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哈伊尔·安德列耶维奇·苏斯洛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米哈伊尔·安德烈耶维奇·苏斯洛夫Михаил Андреевич Суслов,1902年11月7日-1982年1月26日),苏联政治家,长期担任苏联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中央书记处书记,长期负责苏联意识形态工作。

在苏联历史上,有两个人在这个国家生命中一半的时间里在最高权力核心担任要职。一位是长期负责外交和国际关系事务的阿那斯塔斯·米高扬(其弟就是米格之父,米格设计局首任总设计师安泰姆·伊万诺维奇·米高扬),另一位的名字在苏联以外并不广为人知:主管意识形态和宣传以及党务的米哈伊尔·安德列耶维奇·苏斯洛夫。

苏斯洛夫有两个公认的非正式称号:对于同志,他是“头号思想家”,对于反对者,他是“灰衣主教”。

苏斯洛夫是一个非常低调的人,给人一种沉默,深邃的学者的印象。他戴眼镜,身材高瘦,面目清秀。总是身穿整洁的深灰色西服。他为人随和,对任何人都彬彬有礼,经常和跟他职位差了十万八千里的普通干部握手言欢,并用爱称相称。对于交给他的讲稿,他从来不改动内容,但一定要去掉尖刻的词句。他说话非常注意逻辑性,经常引用当前老大的话。没有什么紧急的事情的话,他会把座车停在克里姆林宫以外一定距离的地方,然后走路上班。据说他的车速从来没有超过过60公里每小时。在主席台上的时候更加明显,他没有其他人那样的豪放劲。

简历[编辑]

苏斯洛夫毕业于普列汉诺夫国民经济学院,主修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理论,之后进入真理报任编辑。1938年,真理报总编,理论家和党的主要领导者,苏联刘少奇,被列宁称为“党的宠儿”的布哈林斯大林处决。

(注:苏联一向重视各个专业领域的最高级机构,如各大飞机设计局的总设计师都是上将,而真理报总编都是中央委员,其中不乏斯大林,莫洛托夫,布哈林这样的重量级人物)

随后整个宣传机构班子改组,苏斯洛夫担任副总编。此时,事实上他已是接替布哈林的日丹诺夫的副手和接班人。战后,苏斯洛夫一度担任立陶宛加盟共和国苏维埃第一书记,主导波罗的海三国的战后重建和苏联化。(注:这三国在1940年被苏联吞并,不久苏联卫国战争爆发)

不久,日丹诺夫去世(有资料说死因可疑),苏斯洛夫接任党中央书记并主管宣传等方面工作。苏联的体制和中国并不相同,苏联在相当程度上是党政分开的。比如苏联红军向国家负责,没有规定要苏共的绝对领导,这方面曾有过争论和变化,但从来没有像中国人民解放军那样作为至高无上的原则。而苏共中央书记通常只管与党务直接相关的事务,并不是事实上的最高领导人。要注意的是,苏共中央书记与苏共中央总书记是两个概念,后者才是苏联最高领导人

从此,苏斯诺夫掌握苏联的意識形態,直到他去世時仍為蘇聯的最高理論權威。

影响[编辑]

苏斯洛夫负责的领域相互联系而又多样化,向他负责的党的机构有:宣传鼓动部、科学和院校部、文化和信息部、青年和社会团体部、两个国际部、苏军政治部和对外人事部、真理报等;政府机构有:文化教育部、国家出版委员会、国家电影业委员会、国家广播电视委员会、报刊保密检查总局、塔斯社等。此外,苏斯诺夫还掌管苏共党的建设,理论研究,苏共与外国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政党的联系,有关他国政党的情报(也就是说他掌握一定的独立的情报资源,包括间谍)等。还包括领导欧洲共产党和工人党情报局。这是一个加强各国红色政党联系,协调行动,交流斗争经验的机构。有理由认为它部分承担了苏联控制他国政党进而干涉他国内政的工作。这个机构在战后不久成立,干的最大的事情是把南斯拉夫共产党开除出红色政党的集团。赫鲁晓夫上台后恢复了和南斯拉夫的关系,作为一个补偿或者友好的表示,解散了这个机构。

然而,苏斯洛夫的影响力远不止于此。苏斯洛夫当上了这个位置没有多久,就经历了赫鲁晓夫上台,批判斯大林的变天时期。而这之前还有马林科夫,他当头的时间很短暂,之后就去“负责具体工作”了。然而苏斯洛夫的地位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前面照片上那四位除了波德格尔内基本上就是硕果仅存的斯大林培养的“年轻人”。不过公平地说,赫鲁晓夫是个心胸开阔的人,他留下这四位很大程度上因为他们的才华。勃列日涅夫有饱满的热情和想象力,对国家大事有不错的洞察力和直觉,尽管他好大喜功而且容易受别人影响。柯西金是经济专家,苏斯洛夫是理论家和宣传家。

