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笠宮崇仁親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三笠宮崇仁親王
三笠宮崇仁親王
於2012年新年祝賀中的崇仁親王
崇仁
宮號 三笠宮家
出生 (1915-12-02)1915年12月2日
 日本東京府
逝世 2016年10月27日(2016-10-27)(100歲)
 日本東京都中央區聖路加國際病院

三笠宮崇仁親王みかさのみや たかひとしんのう ,1915年12月2日-2016年10月27日[1]),日本大正天皇貞明皇后的第四皇子,昭和天皇幼弟、明仁天皇的叔父。幼稱澄宮(すみのみや),宮號為三笠宮,取自奈良市三笠山,徽印為若杉。根據日本皇室典範,崇仁敬稱為殿下

1941年(昭和16年)10月22日,與高木正得日语高木正得子爵的二女百合子結婚。婚後有近衛甯子(原甯子内親王,近衛忠煇夫人)、寬仁親王宜仁親王、千容子(原容子内親王,裏千家家元・坐忘斋千宗室夫人)、憲仁親王等三男二女。三笠宮邸位於東京都港区元赤坂2丁目的赤坂御用地内。[1][2]

生平[编辑]

崇仁亲王1946年在日本国铁橫須賀線列车上

崇仁亲王幼年时称号为“澄宮”(すみのみや)。崇仁亲王先后就读于學習院初等科、中等科,1936年(昭和11年)自陸軍士官學校(48期、兵科騎兵)畢業。陸軍士官學校在學中的1935年(昭和10年),獲賜三笠宮之宮號,同時敘受大勳位。經習志野日语習志野陆军骑兵学校日语陸軍騎兵学校陸軍大學校(55期)畢業。[3][4]

中日戰爭期间,1943年1月至1944年1月,崇仁亲王化名“若杉”,以陆军大尉军衔奉派到南京支那派遣军总司令部任参谋。任内视察过在中国的几乎全部日本占领区。在一年任职期满准备回国时,崇仁亲王向总司令部内的佐、尉级军官发出三个“研究课题”要求解答。[5]获得答案后,1944年1月5日,崇仁亲王发表《作为日本人对支那事变的内心反省》讲话,列举了日本自甲午战争起侵略中国的事实,揭露日本军人的残暴行为,称日本对中国“无所不取,掠夺殆尽”,并特别指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队“男女关系极为严肃,强奸等于绝无仅有;对民众的军纪也特别严明,决非日本军队所能企及”,“在这种情况下,中共若不猖獗,那将成为世界七大奇迹中的第一奇迹了吧。在我看来,这样的日本军队,是无法与中共对阵的。”该讲话引起日军内部反对势力的极大反感,当时被当作“危险文书”没收。1994年,日本学者从档案中查找出该讲话,读卖新闻社派调查研究本部主任中野邦观为核心组成采访小组,对崇仁亲王本人进行专题采访,整理成《访谈记录》。该讲话连同《访谈记录》以及其他资料,刊登在读卖新闻社编辑出版的月刊《This is 读卖》1994年第8期“战后50年特大号”。讲话和《访谈记录》驳斥了日本右翼分子否认南京大屠杀的行为,并揭露了九一八事变国际联盟李顿调查团中国东北调查时,关东军策划在接待用的水果中注入霍乱菌进行阻挠或暗杀,但未能得逞;侵华日军用中国俘虏做活靶子训练日军士兵刺杀技术;日军用俘虏进行毒气试验并企图在战场上实际使用,等等。[4][6][5]

1944年1月,崇仁亲王按期奉调回日本,任大本营陸軍参謀。为“和平派”的非正式成员,与日军内部反对东条英机的势力有联系。当时包括陆军少佐津野田知重日语津野田知重、柔道家牛岛辰熊日语牛島辰熊木村政彦等人在内的“和平派”鉴于日本大势已去,试图以暗杀东条英机来实现停战但不触及天皇。计划由津野田知重密谋暗杀东条英机,由崇仁亲王任支那派遣军总司令并率军撤退回国,退回侵略的中国领土,承认侵略罪行,与盟军停战,以拯救日本(津野田事件)。但崇仁亲王认为津野田知重株杀数百人的计划流血过甚、不利停战,于是1944年下半年,崇仁亲王到东京宪兵司令部自首以阻止计划实施。此后崇仁亲王并未受到处分,1944年9月转任陆军机甲本部日语陸軍機甲本部少佐部副。1945年3月,经五个月军法审判,主谋津野田知重少佐被判处免职,五年监禁,缓期两年执行。支持津野田知重行动的石原莞尔被军事法庭传召录了份口供。整个事件由此结束。[6][5]1945年4月,裕仁天皇在和崇仁亲王见面时问他:“你有什么打算?”,表现出了天皇的不安。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崇仁亲王为陆军少佐、航空总军日语航空総軍参謀。[5]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日本战犯接受审判期间,崇仁亲王因其反战理念及皇室身份而并未受过多影响和追究。[4][6]自1947年起的3年间,作为東京帝国大学文学部研究生学习希伯来史。1954年,参与成立日本东方学会并任会長。1975年,参与成立中近東文化中心并任总裁。他还兼任東京女子大学青山学院大学講師,東京艺术大学美術学部客座教授。[3]

