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𣳫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昭顯世子)
前往: 導覽搜尋

昭顯世子소현세자,1612年正月初四-1645年4月26日),是朝鮮王朝第十六代國王仁祖的嫡長子,朝鮮孝宗兄。仁烈王后韓氏所生,生於朝鮮漢城會賢坊。姓𣳫,讀作「汪」)。1625年封為王世子。1627年丁卯戰爭,被派往全州安撫民心,回京後結婚,妻子是西人派姜碩期之女愍懷嬪민회빈)姜氏,十二月行嘉禮於太平館。崇禎七年(1634年,仁祖十二年),明朝派遣了最後一次派往朝鮮的使團——太監盧維寧一行出使朝鮮,冊封他為世子。1637年被擄往清朝。仁祖23年(1645年)回國,當年4月26日病逝於昌慶宮歡慶堂,墓於昭慶園

被扣清朝[編輯]

丙子胡亂中,1637年初,清朝要求朝鮮世子為人質[1],仁祖投降,世子「號泣之聲,聞於戶外」[2]。很多大臣反對世子為人質,但世子表示:「泰山既垂於鳥卵之上,國步誰措於盤石之堅,事已急矣!予既有弟二人,又有一子,亦可奉宗社。予雖死於賊,尚何憾焉?」[3]仁祖起初不願意世子出城,又萌生了世子代他出城投降的幻想,但被清朝拒絕。仁祖投降後世子與其妻和鳳林大君夫婦被清朝抓往瀋陽抑留。世子在沈館中受到清人嚴密監視,朝鮮利用各種機會請求歸還世子,但無果而終。皇太極要求世子和鳳林大君參與松錦大戰,還借世子之口要求朝鮮軍參與對明作戰。一度有明軍炮彈落在世子營旁。在瀋陽世子主動對清進行各種交涉,包括遣返朝鮮境內女真人漢人問題,朝鮮人越境采參問題,本國被擄人口問題,力保「通明」朝鮮大臣等。每當朝清關係不睦,清朝就責難世子,世子力爭抗辯,維護本國利益,維護清朝和朝鮮和平關係。

朝鮮上層對世子失望[編輯]

朝鮮人對世子失望「世子既久處瀋陽,一聽清人所為,出入于田獵、戎馬之間,所親狎者皆武夫、廝卒。專廢講學,惟事貨利,且以土木之役、狗馬之玩為事,貽譏敵國,大失人望」[4]。大臣金藎國看到「世子頗聚奇玩,罕開書筵」,便說:「今被留異域,厄困極矣,願數接宮僚,討論經籍,毋徒為暇豫也。」後來看到世子「營別院」,他又勸諫:「此何如地,而乃興土木之役,而為苟安之意乎?」 世子回國歸省2次都是舉國百姓夾道迎候,甚至還有人瞻拜落淚。可見世子贏得了民心。兩次回國都由其長子接替他做人質。崇德五年(1640年,仁祖十八年)第一次歸國時,仁祖「泣而撫之」。[5]清世祖即位後,對昭顯世子極為優待,導致昭顯世子的反清意識減弱。仁祖詢問大臣:「今聞九王年少剛愎,其意何可測也?前則待世子太薄,而今乃太厚雲,予不能無疑焉。」[6]順治元年(1644年,仁祖二十二年)世子第二次回國,仁祖對世子態度轉變,沈器遠秘謀推戴世子為王。[7]世子返回瀋陽時,路經平壤,為當地儒生舉行科舉,改原題「白馬朝周」為「越鳥巢南枝」,「蓋自傷去故國而就異域也」。這次考試因未經仁祖許可被拒絕承認。[8]仁祖認為世子在瀋陽發展自己的勢力:「世子在瀋陽時,作室塗以丹雘,又募東人之被俘者,屯田積粟,貿換異物,館門如市,上聞之不平」。

親清和接觸天主教[編輯]

在朝鮮時,他是堅定的反清派,在瀋陽時仍有復仇之志,曾以《思古劍客》為題賦詩,一侍從提醒他:「不密則害,生虜勢方盛,豈一劍客所可圖也?宜勵志以俟時。」世子聽到後頗為醒悟,連連稱善。[9]但他逐漸成長為成熟務實的政治家,要壯大朝鮮的實力。清軍入關後他九月到十一月在北京紫禁城文淵閣居住了70天,與耶穌會傳教士湯若望會面,了解西方科學技術天主教,湯若望送他天文數學、天主教的書籍及地球儀、天主像等,世子致湯若望的書函原文不存,法文翻譯本保存在教會圖書館中,他寫道:「曾不知世上還有天球儀及書籍類之物,今獲此物,喜悅之情實難言表。敝國雖非無與此物相似之物,然數百年來與天體運行不相符合,而不容疑為偽物。今獲此珍品,不勝欣喜。余歸故國後不但將使用於宮中,更打算將之付梓並頒行於世。」甚至提出要開放國門。昭顯世子回國帶到朝鮮的前明宦官宮女,均為已受洗的天主教徒,是湯若望同昭顯世子商量以後決定以清朝皇帝下賜的名義隨行的。[10]

