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昭顯世子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李𣳫
出生 明神宗万历四十年
1612年2月5日(1612-02-05)
逝世 清世祖顺治二年
1645年5月21日(33岁)

昭显世子소현세자,1612年正月初四-1645年4月26日),是朝鲜王朝第十六代国王仁祖的嫡长子,朝鲜孝宗兄。仁烈王后韩氏所生,生于朝鲜汉城会贤坊。姓𣳫,读作“汪”)。1625年封为王世子。1627年丁卯战争,被派往全州安抚民心,回京后结婚,妻子是西人派姜硕期之女愍怀嫔민회빈)姜氏,十二月行嘉礼于太平馆。崇祯七年(1634年,仁祖十二年),明朝派遣了最后一次派往朝鲜的使团——太监卢维宁一行出使朝鲜,册封他为世子。1637年被掳往清朝。仁祖23年(1645年)回国,当年4月26日病逝于昌庆宫欢庆堂,墓于昭庆园

被扣清朝[编辑]

丙子胡乱中,1637年初,清朝要求朝鲜世子为人质[1],仁祖投降,世子“号泣之声,闻于户外”[2]。很多大臣反对世子为人质,但世子表示:“泰山既垂于鸟卵之上,国步谁措于盘石之坚,事已急矣!予既有弟二人,又有一子,亦可奉宗社。予虽死于贼,尚何憾焉?”[3]仁祖起初不愿意世子出城,又萌生了世子代他出城投降的幻想,但被清朝拒绝。仁祖投降后世子与其妻和凤林大君夫妇被清朝抓往沈阳抑留。世子在沈馆中受到清人严密监视,朝鲜利用各种机会请求归还世子,但无果而终。皇太极要求世子和凤林大君参与松锦大战,还借世子之口要求朝鲜军参与对明作战。一度有明军炮弹落在世子营旁。在沈阳世子主动对清进行各种交涉,包括遣返朝鲜境内女真人汉人问题,朝鲜人越境采参问题,本国被掳人口问题,力保“通明”朝鲜大臣等。每当朝清关系不睦,清朝就责难世子,世子力争抗辩,维护本国利益,维护清朝和朝鲜和平关系。

朝鲜上层对世子失望[编辑]

朝鲜人对世子失望“世子既久处沈阳,一听清人所为,出入于田猎、戎马之间,所亲狎者皆武夫、厮卒。专废讲学,惟事货利,且以土木之役、狗马之玩为事,贻讥敌国,大失人望”[4]。大臣金荩国看到“世子颇聚奇玩,罕开书筵”,便说:“今被留异域,厄困极矣,愿数接宫僚,讨论经籍,毋徒为暇豫也。”后来看到世子“营别院”,他又劝谏:“此何如地,而乃兴土木之役,而为苟安之意乎?” 世子回国归省2次都是举国百姓夹道迎候,甚至还有人瞻拜落泪。可见世子赢得了民心。两次回国都由其长子接替他做人质。崇德五年(1640年,仁祖十八年)第一次归国时,仁祖“泣而抚之”。[5]清世祖即位后,对昭显世子极为优待,导致昭显世子的反清意识减弱。仁祖询问大臣:“今闻九王年少刚愎,其意何可测也?前则待世子太薄,而今乃太厚云,予不能无疑焉。”[6]顺治元年(1644年,仁祖二十二年)世子第二次回国,仁祖对世子态度转变,沈器远秘谋推戴世子为王。[7]世子返回沈阳时,路经平壤,为当地儒生举行科举,改原题“白马朝周”为“越鸟巢南枝”,“盖自伤去故国而就异域也”。这次考试因未经仁祖许可被拒绝承认。[8]仁祖认为世子在沈阳发展自己的势力:“世子在沈阳时,作室涂以丹雘,又募东人之被俘者,屯田积粟,贸换异物,馆门如市,上闻之不平”。

亲清和接触天主教[编辑]

在朝鲜时,他是坚定的反清派,在沈阳时仍有复仇之志,曾以《思古剑客》为题赋诗,一侍从提醒他:“不密则害,生虏势方盛,岂一剑客所可图也?宜励志以俟时。”世子听到后颇为醒悟,连连称善。[9]但他逐渐成长为成熟务实的政治家,要壮大朝鲜的实力。清军入关后他九月到十一月在北京紫禁城文渊阁居住了70天,与耶稣会传教士汤若望会面,了解西方科学技术天主教,汤若望送他天文数学、天主教的书籍及地球仪、天主像等,世子致汤若望的书函原文不存,法文翻译本保存在教会图书馆中,他写道:“曾不知世上还有天球仪及书籍类之物,今获此物,喜悦之情实难言表。敝国虽非无与此物相似之物,然数百年来与天体运行不相符合,而不容疑为伪物。今获此珍品,不胜欣喜。余归故国后不但将使用于宫中,更打算将之付梓并颁行于世。”甚至提出要开放国门。昭显世子回国带到朝鲜的前明宦官宫女,均为已受洗的天主教徒,是汤若望同昭显世子商量以后决定以清朝皇帝下赐的名义随行的。[10]