崇仁亲王对于身为皇族享有的特权弃如敝履,在其自传体著作《帝王、填墓与民众》一书(光文社版)中,公开批判战争和皇族制度。他自甘于“庶民”生活,是率先坐公共交通工具上下班的皇族,被誉为“电车通勤”。纪元节被视为“初代天皇”神武天皇即位日,二战后不再作为法定节假日,1966年却又被定为“建国纪念之日”。崇仁亲王根据遗址考古成果以及《日本书纪》提出反对意见,指出此事缺乏学术依据,再次将该日定为节假日“威胁到学术自由,最终会导致战争”。崇仁亲王的反战、反皇族制度言行招致日本右翼不满,1959年,参加“纪元节奉祝建国祭大会”的日本右翼曾闯入崇仁的宅第。[5]

1970年代中日邦交正常化过程中,崇仁亲王曾先期赴中国打探铺垫,为1972年9月29日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中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签署《中日联合声明》起到了推动作用。[4][6]

他曾作为「日本・土耳其協会」名誉总裁调查土耳其的历史遗迹。曾支持土耳其卡曼-卡勒赫于克英语Kaman-Kalehöyük遗迹的考古发掘工作。1991年11月,当选法兰西文学院的外籍院士。1994年6月,成为伦敦大学亞非学院名誉院士。[3]

1998年11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到访日本东京,崇仁亲王在日本皇宫举行的国宴上,就日军在战争时期的侵略暴行公开向江泽民道歉称:“我的良知现在仍然令我很伤痛,我想向中国人民道歉。”[4][6][5]

在2008年的最后著作《我的历史研究七十年》中,崇仁亲王写道:“很遗憾,当我们回顾历史就会发现,所谓和平只不过是战争的停歇期而已。但我认为即便如此,我们也无论如何要尽最大努力让和平期尽可能长久地保持下去。”[5]

2016年10月27日,三笠宮崇仁親王在東京都中央区圣路加国际病院日语聖路加国際病院心臟衰竭逝世,享年100岁。三笠宮崇仁親王是明治時期以來最長壽的日本皇室在籍成員。[3][4][6](次於在二戰後脫離皇籍的東久邇宮稔彥王(102歲)。)

著作[编辑]

単著
  • 『帝王と墓と民衆 - オリエントのあけぼの(付・わが思い出の記)』(カッパブックス:光文社、1956年)
    • 巻末に附載された「わが思い出の記」は、1956年までの自叙伝。
  • 『乾燥の国 - イラン・イラクの旅』(平凡社、1957年)
  • 『大世界史1 ここに歴史はじまる』文藝春秋、1967
  • 『生活の世界歴史 1 古代オリエントの生活』河出書房新社、1976年 のち文庫
  • 『古代オリエント史と私』(学生社、1984年)
  • 『古代エジプトの神々 - その誕生と発展』(日本放送出版協会、1988年)
  • 『レクリエーション随想録』日本レクリエーション協会、1998.3.
  • 『文明のあけぼの - 古代オリエントの世界』(集英社、2002年)
  • 『わが歴史研究の七十年』(学生社、2008年)
翻譯
  • ジャック・フィネガン、赤司道雄・中沢洽樹共訳『古代文化の光 - ユダヤ教とクリスト教の考古学的背景』(岩波書店、1955年、増補版1966年)
  • ジャック・フィネガン『聖書年代学』(岩波書店、1967年)
  • ジャック・フィネガン『考古学から見た古代オリエント史』(岩波書店、1983年、復刊2004年)
編著・監修書
  • 編『日本のあけぼの - 建国と紀元をめぐって』(光文社、1959年)
  • 『世界の文化史蹟 第2巻.オリエントの廃墟』杉勇共編 講談社、1968.
  • 『歴史清談 古代オリエント/中国日本東北』陳舜臣対談 河北新報社、1987.10.
  • 岡田明子・小林登志子著、監修『古代メソポタミアの神々 - 世界最古の「王と神の饗宴」』(集英社、2000年)
記念論集
  • 『オリエント学論集 三笠宮殿下還暦記念』日本オリエント学会編. 講談社、1975
  • 『オリエント学論集 三笠宮殿下古稀記念』日本オリエント学会編. 小学館、1985.12.
  • 『三笠宮殿下米壽記念論集』三笠宮殿下米寿記念論集刊行会編著 刀水書房、2004.11.

家庭[编辑]

參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