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丽一世 (苏格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玛丽一世
Mary Stuart Queen.jpg
苏格兰女王
在位 1542年12月14日 - 1567年7月24日
(24年222天)
加冕 1543年9月9日
前任 詹姆斯五世
攝政 亚兰伯爵二世詹姆士·汉密尔顿
玛丽·德·吉斯
繼任 詹姆斯六世
法國王后
在位 1559年7月10日 - 1560年12月5日
(1年148天)

配偶 (1) 弗朗索瓦二世,1558年4月24日结婚,1560年12月5日去世 (2年225天)
(2) 达恩利勋爵亨利·斯圖亞特,1565年7月29日结婚,1567年2月10日去世 (1年196天)
(3) 伯斯维尔伯爵四世詹姆士·赫伯恩,1567年5月15日结婚,1578年4月14日去世(10年334天)
子嗣
父親 詹姆斯五世
母親 玛丽·德·吉斯
出生 1542年12月8日(1542-12-08)
過世 1587年2月8日(44歲)
安葬 西敏寺
簽章

苏格兰女王玛丽一世Mary StuartMary, Queen of Scots,1542年12月8日-1587年2月8日)是苏格兰的统治者(在位时间1542年12月14日─1567年7月14日)以及法國王后(1559年7月10日至1560年12月5日)。她的一生充满悲剧色彩,也因此成为苏格兰君主中最有名的一位。

苏格兰女王玛丽与她的表姑——也就是被稱為“血腥玛丽”的英格兰女王玛丽一世——因為在位时期大致相同,所以经常被人错误的混为一谈。

早年[编辑]

玛丽一世於1542年12月8日诞生在苏格兰西洛锡安地区的林利思哥宫,父亲是苏格兰国王詹姆斯五世,母亲是法国权臣吉斯公爵弗朗索瓦·德·洛林之妹玛丽·德·吉斯

在国王罗伯特三世的统治期間确立苏格兰王位继承规定:罗伯特儿子的男性子嗣(在议会法案中列出)才有资格继承王位,只有在父系灭绝的情况下王位才能传给女性和母系。而當時所有男性繼承人都就去世了,雖然稍早阿尔巴尼公爵约翰·斯图亚特(王室近亲,詹姆斯五世的堂叔)还活着,不過也在1536年去世。如果他没有比詹姆斯五世早去世的话,玛丽則不一定能夠继承王位。在这种算是部分符合萨利克继承法的情况下,玛丽继承了王位,因为罗伯特二世所有男性後代都已经比她的父亲更早去世了。

她的父亲在30岁的时候去世,死因可能是霍乱,尽管當時的人认为在索維莫斯戰役(Solway Moss)中敗給英格兰而受到羞辱與悲憤才是他的死因。在福克兰宫,她的父亲获知了她出生的消息,预言道:“魔鬼与之相伴。它随一个小姑娘而来,也会随一个小姑娘而去!”斯图亚特家族曾通过玛杰瑞(苏格兰国王罗伯特一世的女儿)坐上了苏格兰王位的宝座。詹姆士确信玛丽的出現象徵著斯图亚特家族在苏格兰统治的结束(事实上终结斯图亚特王朝的并非玛丽而是后来的安妮女王)。其实後來藉由玛丽的儿子,他们在统一的英格兰和苏格兰的统治开始了(玛丽在法国时采用了法语的拼法「Stuart」,她的子孙们坚持了这种拼法)。

六天大的玛丽成了苏格兰女王,王位的下一个继承人亚兰伯爵二世詹姆士·汉密尔顿,在1554年以前扮演着摄政王的角色。后来女王的母亲摄政,直到1560年去世。玛丽出生六个月之后的1543年7月,根据格林威治条约,她应该与英格兰的爱德华六世(英格兰的亨利八世的儿子)在1552年结婚,而他们的继承人将继承英格兰和苏格兰王国的王位。两个月后玛丽和她的母亲(当初曾强烈反对他们的婚姻),躲进了为玛丽加冕而准备的斯特靈城堡

加冕礼[编辑]