苏斯洛夫是个低调的人,一个真正的铁幕后面深沉强大的神秘人物。他最耀眼的一次就是推翻赫鲁晓夫。

赫鲁晓夫在位时期轻率的实验和频繁的政治改组,被认为严重干扰了各方面事业的进行和整个官僚队伍的稳定。1964年,其他人决定将他除掉。组织者是苏斯洛夫和时任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的谢列平。由于谢列平专横而又耿直的作风(他决定了苏联作家们绝大多数的西伯利亚流放,还广泛参与了在国外的暗杀活动的决策,但他也坚决谴责1937年的镇压,努力为那些蒙受不白之冤的人平反。反对到处出现肖像,谢列平说:他对游行时他站在列宁墓上而工人们举着他的肖像感到羞愧,为什么要到处展示领袖的肖像呢?中央主席团成员都默不做声。这时苏斯洛夫插了一句:这是一种传统。这体现了党的威望。他也反对政治局委员自己给自己授勋的人,因此,由于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任职时没有像其他高官一样接受将军军衔,以致到其“退休”后,退休金十分微薄),部分观点认为这次颇有戏剧风格的政变是苏斯诺夫的手笔。它和11年前赫鲁晓夫除掉贝利亚形成了强烈对照。

德国入侵苏联的时候谢列平24岁,在莫斯科担任一个属于军队系统的团干部。当时他的主要工作是批准并协助适当的青年志愿者参加战争,包括去敌后参加游击队。他本人拒绝了卓娅的第一次申请,但后来他还是让她去了。卓娅很不走运,几乎刚到达她要工作的岗位就被俘并遭处决。随后获得斯大林奖金的长诗《卓娅》中的句子让谢列平名声大噪:

"莫斯科的团委书记谢列平同志

一位满怀着正义之气的共产党员
你没有看错
--她是一名真正的战士"

后来他进入克格勃,担任过克格勃主席。

当时贝利亚从东柏林可以说被調回来。事先朱可夫元帅亲自调了一个坦克师和一个摩托化师到莫斯科,准备平息可能发生的忠于贝利亚的内务部队的叛乱。贝利亚在苏共中央委员会全会上被逮捕,朱可夫元帅佩戴武器亲自带了一队士兵执行,之后贝利亚经审判被处决。

这一次,圆滑老练的米高扬被派到黑海之滨,通知正在度假的赫鲁晓夫回来开会,并同机返回。在机场有适当的欢迎人群。然而,克格勃主席,谢列平的亲信,谢米恰斯内大将和中央警卫局局长切卡洛夫中将的陪伴让赫鲁晓夫有些不安,也许他想起了贝利亚。进入会场(也是中央全会),他向主席台上他往常的座位走去。

这时,苏斯洛夫站起来,温和地说:「尼基塔·谢尔盖耶维奇·赫鲁晓夫同志,请您就在门口那张椅子上坐下吧,那是今天给您准备好的位子。」就这样,赫鲁晓夫一举成擒。两位将军只是在他暴跳的时候把他按回椅子上。之后,苏斯洛夫作报告,历数赫鲁晓夫的错误(他没有用“罪行”之类的词),并建议撤销他的一切党政职务。随后,中央委员会全会投票表决通过了决议,赫鲁晓夫因「年龄和健康原因」退休了。决议通过后的当天晚上,米高扬以朋友的身份来到赫鲁晓夫家,告诉他将保留警卫,别墅,汽车等,还会有退休金。

1971年,苏斯洛夫掌握的《真理报》刊登了“前苏共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退休金领取者”赫鲁晓夫逝世的短讯。

苏斯洛夫在战后一直处于苏联最高权力机关核心,相当于一位历经中国毛、邓、江三代并从未失去地位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苏联不設政治局常委,只有委员。那些时常参加「政治局部分委员会议」的就相当于常委)。因此,他参与了绝大部分重要决策,包括入侵匈牙利阿富汗等行动。但是他也时常为一些小事费心。他曾经跟索尔仁尼琴长谈,索尔仁尼琴没说过苏斯洛夫什么坏话。在得知一个意大利共产党出版商得到了《日瓦戈医生》的手稿后(该书当时在苏联禁止出版),苏斯洛夫亲自飞到罗马会晤意共总书记,要求阻止该出版商出书。不过他没能阻止该书的出版,那位出版商马上退了党。而同时谢列平的人在折磨帕斯捷尔纳克的情人并导致了她的流产。

勃烈日涅夫时代,苏斯洛夫的地位达到了顶峰。假如勃烈日涅夫是教父, 那么苏斯洛夫就是顾问。(这在当时是国际事务常识之一,连叶利钦的回忆录都提到了)而勃烈日涅夫又是个容易受别人影响的人。可以想象,那个时期苏联更加正统马克思主义的经济运行方式,不惜动用国家储备金以提高人民福利的做法等等,都很可能跟苏斯洛夫有关。苏斯洛夫是一个非常正统的列宁主义者,同时也坚信马克思主义理论。他也有可能参与和美国全面争霸,入侵阿富汗这类事务。

这期间谢列平也被除掉,他和谢米恰内斯一起在80年代初“退休”。1994年谢列平在贫病交加中因心脏病发作去世。他是唯一活到苏联解体后,叶利钦执政的十月革命组织者。

在70年代苏联对文学思想领域的控制加剧,虽然苏斯洛夫是这方面的主管并且位高权重,但苏联知识分子却把账算到谢列平头上。索尔仁尼琴把谢列平叫做“铁腕舒利克”,并说他要夺取政权而且第一步就是砍掉索尔仁尼琴的脑袋。这也许主要是因为谢列平专横野蛮的作风,以及他比较严重的反犹倾向。

1982年1月26日,苏斯洛夫因病逝世。他被安葬在列宁墓后的克里姆林宫红场墓园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