定公开处决,但是他们怕她美貌高贵却无辜处决引起人们同情)。伦敦塔典狱长约翰·盖奇爵士要求她送给他一份小礼物留念,她把她的笔记本给他,上面有她看到他丈夫尸体时候写下的三句话,分别用英语希腊语和拉丁语,大意是人间法庭屠杀了他的尸体,但上帝的慈悲一定会宠爱他的灵魂。

根据编年史,珍女王和玛丽女王执政两年,关于执行的描述,珍行刑前说了这番话:

善良的人啊,像法律所宣布那样,我的生命将被结束,事实上,实际上,我认同违抗女王是非法的。但是按我的意愿与利益来讲,我由衷渴望我的罪责就此洗清,在上帝面前,在你们——笃信基督的人们面前,在今天。

然后她用英语,背诵了圣经中的诗篇第51(怜恤我,神啊)把手套手帕递给女佣,刽子手向她请求宽恕,她同意了,并请求他动作快点。她还问,“你能在我不躺下的情况下,砍下我的头吗?”刽子手说不能,于是珍蒙住了自己的眼睛,她没能摸索着找到正确的地方躺下,她哭喊“我在哪?我该怎么办?”可能是托马斯·布里奇特爵士帮他找到了地方。她说了最后一句话:通过你的手使我的灵魂受恩宠。 珍夫妇被埋在St. Peter ad Vincula ,在格林塔的北侧,她的父亲11天后也被处决,她母亲1555年改嫁,嫁给国王侍从阿德里安·斯托克斯,最后他母亲被女王原谅,允许并同她2个女儿在宫廷居住。

祖先[编辑]

參看[编辑]

注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