玛丽于1543年9月9日在斯特靈城堡的皇家小礼拜堂加冕为苏格兰女王。如此年幼就加冕成为女王,加上独特的典礼,使这场加冕儀式在欧洲成为了街谈巷议的焦点。

加冕那天,玛丽穿著小號且厚重的王家礼服。她細緻的脖子上系着深红色的天鹅绒斗篷,下摆为貂皮。镶有宝石的长袖缎袍包裹着還是婴儿的瑪莉,此時她雖然可以坐起但尚不能走路。林斯顿大人抱着她庄严地走进礼拜堂。在礼拜堂内,林斯顿爵士把玛丽带到圣坛前,轻柔地将她放在已经準備好的王位上。然后他起身扶住她,讓她不会掉下來。

不久後,枢机大卫·比顿英语David Beaton宣读了加冕誓词。林斯顿大人代替玛丽回答。此后,枢机松开了她沉重的长袍,施以涂油礼,将圣油涂在她的背部、胸部和手掌上。在寒风下玛丽开始哭泣。兰诺克斯伯爵將授予她的權杖放在她的小手上。玛丽抓住沉重的节杖。阿盖尔伯爵五世阿奇博尔德·坎贝尔觐献了国剑。主教将这把三英尺长的剑束在她的纤腰上。

然后,阿伦伯爵二世詹姆斯·汉密尔顿帶著皇冠來到跟前。Beaton枢机小心翼翼地把王冠戴在她头上的天鹅绒饰环上。枢机固定了王冠,林斯顿大人将她扶正,兰诺克斯和阿伦伯爵亲吻她的面颊以示忠诚,随后其他的高级教士和贵族跪地,以手触冠,宣誓效忠。

粗暴求婚[编辑]

玛丽女王登基不久,《格林威治条约》便分崩离析。与苏格兰人联姻的婚约無法持续下去,尤其是亨利八世的猜忌心理,他试图改变协议以便在婚姻开始前占有玛丽。他甚至还想破坏苏格兰与法国的传统联盟。因为害怕人民起义,苏格兰议会在这年年末解除这项条约。

但这并不能使亨利八世满意。他开始策劃“粗暴求婚”的計謀,就是强迫玛丽嫁给他的儿子。这其中还包含一系列对苏格兰领土的袭击以及其他行动。这计划一直持续到1551年6月,耗资超过50万镑,许多人为此失去了生命。1544年5月,英格兰的赫特福德伯爵(即后来爱德华六世时的萨姆塞特公爵)打到了福斯湾,并期盼能攻占爱丁堡並俘获还是嬰兒的瑪莉女王,但是玛丽·德·吉斯将女王藏在斯特靈城堡的密室中。在这关键时刻,仍信守親密同盟的法国帮助了苏格兰。

1547年9月10日,又称为“黑色星期六”。苏格兰人在平其克鲁之战中惨败。玛丽·德·吉斯因为害怕女儿受到伤害,暂时将她送到因其摩霍姆修道院,并转而向法国大使马歇德沃依色尔寻求帮助。法国的新国王亨利二世,此时正打算透过苏格兰年幼的女王与自己刚出生儿子──王太子弗朗索瓦的联姻来统一法国与苏格兰。这在玛丽看来是唯一能解决問題的聰明方法。1548年2月,当玛丽·德·吉斯听到英格兰军队撤军消息后,她将女儿转送到达蒙波特城堡。英格兰的撤军再次只留下一地瓦砾,他们强占了战略要地汉廷顿。到了6月,盼望已久的法军才姗姗而来,7月7日与法国的婚约在距离汉廷顿不远的修道院内签署。玛丽将被送往法国,亨利二世将负责培养教育她。1548年8月7日,亨利二世派出的法国舰队从达蒙波特驶回法国,五岁的苏格兰女王在船上。

法兰西岁月[编辑]

(根据當时的记录)活泼、可爱、聪明的玛丽有个前途似锦的童年。因为有婚约在身,她于1548年五岁时被送到法国。在法国宫廷裏度过十年的时光。她身边有自己的小朝廷,是由两位大臣,两位一半相同血缘的兄弟,和“四玛丽”(即四位和她相同年纪都叫玛丽的女孩子,分别来自苏格兰四个显贵的家族:Beaton、Seaton、 Fleming 、林斯顿)组成。