世子回到国内后不时在言语中流露出亲近清朝的思想,仁祖对此产生疑心,并对此十分恼怒。昭显世子被扣为人质,既是清朝钳制朝鲜的手段,也是清朝要挟朝鲜攻打明朝等行动的筹码,同时又含有清朝扶植朝鲜亲清势力的意图。[11]

突然死亡[编辑]

顺治元年(1644年,仁祖二十二年)十一月十一日,清朝摄政王多尔衮在北京紫禁城武英殿召见昭显世子和凤林大君,宣布:“未得北京之前,两国不无疑阻,今则大事已定,彼此一以诚信相孚。且世子以东国储君,不可久居于此,今宜永还本国。”[12]凤林大君则暂时留在北京,等麟坪大君接替他做人质。世子和妻子在清人的护送下回国。仁祖听说后不但不高兴,还说:“清国此举,果出于好意而无别情耶?”[13]顺治二年(1645年,仁祖二十三年)正月初九日,世子夫妻到达沈阳,世子常年得病,即将回国时,朝鲜就开始准备他的治疗[14]。二月十八日世子回到汉城。随行清使勒令朝鲜仁祖李倧出城迎接。父迎子不合儒教礼法,且承认清朝敕使代表天子,所以朝鲜两班士大夫坚决反对。仁祖以生病为由拒不出迎。[15]农历四月二十三日世子生病,被诊断为疟疾,医官李馨益针灸治疗,三天后(公历5月21日)世子暴毙昌庆宫欢庆殿,“举体尽黑,七窍皆出鲜血”[16]。李馨益受到怀疑,仁祖未下令澄清死因,而是对到场人员加以限制,并下令赶紧将世子入棺。仁祖的宠姬赵昭容(废贵人赵氏)与昭显世子夫妻有隙,经常构陷他们,李馨益就是昭容赵氏的外戚,在昭显世子回国前夕被特别叙用为医官。[17]大提学李植撰写昭显世子墓志“世子久留异域,数从军旅,东猎朔荒,西穿燕塞,跋履山川,备经危险,虽神气自若,而内受劳伤。还宫以后,连有寒热之感,医方错误,竟至弗禄。”[18]韩国学者金宗德认为世子有结胸症和阴虚恶热、寒热往来的症状,却被误诊为疟疾,导致死亡。[19]

死后[编辑]

根据《昭显世子墓所都监仪轨》,昭显世子的葬礼显然被减杀,规格低于后世思悼世子的葬礼,而且朝鲜李朝安葬世子的墓地一般被称为园所,而昭显世子墓地被称为墓所。在昭显世子死后不久,洪瑞凤、李敬舆、沈悦等大臣曾建议册封昭显世子的长子李柏为世孙,但仁祖以长孙只有10岁的理由加以回绝,并册立凤林大君为世子。[20]昭显世子嫔姜氏不久之后即被指控“在沈阳居住时以中宫自居”[21],及“向仁祖食用的鲍鱼中下毒”[22],而被赐死[23],昭显世子的三个儿子也被流放济州岛[24]

世子带来的西洋文物没有在朝鲜发挥影响。从中国所带来的所有物品都在其死后被销毁,而信教前明宦官李邦诏、张三畏、刘仲林、谷豊登、窦文芳和前明宫女也被遣返回中国。[25]

家庭[编辑]

[编辑]

谥号 姓名 生卒年 本贯 父母 备注
愍怀嫔 姜氏 1611-1646 衿川 右议政姜硕期
贞敬夫人高灵申氏
昭显世子死后不久,姜氏被指责“在沈阳期间以中宫自居”,及向仁祖食用的烤鲍鱼中投毒,被赐死,于肃宗年间获昭雪。

子女[编辑]