世子回到國內後不時在言語中流露出親近清朝的思想,仁祖對此產生疑心,並對此十分惱怒。昭顯世子被扣為人質,既是清朝鉗制朝鮮的手段,也是清朝要挾朝鮮攻打明朝等行動的籌碼,同時又含有清朝扶植朝鮮親清勢力的意圖。[11]

突然死亡[編輯]

順治元年(1644年,仁祖二十二年)十一月十一日,清朝攝政王多爾袞在北京紫禁城武英殿召見昭顯世子和鳳林大君,宣布:「未得北京之前,兩國不無疑阻,今則大事已定,彼此一以誠信相孚。且世子以東國儲君,不可久居於此,今宜永還本國。」[12]鳳林大君則暫時留在北京,等麟坪大君接替他做人質。世子和妻子在清人的護送下回國。仁祖聽說後不但不高興,還說:「清國此舉,果出於好意而無別情耶?」[13]順治二年(1645年,仁祖二十三年)正月初九日,世子夫妻到達瀋陽,世子常年得病,即將回國時,朝鮮就開始準備他的治療[14]。二月十八日世子回到漢城。隨行清使勒令朝鮮仁祖李倧出城迎接。父迎子不合儒教禮法,且承認清朝敕使代表天子,所以朝鮮兩班士大夫堅決反對。仁祖以生病為由拒不出迎。[15]農曆四月二十三日世子生病,被診斷為瘧疾,醫官李馨益針灸治療,三天後(公曆5月21日)世子暴斃昌慶宮歡慶殿,「舉體盡黑,七竅皆出鮮血」[16]。李馨益受到懷疑,仁祖未下令澄清死因,而是對到場人員加以限制,並下令趕緊將世子入棺。仁祖的寵姬趙昭容(廢貴人趙氏)與昭顯世子夫妻有隙,經常構陷他們,李馨益就是昭容趙氏的外戚,在昭顯世子回國前夕被特別敘用為醫官。[17]大提學李植撰寫昭顯世子墓誌「世子久留異域,數從軍旅,東獵朔荒,西穿燕塞,跋履山川,備經危險,雖神氣自若,而內受勞傷。還宮以後,連有寒熱之感,醫方錯誤,竟至弗祿。」[18]韓國學者金宗德認為世子有結胸症和陰虛惡熱、寒熱往來的癥狀,卻被誤診為瘧疾,導致死亡。[19]

死後[編輯]

根據《昭顯世子墓所都監儀軌》,昭顯世子的葬禮顯然被減殺,規格低於後世思悼世子的葬禮,而且朝鮮李朝安葬世子的墓地一般被稱為園所,而昭顯世子墓地被稱為墓所。在昭顯世子死後不久,洪瑞鳳、李敬輿、沈悅等大臣曾建議冊封昭顯世子的長子李栢為世孫,但仁祖以長孫只有10歲的理由加以回絕,並冊立鳳林大君為世子。[20]昭顯世子嬪姜氏不久之後即被指控「在瀋陽居住時以中宮自居」[21],及「向仁祖食用的鮑魚中下毒」[22],而被賜死[23],昭顯世子的三個兒子也被流放濟州島[24]

世子帶來的西洋文物沒有在朝鮮發揮影響。從中國所帶來的所有物品都在其死後被銷毀,而信教前明宦官李邦詔、張三畏、劉仲林、谷豊登、竇文芳和前明宮女也被遣返回中國。[25]

家庭[編輯]

[編輯]

諡號 姓名 生卒年 本貫 父母 備註
愍懷嬪 姜氏 1611-1646 衿川 右議政姜碩期
貞敬夫人高靈申氏
昭顯世子死後不久,姜氏被指責「在瀋陽期間以中宮自居」,及向仁祖食用的烤鮑魚中投毒,被賜死,於肅宗年間獲昭雪。

子女[編輯]