在法国王宫里玛丽備受寵愛。她得到法国提供的最好的教育,当她的學習生涯结束时,已經通曉了法语、拉丁语、希腊语、西班牙语和意大利语,還有她原先的母语——苏格兰语。此外她学会两种乐器的演奏方法,并学习了散文,马术,训鹰术和缝纫。

1558年4月24日,她在巴黎圣母院嫁给了法国王太子弗朗索瓦。1559年7月10日,亨利二世病故后,她成为法国王后;丈夫成为了法兰西弗朗索瓦二世。按照常规继承法的规定,玛丽在其无嗣的表姑伊丽莎白一世之后,是英格兰王位的下一个继承人。但是,根据天主教規定,伊丽莎白是私生女,這使玛丽成为真正的王位继承人。尽管反天主教嗣位法直到1701年才通过。亨利八世的意志使斯图亚特家族仍被排除在英国王位继承的行列裏。玛丽的麻烦由于法国雨格诺派起义(称作1560年3月6日到17日的安波依斯阴谋)而增多,使得法国不能在苏格兰方面援助玛丽。继承问题由此产生。

1560年12月5日,弗朗索瓦二世去世。玛丽的婆婆,凯瑟琳·德·美第奇开始在弗朗索瓦二世的弟弟查理九世执政时期摄政。1560年7月6日,玛丽的代表签署了爱丁堡条约,在其母玛丽·德·吉斯逝世后,按条约法国从苏格兰撤军,并承认伊丽莎白女王在英格兰的统治权。仍居法国,十八岁的玛丽拒绝批准这个条约。

重返苏格兰[编辑]

此后不久,这位年轻的寡妇就回到了苏格兰,于1561年8月19日回到了利斯。她才仅仅十八岁,尽管她很有天赋,但她的成长背景没有给她足夠的判断力以应付当时苏格兰危险复杂的政治局面。宗教使得人民之间矛盾重重,玛丽的私生兄弟,第一代默瑞伯爵詹姆士·斯图亚特,是新教派系的首领。玛丽,作为一个虔诚的罗马天主教徒,却遭到了许多臣民和她父亲表妹英格兰女王伊丽莎白一世以及新教邻国君主的猜疑。新教改革者约翰·诺克斯就公然鼓动他人反对玛丽,指责玛丽听弥撒,跳舞,穿着太精细和其他东西,亦真亦幻。

但是,使天主教派失望的是,玛丽并没有急于从事天主教的事业。她容忍了新建立的基督新教优势,保留了她的私生兄弟詹姆士·斯图亚特首席顾问的职位。通过这个事件,玛丽可能意识到在和新教徒贵族的对抗中,她缺乏有效的军事力量。但是,通过与詹姆士联合,在1562年打击苏格兰的天主教代表要员亨特利大人,她有效地收窄了她的选择。

直到1561年,玛丽思考再三决定邀请伊丽莎白访问苏格兰。然而伊丽莎白仍对血统一事耿耿于怀。玛丽于是派遣了雷森顿的威廉马特兰德作为驻英格兰宫廷的大使提交了将玛丽作为可能的英格兰储君的议案。伊丽莎白的回应可以归纳如下:“以我王位的称谓和我所处的时代为名,她将不可能获得储君的地位。”然而,在玛丽写给盖斯公爵的信中,却记载了马特兰德告诉她的一些其他事情,包括伊丽莎白支持她的声明:“在我眼中没有比玛丽更好适合这个职位的人,我本人就很亲睐她。在这件事情中,伊丽莎白就刻意留心了议会的作用。

1561年12月,玛丽与伊丽莎白的会见已经进入日程表,这次的会见地点定在了英格兰,但伊丽莎白改变了主意。会见地点被定在了八、九月间在约克,或者“其他类似城市”。七月,由于法国内战,伊丽莎白派遣亨利辛迪爵士改变了会见地点。1563年,为了平衡与玛丽的关系,伊丽莎白试图劝说玛丽嫁给罗伯特·达德利,莱切斯特伯爵一世,是亨利辛迪爵士的姻亲。他深得伊丽莎白女王信任并且认为她可以借此控制玛丽。达德利是个新教徒,对伊丽莎白而言,这次联姻能达到一石二鸟的效果。她派遣了一个特使告知玛丽,如果她嫁给伊丽莎白指定的一个人(在那时还是匿名的),伊丽莎白将“开始调查玛丽是否具有权利获得王室称谓而成为伊丽莎白的表侄女进而成为王位继承人。”这个计划遭到了玛丽的拒绝。