称号 幼名 生卒年 生母 配偶 备注
郡主 ?-1631 愍怀嫔姜氏 ①两者可能为同一人[26]
②仁祖九年七月十六日诞生[27]
1631-?
庆善君 石铁 1636-1648 初号“元孙”。仁祖十四年三月二十五日诞生,二十六年九月卒于济州岛。孝宗十年追赠庆善君。
庆淑郡主 1637-1655 绫昌副尉具凤章 仁祖十五年十一月十二日生,孝宗六年十一月初四日卒,十年追赠为庆淑郡主。
郡主 ?-1640 早夭。[28][29]
庆完君 石麟 1640-1648 仁祖二十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卒于济州岛,高宗九年追赠庆完君。
庆宁郡主 1642-1682 锦昌副尉朴泰定
庆顺郡主 正温 1643-1697 黄昌副尉边光辅
庆安君 石坚 1644-1665 盆城郡夫人金海许氏 仁祖二十二年十月五日生[30],孝宗十年封庆安君,显宗六年卒[31]

作品[编辑]

附注[编辑]

  1. ^ 朝鲜仁祖实录 卷33 十四年十二月十六日
  2. ^ 朝鲜仁祖实录 卷34 十五年正月十八
  3. ^ 朝鲜仁祖实录 卷34,十五年正月二十二
  4. ^ 《朝鲜王朝实录·仁祖实录》卷46,二十三年四月二十六日
  5. ^ 《朝鲜王朝实录·仁祖实录》卷40,十八年三月初七日
  6. ^ 《朝鲜王朝实录·仁祖实录》卷44,二十一年十月十一日
  7. ^ 《朝鲜王朝实录·仁祖实录》卷45,二十二年三月二十一日条
  8. ^ 《朝鲜王朝实录·仁祖实录》卷45,二十二年八月二十九日条
  9. ^ 李源益《纪年东史约》卷22,第81页
  10. ^ 山口正之〈昭显世子と汤若望—朝鲜基督教史研究 其四—〉,《青丘学丛》第5号,1931年
  11. ^ 李𣳫怎么读 昭显世子李𣳫生平简介及怎么死的
  12. ^ 《朝鲜王朝实录·仁祖实录》卷45,二十二年十二月初四日
  13. ^ 《朝鲜王朝实录·仁祖实录》卷45,二十二年十二月初六日
  14. ^ 《承政院日记》仁祖二十三年正月初十日:“御医臣朴頵以世子症候议药事出去。”
  15. ^ 《朝鲜王朝实录·仁祖实录》卷46,二十三年二月十八日
  16. ^ 《朝鲜王朝实录·仁祖实录》卷46,二十三年六月二十七日
  17. ^ 《承政院日记》,仁祖二十三年正月初四日
  18. ^ 《朝鲜王朝实录·仁祖实录》卷46,二十三年六月初十日
  19. ^ 金宗德〈对昭显世子病症和治疗的研究〉,《奎章阁》第31辑,2007年
  20. ^ 《仁祖大王实录》46卷,仁祖23年(1645年)闰6月2日(壬午)1번째기사
  21. ^ 《仁祖大王实录》47卷,仁祖24年(1646年)2月3日(庚辰)2번째기사
  22. ^ 《仁祖大王实录》47卷,仁祖24年(1646年)1月3日(辛亥)3번째기사
  23. ^ 《仁祖大王实录》47卷,仁祖24年(1646年)3月15日(壬戌)2번째기사
  24. ^ 《仁祖大王实录》48卷,仁祖25年(1647年)5月13日(癸丑)1번째기사
  25. ^ 《朝鲜王朝实录·仁祖实录》卷46,二十三年七月二十二日
  26. ^ 《仁祖大王实录》25卷,仁祖9年(1631年)10月4日纪录七
  27. ^ 《承政院日记》仁祖9年(1631年)7月16日“药房启曰,嫔宫解産,气候平安,不胜喜贺之至。臣等三人,自今日直宿之意,敢启。传曰,知道。解産女阿只氏云。”
  28. ^ 《承政院日记》仁祖18年1月5日“药房都提调臣金瑬,提调臣南以雄,副提调臣郑广敬启曰,臣等,伏闻郡主不意卒逝,哀戚之余,伏未审圣候,何如?且恶寒之候,亦比前,何如?臣等伏不胜忧虑之至,敢此仰禀。答曰,时无所患。”
  29. ^ 《承政院日记》仁祖23年8月3日“……庚辰年正月,有郡主阿只氏丧事,而在襁褓中,与今丧不同,不可援以为例。……”
  30. ^ 《承政院日记》仁祖22年12月6日
  31. ^ 《显宗大王实录》11卷,显宗6年(1665年)9月18日4번째기사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