稱號 幼名 生卒年 生母 配偶 備註
郡主 ?-1631 愍懷嬪姜氏 ①兩者可能為同一人[26]
②仁祖九年七月十六日誕生[27]
1631-?
慶善君 石鐵 1636-1648 初號「元孫」。仁祖十四年三月二十五日誕生,二十六年九月卒於濟州島。孝宗十年追贈慶善君。
慶淑郡主 1637-1655 綾昌副尉具鳳章
郡主 ?-1640 早夭。[28][29]
慶完君 石麟 1640-1648 仁祖二十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卒於濟州島,高宗九年追贈慶完君。
慶寧郡主 1642-1682 錦昌副尉朴泰定
慶順郡主 正溫 1643-1697 黃昌副尉邊光輔
慶安君 石堅 1644-1665 盆城郡夫人金海許氏 孝宗十年封慶安君。

作品[編輯]

附註[編輯]

  1. ^ 朝鮮仁祖實錄 卷33 十四年十二月十六日
  2. ^ 朝鮮仁祖實錄 卷34 十五年正月十八
  3. ^ 朝鮮仁祖實錄 卷34,十五年正月二十二
  4. ^ 《朝鮮王朝實錄·仁祖實錄》卷46,二十三年四月二十六日
  5. ^ 《朝鮮王朝實錄·仁祖實錄》卷40,十八年三月初七日
  6. ^ 《朝鮮王朝實錄·仁祖實錄》卷44,二十一年十月十一日
  7. ^ 《朝鮮王朝實錄·仁祖實錄》卷45,二十二年三月二十一日條
  8. ^ 《朝鮮王朝實錄·仁祖實錄》卷45,二十二年八月二十九日條
  9. ^ 李源益《紀年東史約》卷22,第81頁
  10. ^ 山口正之〈昭顯世子と湯若望—朝鮮基督教史研究 其四—〉,《青丘學叢》第5號,1931年
  11. ^ 李𣳫怎麼讀 昭顯世子李𣳫生平簡介及怎麼死的
  12. ^ 《朝鮮王朝實錄·仁祖實錄》卷45,二十二年十二月初四日
  13. ^ 《朝鮮王朝實錄·仁祖實錄》卷45,二十二年十二月初六日
  14. ^ 《承政院日記》仁祖二十三年正月初十日:「御醫臣朴頵以世子癥候議藥事出去。」
  15. ^ 《朝鮮王朝實錄·仁祖實錄》卷46,二十三年二月十八日
  16. ^ 《朝鮮王朝實錄·仁祖實錄》卷46,二十三年六月二十七日
  17. ^ 《承政院日記》,仁祖二十三年正月初四日
  18. ^ 《朝鮮王朝實錄·仁祖實錄》卷46,二十三年六月初十日
  19. ^ 金宗德〈對昭顯世子病症和治療的研究〉,《奎章閣》第31輯,2007年
  20. ^ 《仁祖大王實錄》46卷,仁祖23年(1645年)閏6月2日(壬午)1번째기사
  21. ^ 《仁祖大王實錄》47卷,仁祖24年(1646年)2月3日(庚辰)2번째기사
  22. ^ 《仁祖大王實錄》47卷,仁祖24年(1646年)1月3日(辛亥)3번째기사
  23. ^ 《仁祖大王實錄》47卷,仁祖24年(1646年)3月15日(壬戌)2번째기사
  24. ^ 《仁祖大王實錄》48卷,仁祖25年(1647年)5月13日(癸丑)1번째기사
  25. ^ 《朝鮮王朝實錄·仁祖實錄》卷46,二十三年七月二十二日
  26. ^ 《仁祖大王實錄》25卷,仁祖9年(1631年)10月4日紀錄七
  27. ^ 《承政院日記》仁祖9年(1631年)7月16日「藥房啓曰,嬪宮解産,氣候平安,不勝喜賀之至。臣等三人,自今日直宿之意,敢啓。傳曰,知道。解産女阿只氏雲。」
  28. ^ 《承政院日記》仁祖18年1月5日「藥房都提調臣金瑬,提調臣南以雄,副提調臣鄭廣敬啓曰,臣等,伏聞郡主不意卒逝,哀慼之餘,伏未審聖候,何如?且惡寒之候,亦比前,何如?臣等伏不勝憂慮之至,敢此仰稟。答曰,時無所患。」
  29. ^ 《承政院日記》仁祖23年8月3日「……庚辰年正月,有郡主阿只氏喪事,而在襁褓中,與今喪不同,不可援以爲例。……」

參考文獻[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