1565年7月29日,在圣十字架宫,玛丽出人意料地嫁给了达恩利勋爵亨利·斯图亚特,他是英格兰亨利七世的长女玛格丽特与第二位丈夫安古斯伯爵阿齐巴尔德·道格拉斯的外孙,也就是玛丽的表弟,同时亨利·斯图亚特的父系祖先可以追溯到第四代苏格兰王室总务官亚历山大·斯图亚特的次子约翰·斯图亚特爵士。对于新教首领,同时也是她的私生兄弟的莫里伯爵而言,这是突然一击。他们公然发动叛乱,玛丽不得不于1565年8月26日逃往斯特灵去组织力量进行抵抗。9月,玛丽又前往爱丁堡招募更多军队。莫里伯爵和其他起兵的贵族被击败了,决定胜负的战斗即是后来广为人知的蔡斯袭击。玛丽与达恩利的联姻激怒了伊丽莎白:她认为这次婚姻尽管已经完成但是应该得到她的许可。因为达恩利的英格兰贵族头衔。伊丽莎白觉察到这次婚姻带给她本人的威胁。因为达恩利具有英格兰和苏格兰王室的血统,任何达恩利和玛丽的子女都极有可能去继承玛丽和伊丽莎白王位(事实上他的确继承了双方的疆域)。

不久以后,玛丽就怀孕了。但达恩利很快就变得傲慢自大,桀骜不逊,贪求权力,要求在他的头衔上赠以“国王”的名号。但在某一场合,他袭击了玛丽,試圖想讓瑪麗因此流產,卻失敗了。他嫉妒玛丽与她私人秘书,大卫·里齐奥之间的情誼,在1566年3月,达恩利进入参与了一个在蔡斯袭击中反叛玛丽的贵族组成的秘谋组织。3月9日,一个贵族团体,伙同达恩利,在斯特林宮刺杀了里齐奥,當時他和瑪麗、阿艾爾夫人等正在玩紙牌。这次行动加速了玛丽与达恩利婚姻的破裂。达恩利很快再次改变了立场与那些参与刺杀的贵族决裂。

随着1566年7月,玛丽的继承人即以后的英格兰詹姆士一世、苏格兰詹姆士六世出世,玛丽声称孩子的父亲是詹姆士·赫伯恩伯斯维尔伯爵四世),一个即将成为她第三任丈夫的冒险家。一个除掉达恩利的阴谋正逐渐形成,此时的达恩利正重病缠身(有可能是梅毒),他被安排在爱丁堡的一幢别墅裡康复,玛丽常去探望他,在可预知的将来,他们很有可能因此復合。1567年2月,别墅裡发生了一次爆炸,爆炸发生后,在花园裡发现了已经咽气的达恩利。他看起来是被掐死的。这一事件原本是对玛丽的一种解脱,却不想败坏了她的名誉。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到了伯斯维尔身上,认为他夥同瑪麗刺杀了达恩利,由此招致了一场对伯斯维尔的审判,但最后法庭宣判他无罪。玛丽试图在贵族中重新寻找支持。他们中的一部分就是在伯斯维尔曾经笼络过签署了埃斯里客栈联合声明,支持他迎娶玛丽的贵族。

4月24日,玛丽最后一次在斯特灵探视了她的儿子。在她返回爱丁堡的路上她宣稱自己遭到了「绑架」。无论是否出于玛丽的自愿,当伯斯维尔和他的手下将她带回邓巴城堡时,她被伯斯维尔伯爵強姦了,但其實在更早於达恩利身亡之前,她就已懷上伯斯维尔的小孩。5月6日,他们返回到爱丁堡,5月15日,在圣十字架宫,玛丽和伯斯维尔伯爵举行了新教仪式的婚礼。然後這段婚姻並不圓滿,瑪麗在婚後兩天就喊著要一把刀來自殺,同時她也被懷疑她的臣民們視為淫婦。

贵族们都转而反对玛丽和伯斯维尔伯爵并起兵反叛。6月15日玛丽和伯斯维尔伯爵不得不退到卡伯里山上对抗贵族军队。战斗没有打响,玛丽以释放伯斯维尔伯爵的条件下答应了贵族的要求。但是贵族们没有信守他们的承诺并将她带到爱丁堡囚禁在列文湖城堡,这个城堡坐落在列文湖中央小岛上。从1567年7月18日到24日,玛丽怀的一对双胞胎在城堡裡流产了。7月24日,她被迫退位并将王位传给只有一岁大的詹姆士。

亡命英格兰[编辑]

1568年5月2日,玛丽从列文湖逃脱并再一次成功地招募了一支规模不大的军队。当她的军队于5月13日在兰塞德战役被击败后,三天之后玛丽逃往英格兰。迅即于5月19日,被伊丽莎白的军官囚禁在卡莱尔城堡,在囚禁期间,她说了那句名言:“In my end is my beginning”(我死即我生)。并将这句话镶嵌在她衣服的花边上。

在关于玛丽是否应该为谋杀达恩利负责的争论结束后,伊丽莎白决定对玛丽采取质询而不是审判来解决问题。1568年10月至1569年1月间,对玛丽的质询在约克实行。这场质询具有极强的政治色彩。伊丽莎白由於君權神授的觀念而不希望玛丽被判谋杀罪。而玛丽,因为她曾经受过教会的涂油礼,拒绝承认任何世俗审判的权威性。第一代默瑞伯爵詹姆士·斯图尔特,最终负责对玛丽进行起诉,他同时也掌管玛丽缺位时的苏格兰,其主要任务是不让玛丽返回苏格兰并控制那些支持玛丽的苏格兰人民。

审判的重心逐渐转移到“首饰盒信件”一事上,詹姆士·道格拉斯,莫顿伯爵四世在爱丁堡一个雕有F字样的(据推断是法兰西斯二世)银盒裡,发现了据称是玛丽写给伯斯维尔的八封信和许多其他文件,包括玛丽和伯斯维尔的结婚证明。法庭上玛丽並没有看到这些证物,也不能为自己辩护。她拒绝提交一份书面的抗辩词除非伊丽莎白宣判她无罪,显然,伊丽莎白不可能那么做。

尽管质询方通过验证笔迹认定首饰盒信件为真迹。其中的内容也摆在那裡,如果其中的内容是可信的话,这些都会成为玛丽有罪的证据。但质询方最后得出结论是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玛丽是有罪的。其实结果并不出人意料,唯一的结论就是这些都只不过为了取悦伊丽莎白。

后世诸多历史学家质疑“首饰盒信件”的真实性。但原件已于1584年失传了,众多的抄件散失在很多收藏家中但并没有形成完整的一套。玛丽质疑她的笔迹并不难于模仿,并经常流露出这些信札统统都是伪造的,有罪的段落是在质询前嵌入书信中的。或者这些信是其他人写给伯斯维尔的。通过写作风格的对比就能看出他们不是出自玛丽之手。

现在,无论何种方式都不可能证明这些信件的真假了。除了这些信件,并无其他证据可以控告玛丽。事后看来,很难证明涉及的主要当事人想去探清事情的真相。

伊丽莎白认为玛丽图谋染指英格兰的王位并对她造成了威胁。此后玛丽被她囚禁了十八年。其中大部分时间,玛丽被软禁在谢菲尔德城堡谢菲尔德庄园。在乔治塔尔伯特,什鲁斯伯里伯爵六世和他可怕的夫人,哈德威克的贝斯的监视下。他们的女儿伊丽莎白卡文迪什嫁给了查尔斯斯图亚特(达恩利的兄弟)并育有一女,阿尔贝拉小姐詹姆士·赫伯恩则被囚禁在了丹麦,患上了精神病,最后在1578年死于狱中。1580年,软禁玛丽的责任被转交到了阿米爱斯伯勒特手中。玛丽在他的关怀下度过了余生。

不管如何,1570年,法国国王查理九世派代表劝说伊丽莎白许诺帮助玛丽重新获得她的王位,作为前提条件,玛丽要接受她仍不十分赞同的爱丁堡条约,正式放棄英格蘭的女王名號。不过,威廉塞西尔,一世伯利作为伊丽莎白的代表与玛丽协商。两位女王始终没有见过面。

其間瑪麗曾提出和兒子詹姆士六世共同治理蘇格蘭的要求。有鑒於這個想法,原本伊丽莎白打算放瑪麗回國。她認為篤信新教的詹姆士可以限制住瑪麗。然而詹姆士拒絕了。

被囚禁的瑪麗當時被認為參與了許多有關於企圖協助天主教奪權以及推翻伊丽莎白的計畫,其中莱道菲阴谋使得伊丽莎白不得不重新考虑如何处置玛丽。1572年,议会在女王大臣們的鼓励下,訂立了“联合合约”,其目的在于预防任何可能在刺杀女王中得益的继位者,很明顯地就是針對瑪麗。这道法案并不是法令,但数以千计的人在上面签字,甚至玛丽自己也要求在上签字。

处决[编辑]

1586年當瑪麗捲入以刺殺伊丽莎白及在英格蘭復興天主教為目標的巴賓頓陰謀後(一些历史学家认为瑪麗與陰謀團體成員間的通信可能是玛丽的敌人伪造的),英國境內支持新教及伊丽莎白統治的臣民不願繼續容忍玛丽潛在的威脅性,處決她的聲浪高漲,但伊丽莎白對於處決一位生來具有君王地位的對手有所顧忌,但仍然被大臣們說服而簽署了瑪麗的處決命令。

玛丽斯图亚特于1587年2月8日在北安普敦郡佛斯里亨城堡被处极刑,享年45岁。罪名是被怀疑企图刺杀伊丽莎白。行刑那天,玛丽以平靜而莊嚴的態度步向城堡內的刑场。據說臨刑前她對服侍她的侍女表示,死將結束她多年的煩惱。她細心選擇在刑場上所穿戴的服飾,身着一身鮮紅,表明她是一个天主教殉教者。

行刑过程是很残酷的,一些人事后回忆说那天刽子手喝醉之后长喘三口大气才把玛丽的头砍下来,当第一斧头下去,据传她用喉咙喃喃作声说:“刽子手,做完你的事儿!”关于这场行刑有很多其他版本,但经久不衰延续至今的版本是:当刽子手拿着玛丽面容冷峻的头颅向在场的人展示的时候,这才发现玛丽戴了一个假发头套,年僅四十四歲的她已因過度憂慮而未老先衰,長了許多白髮。刽子手抓着一束玛丽的毛发从而拎着她的头。却发现死去的女王的嘴还对着下面的祈祷者在动。另一个事件是玛丽所豢養的一隻寵物犬在女主人生命最後的時刻裡一直躲在她的衣裙裡,当玛丽被处刑後跑了出来,反复清洗几次才将黏在它毛发上的女主人的血迹清除。

玛丽最初以君王葬禮被埋葬在彼得镇大教堂,但是她的遗体于1612年被她的儿子,英格兰和苏格兰共主国王詹姆士一世挖掘出来了,迁葬到西敏寺。现在仍在那儿,她的墓穴和伊丽莎白的只有30英尺(9公尺)之遥。

玛丽的遗物[编辑]

雖然玛丽死后沒有被封为圣徒,但是還是被天主教徒視為殉教者,现存还有很多玛丽的遗物,她的祈祷书长期以来在法国展示,她的辩护书也已出版。在英语刊物中,她所做的十四行诗已经出版,在这本书裡据说有她的亲笔。

一位著名的德国女演员,亨德尔席勒茨被玛丽的人生态度所感染并开始钦佩玛丽的为人,她在弗里德里希席勒一剧中饰演“玛利亚”在德国众多城镇中赢得一致好评。据称她所佩戴在脖子上的十字架挂件与不幸的玛丽女王所佩戴的極其相似。

在众多遗物中很少有确凿证据证明是玛丽女王曾经使用过的。但是还是有一些遗物被证实确实是女王曾经所有的。比如在行刑后覆盖在女王脸上的面纱。不知道是由于刽子手手忙脚乱还是当时环境的混乱,误伤了这位不幸女王的肩膀。这块面纱原本是J.C 希匹斯雷爵士所有,他声称他母亲是斯图亚特王朝的后代,1818年,在罗马马提奥戴奥塔夫雕刻了一尊以他形象为蓝本的木雕,并将这尊木雕的复制品赠送给他的朋友。

面纱上金边闪烁的饰物据说是由玛丽女王亲手缝制的,整齐地挨个排列着,由此可以形成一个个小的方格。方形地边角镶金。边角相连。其上有金字绣成的一段话。

木雕上有一段题字,从另一方面证明了这件遗物的真实性,上面写着,这个面纱,是被驱逐了的斯图亚特王朝的传家之宝。 被这个家族最后的遗脉约克的天主教枢机主教,亨利·本尼迪克特·斯图亚特保存,多年以来,他将这件至宝保存在他个人的小礼拜堂裡,其中还有诸多其他玛丽女王的遗物,他死后,将这些遗物,连同一本珍贵的古希腊历史学家普卢塔克著作,和一本精装印制的圣书抄本,还有一些在苏格兰玛丽女王时期铸造的金币,一并赠送给约翰·希彼斯里爵士。

自1818年4月29日以后,这个木雕一直由教皇庇护七世收藏在他位于奎里纳尔山的宫殿内,先前当他住在罗马时曾与约克枢机相厚,当约克枢机和其他枢机于1798年移居威尼斯的时候,英国国王乔治四世,当时的威尔士亲王给予了那些因为法国大革命而生活窘迫的枢机主教一年4000英镑的养老金。

约克枢机想把这些他认为价值连城的玛丽女王的遗物赠送给那些给他们提供帮助的人作为报答。根据在这个木雕上的纸条上所说,这块面纱长为89英寸,43英寸宽,因而看上去更像是披肩或者围巾而非面纱。在梅尔维尔的记忆中,也是席勒读到的,所提到的属于女王的手帕在女王死前就被人拿走了,席勒还发现在这块面纱上所记录的由汉娜肯尼迪所做的一些著名的描述永别场面的句子。

“接受这块我亲手传递的手帕!
这块我在悲伤时刻为你亲手缝制的手帕
其中交织着我的热泪:
它让我永不瞑目。”

玛丽的遗产[编辑]

有关玛丽女王生平的两部经典电影(两者都没有基于历史事实而是从故事中取材)分别是1936年拍摄的苏格兰的玛丽,由凯瑟琳·赫本弗里德里克·马歇出演,还有一部是1971年拍摄的電影玛丽:苏格兰女王。由瓦妮莎·雷德格瑞夫(获得奥斯卡金像奖)和奈杰尔·达文波特出演。

玛丽的事迹也引起了戏剧界的关注,葛塔诺·多尼采蒂写作了以她为名的歌剧弗里德里希·席勒也写作了一以她为名的剧本。诗人约瑟夫·布罗德斯凯用俄语写作写给她的十四行诗获得了诺贝尔文學奖,使人将玛丽设定为一个对话者。同样,玛丽的事迹激励了麦克·沃德弗里德写作了歌曲“致法国”。

玛丽的事迹也是小说家手裡的好材料。不少小说以玛丽为原型写作,最近出版的包括:玛格丽特乔治:“苏格兰玛丽女王和不列颠岛:长篇故事”和吉恩布莱迪:“通往佛斯里亨的王家路:苏格兰女王玛丽的故事”。在儿童文学方面,关于玛丽的小说包括:“傻女王:苏格兰女王玛丽”和学院派王家日记选,由凯瑟琳拉斯基所做的:“苏格兰女王玛丽,没有土地的女王,法兰西和1553年”。


影视形象[编辑]

风中的女王 (英语:Reign)是一部于2013年第三季度在美国CW电视台播出的宫廷爱情电视剧,由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制作,讲述的是玛丽·斯图尔特成为苏格兰女王玛丽一世的经过

祖先[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前任:
詹姆斯五世
苏格兰女王
1542年-1567年
继任:
詹姆斯六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